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七十八章、通敌之罪!

第七十八章、通敌之罪!

这是单方面的屠杀。

由崔照人率领着十几名监察司下属屠杀鸡鸣泽数百名匪盗。

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在崔照人一剑将花和尚给串成烤串之后,又连续跃上另外两艘大船,砍下了匪首浪里白条李小二和太湖魔王赵四甲的脑袋。

至此,鸡鸣泽匪徒迅速瓦解,再无任何战力。

有人哀嚎惨叫,有人跪地求饶,更多的人想要逃跑。

跑是跑不掉的。

崔照人在动手之前就已经给下属下达了‘全部诛杀,一个不留’的命令。

监察司是帝国的监察司,更是崔照人一人的监察司。

监察司的监察史们对崔照人的话言听计从,奉为谕旨。崔照人说要杀人全家,他们就会杀人全家。崔照人要别人的一根头发,他们就会取人的一根头发。

多一根都会归还回来。

十几名劲装监察史们挥刀乱砍,根本就不给那些匪徒说话和求情的机会。

残肢断臂,鲜血染红了鸡鸣泽江面。

楼船虽然免于战火,但是甲板上的学子们看到这一幕仍然觉得咽喉酸呛,肠胃抽搐的厉害。不少胆小体弱神经不够坚定的当场就呕吐起来。

他们大多数生活在富裕安宁的家乡,几时看到过这种大规模杀戮的场面?

李牧羊很镇定。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一点儿也不觉得紧张。更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怕。

就算那边杀得血流成河,他也只不过是在心里感叹几句那群黑衣人的心狠手辣。

他和其它的学子一样,同样是第一次出远门,同样是第一次经历这样残酷的大阵仗。

学校里面被同学欺负一下,班级里面被老师嘲讽几句,和今天所经历的这一切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李牧羊偏偏就是没有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就好像这样的事情完全不被他看在眼里的模样。

当然,李牧羊知道自己这样的状态是不对的。张林浦的身体都抖成了筛子,还用那双尖利的眼睛在打量着自己。

李牧羊不想显得与众不同,于是也跟着张林浦的节奏开始抖动起来。

张林浦很生气,我有我的节奏,你凭什么要来模仿我啊?

于是张林浦抖动的更加激烈。

李牧羊也很生气,你突然间加速是什么意思?你就是想让我显得比你们更加‘诡异’一些是不是?你想要把我排斥在‘正常人’的范畴之外是不是?

于是,李牧羊也跟着张林浦的加速而加速。

要是再有热血激昂的鼓点音乐,这两人完全就是一幅舞林高手在斗舞的现场模式。

李牧羊正和张林浦摇晃个不停地时候,楼船突然间剧烈地晃动起来。

砰--------

一个身穿花花绿绿衣服就像是一只花蝴蝶一般的女人被丢在了甲板之上。

女人的身体从高空落下,能够清脆地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她惨叫出声,还没来得及从甲板上爬起来逃生,崔照人的身体轻轻地落于一旁,手里滴血的长剑抵在了她的咽喉之上。

一身黑衣不沾鲜血,黑色披风随风飞舞。面如冠玉,冷峻阴沉,看起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杀神修罗。

“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我水鸳鸯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你要奴家做什么奴家都愿意-------”稍有姿色的女人神情惊恐,急声哀求。

“你只有一次机会。”崔照人声音冰冷地说道,不带有一丝一毫地感情在里面。“是谁指使你们劫船的?”

“没有人。没有人指使我们------我们的职业就是这鸡鸣泽的匪盗,看到这艘漂亮的楼船自然想着合起伙来捞上一笔-------”

故事简单一些,不要涉及到更加复杂的层面。这样才是保命之道。

叱-------

长剑下刺,割破了水鸳鸯的咽喉。

鲜血沿着剑沿溢出,瞬间就染红了脖颈和胸口。

水鸳鸯瞪大双眼,却不敢用手去抚摸。她怕自己一把摸过去,除了那满手的鲜血,还有那断裂开来的喉管。

“我不喜欢听人说废话,更不喜欢听人说谎话。”崔照人的眼神更加冷洌,说道:“我说过,你只有一次机会,我刚才就应该一剑把你杀了-------但是很遗憾的是,你的其它同伴都被我的人杀光了。就算我想找一个能够替代你的人都找不着。所以,这是你的幸运,也是你的不幸-------是谁指使你们来的?别着急,想想再回答。”

在崔照人审问匪盗水鸳鸯的时候,三艘大船上的战斗已经结束。这些监察司铁史将那些乌合之众给屠杀了个干净。

现在他们杀气腾腾地分布在甲板四周,眼里带着杀意,身上带着浓重的血气。有敌人的,也有他们自己的。

这是一群出了牢笼的野兽。

“我说------我说,是有人提前给我们透露了风声,说是有一艘楼船今天从鸡鸣泽经过,里面满载着身怀大量金币的生员,还有江南首富贾家运送到天都的大批珍宝和《帝君十二卷》字画------那个人说他们只想要那幅《帝君十二卷》,船上所有的金币、珍宝和女人都由我们这些人平分-------”

