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五十七章、不要担心!

第五十七章、不要担心!

凉风清爽,绿草茵茵。

湖面上荡漾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泥土散发出让人咽喉湿润的甜香。

少男少女并肩坐在湖边,看起来就像是偷偷翘课跑出来游玩的热恋情侣。

谈恋爱谈恋爱,每说一句话都给人恋爱的感觉。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是一场离别,女孩子要向男生告别。

女孩子要去远方,很遥远的地方。

以后再见,更多的是没有以后。

听到李牧羊的话,崔小心的嘴角微微扬起,说道:“我在很努力地向你告别呢。”

“我知道啊。”李牧羊笑着说道:“我在很认真地和你开玩笑呢。”

“你真得变了很多。”崔小心看了李牧羊一眼,说道:“变得和燕相马一样了。哦,我想起来了,那天你攻击张晨时,词锋可是比燕相马要犀利许多----或者说,你们天生就是一类人?”

“这就是所谓的近墨者黑吧。燕相马整天跑去找我,我也多少沾染上了他身上的一些习性。”

“那你也要变成一个纨绔大少了。”

“这个是先天形成,后天努力很难做到-----”李牧羊笑着说道。“我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成为城主府的儿子。是不是?”

崔小心笑笑,说道:“但是你可以让你的儿子成为城主府的儿子。”

“借你吉言,我会努力的。”李牧羊从草地里抽了一根甘蔗草,放在自己的嘴巴里咀嚼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或许是一个人发呆的某一天。“不过,我们不是已经约好了吗?我们要在西风大学的未名湖畔看夕阳-----我应该很快也能够去天都了吧?”

“到了天都------”崔小心欲言又止。良久,才低声说道:“那个时候学习紧张,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去看夕阳呢。”

李牧羊表情僵硬,很快又笑着说道:“没关系,反正我们要在学校里面呆上好几年,这种事情不需要着急----等到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去未名湖畔看看就好了。”

“这样的话,也不知道要等多久。”崔小心说道:“希望有那么一天吧。”

崔小心觉得自己应该说一些更决绝的话,那样就可以更彻底地将原本就不在同一个世界的两个人割裂的更加干净清楚一些。但是在接触到李牧羊的眼神时,那样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李牧羊沉默不语,崔小心也不再说话。

少男少女坐在湖边,忧愁着他们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忧愁。

良久,李牧羊轻声说道:“崔小心,你在担心什么?”

“什么?”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只是想要和你做一个普通朋友而已。”李牧羊眼睛坦然地看着崔小心,用无比平静地语气讲述着一个仿佛与他无关的事情。说道:“我承认,那样的事情我以前奢望过,但是很快就被我自己给掐灭了。我喜欢你的时候没有告诉你,我决定不喜欢你的时候也没有告诉你。我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听到这些。”

“在我们这样的年纪,谁不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呢?在我眼里你不仅仅是漂亮,而且善良又独立。我确实想过,你要是能够成为我的女朋友那该多好啊,就像是学校里其它的那些情侣一样-----那个时候,我一定是学校里最威风最让人羡慕的男生吧?”

“我从来都没有问过你的出身来历,虽然我已经猜到你的家庭一定很不简单。就连燕相马都是你的表哥,那么你的家庭也一定和他们家差不多。我知道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也知道你不可能----不可能喜欢上我这样一个不英俊也不优秀的男生。我只是想着,大家做一个纯粹的朋友也好。就算是做朋友,你也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而且,你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除了思念,你是唯一一个愿意和我接触的同龄人。”

“可是,你突然间消失不见了,再也不愿意到我家里去了。我想去找你却发现根本不知道你住在哪里----你在用力把我推开,想要把我们的关系恢复到最原始的状态。这些我都能够感觉到。就连最普通的朋友关系,你也不愿意维持了,是吗?”

