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八十二章、百万雄兵!

第八十二章、百万雄兵!

距离太远,听不到李牧羊到底在喊些什么。

但是,看到他站在鼍龙之上手舞足蹈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在炫耀和挑衅-------

“你来啊,有本事你来打我啊你不来打我你就是我孙子。你-----们------都-----是------大------傻----逼------”

这是崔照人和楼船之上所有人对李牧羊行动的解读。

“那个混蛋是在做些什么?他是想要让我们去打他吗?”

“那条怪物为什么要帮他?难道他和那只怪物是一伙的?”

“李牧羊不仅仅通敌,还通怪,实在是罪不可赦-------”

----------

“少主--------”苏荣担心崔照人愤怒之下冲动用事,赶紧提醒着说道:“我们还有更加要紧的事情要做。不如我让他们把楼船驶进支流,我们加快速度向天都那边追赶。和那个李牧羊相比,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处理。货物丢失,那边肯定会做出疯狂的反扑,我们提前一天回去,也可以早些做出一些准备------还请少主三思。”

“更加重要的事情--------”崔照人看着鼍龙头顶的李牧羊,脸色变得越发的冷峻起来,说道:“你觉得-----李牧羊还不够重要吗?”

“就算他文试第一,就算他考上了星空-------回到天都,我们也有更多的机会------难道他还能够一步登天不成?”

“刚才那一剑没有劈死他。”崔照人说道。

“那是少爷被其不懂功夫没有修为的假象蒙蔽疏忽大意--------”

“这个世界上没有蒙蔽,也没有大意。没有幸运或者不幸-------我那一剑没有砍掉他的脑袋,这是大家都能够看到的事实。”

“可是----------”

“还有,你看看那鼍龙--------你看看它的眼神------你从它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些什么?”

苏荣用力地看过去,说道:“眼屎-------还有温顺。”

苏荣心头微震,看着崔照人说道:“少主,你的意思是说--------李牧羊降服了这头鼍龙?在他落江之后,在那么短的时间里?”

“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理由来解释我们看到的这一切?”崔照人的嘴角浮现一抹冷意,说道:“刚才你才说过,鼍龙速度奇快,一日千里。而且生性残忍好斗,喜好杀戮------可是,它却把李牧羊从大江里面救了出来。”

“他用那种神奇的拳路来挡下了我的渡劫剑,又在重伤入江之后被鼍龙相护--------帝国文试第一,被星空学院录取-------这样一个人,你还觉得他还不够重要吗?”

“少主---------”

“此子不除,我心难安。”崔照人手提长剑,暴喝一声:“杀。”

十几名守护在四周的黑衣监察史得到命令,立即长刀出鞘,一个个单脚借力身体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那屹立在大江中间高耸入云的鼍龙飞去。

铛--------

铛--------

铛-------

那些黑衣监察史避开攻击性最强的龙头部位,朝着它那仿若山川大地一样高大宽厚的腹部和背后砍去。

即便鼍龙有鳞片护体,但是当那些黑衣监察史直接停留在它的身上,双手握紧刀柄高举头顶然后用力地向下刺过去的时候,它还是难以招架感觉到了疼痛。

“嗷---------”

鼍龙发出让人毛骨悚然地嚎叫。

它的身体开始摇动,但是担心把头顶上的那位带有王者气息的主人给甩到大江里面去,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一刀又一刀,刀刀凶狠,也刀刀致命。

鼍龙地身体在江水中起起伏伏,它想要把身体上面的那些渺小地人类给甩掉,它想要把它们给带进大江里面,因为他们就像是那该死地龙虱一样让它痛苦癫狂。

李牧羊看得呆住了。

这到底玩得是哪一出?

这只怪物不是监察司用来严刑逼供的道具?他们现在是想要-----杀了它?

敌人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同理可证,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也就是说,这只丑陋无比而且看起来还相当凶残地大家伙是自己的小伙伴?

