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八十一章、‘酷刑逼供’!

第八十一章、‘酷刑逼供’!

“那是水龙吗?天啊,那是水龙吗?龙头上的人是李牧羊,他还没有死------”

“李牧羊被怪物吃掉了,吃完李牧羊来吃我们------”

“快跑啊,怪物要来了-----那是什么怪物?我们都要被它吃掉了-----”

-------

楼船之上,所有人全都仰头看着那盘旋在江面上的巍峨大龙。

它看起来就像是耸立在江面中间的一座高山,又像是笼罩在眼前的一片黑云。

它是那么的雄伟,又是那么的丑陋。

身上的鳞片是坚不可摧的盔甲,那一团团凸起的黑色颗粒就像是盔甲上面的倒刺。

黑色带纹密布全身,给它增添了一些滑稽和憨态。

可是,它张开的嘴巴臭水横流,就像是稍一用力,就能够把他们所在的这艘楼船和船上所有的人全都吸进去似的。

这还只是展露出来的一部份,因为要支撑自己强大的身体,所以那长长地尾巴还拖在江水里面。

即使如此,已经足够震撼那每一个人的眼界和心灵。

“我命休矣。”张林浦等生员第一次见到如此大龙,比刚才见到大杀四方横空飞来的崔照人还要恐怖一百万倍。无论多么凶狠的人,都可以试图和他讲讲道理。但是如果你面对的是一只畜生,怕是你讲什么它都不会听吧?“完了完了,这次我们死定了。一船人都要葬身兽口-------”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陈涛是楼船管事,平时没少带队行走这条水路。遭遇过水匪,遇到过江蛇,还有各种毒虫和食人鱼,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体型的鼍龙。“出门的时候明明查过黄历,上面说此行大吉-------到底是哪个狗日的胡乱编排啊?”

“少主,是横行大江的鼍龙------看这体型和身上的纹理怕是生长了千百年-------”军师苏荣满脸担忧地说道。“这怪物速度奇快,一日能行千里水域。生性残忍好斗,但是一直隐藏在死亡之海的深水区,平时根本难以见到,此次怎么会出现在这鸡鸣泽?”

“为什么出现在这鸡鸣泽并不重要了。”崔照人倒扣长剑,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丝帕,轻轻地擦拭嘴角的血渍。突然袭击一剑没能杀死李牧羊让他很是意外,落水投江的李牧羊被鼍龙给救了起来更是让他觉得意外。“一条伪龙而已,又不是什么真龙。不来招惹我们就算了,胆敢过来,杀了就是。”

“那我们先按兵不动,看看那边有什么动静。”苏荣沉声说道。“如果它们不过来,我们就让楼船从左侧的支流开过去。要是它们自已朝着这边冲过来,我们就动手围杀。”

“可惜啊-----”崔照人遗憾说道、却将视线投放在那鼍龙头顶的李牧羊身上。

因为那鼍龙的体型过于庞大,所以李牧羊的身体在上面只是一个漆黑的小点。

要是普通人,也只能够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和模糊的影子。

可是崔照人不是普通人,他甚至能够看到那鼍龙沉重的呼吸和牙齿间的肉丝残留。

所以,他能够清楚地看到李牧羊的形态和每一个表情。

李牧羊的眼睛紧闭,仍然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他的表情安静祥和,不像是被自己给一剑打飞了出去,更像是自己进入了深层次睡眠一般。

李牧羊的身体被一团杂草包裹,就像是被那些水草保护的婴儿。

骄阳似火,灼烤着这辽阔无边的大江江面。

李牧羊的脸颊被金色的光线照耀,变成了一种近乎透明的淡黄色。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鼍龙的下一步行动,或者说等待李牧羊是否苏醒。

李牧羊确实受不住渡劫剑的劲气,劲气互拼一记爆炸开来时他就当场晕死过去。

在落水的那一刻,李牧羊就被江水给惊醒。

可是,当他想要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李牧羊现在的状态很奇妙,他感觉自己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里有蛮荒大漠,有烈火焚城,有龙吟长空,有一剑可斩断山河的人类强者。

厮杀、嘶吼、以及那遍布神州的龙息之怒--------

大地在燃烧,人类在死亡。

一条黑色巨龙横空出世,它上揽九天,下潜黄泉。横亘长空,几乎要把整个天空都给填满。它的体型威严而强大,那双黑色地瞳孔倨傲冰冷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场惨剧。