“李牧羊-----”

“崔小心,你不要担心。”李牧羊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就算我们还是朋友,我也不会追你的啊。就算到了西风大学,我也不会追你的啊。”

“--------”

崔小心离开了。

离开落日湖,也将要离开江南。

李牧羊独自坐在落日湖边,嘴里的甘蔗草已经汲取不到甘甜的汁液,但是他仍然依依不舍地咀嚼着。

李牧羊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因为他太缺少感情。

李牧羊是一个很念旧的人,因为除了这个也没有什么好念的。

李牧羊想起那天残阳似血万鲤飞跃而来的场面,心想,自己以后也许会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呢。

“那个时候,就会有很多人愿意和我做朋友了吧?”李牧羊在心里想道。

崔小心走到河堤边的时候,燕相马已经等候在旁边了。

燕相马朝着远处看了过去,根本没办法看到李牧羊所在的位置。

他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告别了?”

“告别了。”崔小心面无表情地说道。

“说清楚了?”

“闭嘴。”

“那就是没说清楚了。”燕相马轻轻摇头,说道:“情之一字,最是让人伤感。不过,你这么做也是为了他好。李牧羊当时考试的时候家里遭遇乌鸦袭击,虽然我及时赶到解了他们的危险,但是也耽搁了不少他的答题时间----我想他是没希望考进西风大学的,能不能去天都都是一个未知数。那个时候,你们俩自然而然地也要分开了。”

“我有预感。”崔小心声音坚定地说道。“他一定会去天都,而且还将掀起惊天的波澜。”

“你会算命?”

“你没看到他的眼睛。”崔小心的声音有些伤感,说道:“你没看到他是多么的憋屈和不甘。”

“---------”

-----------

-----------

崔小心走了,李牧羊没有去送别。

李思念去了,李思念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小心姐姐走了,白痴少爷也走了’。至于送别情形如何,李牧羊没有多问,李思念也没有多说。

崔小心仿佛就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位过客,走过去就过去了,和闹市上很多擦肩而过的人一般,偶尔想起,甚至怀念,但是却再也回不了头。

李牧羊每天写字,读书,然后跟着妹妹学习《破体术》。

李牧羊空有一身蛮力,却不知道如何使用。每次出拳不是软弱无力毫无反应就是摧枯拉朽毁灭一切。

这是两个极端,不是发力正途。

拜名师而不得,只能向先他一步习武练气的李思念请教。

李思念懂得不多,但是对自己的这个哥哥自然是倾囊相授。因为李牧羊有着极其变态的学习能力,李思念发现自己很快就被掏空。天性好强的她不愿意轻易认输,于是每天都在温习完功课之后苦练《破体术》。

在这个过程中,李思念的身手倒是大幅度的提高了。

李牧羊还从李思念那里借来了《破体术》原本来研读,上次李思念想要用它来换李牧羊的一条命,结果乌鸦不同意,于是李牧羊就要了他那条命------

《破体术》是道家的练气修行宝典,入门简单,可以强身健体。但是修行起来却十分困难,像李思念那样能够练习出破拳出来,已经算是天赋过人再加上多年坚持不断。

《破体术》上面说《破体术》练到极至可以手握日月,破碎虚空。李牧羊难辨真假,不知道确实有此奇效果还是这本书的作者在给自己作序的时候是不是吹了牛逼。

毕竟,每个作家都喜欢吹牛逼。

李牧羊看得欣喜不已,很多时候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以前的李牧羊对武道一窍不通,现在终于有了一个系统的认知和学习过程。

由浅入深,很符合李牧羊此时的身体情况。

最让他感觉到惊奇的是,读到后面竟然有种非常熟悉的地方。

大道三千,万法争锋,到达极致便是殊途同归。

李牧羊感觉到《破体术》里面的很多知识点和他记忆中的一样,虽然他敢以燕相马的人格担保在此之前他从来都没有看过这本书。

不过近来的奇事太多,李牧羊已经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探究的了。就算有心寻找也难以得到答案。

他就像是一个渴水的旅人,拼命地吸收着这《破体术》里面的知识。

记忆,然后再和自己记忆里面的知识相对照,印证,最后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做出一份系统地练习方式。

李牧羊真地变聪明了许多。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

等到八月的尾巴,帝国各所名校的录取结果也终于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