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七十章、紫发妖女!

第七十章、紫发妖女!

在崔小心想着心事,燕相马对着院子里的花卉指指点点一副我是种花小行家姿态的时候,外面传来母亲和人说话的声音。

“小心这孩子喜欢清静,前院那么多房子,她偏偏要了这最偏僻的一处。年纪轻轻地女孩子,哪个不是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我真怕她在这里住久了养成了孤僻自闭的性子-----”

“我也喜欢清静。”一个更加年轻的声音说道。即使相隔甚远,都给人一种冰冷张扬的感觉。好像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就不带有任何的感情。

崔小心不由暗自好笑,陆家派了他们家最高傲也最不懂说话的一个女孩子来看望自己,这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深意?

显然,母亲还是不太适应和这种性子的女孩子打交道。

沉默了片刻之后,才以非常夸张地笑声回应,说道:“哈哈,没想到现在的年轻孩子都喜欢清静,和我们小时候还真是不一样------现在小心回来了就好,你们俩人年纪相仿,又同样要去西风读书,以后多走动走动,省得一个人形单影只也没有个伴儿。”

“我有很多朋友。”陆契机说道。

“-------”

“不过我还是很乐意和小心姐姐做朋友。”陆契机出声说道。

崔母实在受不了这样的说话风了,冷冰冰,硬邦邦的,每一句话都像是突然间刀剑出鞘。

做为一名天都贵族,不应当是你恭维我我奉承你你好我好大家好不管背后怎么捅刀子但是表面上还是要维持优雅和从容的吗?

这个陆家小姐不按常理出牌,也就让她这位标准的名门贵妇很难按照常态去接牌。

崔母明显加快了步伐,带着陆契机来到崔小心居住的小院门口,高声喊道:“小心,小心,陆家小姐来看你了----”

崔小心早就等候在院子里,听到母亲的话立即来到院子门口迎接,看着面前那个被称为‘紫发妖女’的帝国三明月之一陆契机,不由得有种瞬间惊艳的感觉。

以前她也见过陆契机,但是那个时候的她们都还幼小,脸蛋和身体也都没有长开。那个时候只是觉得她可爱,心想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但是现在见到真人之后才发现,‘美人’两字实在难以形容她的美貌啊?这简直是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崔小心一直很自负,虽然她和陆家的陆契机宋家的宋晨曦被好事者并称为帝国三明月,但是她对这种传言都是一笑置之,因为她觉得自己终究是和其它人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她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比别人更优秀更美貌更加聪慧一些。

现在见到身穿白色长袍豆蔻华年风姿艳丽的女孩子,竟然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如此佳人,岂止是明月,分明是一轮似火骄阳啊。

陆契机等待半天,不见崔小心和自己说话,只是眼神明亮地看着自己,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第一次见到的宝贝。

这种被打量的感觉让她很不喜,眉头微挑,出声打破平静,说道:“听闻小心姐姐在江南遇袭,我们身在天都都为此担心不已。知道姐姐前几天回来,所以就想着过来看看。我自己挑了几件小礼物,还望小心姐姐喜欢。”

陆契机身后的丫鬟们捧着一个个盒子走了出来,送到崔小心的面前。

“谢谢契机妹妹的心意,我非常的喜欢。”崔小心也知道自己刚才实在失礼,哪里一句话不说盯着客人猛看的道理?她并没有当场打开礼物,只是招了招手,吩咐丫鬟把礼物收回房里。“契机妹妹只管来家里做客就好,千万不要再如此这般客气。”

“一点儿小意,姐姐喜欢就好。”陆契机淡然说道。她也同样在打量着崔小心,是个美人,嗯,气质也很好,温婉智慧,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燕相马抹了一把口水,‘扑’地一声打开扇子轻轻地在胸口摇晃着,一番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笑容爽朗,出声说道:“我妹妹说得对,尽管来家里做客就好,送礼物反而显得生份。小心妹妹,我说得是不是?”

