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七十七章、冷面菩萨!

第七十七章、冷面菩萨!

楼船之上有专职护卫十二名,为的就是护卫船上客人一路安全。

无论是钱财安全还是人身安全,都在他们的职责范围之内。

但是,这一刻船上商旅纷纷表示他们一点儿也不安全。

钱财被人偷了个精光不说,现在小命也要被那些匪盗给拿走-----总要给他们剩余点什么才行吧?

众人汇集在甲板之上,看着横江拦截的那三艘挂着各种各样旗帜的冲撞型大船,看着那血迹斑斑的帆布船身,一片哀嚎惨叫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那些匪人,他们应该不会杀人吧?”

“匪人怎么会不杀人?听说他们还吃人呢-----”

-------

“那个该死的小偷。”张林浦眼眶发红,气急败坏地骂道。

“林浦兄,现在匪盗当前,你怎么还在在意那点儿身外之物?”身边好友出声询问。“保命才是要紧啊。”

“平之兄,你还想不明白吗?匪盗最喜欢的是什么?是钱啊。我们的金币都被人给盗了个一干二净,等到匪盗攻破船只,找我们要钱的时候,我们告诉他说金币昨天晚上就已经被人抢走了----他们能信吗?他们拿不到钱,那就要拿走我们的命了。”

“-----”牛平之也跟着惶恐担忧起来。

李牧羊对张林浦刮目相看,心想这家伙能够考到那么好的成绩确实是有不凡之处的。至少脑袋里面的弯弯饶都要比人强上许多。

夹了夹大腿,感觉到那包金币还在之后,李牧羊跟着紧张的心情才稍微得到了一些舒缓。

他是有钱的!

倘若那些湖盗当真登船抢劫,在身边的小伙伴都拿不出钱财的情况下,自己把裤子一脱,数出近百个金币拍在他们面前,那将是多么威风霸气的一幅场景?

虽然姿势不够优雅,但是至少诚心可嘉吧?

楼船管事陈涛强行镇定,但是苍白的脸色和断断续续地话头还是泄露了他内心的惊惧。

他们以前也遭遇过湖盗,但那都是十几人或者三五十人的小股匪盗。找找关系或者送些钱财就打发走了。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这来得人也太多了些吧?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平时好酒好肉地供着大家,可曾有过丝毫亏待?各位勇士,现在楼船有难,我们遭遇了----遭遇了一大股鸡鸣泽湖盗。旗帜混乱,也有可能是三股-----我希望大家能够齐心协力,拿出所有的斗志和勇气-----”

“陈管事,不是我等不尽力。你看看对面三艘大船,怕是这趟来得湖盗足有数百人吧?你让我们十二人去抵抗数百湖盗----我们就是神仙也做不成吧?”

“就是。就算让我们去送死,那也得让我们死得有价值-----我们被人给一刀刀砍了,你们在场的各位就能够没事?”

“还是把值钱的东西收拾收拾,好言好语把他们给打发了吧-----”

--------

这仗还没有开打呢,这些护卫勇士们却已经先胆怯了。

最要命的是,李牧羊竟然还觉得他们说得很有道理。

护卫也是人啊,护卫也有爹妈儿女啊,你让人家去拼命----其实就是去送死。人家也不乐意吧?

陈涛大急,转身看向众多生员,说道:“各位都是有大才之人,现在大难临头,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们给出个主意?”

“我们没钱了。”张林浦大声喊道。“就算是要投降,也得是你们船行拿钱打发。”

“就是。总不能让我们把身上的肉割几斤送过去吧?”

“陈管事,这件事情必须你们站出来承担。我们是没有办法了------”

-----

李牧羊的嘴巴张了张,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他觉得大家说得确实有道理。

果然,危难时刻,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至于力量----谁会想到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去?

陈涛嘴唇蠕动,说道:“先接触看看-----看看他们要什么再说吧。”

三艘破旧大船横冲而来,又将彼此的距离拉开,形成一个正面拦截的姿态。

湖水宽阔,却也没有楼船可以过身的位置。

陈涛吩咐水手放慢船速,免得楼船撞了上去,人家还没动手,自己这边就先船破落水一个个被大浪给冲走了。

为首的一艘大船上面,站着一个全身仿若铜铸的光头大汉。

大汉的脸上有一道深疤,从眉梢到嘴角,半边眼睛都被划破开。

所以,他的那只眼镜上面戴着一个铜制的眼罩,看起来还真有点儿纵横远海的海盗架势。

大汉看着渐行渐近的楼船,大声喊道:“取我锁链。”