李牧羊实在是激动坏了。

他又发现了一线生机。他觉得自己有救了。

难怪这只怪兽一直没有伤害自己,把自己顶在头顶就像是乖乖地在做自己的坐骑。原来大家是好朋友。

可是,自己的小伙伴在被人砍杀,被人欺负。

李牧羊愤怒极了。

他盯着那个距离自己最近地黑衣男人,气蓄丹田,力发瞬间。

一拳轰出。

砰---------

《破体术》之破拳!

那名黑衣监察史甚至都来不及呻吟一声,身体突然间就爆裂开来,化作块块残肢阵阵血水朝着鸡鸣泽挥洒下去。

同伴受伤,其它的黑衣监察司仇恨不已难以接受。

做为帝国的特殊部门,平时都是他们欺负别人,哪有人敢欺负他们?

几名黑衣人彼此对视一眼,然后三面夹击,朝着站在鼍龙头顶的李牧羊围拢而去。

他们现在已经见识过李牧羊的厉害,但是,三方同时进攻的话,就算李牧羊一拳打死他们其中一个,另外两个同伴也能够趁机出刀,在那一瞬间把他的身体给斩成三百多段。

“嗷--------”

鼍龙感觉到了危险,猛地张嘴吐出大量的黄绿汁水出去。

正前方的一名黑衣人躲闪不及,完全被那黄色肮脏物给包裹,密密麻麻的,根本就难以呼吸,身体沉甸甸地朝着那大江跌去。

鼍龙摇晃着脑袋,用它那尖利地牙齿去撕咬一名黑衣人手里的长刀。

还有一名黑衣人从李牧羊的背后杀来,长刀灌力,刀光大炽,闪发出青色的光芒,整个长刀连带着刀柄都嗡嗡震动,看起来就像是要脱手而出一般。

近了。

黑衣监察史在鼍龙身上奔跑了好长一截,连续几次跳跃之后,长刀笼罩地范围正是李牧羊的头顶。

“死。”黑衣监察史一声怒喝,手提长刀朝着李牧羊的脑袋砍去。

砰-------

黑衣监察史的身体没有任何预兆的爆裂开来,化作一片血雨。

在它的身后,一根竖起如天柱的鼍龙尾巴正缓缓地收回去,卷起千尺波浪。

“废物。”崔照人轻声说道。他的身形一展,人便从船舷上面消失。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那只鼍龙的后背。

他手持通天剑,一剑砍向鼍龙的腹部。

鲜血狂喷,鼍龙后背上的一大块皮肉被他整个地切割下来。

“嗷----------”鼍龙挣扎扭动地更加疯狂了。崔照人的杀招给予了它太大的伤害。

砰-------

鼍龙地尾巴拍打过来,拍打上的却只有自己的身体。

因为崔照人一击成功,早就已经迅速逃离。

他沿着鼍龙庞大的身躯环绕飞行,一圈又一圈。每一圈过去,都会在鼍龙地身上切一块肉下来。

数十圈下来之后,鼍龙庞大的身体已经血肉模糊,很多伤口深可见骨。

鼍龙虽然体型庞大,但是行动却极其不便。崔照人就是看中这点儿,所以只要避开它的利嘴和尾巴就可以肆意攻击。

即便有鳞片盔甲护体,也难以阻挡渡劫剑的锋芒。

最重要的是,它要保护李牧羊不受伤害,所以它不能潜水逃跑------

它就像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地傻大个似地任敌人切肉削骨,却做不出任何有力的反击。

嗷----------

嗷---------

嗷---------

--------

一声比一声痛苦,一声比一声惨烈。

李牧羊眼眶泛红,目眦尽裂。

这些监察史不仅仅要杀人,连这么可爱的怪物都要杀掉-------因为这只怪物救了自己,它在竭尽全力地保护自己。因为它和自己有联系,难道他们还要诬陷这只怪物也犯下通敌之罪吗?

