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七十一章、一拳破墙!

第七十一章、一拳破墙!

精神,有精才有神。

以前的李牧羊需要用一天的十几个小时来发呆睡觉,现在他可以用一天的十几个小时来学习练功。

又和以往一样,李牧羊清晨五点钟就起床了。

他先习惯性地舒展了一番筋骨,然后顺着自己制定好的《破体术》学习步骤开始行走起来。

虽然上次在行走的过程中出现了身体燥热心跳加速几欲晕倒的情况,但是这并不是他放弃地理由。

不过,在发生那样的状况之后,他又重新将《破体术》那本只有洋洋洒洒上千言的一个小册子重新读了几遍,仔细地揣磨其中的深意,发现自己并没有走错走偏。

既然自己的步骤是正确的,那就是学习过程中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或者说到达一定的层次后应有的反应。

李牧羊不愿意放弃,甚至连稍微懈怠都觉得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

他做了十几年的废物,也被人骂了十几年的废物,没有人能够体会到此时正常学习是一桩多么幸福的事情。

更何况乌鸦事件和那些街霸流氓的砸店事件之后,他对武力有了更加强烈的认知和渴望。

他需要变强。

他想要保护自己,更要保护自己的家人不被人伤害。

抱神守一,心智清灵。

李牧羊就那么一步又一步地走着,前三后二,左右归一。前二后三,不知疲惫。

不知疲惫是无休止境的意思,只要还有精力就可以一直按照这种方式走下去。配合以法决和呼吸之法,走得越久对身体越是有益处。

当然,走得久了自然会累,累了自然要停下来歇息。

可是,今天早晨的晨练却出现了意外。

他在走了半个钟头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呼吸急促脸色潮红心跳加速等各种不适感。

想着自己的练习方法没有错,这是《破体术》的自然反应------就连妹妹李思念也说过当初她练习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于是李牧羊就想着再坚持一阵子。

等到坚持走到一个钟头的时候,种种不好的症状消失了,脸不红了心不跳地那么激烈,脸色也恢复如常。

“果然是这样。”李牧羊暗自庆幸。他觉得自己赌对了。

李牧羊现在已经足足走了两个钟头,不仅仅没有疲惫地意思,反而还越走越是精神。

他感觉到不对,他想停下来休息。可是他却停不下来。

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气球,风轻轻一吹,他就跟着风向飞翔行走。就算是没有吹走,它也会跟着惯性在行走。

他心里越是着急,步伐就迈得越快。迈得越快,身体也就越来越轻。

最后他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体,却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他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嗯----”

李牧羊闷哼一声。

一阵强烈的阵痛传来。

他感觉到全身的气血流敞地更加畅快了,就像是被堵塞过的沟渠被人清理得以畅行无阻。

砰-----

又一阵强烈的阵痛传来。

他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气穴爆炸开来连成一片,就像是那纵横交错连成一条又一条星线的漫天星辰。

啪-----

李牧羊身体的骨头咯嘣咯嘣作响,就像是有人在锅里爆炒豆子似的。

李牧羊觉得自己要飞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就要变在一只在空中翱翔地飞燕似的。

这种感觉很美妙,又让人心生恐慌。

他知道自己练习的是《破体术》,蓄气丹田,力发瞬间。

他的身体越来越轻,又如何蓄力?

