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八十章、鼍龙护主!

第八十章、鼍龙护主!

崔照人很喜欢那首传遍帝国的民谣:恨像一阵风,砍完它就走。这样的节奏,谁都无可奈何。

一剑把李牧羊给杀了,人死鸟朝天,扣他一个通敌之罪,谁也翻不了案。

原本他就对李牧羊挑战他威严的事情耿耿于怀,现在知道他竟然进了星空学院,那就自然不能再对他手下留情了。

崔照人知道星空学院是一个什么样的特殊存在,李牧羊以文试第一的成绩被录取,假以时日,恐怕也会和当年那李秋白一样成为神州强者。

即便那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也绝对不能任其坐大变强。

除草要趁早,除虫要趁小。

等到李牧羊进入星空学院,等到他学有所成或者结识了什么学有所成的大人物,再想做这样的事情就很麻烦了。

所以,这也是他突然袭击的原因。

崔照人早就踏入了闲云上品之境,勤奋修习,刻苦磨砺,假以时日,稍有机缘,或有所感悟,便可进入一念生一念死的枯荣境。

以如此年纪踏足枯荣,整个西风帝国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吧?

以闲云上品的实力狙杀一个文试第一的文弱书生,结果不言而喻。

别人没有防备,但是李牧羊一直在警惕。

从看到崔照人的第一眼开始,李牧羊就感觉到了危险。

这个男人的面相不讨人厌烦,即便他总是板着一张死人脸,笑起来也冷冰冰的----可是那个时候的他也算是一个冰山帅哥不是?

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好看的人就算是做了什么坏事,都让人觉得更容易接受一些。倘若是一些丑人做了丑事,根本就没有任何原谅的理由。

可是,李牧羊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阴沉气息。

就像是古墓里面腐烂的尸体,又像是躲藏在草丛里面的毒蛇,看到他总是能够让人想到死亡这种令人绝望的事情。

李牧羊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敌意,虽然他不知道这敌意从何而来。

他没有表现出他的杀人意,但是李牧羊从他的笑容中感觉到了他的杀机。

所以,李牧羊一直暗中地戒备着。

气蓄丹田,聚力一点。

《破体术》的基础知识。

安静地等待着。

当崔照人没有任何预兆地一剑劈来时,李牧羊也同样的一拳轰出。

这是他准备已久的一拳。

这是他蓄势待发的一拳。

一拳轰出,万物破灭。

破拳!

凛冽,尖锐、森冷,此为剑。

霸道、磅礴、热浪,此为拳。

长剑对重拳,有心偷袭对一直提防。

剑光闪烁长空,比头顶烈日撒播大地的光芒还要耀眼。

重拳犹如重雷,轰隆隆地震地人耳膜生痛难以回神。

甲板上人数过百,却没有人能够看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除了那两个当事人。

他们的眼前只有一团白光,一片白茫茫。

就像是突然之间,一颗火球在眼前爆炸开来。

砰----

拳剑对撞。

仿若山崩,又如洪水海啸,一股令人惊惧的大力席卷而来。

崔照人抵挡不住,他的身体连连后退,双脚后脚跟用力地扣在甲板木头里面想要制住退势,可惜那股子力道实在太大,片片木板飞起,崔照人的身体一直退到船弦边沿。

咔嚓----

栏杆断裂,被他撞击的那一侧整块船舷都掉落鸡鸣泽里面。

李牧羊那边更惨。

虽然他苦修了几个月的《破体术》,但是对于浩瀚星空里面的那些修行者的修行年轮来说连入门资格都谈不上,甚至都不能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始’。

你站在什么位置?你将要去向哪里?你的路径是什么?你要通过哪一种方式到达?

这些问题李牧羊一窍不知,又如何谈得上入门?

他只不过是依靠那本真迹古卷,李思念犹记忆在心的一点儿基础知识,以及不知道何时根植说李牧羊脑海深处的修行法决和思路进行了一系列的归档和整理,制定出了一份适合自己修行的方式-------

甚至都没有人告诉他修行方向是不是正确的。

当然,李思念倒是好几次夸他聪明。

他的精神准备充足,但是他的身体却猝不及防。

一个修行不足一年的‘废物少年’,一出手就遇到了一个成名已久早就已经踏足闲云上品的天才剑手-------

答案其实没有任何悬念。

李牧羊的身体被打飞了出去,在他的破拳拳劲和崔照人的渡劫剑剑气碰撞在一起,两个极端的蛮横力道爆炸开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昏迷过去。

