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七十三章、再见江南!

第七十三章、再见江南!

“这傻孩子不敢过来------”罗琦眼眶湿润,轻轻叹息着说道:“从小到大,你们兄妹俩几乎都没有分开过。你这次出远门,怕是一年半载都见不着。她哪里舍得?”

“我明白。”李牧羊看着小姑娘轻微抖动的肩膀,鼻腔酸呛,声音也有些哽咽起来,说道:“不会那么久,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思念不是说过了嘛,我们学校有可以坐人的仙鹤-----到时候我自己也养一只鹤,每天都飞回来看你们一趟。在家里吃完早饭再去学校。”

罗琦在李牧羊的肩膀上打了一记,说道:“胡说。哪能天天回来啊?最关键的是保重身体,好好学习,不能让别人看不起。”

“妈,我会的。”李牧羊郑重点头说道。

“登船了登船了。再不登船就要开走了。”身穿短衣的船夫在船板上面大声喊道。

这艘船是客船,除了少数前往天都的旅人客商,大多数都是像李牧羊这种要远去天都读书的学子。

子女远行,父母亲友纷纷赶来送别。

枫林渡口热闹非凡,寒暄笑闹及哭泣声连成一片。

李牧羊摆了摆手,说道:“爸,妈,你们回去吧。我要登船了。”

“牧羊--------”罗琦强忍着眼泪不要落下来,松开了儿子的手,说道:“你本来应该过更好的生活,是爸妈没有能力给你。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被人欺负了。要是在外面受了委屈就回来,爸妈可以一辈子养着你。”

“妈,你说什么话呢?”李牧羊笑着说道。“我很庆幸我是你们的儿子,我觉得自己现在就过得挺好的。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好。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李牧羊知道自己不走父母就不可能离开,他看了李思念一眼,小丫头仍然站在原地背对着这边。

“李思念-----”李牧羊对着远处喊道:“我会想你的。”

他对着李思念的背影挥了挥手,转身朝着船板走去。

“李牧羊------”有人大声喊道,一匹快马朝着这边奔来。

岸边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被那匹快马上的人所吸引,一个身穿武士服的年轻男人坐在马上大声吆喝着。

“李牧羊,请稍等片刻。”男人打马径直冲到李牧羊的面前,从马背上面跳了上来,对着李牧羊拱了拱手,一脸恭敬说道:“城主大人要来为你送行,此时已经到达石林谷。”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城主大人要亲自来给李牧羊送行?”

“城主对那个李牧羊也太好了吧?就因为考了个帝国第一,竟然就赏赐了两千金币-------这笔钱够他用一辈子了吧?”

“那个李牧羊不会是城主的干儿子吧?说不定是私生子--------”

----------

李牧羊也是微微诧异,说道:“城主大人日理万机,实在不用特意跑来一趟。”

不仅仅别人怀疑城主和自己的关系,就是李牧羊自己也都开始怀疑了。

成绩公布之后,城主府就命令江南教育司特意送来了两千金币的赏格。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户部巷都沸腾了。住在那里的很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但是李牧羊仅仅通过一场考试就得到了这大笔的金钱。难怪人家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这不就在李牧羊身上应验了嘛?

现在城主又要亲自赶来送行,实在是让李牧羊感动不已。我是和你儿子有些交情,但是你这优待的也实在太过份了些吧?

“此言差矣。”一匹棕色大马朝着这边奔跑而来。马背上的是一个身穿褐红色文士服的中年男人,浓眉大眼,宽脸美须。

一群身穿黑色武士装腰配长刀的军士紧随其后护卫在两侧,马蹄阵阵,却整齐划一。听起来训练有素,不是凡兵。

咚---------

奔马未停,中年男人就已经从马背上跃了下来。

他地双脚踩在地面上,给人一种将大地跺出一个大窟窿的感觉。

“为国家选才是头等大事。今日众多考生远赴天都求学求仕,作为一城之主,燕某理应赶来送行。”中年男人说话的时候故意提高音量,让岸边送行的众人全部都能够听见。

“你是-----江南城主?”李牧羊打量着面前这个身材不高但是却极具威严的男人,声音怯怯地问道。他还是头一回和这样的大人物打交道呢。

而且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子让人望而生威的压迫感,普通人根本难以和他眼神对视。

“我是燕伯来。”燕伯来笑着说道。他也同样在打量着李牧羊,高挑俊美,肤色也不像大家说得那么黑嘛。眼神清澈,和自己对视时不避也不怯。自信坦然,却又带有一点点的戒备之心。

“城主大人亲自赶来送行,牧羊实在感激不尽。”李牧羊深深鞠躬。

其它的学生也纷纷围拢而来,谁不想找个机会和城主拉上关系啊。就算他们现在出去求学,求学归来不也得找一份好活计不是?诺大江南,还有什么事情是比在城主大人身边工作更好一些?