“这位是?”陆契机眼神不善地盯着燕相马,出声问道。这个白痴刚才瞪大眼睛脸色潮红地盯着自己,口水横飞仍不自知。要不是因为这是到别人家做客,她早就一脚把他踢飞出去了。

崔小心还没来得及说话,燕相马就已经走到陆契机面前深深作揖,说道:“燕相马,崔小心的表哥。当然,我是把她当作亲妹妹看待的,她也一直把我当作亲哥哥-----小姐就是人称天都仙女的陆契机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正如他们所说,实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女子。如明月当空,如骄阳似火。世间一切,在小姐的绝世容颜面前都黯然失色。当然,我的眼睛却因此而亮了起来。因为这光线过于炽烈,甚至都已经让我难以视物----”

陆契机横扫了他一眼,看着崔小心问道:“他有病?”

“病倒是没有。”崔小心掩嘴轻笑,说道:“不过是犯了花痴而已。”

崔小心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妹妹请进屋说话吧。”

“你们年轻人聊,我就不打扰了。”崔母吩咐了一句,赶紧带着丫鬟跑开了。再带下去怕是被陆家这个小姑娘给说话呛死。

在空间不大胜在简洁雅致的客厅落座,丫鬟送上来茶水糕点。

两个彼此陌生的年轻女孩子,想要像那些成年人一样热情寒暄看起来有聊不完的话题实在太不容易。

陆契机捧着茶杯喝茶,崔小心也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幸好这个时候刚刚遭遇过沉重打击的燕相马走了出来,接过佣人递过来的茶水抿了一口,说道:“契机小姐也喜欢喝茶吧?这是新鲜的龙虎山雀舌,虽然入口时清淡,香味如丝。但是茶水入肺,那反送回来的回韵幽香才更加深厚动人。”

“相马少爷,这是君山银针,不是雀舌----”旁边伺候地小丫鬟纠正说道。

“--------”

崔小心实在不忍心再让自己这个草包表哥表演下去,赶紧解围说道:“我平时倒是喜欢喝龙井茶。契机妹妹呢?“

“随意。”陆契机说道。想到这个答案可能太冷太硬,又补充了几个字:“只要是茶就好。”

“哦。”崔小心也觉得应付起来有些辛苦了,说道:“妹妹是要进西风吧?我们可能是校友呢。”

“还没最终确定。”陆契机轻笑着说道。“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另外一桩事情。小心姐姐刚刚从江南回来,应该认识那个‘江南名驹’李牧羊吧?最近天都议论纷纷,不少人都渴望一睹其风采。不知此人仪容风度如何?”

“那个-----”

“哈哈哈哈哈-----”燕相马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他那有什么仪容风度啊?分明就是一大块黑炭嘛。契机小姐要是想认识的话,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在江南的时候就和他是好兄弟。他虽然长得丑,但是人品还是信得过的。不然我也不会和他一介布衣结交。”

“丑陋谈不上。”崔小心出声纠正燕相马不怀好心的恶意贬低,说道:“身有傲骨,心有傲气。传言不虚。倘若他来到天都,契机妹妹倒是可以见识一番。”

“还真是有些好奇了。”陆契机的眼睛里面有异彩闪烁,笑着说道:“一举夺魁,成为这帝国的文试第一,怕是等到他来天都之时,非议挑战应当不少吧?”

“我相信天都少年的胸怀气度。”崔小心淡然回答。

“听起来----小心姐姐很维护他呢?”陆契机修长的睫毛眨动,那张完美无暇的妖异面孔有着让人觉得呼吸都有些艰难的压迫感。

燕相马赶紧摸了摸鼻子,担心天气干燥自己被闷出鼻血出来。

“有吗?”崔小心笑,说道:“他原本和我是同学,我为其说话是理所当然的。倘若见到自己同学被人欺负,我却不闻不问,那可就是冷酷无情了。”

“小心姐姐心善,值得我们学习。”陆契机笑着说道。“就不打扰姐姐休息了,下次再来看望姐姐。”

说完,陆契机就起身告辞。

崔小心起身相送,直到那一头紫发张扬跋扈的少女身影走远消失在这园林之中。

“这天都妖女还真是骄傲,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论起样貌,还不如我小心妹妹之万一-----”燕相马痴痴地盯着陆契机远去的背影发着牢骚。

崔小心一脸深思的模样,轻声说道:“她为李牧羊而来。”

“什么?”燕相马回头问道。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进屋之后她和我说了不到十句话,却有一大半是针对那李牧羊------他们认识?”

(PS:感谢吃不胖的少年万赏,感谢今熙女王的再次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