“他还说这艘船戒备森严,有高手在上面坐镇。让我们多联络一些兄弟,避免到时候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于是我们花首领就约了另外两个水寨的老大一起来做这桩生意---------”

“这船上根本就没有江南首富的大批珠宝,更没有传世名画《帝君十二卷》--------”崔照人就像是看着白痴一样的看着这个可怜女人。

“不好。”崔照人猛地惊醒,大声喝道:“货物危险。”

哗--------

身边的十几个黑衣监察史听到崔照人的命令,瞬间朝着三楼飞跃。

崔照人赶到三楼楼层的时候,门口仍然有人把守,军师苏荣和一干劲卫正守护在关押重犯的舱口。

“恭喜少主大胜归来。”军师苏荣一脸笑意,说道:“一群宵小之徒也敢拦船打劫,招引雷霆,真是死不足惜。”

“货物怎么样了?”崔照人径直朝着舱室走去。

“我等一直守护在门口,不曾有片刻离开过。”苏荣说道。“更何况舱室四周都有专人把守,又有符咒禁制,有人触碰,符咒师就应当有所感应,应该不会------”

苏荣的话说不下去了。

因为当崔照人急速推开舱门时,房间里的那座囚笼不见了。

那由乌金打造重若万斤的囚笼在他们的眼前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囚笼下面的一大块船木木板。

竟然有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打了个洞,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铁壁将军给救走了。

这实在太让人匪疑所思,难以让人相信。

不说他能够突破禁制让符咒师没有任何反应,不说他能够悄无声息地割破地板,单是扛着万斤的牢笼和里面的一个活生生的人从他们那么多人的监察和守护下消失-------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呛-------

剑若龙吟!

崔照人一剑拔出,朝着舱室用力挥去。

咔嚓-------

整艘楼船被剑气所袭,瞬间从中间部位分开。

轰隆隆-------

然后庞大沉重的船顶朝着鸡鸣泽江面滑落,哐当一声跌落水面。

此时阳光普照,因为缺少了舱顶的遮掩,整个三楼的房间都不再有任何黑暗。

崔照人站在烈阳之下,脸色苍白如上好的萱城纸张。

他的眼睛犹如一把冰刀,所过之处将人瞬间凌迟肢解。

“少主,这是我的疏忽,我没有想到--------”苏荣表情骇然,急忙道歉。“我没想到他们会用那样的方式把人救走,我这就--------”

“追。”崔照人冷冷地发出一个字的命令。

“是。”一君黑衣监察史躬声答应,瞬间朝着鸡鸣泽四周飞翔而去。

崔照人看着眼前的万里江面,久久地沉默不语。

所有人都被聚集在甲板之上,包括所有的船员和楼船的船工。

近百人的队伍,却没有人发出任何的声响,即使是眼神的对接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沉静肃穆,空气都仿佛凝固了。

即便大家对这样的行为很不满意,可是,当他们看到那个黑袍飞舞的年轻人冷冰冰地盯着他们看着的时候,他们就只能把委屈压在心底,然后赶紧低头不要和他眼神对视。

看到刚才的杀戮场面,哪还有人敢轻捋虎须?

见证了这群黑衣人的彪悍和凶残,他们甚至都暗自后悔自己怎么会做出那样的蠢事-------跑过去要搜查别人的舱室。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船上所有人都在这里了。”管事陈涛走到崔照人身边,小心翼翼地汇报着说道。

“是否少人?”

“刚刚对过数,少了一人。”陈涛地脑袋都快要低到裤裆了。

“何人?”

“这个------暂时还不知道。因为都是客人,很多人的名字和脸我也没办法对得上号-------”

“唱名。”

“是。”陈涛答应一声,赶紧取出各位客人登船之时留下的名册开始点名。

“江南李易坤--------”

“嘉县张林浦--------”

“锡县陈庆之---------”

-----------

每点到一个人名,就会有人走出阵列,来到被监察司众人看管的一块区域侯着。

名字很快就点完了,陈涛提着名册走来,说道:“有一人走失,名字叫做沐轻候。”

“轻候?”崔照人冷笑出声,高声说道:“可有人认识此人?”

没有人回答。

“见过此人者,可活命,另赏金币两百枚。”

“我见过--------”一个瘦小的生员怯怯的举手,说道:“我见过他,他是一个胖子。”

“好,赏其两百金币。”崔照人说话算数,当场就有人将一包金币丢到他的怀里。

“我也看到过,我还和他吵了几句---------”

“对,他还替那李牧羊说话,羞辱我们------”

----------

李牧羊?

在一边吆喝声音当中,崔照人听到了他最是关心的问题。

“李牧羊-------”他在人群中找到那个胆敢顶撞和威胁他的白衣少年,眼神凛冽地看着他,声音却是异常地平静,说道:“你可知道,自己犯下了通敌之罪?”

(PS:感谢袁大大在东莞君的打赏,东莞是个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