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四十三章、江南城主!

第四十三章、江南城主!

作为富饶之城江南城的城主,燕伯来每天的工作都很忙。

但是,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仍然决定找来儿子燕相马要和他谈一谈。

他看了一眼站在墙角欣赏着帝国名师秦快语的《虎啸群山图》,捧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热茶,说道:“古人讲究龙虎精神,龙被屠尽,倒是猛虎仍然啸傲山林----秦快语不愧是帝国名师,寥寥几笔就将虎王威严给渲染地淋漓尽至。每次观看此画就能够让人心胸开阔,有无限气魄。”

燕相马知道父亲手头上的文件暂时处理完了,转身朝着父亲走来,笑着说道:“父亲就是这江南城的虎王,一声怒吼,江南城群雄沉默,宵小顿首。”

“马屁精。”燕伯来云淡风轻地模样。比这更没有下限地奉承话他听得多了,从自己儿子嘴里说出来的马屁话更是数不胜数。“乌鸦是你杀的?”

“是的,父亲。”燕相马笑着说道:“那个乌鸦自寻死路,竟然敢袭击小心妹妹。最近城主府的宪兵全都派出去追寻乌鸦的下落,我也想着能够为父亲分忧,为妹妹报仇----于是就派了一些自己的心腹下属四处搜寻乌鸦的下落,没想到还真被他们找到了一些踪迹。我们顺藤摸瓜,然后布下天罗地网,将其一举击杀----”

“是在哪里将其击杀?”

“李牧羊家里。”

“小心的哪个同学?”

“是的父亲。”

燕伯来仰脸沉思,视线没有任何焦点,声音低沉地说道:“两次袭击都和那个李牧羊有关系,那个李牧羊的身份----干净吗?”

“父亲,我找人查过,绝对干净。绝对不会是宋家或者是陆家的人安插在江南城的棋子-----”

燕伯来的眼神变得严厉起来,低声喝道:“是谁告诉你这次的刺杀是宋家或者陆家的人派来的?”

“父亲,这种事情还用别人告诉我吗?除了宋陆两家----”

“闭嘴,没有证据的事情,以后这样的话休得再提。”

“我也不是乱说,就是在你面前才这么随口一说,现在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们父子俩人-----”

“在我面前也不许胡乱猜测,攀扯攻击别人。记住,这是大忌。”

“是。”燕相马微微鞠躬,接受了父亲的教导。

燕伯来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乌鸦名列帝国杀手榜前二十,实力相当不弱。你仅仅是处于高山境中品----以你一已之力是怎么杀掉乌鸦的?”

“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有李大路他们帮忙。你也知道,李大路他们的实力也很不错-----就是人蠢了点儿而已。”

“既然你的人探寻到了杀手乌鸦的下落,为何不及时报到城主府?又为何不和我商量就跳去揭了通缉令?”燕伯来若有所思地看着燕相马,说道:“你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燕相马表情微僵,瞬间又恢复自然,笑呵呵地说道:“我哪里要隐瞒什么?我又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之所以没有让人及时通报城主府,那是因为时间上来不及啊。你也知道乌鸦的本事,他来无影去无踪的,杀人速度又超级快。我碰到他之后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分神派人来求援了。再说,悬赏乌鸦是城主府公布出去的告示,是父亲大人亲自用了印的,我杀了乌鸦之后自然要去领取赏格,不然的话,以父亲一惯高风亮节的风格,肯定是不愿意让我去拿那三千金币的-----”

“你知不知道,你领下这份功劳,以后那幕后的黑手就将会盯着你,你也要承受他们层出不穷的报复-----”

“父亲,我是谁?”

“------”

“我是燕相马,是江南城城主燕伯来的儿子。我父亲威名赫赫,镇守一方,我自然也要顶天立地,无所畏惧。那些只敢躲在背后下黑手的流氓渣渣,我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们有本事就跳出来和我真刀真#枪地打一架,看我不捏碎他们的卵蛋----”

“胡闹。”燕伯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以为这是儿戏?”

燕相马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我没有觉得这是儿戏,但是,这是我应该承担的责任。”

燕伯来盯着儿子看了好一阵子,摆了摆手,说道:“出去吧。”

“是,父亲。”

燕相马张嘴欲言,终究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咔----

房间里传来机关响动的声音。

那幅巨大的《虎啸群山图》从中间一分为二,墙壁的中间出现一个巨大的空洞。一个身穿灰袍的男人从黑洞里面走了出来。

他走到燕伯来的面前,看着燕伯来说道:“城主,此事少爷牵扯过深,恐怕会有后患。”

燕伯来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有些烦恼地在书房里走来走去,说道:“此事崔家都没有给出一个结论,他却在中间搅#弄风云,着实让人气愤。看来是我平时对他疏于管教。”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燕伯来看着窗外的月色,沉吟良久,说道:“第一,要务必派人保护相马的安全。他有一些自保能力,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是。”

“第二,要保护小心的安全。小心这两天不出去了也是好事。高考结束了,过几天崔家来人,小心也要被接回天都了------帝都风起云涌,局势难测。我们静观其变。”

“是。”

“第三,再去查一查李牧羊,如果有必要的话,不妨亲自出手试探-----”

“城主怀疑李牧羊是别人家的棋子?”黑袍男人沉声问道:“少爷查过,我也找人查过。他的一切资料都很正常,找不到任何破绽。”

“找不到任何破绽说不定就是最大的破绽。”燕伯来表情冷峻,说道:“能够击杀乌鸦的高手,又岂是你我所知的废物少年?”

“是。”黑袍男人沉声说道。

燕伯来轻轻叹息,说道:“相马整日游手好闲终究不是正途,此次小心回京,就让他也去天都谋一份差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