李牧羊终于后怕起来,虽然《破体术》上面说这是道门至宝,易练难精。可是自己万一走火入魔,或者陷入迷障,那么自己以前的努力就有可能一夕尽毁。

更严重一些,他气毁丹田,变成一个痴呆儿也有可能------那样一来,他就彻彻底底地成为一个废物了。

以前是一个废物,他还能够接受,反正他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就是个废物。

但是当他重新站了起来,品尝到了成功的滋味之后,再把他变成一个废物,那样的结果是他万万难以承受的。

李牧羊不知道的是,练习功法要讲究循环渐进,要有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

李思念练习十年,虽然身边没有名师,却也被她无师自通地练出了破拳。

这就是根基的重要性。

李牧羊才练习不足三个月,却紧追猛赶,一路突进。这样一来,他的身体没有积累,丹田处没有沉淀,走得越快,进步得越神速,他的身体也就越空。

这就是《破体术》的巨大陷阱:走空。

身体空了,人也就飘了。

倘若不能够及时阻止或者帮他渡气,等待李牧羊的将会是灯油耗尽体力枯竭而亡。

没有名师指点,没有高手在旁边助阵,李牧羊此时此刻的情况极端危险。

因为心中有了畏惧,就失去了意识清明无逅的‘出尘’境界。

越想越怕,越怕越想。

李牧羊想出声喊叫,却发现自己张嘴难言。想要转移方向朝着房间所在的位置跑去,但是双脚仍然在原地转着圈圈。

前三后二,左右归一。前二后三,不知疲惫。

李牧羊地眼睛额头开始出现汗珠,汗珠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整个脑袋和身体就像是水洗过一般。

李牧羊的心跳再次加速,砰砰砰地跳地厉害,犹如胸口遭遇重锤。

李牧羊的眼睛布满血丝,每一道血丝都像是一条红色的蚯蚓。它们在李牧羊的瞳孔里面伸缩蔓延,越来越多。

千钧一发!

生命危在旦夕!

正在这时,李牧羊的瞳孔浮现一抹红色血雾。

手背上的黑色鳞片浮现凸起,一道又一道的惊雷闪电在鳞片表面浮现翻滚,却沉默无声。

李牧羊的身体开始燥热起来,从鳞片所在的手背上面传来一股强劲的热流,朝着他全身的穴位经脉流敞。

那热流如红色的岩浆,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将它们所遭遇的一切毁灭,瞬间又重新建立起来。

千万条溪流蔓延全身,最后溪流入海,朝着李牧羊腹部的丹田处汇集。

万流入海,火力全开。

丹田处越来越热,李牧羊感觉自己快要煮熟了一般。

李牧羊突然间变得很愤怒,变得很嗜杀。

千言无语,无尽的委屈想要诉说。

千头万绪,无尽的仇恨想要发泄。

李牧羊觉得自己的身体涨得越来越大,他的丹田快要被那狂涌而至的劲流给撑爆了。

李牧羊右手挥拳,然后一拳挥出。

轰------

一声巨响,李牧羊面前的墙壁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

第一缕光线从那巨大的洞口穿了过来,照射在瘫倒在地上的李牧羊身上。

天亮了!

-------

-------

罗琦和李岩从睡梦中惊醒,跑过来看到那墙壁上巨大的孔洞时呆滞当场。

倒是李思念相当的淡定,打着呵欠走了过来,扫了一眼墙上的破洞,没好气地说道:“李牧羊,你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大清早地跑起来练功,真是吵死人了------”

“这是------牧羊在练功?”李岩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墙壁上一人多高的大洞。就是自己用天王枪,怕是一枪下去也只能在墙壁上面戳出一个孔洞而已。而自己的儿子却一拳把墙壁给打穿了出去,这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道威能啊?

“当然是了。”李思念揉着眼睛说道。“《破体术》,还是我教他的。”

罗琦的所有心思全都放在李牧羊身上,看着瘫倒在地上的李牧羊,立即奔了过去,急声问道:“牧羊,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没事。”李牧羊指了指那破开的墙壁巨口,一脸尴尬地说道:“妈,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罗琦若有所思地看着李牧羊,笑着说道:“谁能故意的一拳把墙壁打成这样啊?”

罗琦已经见过李牧羊发威,所以对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了一个心理准备。

李岩满脸欣喜,走过来问道:“牧羊也学了《破体术》?”

“是的。”李牧羊点头,说道:“学了有两个多月。”

“两个多月竟然就练习到如此境界,看来我也应当弃了天王枪改学这个才行-------”李岩说道。心想自己的儿子女儿都能学好,看来他们李家和《破体术》这门绝学有缘。自己可不能再错过了。

李思念走到李牧羊面前,看看李牧羊,又看看墙上的大洞,很是不满地说道:“哥,你使的是破拳?”

“应该是吧------”李牧羊说道。“我也不是很确定。”

“我学了十年才能够使出破拳,而且只是一拳破缸。你行走不到三个月时间就能够一拳破墙-------哥,你这样让我很有压力。你文试帝国第一也就算了,你就连功夫也越来越厉害,我以后还能不能好好地欺负你啊?”

“------------”

(PS:再次感谢吃不胖的少年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