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八十四章、严肃杀人!

第八十四章、严肃杀人!

苏荣飞了出去,苏荣飞了回来。

活着的苏荣飞了出去,死了的苏荣飞了回来。

一息之间。

在这个过程中,那些准备和苏荣一起去搏命的监察史才刚刚拔刀,他们向崔照人行礼,也算是告别-----

可是,苏荣就死了。

一招毙命。

他们甚至都没有看到李牧羊出招,苏荣就已经死了。他们甚至都来不及去支援,苏荣就死了。

这让他们这些都已些战意饱满做好了必死准备的监察史有点儿进退两难不知所措。

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

苏荣是崔家放在崔照人身边的智慧型人物,虽然他所提的建议很少被崔照人给采用。因为崔照人觉得自己比苏荣要聪明数百倍。

但是,为了照顾家族的颜面,也为了显示自己的谦虚谨慎,他还是愿意把苏荣放在身边。因为在他有一些事情照顾不过来的时候,就可以托付苏荣来处理。毕竟,监察史们大多擅长舞刀弄剑杀人刑侦,还真不适合干那种事情。

苏荣只是高山上品的实力,在一座小城算是高手,但是在龙蛇混杂的天都那就只能算是低手低手低低手了。

可是,一个高山上品的实力被李牧羊给一拳轰死------这十几名实力还不如苏荣的监察史又够李牧羊轰上几拳?

崔照人看到了李牧羊出手。

他是现场唯一一个能够在这黑云压顶和暴雨倾盆的状况下仍然能够准确捕捉到李牧羊踪影和行动的高手。

苏荣急速朝着李牧羊扑过去,他使出来的是他最擅长的《搬山拳》。

一拳轰去,如若搬山。

拳影绰绰,六名苏荣同样朝着李牧羊挥拳砸去。

现在的苏荣只能够幻出五道幻影,五虚一实,组成了这次的攻击阵型。

苏荣以命相搏,战意自是最浓烈之时。

就算是以崔照人挑剔的眼光,也能够看出来这一拳是他超常水准发挥。

这是苏荣最灿烂也是杀伤力最大的一拳。

想必苏荣自己当时的心情也是激动的、亢奋的,天下之大尽在我手的自信心-----

六个苏荣冲到了李牧羊身边,分为上中下三路抢攻。

李牧羊反击了。

他那只一直垂下来的右手突然间挥拳,就像是早就准备好的一拳。

也只是挥出去那一拳。

然后,苏荣就飞了。

真的苏荣飞了。

李牧羊根本就不受那些幻影的影响,由始至终就一直在盯着苏荣的真身。

这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苏荣的惨剧。

“深不可测。”这是崔照人对李牧羊的评价。

“没气了。”一个黑衣监察史蹲下来探了探苏荣的鼻息,狠声说道:“兄弟们和他拼命,替军师报仇。”

崔照人伸手阻拦,轻声说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我们不惜战死。”

“那就只有一个死字了。”崔照人手按剑柄,出声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心腹,好好地活着吧,也算是给监察司留下一些种子-----”

咔嚓-----

在那些鱼虾的持续疯狂撞击下,楼船的入水区域被撞裂出一条大口子。

下舱开始灌水,楼船开始倾斜。

那些鱼虾撞击不停,它们以那道口子为突破口,更加用力地撞击楼船。

咔嚓咔嚓-----

更多的地方被撞裂,原先的裂缝不停地加大。

轰-----

一声巨大的声响传来。

楼船四分五裂,轰然倒塌。

“救命啊,我要死了----救命啊-----”

“贼老天啊,你快把雨停了吧-----收了神通吧----”

“别抢我的木板,这是我先抱上的木板-----”

------

船上生员商旅们痛哭流涕,有人哀求,有人诅咒,更多的聪明人早就在船塌之前选择好了漂浮物。一旦楼船倒塌,他们就可以抱着漂浮舞不至于跟着一起沉江。

虽然在这暴雨笼罩的大江上面也很难活命,可是-----终究还有一线生机不是?

在楼船倒塌的瞬间,崔照人已经衣衫飘荡,身体凌空而起,再次出现在李牧羊的对面。

一白衣少年,一黑袍菩萨。

一个瞳孔漆黑如墨,一个瞳孔艳红如血。

好像他们注定就是天生的对手。

相同的是,他们都有着冰冷的眼神。

李牧羊的眼神冰冷,沧桑,还有难以掩饰的杀意。

崔照人眼神也冰冷,这是他一贯的态度。

除了冰冷之外,更多的是疑惑和----杀意。

狭路相逢,勇者胜。

崔照人已经看出来了,这次和李牧羊要来一个不死不休了。

“你是李牧羊?”崔照人沉声问道。他不是第一次问出这个问题,甚至他已经在心中无数次地问出这个问题。

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是的,他就是李牧羊。

可是,他怎么会是李牧羊?

一个帝国新生就有这样的实力,那他还跑到星空学院去做什么?

他更相信这不是真的李牧羊,或者说现在的李牧羊被什么怪物给控制了身体----只有那样才能够解释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难道说,他的体内有什么高贵生物的血统,在被自己击落沉江之后突然间觉醒?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声音平静地回答着说道。不疾不徐,也没有任何感情注人。听起来就像是-----之前崔照人的声音。

现在的李牧羊比崔照人更像是以前的崔照人了。

“看来你是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世来历了?”崔照人的嘴角微扬,带着一抹残忍的冷笑。

“说又如何?不说又如何?”李牧羊看向崔照人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和同情。

他竟然在怜悯崔照人,同情这个帝国最强大家族之一的嫡系子。

崔照人不喜欢他的眼神,甚至他有些被激怒了。

“反正你都要死。”李牧羊添了添嘴唇,冷冰冰地说出这几个字。

“那么------”崔照人嘴角的那一点点笑意收了起来。他是一个严肃的人,也是一个认真的人,严肃的场合就要认真地做一桩事情。譬如这里,譬如杀人。“我也是这么想的。”

呛------

长剑出鞘的声音。

可是,当你听到这声音之时,崔照人已经化身十万虚影,朝着悬浮在空中的李牧羊劈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