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六十四章、西风第一!

第六十四章、西风第一!

林正因的面子挂不住了,在场的老师们脸色也相当的难看。

要不是这小子是骑着白鹤来的,看起来一幅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傲气凌人模样,林正因都想让人冲上去把他揍一顿了。

每年张贴英雄榜是各所学校的优良传统,也是一个巨大的喜庆日子。把优秀的考生名字写在红绸之上,方便所有的学生查阅成绩,也能够激励后进,让每一个学生都以金榜题名为荣。

怎么被那个小子一说,他们这英雄榜就成了老太婆的洗脚布----臭不可闻了?

“这位----还没请教怎么称呼?”林正因看着骑鹤人问道。

“学生解无忧。”白袍少年双手抱拳,一脸笑意地回答着说道。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刚刚抽了人家耳光的那种事情。

“好,解无忧同学,你直到现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正如李牧羊同学所说,他没有报过你们这所星空学院,而我们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所星空学院----不是我们多疑,而是现在外界的招生骗子实在太多。做为本校校长,我理应为学生的未来前程考虑,不能让其被骗了钱财时间。”林正因看着解无忧,说道:“请问,你有什么证明证明你们学校的真实性吗?”

“证明?“解无忧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出声说道:“你们可以选择相信,你们也可以选择不相信,那是你们的自由-----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传信之人而已。”

“-------”

要不是读多了古今圣贤的礼仪经典,林正因都想咆哮骂娘了,这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也不会向你解释什么----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什么态度?

狂妄之极!

听了此番对话,李牧羊反而对解无忧有了更多的兴趣,拱身行礼,笑着说道:“见过无忧师兄。”

解无忧对别人桀傲,对李牧羊倒是很客气,他也拱了拱手,笑着说道:“牧羊师弟不必客气。有什么疑团尽管问来,我比你早入校一年,自然是要替你解惑答疑。”

“此番麻烦无忧师兄特意跑来一趟江南,让牧羊很是感激。”李牧羊一脸真挚地说道。“只是我对此事确实有很多疑问。我原本没有报考星空学院,为什么会被星空学院录取呢?”

“此中关键,我不知情。”解无忧笑着说道。“我只是奉院长之命,前来江南录取一名学生。因为今日是开榜之日,所以一路急赶,好不容易才在这个时间来到江南,希望没有让牧羊师弟失望才是。”

“我没有失望,只有激动。”李牧羊无比坦白地说道。原本以为自己名落深山,没想到竟然有一所听名字就觉得很有来头的学院派人骑鹤送喜,人生的大起大落来得太快,实在是太刺激了。“那么,星空学院是一所------正规的院校吧?”

“当然。”解无忧点头说道。

“和西风大学相比如何?”

“我们不和任何学校比。”

“还不是一所野鸡大学。”张晨满脸嘲讽。“听起来牛逼哄哄,结果却没有任何人知道。英雄榜上没有名字,教育系统怕是都没有备案吧?这样的破学校,也只有落榜了的蠢货把它当成宝贝----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皆笑。

张晨说的有趣,而且听起来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名声这东西就像是布袋里面的锥子,名声越大,锥子越是尖利。自然会破袋而出,没有办法隐瞒。

星空学院听起来威风赫赫,可是没有任何人听说这所学校的存在,连林正因校长都不知道----最关键的是,连李牧羊自己都说他没有报考过。

这样一推断,那不是野鸡大学是什么?

解无忧微微皱眉,伸手入怀,摸出一个盒子,说道:“我这里有一份录取通知----”

林正因伸手去接,解无忧却把盒子递给了李牧羊,说道:“是给李牧羊的。”

李思念快步跑过去接了盒子,很是喜悦地近距离看了那白鹤几眼,这才依依不舍地跑了回来。

李牧羊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有一张牛皮古卷。

上面没有字体,却绘着一份极其简陋的地图。

“这是学院地址。”解无忧出声解释。

“谢谢无忧师兄。”李牧羊再次道谢。

“牧羊,小心被骗。”林正因一脸好意地提醒着说道。

“是的校长,我定会小心谨慎。”李牧羊一副受教的模样,出声说道。

“你说我们都不够优秀,所以不配知道那所野鸡大学-----”张晨大声吆喝着,说道:“那你敢不敢告诉我们,李牧羊那个废物到底考了多少分?所以才被你们那所野鸡大学录取?”

