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八十三章、暴雨和刀!

第八十三章、暴雨和刀!

这是让人叹为观止的一幕。

大江之上的鱼蟹就像是和这楼船有仇似的,状若疯狂地撞向那楼船船身。

它们先是一只只一条条地扑上来,用自己的脑袋或者身体来发动自杀式地袭击。

用脑袋撞的,头烂血流。

用身体撞的,粉身碎骨。

也有大量的鱼儿被撞晕过去,然后被江浪给冲走。

啪-------

啪-------

啪-------

------

那个时候他们没有组织,也没有经验,声音还是杂乱无章的。

当更多的鱼蟹死去,当铺天盖地的鱼蟹向着这边冲来。

当整个大江都沸腾起来,就像是江水煮成了开水。

它们组成高墙,组成巨浪。

它们组成一条五颜六色的巨大长龙,朝着这艘楼船撞击过去。

砰-----

砰-----

砰-----

------

它们撞出经验之后,那声音就变得整齐而宏大。

有种不死不休的搏命劲头。

砰-----

万众一心。

砰-----

震耳欲聋。

砰-----

威动长空。

---------

一次又一次,楼船不毁,撞击不停。

暴雨倾盆,越下越大,整个大江都被雨箭给笼罩其中。

楼船在大江之上颠簸起伏,看起来随时都有楼毁人亡的可能。

船上的那些生员旅人都吓坏了,更多的人被吓哭了。

“天啊,这些鱼蟹是要吃了我们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天谴,这一定是天谴-----刚才他们杀了那条大龙,现在我们遭到了报应-----”

“那条鼍龙一定是成了精,这些鱼虾都是它的子民----要替它报仇雪恨-----”

------

恐惧的情绪蔓延,哭喊声音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到了这个时候,崔照人已经没有心思去管教别人说了什么了。

他地视线一直盯着那悬浮在空中的李牧羊,此时雨势太大,黑云太浓,即使以他的眼神也只能够看到高空中一道模糊的影子。

也正是因为只能够看到一个轮廓,所以那道影子才越发地让他感觉到揪心。

看清楚的东西知道底线在哪里,看不清楚的东西才深不可测。

初见李牧羊的时候,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奇特之处。

在众多的生员之中,那个嘉县张林浦看起来都要比他出众一些。

只是江南城主燕伯来亲自跑来给他送行,他在楼船之上听到那些人大喊李牧羊名字让他留步,这才让他对这个家伙有了那么一点儿好奇。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边疆办案,远离天都繁华之地。文试开榜以及燕相马称李牧羊为‘江南名驹’这样的话更是一点儿不清楚,更不知道李牧羊被那所传成野鸡大学的星空学院录取的事情。

不过,从燕伯来和李牧羊的谈话中,他是清楚这个叔叔是不喜欢李牧羊的-----他要当真喜欢李牧羊,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赶来送行了。

越是对待自己亲近喜欢的人,越是要让对方懂得韬光养晦的重要性。低调一些,才能够活得更安全长久一些。

江南城主不喜欢一个人,直接一剑杀了了事。或者让人把他装进麻袋丢进大江或者投进那野兽林里面去也是不错的选择。用得着如此费事让人心生不快?

崔照人身怀重要任务,不想多生事端。不过心里倒是想着,倘若有机会的话,不妨替叔叔了却这个心结。

毕竟,这次自己弃军部大船不用,用快马拖着重犯赶到江南,然后再从江南枫林渡走水路朝着天都进发,多亏他这位江南城主的鼎立相助,自己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那就先还给他一个小人情也不错。

或许连崔照人自己都没有在意,他的心里已经将李牧羊这个小人物列为可斩杀的对象了。

后来楼船失窃,李牧羊跟在那些生员后面强行出头想要上楼搜查,并且抬出了燕伯来和燕相马的名头,这让崔照人格外的气愤------有种家门受辱的感觉。

好好地一朵鲜花,怎么就和那坨大便扯上了关系呢?

为此,他在心里连燕伯来和燕相马父子都给气上了。怎么就和这样的小人物有了牵扯?

难道他们不清楚,身处底层的那些贱民都是没脸没皮的,你只要稍微给他一点点颜色,他就能够在外面开起一间大染坊。要是他在外面招摇撞骗,拿着燕家或者崔家的名头来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那不是给崔燕两家脸上抹黑?

这样的无赖家伙,更是不能够留着了。

可是,在他心里,李牧羊终究只是一个小人物-----小到他以前根本就看不到的那个位置。

文试第一,每年都有文试第一,但是能够熬出头的又有几人?

