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八十六章、黑火燃烧!

第八十六章、黑火燃烧!

聪明一世,愚蠢一次。

这是崔照人对自己的定位。

崔照人决定做一次傻事,做一个疯一样的男子。

崔照人不是第一次杀人,甚至可以说,因为他处在那样一个位置,杀人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他为了权势杀人,为了利益杀人,为了上司杀人,为了家族杀人。为了阴谋诡计杀人,为了奉承讨好杀人,为了一言不和杀人,为了想杀人而杀人------

这一次,不为其它,只为斗技。

古人有言:习得屠龙记,卖与帝王家。

这句话天生就有利益因素的存在,好像所有人地努力修行就是为了那个‘卖’字。

可是,也应该有不一样的目的。

有人求长生,有人求大能。有人求千古留名,还有人求内心喜好。

纵观整个星空史,那些因为内心喜好而习武修行的人们才能够真正地站在星空之巅,成为整个世界的最高主宰。

譬如李秋白,也譬如杜若甫。

崔照人是一个极度骄傲的人,对自己的才学有信心,对自己的智慧有信心,更对自己的家传绝学有信心。

这一次,他为《渡劫剑》而战,也为《十万八荒无意诀》而战。

为自己的多年苦学而战。

他要竭尽所能地斩和李牧羊拼斗搏杀一次。

你死,或者我亡。

看起来很公平。

李牧羊明白了崔照人的心意,说道:“我很不喜欢你。”

“我也是。”

“但是现在-----倒是有些钦佩你了。”李牧羊沉声说道。“豪门公子,却临危不逃,遇险不惧,不惜死战,倒是有了一股英勇之气。”

“我也是。”崔照人看向浮在高空之中的李牧羊,说道:“草根之身,却能够唤风唤雨,显大威能----虽然我还不清楚这里面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我仍然对那些身怀神技的人相当尊重。宝剑锋从磨砺出,磨砺二字说起来简单,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坚持下去的。”

优秀的人总是能够得到同样优秀的人的肯定,那些愚蠢者只会指着他们的背影说:他们就是靠运气。

李牧羊和崔照人闲聊两句,倒是有了一种相知相惜的感觉。

他们终于从彼此的身上找到了一丝丝闪光点。

“那么,就让我领教你的第二剑吧。”李牧羊出声说道:“剑名为斩因果?”

“是的。斩断因果,方能到达彼岸。”崔照人笑着说道:“这一剑我还没掌握好,这次是第一次完整地施展开来。所以,希望不会让你失望。”

“好,我会记住这个名字。”李牧羊说道。“倘若以后有人再对我使出此剑,我会记起来,也会记起你。”

崔照人的心里又有些不舒服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战斗还没有开始呢,就说以后会记起我-----说得就跟我这次一定会死掉一样。

“我也会怀念你的,在心里。”

崔照人不再说话,实力是最好的语言。

他的脸色平静,右手抬腕,高举长剑。

身上的黑袍激荡起来,那是被劲气灌注而难以承受的模样。

嘶啦-----

裂锦声音传来,崔照人的黑袍下摆被撕扯下来。

但是那脱离的布片并没有离开,而是和崔照人一样悬浮在空中。

以崔照人为核心形成了一个气旋,那块布料也处于气旋之内。

崔照人的身体化身十万,天空密密麻麻地都是崔照人举剑的身体影。

然后又瞬间十万归一,十万个崔照人又变成了唯一的崔照人。

崔照人的左手手捏剑诀,五根手指头瞬间变幻十几个手印,看起来繁琐华丽,让人眼花燎乱。

高举的长剑开始闪烁出光芒,那是黑色的光芒,是来自地域的幽冥之火,是是死亡的颜色。

传言是地藏菩萨见地狱众生受苦,感同身受,遂发愿下地狱救度众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地藏菩萨以菩提之心,取地狱冥火,添加大智大慧,创造了这渡劫剑法,传授于世人,助其斩断困果,弃肉身成佛。

随着内力的浇灌,那火势不停地上升蔓延,呈现星火燎原之势。

那把长剑为火把,把这一带的天空都给点燃。

黑色的火焰在燃烧,你却感受不到任何的热浪,反而有一种让人心悸脊背生寒的凉意。

寒冷!

冷入骨髓!