“愚蠢的人类。”他的嘴里发出这响彻星空的声音。

那些人类强者发现了他的存在,他们手持长剑或者可以毁灭天地的神器朝着黑龙冲了过来。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终极目标:屠龙。

---------

画面突变。

李牧羊又看到了那条黑色的巨龙,那条黑色的巨龙朝着他冲了过来。

他飞到自己的面前也没有减速,而是直直地朝着自己的身体撞击而来。

轰--------

李牧羊的胸口抽痛起来,就像是有一把刀子从中间把他给剖开成两半。

黑色的巨龙消失了,李牧羊看到了自己漆黑如墨地眼睛。

他能够看到自己的眼睛。

就像是有另外一个自己站在对面,他们都能够看到彼此的眼睛。

李牧羊感觉的到,那条黑龙进入了他的体内,他和那黑龙合二为一。

---------

李牧羊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一切,但是却没办法分辨这是梦幻还是现实。

如果是现实,这是他从来都不了解的世界。

那天空翱翔的巨龙,那被龙息毁灭的城市,那些一剑断山脉一拳毁大江的强者------那些都真得存在过吗?

可是,如果是梦幻的话,这梦境怎么会如此的真实?

他能够清晰地看到那黑龙的眼睛,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内心的疼痛。

那种被撕裂的感觉只是一闪而逝,可是那浸入骨髓的哀伤又是怎么回事儿?

他是一条巨龙啊,怎么有种被全世界背叛的苍凉痛楚?

李牧羊在拼命地挣扎。

他想要睁开眼睛,想要脱离这个荒谬的世界。

他想要回去,回到楼船之上,回到父母和妹妹李思念的身边。

那才是自己的生活。

那才是现实。

身体暧洋洋的,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之下。

“吭哧吭哧---------”

耳朵边听到了这样粗重的喘息声音。

“这是什么?我在哪里?”李牧羊在心里想着。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被堆积在眼前的光线给刺得生痛。

他重新闭上了眼睛,等到自己逐渐适应之后才重新睁开了眼睛。

急忙伸手摸向裤裆,那沉甸甸地金币还在。

李牧羊再次放下心来。

“嗯,怎么躺在这么高的石头上?”李牧羊在心里想道。

身上被水草缠绕,李牧羊一阵乱扯,把那些水草都给随手掉掉。

太恐怖了,崔照人的实力太惊人了。

他那一剑之威,简直就像是要把一座山给劈成两半的强大感觉。

李牧羊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崔照人一剑砍来突然袭击,李牧羊将早就准备多时的破拳轰出--------

后面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咦,下面------那是一艘船?”李牧羊惊呼出声。

当他发现自己身下的石头还在移动时,才猛然间坐直了身体。

然后,他身体颤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

他躺得哪里是什么山峰大石啊,分明是一个怪物的巨大头颅--------

更恐怕的是,那只怪物实在太大太大了,竟然将到顶到了半空之中。

难怪他刚才感觉到阳光是那么强烈,难怪他看到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渺小。

因为他在距离太阳更近的风中,因为他站在和山峰齐高的云处。

“完了完了------要死定了。”李牧羊满脸惊恐地坐在那儿。李牧羊很想大喊大叫几声,可是却担心自己的喊叫会惊动了屁股底下的怪物。

“那些监察司的走狗-------”李牧羊在心里痛骂不已。“传言不虚,他们果然是什么恶事都能够做得出来啊。听说他们为了得到某些机密情报或者屈打成招逼人招供什么酷型都能够用得出来------太歹毒了,实在是太歹毒了。简直没有人性。那都是一群走狗,是一群畜生。”

“操#他姥姥的,他们为了坐实自己的通敌之罪,为了让自己坦白‘罪状’,竟然把自己丢到一头怪物脑袋上面---------”

李牧羊心里很悲愤,也很委屈。

“救命啊-------救命啊--------”李牧羊出声喊道。他拼命地挥手,想要让楼船上的崔照人能够看到他的存在。

楼船之上,无人应答。

“我愿招---------”李牧羊的眼眶红了,他知道,一旦招供,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自己将要和父母亲人永别。

可是,他宁愿经过帝国的审判也不想葬身在这怪物之口。

在李牧羊的心目中,帝国监察司,乃是天下第一等恶毒之地。

他相信,父母家人不会相信他通敌卖国的事实。他也坚信,总有一天监察司的罪孽会公众于怀。

那个时候,世人将会还以其清白之躯。

“我愿招--------”李牧羊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