于是,十几个下属就吃力地拖着一个足有手臂粗壮地铁链过来,链子的前端是一个弯月铜钩。

“儿朗们都散开。”

疤面大汉大吼一声,然后将那铁链抡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几圈之后,猛地朝着楼船砸了过去。

铜钩巨大,沉重无比,在空中发出呼呼的风声。

咔嚓-----

铜钩砸在了甲板之上,尖利地勾子深深地扣在了船体深处。

“老大厉害,老大神功盖世-----”

“花和尚好样的,这一次给你记首功-----”

“把他拉过来,把他拉过来-----”

------

看到自己这边的首领大显神通,匪船之上一片叫好之声。

“你们且看着。”花和尚豪迈大笑,然后用身体将锁链卷了两卷,手臂猛地用力。

嗖-----

那楼船就在花和尚的操控之下,迅捷无比地朝着他们的包围圈跑了过来。

船上众人面如死灰。

这他妈也太吓人了吧?

好好地劫财就成了,竟然还玩起了杂技表演。那勾子砸在船上,都给楼船砸出一个大窟窿。要是砸在人的身上,这人还有命在吗?

李牧羊的脸色也变得冷峻起来。

只有裤裆里面的那一点儿金币,怕是满足不了这些人的胃口吧?

楼船就像是咬了钩的大鱼,被渔夫拖着向岸边驶去。

等到进入三艘大船设置的包围圈,那些匪盗跳船而来,打杀抢夺,无恶不作。

李牧羊伸手握拳,气蓄丹田。

心中暗暗地戒备着。

危急时刻,空中黑衣飘荡。

一人一剑横空出世,一剑如惊虹,带着燃烧着的火焰光芒斩向那手臂粗细地铁链。

嚓-----

铁链断成两截,匪船上的花和尚用力太猛,突然间断层,身体踉跄着向后疾退。

黑衣人飞舞在空中的身体缓缓下落,双脚站在这楼船的桅杆之上,白帆激荡,黑衫飞扬,那顺水而行的楼船竟然瞬间停止了游动。

冷面菩萨崔照人!

十几名黑衣汉子已经悄无声息地跃到了船顶之上,手按刀柄,神情冷漠地盯着对面的三艘大船。

“何人敢斩断花爷爷的铁链?”花和尚鲁天气急败坏,朝着这边大声吆喝起来。“来来来,报上你的大名,让爷爷教教你怎么做人-----”

崔照人表情淡漠,但是心里却有着燃烧着的怒意。

这群该死的家伙,打谁的主意不好,偏偏找上了他们所在的这艘船。

他们不出手,指望船上的那群废物把匪盗挡下来根本就不可能。

可是,倘若他们一出手,恐怕就泄露了行踪,陆家以及陆家那方的力量就会尾随而来展开营救-----

还在犹豫之时,楼船就被花和尚的一记‘罗汉钩魂’给勾住了,整艘大船都要被他们给拖到包围圈里面去。

再等下去,他们的行踪仍然会败露。

崔照人杀气凛冽,愤然出手,一剑斩断花和尚的铜钩。

“星空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崔照人眼神冷漠,出声喝道:“全部诛杀,一个不留。”

“是。”十几名黑衣人得到命令,傲声应道。

呛----

十几把宝刀出鞘,然后他们分成三组,横空而起,朝着那三艘大船上面飞去。

立时,三艘大船上面展开了一场惨烈杀伐。

那些黑衣人功夫高强,手段毒辣。每一次出刀都是匪盗的关键部位。

一刀下去,身首异处。

崔照人瞄准那个骂骂咧咧地花和尚,嘴角微扬,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说道:“你想教我怎么做人,我就让你做不得人-----”

说话之时,身体再次跃起。

长袍在空中飘荡,身体犹如一只翱翔长空的大鹏。

他居高居下地俯冲,一剑刺向花和尚光秃秃的脑门。

花和尚狂笑出声,伸手抓着那半截铁链再次挥舞起来,长链如长蛇朝着半空中砸去,大声吆喝着说道:“来得好,就让爷爷-----”

他地话说不下去了。

因为崔照人突然间加速。

他一剑刺进了花和尚的脑袋。

身体下沉,长剑也下行。

一剑惊神。

一剑夺魂。

长剑一路下刺,直到没至剑柄。

“做匪盗也要多读书,温文尔雅的打劫难道不好吗?”崔照人身体在空中倒立,对着脑袋上渗出大股鲜血的花和尚说道。

然后,他的身体一旋,长剑便被他拔了出来。

嚓------

血红如泉井,向着碧蓝色的天空喷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