他的身体被炸飞了出去,在空中好长一段时间的飞跃,然后‘扑通’一声落入了鸡鸣泽江面。

落水即沉,直没江底。

就像是一枚落下来的天石,一下子就将附近的鱼虾虫类全部惊跑。

江水浑浊,水流湍急,李牧羊的身体搅和在泥沙里面。

然后又被江水冲洗,被水草环绕,挟裹着不被江水冲走,却也再以浮出水面。

水里看不到天日,也不知道时间。

那具仍然新鲜的躯体和水草包裹在一起,但是很快他们就会发臭,然后变成一团淤泥般的烂肉。这样的肉鱼虾们最是喜欢。

在他们围拢而来吃了一个大饱之后,就只有一具白哗哗的骨头落在那里。

和无数落水之人的下场一模一样。

对于很多人而言,这样的结局意味着一生结束。

李牧羊落水之时,动静太大,将周围的鱼虾全部吓跑。

等到过了一段时间,那些游鱼大虾再次聚拢而来,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吓了老子一跳。

它们想知道真相,却又不敢第一个靠近。

胆怯是每一个物种的天性。

更何况那个‘东西’身上有一种让人望而生威的危险气息存在。

终于,有一条小青鱼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第一个甩着尾巴朝着李牧羊游了过来。

她咬咬李牧羊的手臂,亲亲李牧羊的脸,李牧羊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妈妈,是个怪物。”小青鱼用噗噗噗地吐着泡泡,对妈妈喊道。

“孩子快跑,怪物最喜欢吃鱼了-------”鱼妈妈在旁边摇晃着尾巴,拼命地对着孩子打眼神示意它离开危险源。它年长一些,嗅觉也更加敏锐一些。它觉得那个‘怪物’很危险,就算是没有任何动静,也不是轻易可以招惹的样子。

“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可怕。妈妈,我能吃一口吗?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傻孩子,现在不好吃,放臭了再吃--------”

“妈妈,那我们把怪物带回家吧--------”

--------

她张嘴撕扯杂草,想要把李牧羊给救出来。

但是杂草太多,草杆太硬。仅仅凭借其一人之力根本就难以做到。

更当小青鱼为难之际,又有一条小青鱼游了过来。

然后更多的鱼虾聚拢而来,它们或用嘴巴咬,或用爪子撕,把那包裹着李牧羊的水草给剔除出去,拼尽全力地帮助李牧羊脱困。

轰隆隆------

江底水波剧烈地震动起来。

每当有这样的动静,那就证明有这片水域的巨无霸狩猎而来。

鱼虾们惊慌逃避,眨眼间便消失了个干净。

轰隆隆-------

一条头部扁平,吻突出,四肢粗短,身长足有数百米的巨大鼍龙慢悠悠地游了过来。

它并不急躁,甚至有一些小心翼翼。

它在游到李牧羊身前十几米的时候,还左右戒备地扫视了一番,又沿着四周绕了几圈。

没有察觉到危险之时,这才慢腾腾到游到了李牧羊的身前。

它的尖嘴慢慢地凑到李牧羊的脸前,贪婪地嗅闻着他身上的气息。

鳞片上那些颗粒状和带状纹路让它显得如此丑陋凶残,只要它稍一张嘴,一口下去,就能够把李牧羊连同他身上包裹的野草全都吞进肚子里。

以前它最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了。

可是,这一次它却没有那么做,而且也不敢那么做。

它的身体潜到了李牧羊的身下,然后用自己宽大结实的脊背顶着李牧羊缓缓向上升起。

一眼看去,长达数百米,岁数过千年的鼍龙变成了李牧羊的坐骑。

看到这一带的水霸王鼍龙不是来吃李牧羊的,而是来救李牧羊的。那些躲避到远处的鱼虾全都重新围拢了过来,它们欢天喜地,一路跟随在鼍龙的身后。看起来就像是保驾护航的卫兵。

“噗------”一口鲜血喷出,崔照人这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这一击让他惊骇至极,直到现在内心还仍然没办法平静。

那个让他感觉不到任何气息的家伙,竟然是个隐藏高手?

幸好刚才那一剑自己并没有太过懈怠,如果只是把他当成普通人击杀的话,怕是现在被击杀的就是自己---------

这种差点儿阴沟里翻船的感觉让崔照人怒不可竭,他转身扫视江面,冷声说道:“派出人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一干监察史大声喝道。

正在这时,有人突然间指着满面大喊:“快看,那是什么?”

所有人都被这声喊叫声音惊醒,然后就让他们看到了惊世骇俗的一幕。

江水翻滚,水鸟惊飞,一只长达数百米的巨型鼍龙高高地昂起脑袋盘旋在江面之上。

在它的头顶之上,端坐着仿若王者一般的李牧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