咔嚓咔嚓-----

空气被冻结成雾,天空中的活物,包括那飘落下来的暴雨在被冥火燃烧之后也瞬间结冻,落在大江之上时就变成一颗颗的黑色冰球。

啪啪啪-----

冰球拍打在江面,对于那些还浮沉在江上的生员商旅是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江面开阔,一眼望不到边际。想要凭借自己的体力游到岸边几无可能。

他们现在等待的就是雨后天睛,有其它的楼船行来把他们打捞救援起来。

却没想到楼船没来,却等来了一场冰雹。

张林浦的内心都已经开始咆哮了。

“天地良心,万千神佛,你一会儿烈日高照一会儿暴雨雷鸣,一会儿鱼虾撞楼船,现在又来一场冰雹-----你这是要把我们这些人玩死才甘心啊?我不去天都了,我想回家-----”

------

李牧羊也感觉到了寒冷。

那股冷不是冰冷,而是阴寒。

有人问地藏菩萨,世间何物最热何物最冷何物最霸道?

地藏火菩萨答地火最热,冥火最冷,天火最霸道。

冥火是世间最冰冷之物,它能够冻住人的肢体,冻住人的血脉,冻住人的思维和一切-----

也能够冻结因果。

天空为绸缎,黑色冥火为翻倒在绸缎上的颜料,迅速无比地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蔓延燃烧。

咔嚓咔嚓-------

冥火未至,寒意侵人。

李牧羊不躲不避,正面迎敌。

他知道,崔照人剑势已成,自己稍有举动就是他挥剑之际。

引而不发,只是他还没有找到破绽而已。

人若不动,自然是没有破绽的。但若稍有行动,破绽也就出现了。

当然,双方都是绝世高手才行。倘若一方力弱,动不动都是一剑被秒的命运。

李牧羊的头发被白雾包裹,湿淋淋的衣衫瞬间结冰。

就连睫毛上的一滴雨水,嘴角那未干的血渍都凝固起来。

咔嚓咔嚓----

李牧羊的身体僵硬起来,就像是一尊冰做的雕塑。

冥火未停,崔照人那只正在捏动印诀的左手突然间停止。

左手握着剑柄,以双手高持大剑。

然后高举着那黑色的火焰朝着李牧羊劈了过去。

简单地一剑。

随意地一剑。

普普通通地一剑。

可是,却是崔照人有生以来的最高剑道成就。

他地速度不快也不慢,力道不重也不轻。

一切都刚刚好。

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看起来唯美和谐。

和谐,和谐才是世间至高法则。

崔照人一剑袭来,朝着那被黑色冥火冻结地李牧羊斩了过去。

咔嚓--------

天空出现一道黑色的火焰,那火焰仿若火龙一般划破长空,朝着高空的另外一端劈过。

轰---------

整个天空被冥火笼罩,黑火燃烧,天地失明,就像是一块黑色的巨布笼罩住了头顶日月。

--------

天空陷入了长久的黑暗,暴雨未停,那些黑色的冥火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熄灭。

黑暗之中,有无限惆怅地声音传来。

“为什么会是这样?”那是崔照人的声音。崔照人还活着,但是声音里却有着沉重地疲惫和让人无限惋惜地遗憾。

听得出来,很多问题他想不明白。

“我说过,你杀过我。”李牧羊地声音也从黑暗之中传来。“当然,那不是你,是这剑式。不过,那人用得不是这一剑,不是斩尘缘,也不是斩因果,而是另外一剑-------”

“那就是斩天道了。”崔照人苦笑出声,说道:“渡劫剑有三大剑招,斩天道是最高剑意,千百年来家族无人领悟------没想到你却知道这斩天道。而且斩天道还没能杀掉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一剑没能杀我,却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李牧羊说道。

“什么秘密?”

“你的前两剑都有破绽------斩天道才是完美无缺的。我见过它们完美无缺的状态,所以你斩出来的这一剑我发现了破绽。”

“这真是---------”崔照人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撕心裂肺般的难受。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维持贵族的优雅,保持不了唯美的形象了。

黑色火焰渐散,天空再次恢复如常。

暴雨停了,黑云散了。

骄阳再一次重照大地,天空再一次恢复了让人心动的蔚蓝。

江中游泳的小伙伴们纷纷抬头,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开来,就陷入了更加惊恐的状态之中。

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一切都是人为操纵?

“弄巧成拙。”崔照人咳出大口大口地鲜血,出声说道。

“倒也谈不上。”李牧羊说道。“恰好想起了一段往事而已。”

“你说你见过斩天道?”

“不错。”

“有一个请求,虽然没有立场说这些------但是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能否,让我见识一番那第三剑?”

“我只得其形,不得其神。”

“有一个形态我已十分满足。请不吝赐教。”

李牧羊稍微犹豫,说道:“好,我可以给你比划一遍。”

“谢谢。”崔照人无比感激地说道:“就拿我这残体喂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