崔照人没有拿到过文试第一,但是还真没有把那些所谓的文试第一放在眼里。

直到他听说对方被星空学院录取,他才有了那么一些不好的预感-----这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他把自己扮成猪,那么他想吃掉的老虎是哪一只?

答案不言而喻。

崔照人不想成为那头被猪吃掉的老虎,所以他要让那头猪成为真正的死猪。

突然袭击,一剑劈来。

至险,也至狠。

按照他的想法,只需要一剑就能够把这所有的事情全部都了结了。

重犯逃跑,他也恰好可以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

没想到的是,一剑落空,他不仅仅没有斩断李牧羊的脖颈,反而自己也被他一拳打伤连连后退,在下属和那些生员面前丢尽了脸面。

后来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李牧羊掉落大江,鼍龙出现,鼍龙被杀,然后是现在的-----天地异象,鱼兵蟹将闹大江。

难道,这就是那个李牧羊的不凡之处?

星空学院知道这些-----所以才将他特别录取?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境界的高手?

自己已经是闲云上品,是帝国年轻一代最负盛名的高手之一,就是江南城主燕伯来也不过是和他同一个等级。

难道他已经是枯荣境?或者是更高境界的星空神游之境?

这不可能。

帝国总共才不过区区数十枯荣境,那些人或者是皇家供奉,或者是巨阀之主,一派之尊。或者是征战一方的大将军,或者一方封疆大史-----如果李牧羊已经有枯荣境界,这样的修行天才还用得着跑去星空学院吗?

至于那星空境或者神游境,已经是整个神州大陆的超级强者了。这样的人物哪一个名字不是响彻整个星空?

屠龙境?

上万年都不见真龙,屠龙境高手更是一个也没有听说过了。

“少主-----”苏荣的双手一直紧紧地抓着船舷,他身上的黑袍早就被大雨淋湿,他的长发被大风吹乱,满头满脸的都是雨水。“雨势太大,我们现在已经没办法改道支流。那些鱼虾撞船又太烈,恐怕这楼船也支撑不了太久-----再过片刻,怕是这楼船就要解体,一船人都要葬身这大江之中。”

崔照人俊美无暇,发髻一丝不乱,黑袍一尘不染。

狂风怒吼,大雨摧城。他却就像是置身在阳光明媚的满面。那些风雨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在到达其周围数丈之时就自动地被弹开,根本就难以动其分毫。

“军师可有什么好的建议?”崔照人嘴角微抿,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

“我劝少主不要和其缠斗。我和众监察史拖住此人,少主应当及早抽身离去-----”苏荣有些艰难地说出自己的建议。他知道这位主子是一个极其自负的男人,而自己的这条建议是要由他提前逃跑----等于是还没开始战斗,自己就抽了他一记耳光说他打不赢。

他若怪罪下来,自己怕是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但是,事情紧急,话已经说开,那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苏荣看向众多围拢在四周神情戒备地盯着同一个方向的黑衣汉子,说道:“我等不惜战死,定要护少主周全。”

“抽身离去?”崔照人脸上的冷笑消失了,看向苏荣的表情多了一丝温情。毕竟是家里的老人,对待自己也确实是忠心耿耿的。虽然提议有些刺耳,却也是诚心诚意地替自己考虑。“我可以逃。崔家也可以逃。但是帝国监察司------什么时候可以逃避了?”

“少主-----”苏荣急了,劝道:“权宜之计而已。只要过了今天,少主还怕没有和这李牧羊较量的机会?”

“晚了。”崔照人摇头说道:“我就算是想走,那一位怕是也不肯答应了-----”

崔照人看向那高空中的人物,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

他在看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也在看向自己。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血红血红的,就像是被画师给涂抹了一层红色颜料似的。

“众监察史兄弟-------”苏荣大声喝道:“你等可愿随我出战?”

“我等愿意。”众监察史齐声答道。

“杀。”苏荣暴喝一声,身上黑袍突然间振荡开来。

真气所及,湿淋淋地衣服立即被烤干雨水蒸发成气体。

他的右手一按船舷,身体便高高地跃起,双脚凌空,朝着那高空之处的李牧羊扑了过去。

呛--------

长刀出鞘,十几名监察史对着崔照人鞠躬行礼,准备提刀向那高空中的怪物杀去。

砰-------

甲板之上一阵震动,坚硬地船板发出咔嚓断裂地声音。

就像是被一颗威力巨大的陨石给袭击过一般。

甲板上堆积的雨水变成了深红色,血腥味道浓重。

那不是石头,而是率先冲出去的军师苏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