大唐西域少年行

第六十九章:铁骑压营寨自坚(六)

战马全力奔驰之时,马槊和长矛的冲力均达到顶峰。无论是安西重骑兵的重铠还是呼罗珊骑兵的轻甲,面对高速冲刺的利刃,都将如丝帛一般脆弱。马槊刺入呼罗珊骑兵的胸膛、长矛横贯突厥马的脖颈。甫一接触,双方就毫不保留,全力使出浑身解数拼命搏杀。星星点点的血液,落在碧绿的草原上,宛如一朵朵招摇的野花。得益于人马皆披重甲,安西重骑兵在对冲时的优势十分明显。转瞬之间,重骑兵的楔形阵就如快刀切豆腐般,杀透了十三个横排的呼罗珊骑兵。如果是葛逻禄或粟特轻骑兵,在遭遇如此猛烈打击时,必然早已溃不成军。可呼罗珊骑兵韧性十足,虽然方阵被安西重骑兵杀透了一小半,可他们依然在不屈不饶地拼命厮杀,毫无退缩避战之意。前排的呼罗珊骑兵...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049/1115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