“城主识才爱才,实在是我们江南生员之福啊。”

“感谢城主,我等自当勤学苦思,磨砺心性,将来好为城主大人效死力-------”

“城主,请受学生一拜--------”

---------

一个送行的动作,几句简单地话,就将众多生员给感动折服。

燕伯来深不可测。

燕伯来豪爽大气,搀扶起那些叩拜学生,大笑着说道:“你等皆是我江南明珠,是代表我江南形象最优秀的人物。此去天都,正是鲤鱼跃龙门之势。只盼诸位勿忘故乡,学成归来和我共建这江南盛城。”

燕伯来大手一招,喝道:“酒来,我要和诸位年轻俊杰共饮一杯。”

自有侍者将准备好的酒水分送到每一个考生手里,燕伯来也端起一大碗,扬声说道:“祝各位一路平安,前程万里。”

燕伯来将碗里的烈酒一饮而尽,其它学生也受其言语和气势所感染,每个人都情绪亢奋热血沸腾地把大碗里面的酒给饮尽。

更有一些听多了侠怪小说的家伙甚至学起了那些江湖大盗,喝完酒后大力地把碗给砸在了地上-------看到身边的同学一个个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时,他才脸色潮红羞愧不已。

“我自掏腰包让家人为各位准备了一些笔墨之物,还请各位大才不要嫌弃。”燕伯来摆了摆手,那些士兵便将马车之上早就好的一套套文房四宝送给那些考生。

“谢城主赏赐。”

“城主实在是厚爱我们--------”

“城主,三年之后,我必当到城主府报道,任君驱使。”

----------

燕伯来和众人寒暄几句,然后将视线放在李牧羊身上,说道:“星空学校非一般学校可比,牧羊应该有所准备吧?”

“准备?”李牧羊一愣,说道:“要准备什么吗?”

燕伯来看到李牧羊表情不似作伪,看来确实不知道未知的事情。他哈哈大笑起来,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说道:“无妨。无妨。也不过就是路难走了一些而已,没有大碍。既然牧羊能够考上星空,自然能够登上山顶--------那么,一路平安吧。”

“谢谢城主。”

“你和相马兄弟相称,就叫我叔伯吧------”

“谢谢----叔叔。”李牧羊犹豫了一下,还是顺应了他的意思。反正有一个城主伯伯自己也不吃亏。

“好好学习,莫要让大家失望。”

燕伯来又勉励了大家几句,然后跃到马背,带领着一群护卫风驰电掣地朝着来时道路奔去。

李牧羊再次和父母告别,当他看向李思念的时候,小丫头也正向他看过来,发现被李牧羊看穿后,对着他挥了挥小拳头,然后又迅速转过身去。

李牧羊笑笑,带着包裹和燕伯来新送的文房四宝朝着楼船走去。

因为罗琦舍得花钱的缘故,李牧羊在这大船之上有一个二等舱位。

据说最顶层的一等舱位已经提前被人承包了,不然罗琦无论如何也要花钱给儿子拿下一间。

房间不大,但是胜在单人单间。有一张小床,然后有一扇小窗。窗口对着落日湖的方向,可以看到那里的绿波荡漾。

李牧羊把行李安排妥当,摸了摸母亲缝在内裤里面的金币------这是罗琦强烈要求的。李牧羊的强烈反对无效。

你能够想象李牧羊裤裆里面沉甸甸的叮当作响的感觉吗?

幸好罗琦也考虑到走路不便的问题,只缝了一部份进去,其它的被她分成几小份放在各个极其隐蔽的地方。就连李牧羊自己都担心会找不到。

收拾结束,李牧羊走向前舱甲板。船即将开了,甲板上面站满了人对着岸上的亲友喊话告别。

李思念终于转过了身,她和父母站在一起朝着甲板上面张望。

因为没有看到哥哥李牧羊,所以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着急。

“思念,我在这里-------”李牧羊站在一个胖子身后,大力地对着李思念挥手。

“哥-----哥---------”李思念终于看到了李牧羊,大声地喊叫着。“我不能保护你了,你要保护好你自己。”

缆绳被解开,楼船开始向湖心游动。

李牧羊站在甲板上面,看着那渐渐远离的家人,看着他们鲜活的表情最后变成一个个黑点,有种心脏被人挖去了一角的感觉。

“再见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