这句话算是问到了关键处。

一般是分数高的上名校,分数低的读二等院校。如果张晨他们比李牧羊考得分数更高却没有被星空录取的话,那么星空学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不是显而易见了吗?

“掌嘴。”解无忧怒声喝道。此人当面一而再而三的辱骂星空学院是野鸡大学,即便他心胸开阔,也仍然觉得难以容忍。

那只刚才骑行而来的白鹤突然间跃起,身体在空中飞翔,迅捷无比地朝着张晨所在的方向扑了过去。

张晨张大嘴巴瞪大眼睛,还没有从这一幕中反应过来,那只白鹤的左边翅膀就已经重重地朝着他的脑袋扇了过来----

这么一扇不要紧,因为用力太大,劲气太强,张晨躲闪不及,整个人都被那股劲风给吹得离地而起朝着远处飞了过去----

那只白鹤一路飞行,也觉得路程有一些无聊。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玩物,哪肯轻易放弃?

她疾飞着朝飞在空中的张晨追了过去,然后再一次对着他的身体挥动翅膀挥动翅膀----

“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妈啊,我要死了----”

扑通-----

张晨在几十米开外的位置跌落,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坚硬地石板路上。

他惨嚎几声,拼命地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终究放弃,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白鹤返回到英雄台上,昂着小脑袋得意洋洋地站在解无忧地身后。

台下众人没想到这白鹤还能通人性,大为赞叹,甚至有不少学生为白鹤的行为鼓掌。李思念就是最积极的那个。

“它叫什么名字?”李思念出声问道。

“她叫小丑。”解无忧很是喜欢模样甜美地李思念,看起来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子。

“它一点儿也不丑。”李思念为白鹤报不平。

解无忧笑笑,没有解释这个问题。

他再次从怀里摸出一张布卷,伸手一弹,布卷便轻飘飘地朝着林正因飘了过去。

林正因伸手一接,那块布卷便到了手心。

“此为帝国君主御览圣批的文试榜单,李牧羊西风第一-------”解无忧一脸笑意地说道。“如果你没有怀疑这份榜单作假的话,应该知道它的真正份量。”

文试第一?

西风第一?

林正因脸色潮红,握着布卷的手不停地抖动起来。

教书育人数十年,还从来都没有带出过整个帝国第一名的成绩。

这是何其大的幸运啊?这是何其大的殊容啊?

或许对考生来说,对李牧羊来说,这样的成绩将会成为其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

对于他们这些教育工作者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

“校长------”赵明珠也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她的班级竟然考出来一个西风第一,而且是那个之前被他诬陷作弊的废物-----不,黑炭少年李牧羊。这怎么可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以前他每次上课都是故意装睡,其实心里一直在勤记苦思?难道他每次考试都是故意作弊,为的就是今天的一鸣惊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今天这一切才能够解释得通啊。

不然的话,哪有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能够考出个帝国第一这种逆天成绩的学生?除非他被古圣人给附体了。

自己以前只是江南名师,很快就要成为帝国名师-----赵明珠兴奋地不能自已。

幸好自己没有被李牧羊伪装出来地假象蒙蔽,关键时刻给予他体谅和支持。如此一来,李牧羊获得这样的成绩也有自己一半的功劳-----一小半。不,三分之一。六分之一,实在不能再少了-----

“是真的。”林正因声音颤抖地说道。“用的是皇室特有的锦江古绢,字体是天都古体,还有那君王宝印-----这种东西做不了假,也没有人敢做假。学校每年都会收取一份,只是用来留存归档而已。和我们学校没有任何关系。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我们学校的学生竟然也能够荣登榜首,拿下了文试第一------”

老校长激动地老泪纵横,用衣袖抹了一把眼泪,红着眼眶说道:“此生无撼,此生无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