这是自己的兄弟,是自己可以背靠背的伙伴。

李牧羊不允许他们这样伤害鼍龙,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它的名字。

“混蛋-----你来找我。”李牧羊握起的拳头咯嘣咯嘣作响。他对着身体快如林鸟一般疾飞的崔照人嘶声大吼:“你这个懦夫,来杀我啊,有本事来杀我啊----------”

“如你所愿。”崔照人冰冷地声音传了过来。

他一剑袭向鼍龙的后脑袋,在鼍龙甩起尾巴拍过去的时候,他的身体却瞬间消失。

在他的身体消失的同时,却在空中出现了无数个崔照人。无数个崔照人持着无数把通天剑刺向鼍龙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庞大无比的鼍龙竟然被数不尽的崔照人给包围了。

《十万八荒无意决》,化身十万,纵横八荒。无意无心,无尘无垢。

天道最大,世界万物皆可杀。

嚓--------

一声巨大的脆响声音传来。

然后漫天血水狂飙,一颗硕大无比的脑袋朝着大江落去。

扑通-------

江水飞溅而起,然后大片地江水被那颗脑袋带去的血水染红。

纵横水域千年的畜生,初通人性知道护主的鼍龙。

就这样被崔照人给一剑砍掉了脑袋。

原本鼍龙是可以不死的,但是它在最危险也最关键的时刻把李牧羊给甩了出去。

因为它感觉的到,真正地杀招是刺向李牧羊的。

它用自己的命换了李牧羊的命。

鼍龙的无头尸体在江水之中坚持了好一阵子,然后才不甘地向后倒去。

哐-------

江水四溢,整个大地都在为之颤抖。

“你该死。”李牧羊的身体从高空降落,然后悬浮在空中。

李牧羊的眼眶血红,漆黑地瞳孔被红色的血雾包裹起来。

右手手背上的黑色鳞片仿若活过来一般,离体而出,在他的头顶疯狂地旋转。

轰隆隆------

烈日当空,天上却响起了惊雷。

咔啪啪--------

风和日丽,大江之上却有闪电轰鸣。

江水滔滔,黑云翻滚。

头顶的白云被驱逐赶走,大团大团地乌云笼罩而来,铺天遮日。

有雨降下,先是微小的雨点,瞬间变成中雨,变成大雨,变成暴雨。

整个世界都像是被暴雨淹没,一幅世界末日的景象。

天生异像,那艘倒霉地楼船在惊涛骇浪里面颠簸,随时都有可能被打翻沉江。

有人哭喊,有人哀求,还有人向天神祈祷。

他们紧紧地抱住自己能够抱牢地东西,希望有哪一路神仙听到他们的求救而施以救助。

崔照人地攻击停止了。

他感觉到了压力。

那种身法僵硬剑法迟钝地压力,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生命威胁。

他地身体也悬浮在半空中,和远处的李牧羊遥相对应。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崔照人见机不妙,身体飞跃,如暴雨中的一只海燕朝着那楼船飞去。

他的身体落在楼船之上,然后转身朝着那鼍龙所在的方向看去。

让人震惊地一幕出现了。

在暴雨之中,无数地鱼虾浮出水面。

它们成群结队,密密麻麻,就像是一波被暴风掀起来的海浪似的。

它们从水中跃起,然后落下。再次跃起,再次落下。

它们状若疯狂,朝着楼船所在的方向扑来。

啪-------

冲在最前面地一条水蛇撞在了楼船之上。水蛇被撞晕落水,然后更多的水蛇冲撞上来。

咔嚓--------

一只足有磨盘大的螃蟹撞在楼船上面,螃蟹坚硬地蟹壳撞地粉身碎骨,却也给楼船的楼体造成了致命的伤害。在它撞击地位置,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一条小青鱼撞了过来,整个脑袋撞地四分五裂。一阵浪来,被江水卷走。更多地青鱼悍不畏死地撞了过来。

百万雄兵护真龙,龙王一怒天地惊。

(ps:平安夜,希望每一个男生都平平安安------大家都当点儿心啊,现在的女生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当年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