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三十章、保持格调!

第三十章、保持格调!

燕相马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他长相完美,出身完美,性格学识人品功夫无一不完美-----那些说他不完美的都被他装进麻袋丢进野兽林里面喂野猪去了。

可是,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怎么就找了这样的狗奴才来替自己办事呢?

这样的智商,不是对主子的侮辱吗?

有人不是说过那样的话吗?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别人要是以为主子和奴才一样的智商,燕相马还有脸面出去见人吗?

“李大路,我和你说多少次了?”燕相马越想越觉得这个问题严重,准备和这个心腹打手好好地谈一谈。

“少爷,你和我说过什么---多少次了?”

“我说让你出门办事的时候眼睛给我放亮一些。”

“少爷,我的眼睛已经放亮了。”李大路使出吃力的力气瞪大眼睛,说道:“少爷,你看----”

噗嗤----

唱小调的歌女被这主仆两人给逗乐了,曲子唱不下去了,赶紧鞠躬道歉,说道:“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一下子没忍住-----”

“行了行了,你下去吧。”燕相马没有听曲的心情了。他把手里的绿豆糕丢进盘子里,用丝帕擦了擦手,然后拾起桌子上的打龙脊就朝着李大路的脑袋上抽打过去,出声骂道:“你这个白痴,谁要看你瞪着眼睛卖萌了----办正事呢,你他妈给我严肃点儿行不行?”

“是是是,少爷,你别打了,再打更傻-----”李大路抱头求饶。

燕相马这才停歇,看着窗外的街道说道:“你不是说李牧羊一定会从这条路走吗?怎么直到现在还没有出发?再不过去的话,怕是考试时间就要到了考场也要关门了。”

“是啊,我心里也纳闷呢。”李大路一脸赞同地说道。

燕相马又要发飙了,喝道:“本少爷提出问题,你这狗奴才就得想办法解决问题------你这是准备等着我给你分析答案呢?”

“小的不敢。”李大路连忙道歉,说道:“要不,我找人去李牧羊家里看看?你也知道,那小子平时就不学好,每天上课都会迟到。今天说不准又睡过头了,也有可能是吃错东西拉肚子----”

燕相马手摇折扇想了又想,说道:“是应该去他家里提个醒。”

“提醒?”李大路有些不明白了,说道:“少爷,我们绑架那小子不正是让他参加不了考试吗?”

“是啊。”燕相马点头说道。

“既然他自己那边出了问题,那我们不是不用动手了吗?”

燕相马再次想了又想,又是一扇子抽打在李大路的脑袋上面,骂道:“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你说?”

“少爷-----”李大路被打怕了,站得远远的小声问道:“那我们到底还绑不绑了?”

“绑。”燕相马出声说道。“不绑的话,那我们不是白白准备一早上了?”

“少爷说的是。”李大路说道。“我带兄弟们去把他们家给包围了。”

“去吧。”燕相马摆了摆手,说道:“斯文一点儿,要有格调。”

“少爷,绑架也要有格调?”

“废话。你有没有看过《楚留香传奇》,楚留香虽然是个小盗,但是你看看人家是怎么偷东西的?在做案之前先给主人留一张纸条: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做小偷做到这种境界,就是被偷了都心甘情愿。”

“少爷,我们也要写张纸条送过去?”

燕相马又想抽他的脑袋,但是李大路跑得太远他抽不着。

“你这个白痴,你送给纸条过去,说我要绑你们的儿子了你们把儿子准备好-----等着人家报官把你包围啊?”

“------”

-----

-----

黑衣黑帽,整个人都被黑袍包裹。

他的身上还向外冒着一股子黑气,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移动的大烟囱似的。

乌鸦!

杀手乌鸦!

李牧羊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认识这个男人的脸。

崔小心兽面亭受袭,就是这个家伙假扮侍者行凶。

上一次他被赶跑了,没想到这一次他却把狙击目标选定在自己身上。

李牧羊紧张之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牧羊,这是谁啊?”罗琦出声问道。

第一反应还以为是李牧羊的朋友,但是瞬间想到李牧羊根本就没有朋友。于是罗琦像是母鸡护崽地冲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李牧羊的前面,喝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李岩在厨房里面洗碗,听到外面的动静,整个人就从厨房窗户跳了出来。

顺手在墙角抽出了他平时练功的长枪,走过去把老婆和儿子给挡在后面。

“阁下何人?有何贵干?”李岩沉声问道。“我们是普通人家,和你无怨无仇,我想阁下是找错人了吧?”

“我没有找错人。”乌鸦面无表情地盯着李牧羊,说道:“有人出钱要我杀了他。”

“谁?”李牧羊惊诧不已,急忙解释着说道:“我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怎么会有人出钱来杀我呢?”

“我。”乌鸦说道。“我给了自己一块金币,让我自己把你杀掉。”

“-------”李牧羊觉得外面的人实在太不要脸了。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能够干得出来?要是按照他这种说法,我每天给自己一块金币,然后让自己称赞自己是个英俊少年----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李岩暗中蓄气,手里的长枪嗡嗡作响。看起来就像是活过来一般,在李岩的手里抖动个不停。

“天王枪?你是天都陆家的人?”

“我不是陆家的人。”李岩否认着说道。“我只是孩子的父亲。想要动他,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吧。”

“哥-----”李思念背着书包下楼,看到院子里的这一幕也实在吓坏了,急忙喊道:“哥哥,你没事吧?”

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李牧羊前面,小脸凶狠地盯着杀手乌鸦,说道:“你是什么人?我告诉你,我已经报官了,你赶紧离开-----”

“现在算是一家人到齐了吧?”乌鸦看着李牧羊一家人,出声问道。

然后,他又摇了摇头,说道:“可惜,其它人的命没有人买,不然我就可以全部都杀了。”

“------”

李牧羊眼里红光闪烁,声音冷酷的没有任何情感,说道:“你最好立即离开,上一次我可以阻挡你,这一次我仍然可以阻挡你-----

“那可不行。我耗费了精力把你给找出来,又特意选择在你今天文试的时间给你送来一份惊喜----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离开呢?”乌鸦摇头拒绝。

“我同学很快就会过来接我一起去学校。如果你不走的话,就会像上一次一样被人重伤----他们可一直都在找你。”李牧羊虽然不清楚更多的内幕,但是想来崔小心遇袭事件一定惊动了无数人的敏感神经。那些人定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杀手在江南城继续作恶筹备下一次的刺杀。

乌鸦的表情微凝,看来李牧羊的话戳中了他的敏感点。他确实顾忌那位帝国明月身边的护卫,那个宁心海实力深不可测,他还真没有信心从他手上逃离。

倘若当真如李牧羊所说,他的同学正在接他上学的路上,那么留给自己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乌鸦咧嘴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吧----放心,我的动作很快,不会耽搁太多的时间。”

说着,他的身影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一团黑雾朝着李牧羊所站的位置扑了过来。

李思念动了。

谁也没有想到,最先做出反击的竟然是看起来娇滴滴白嫩嫩的小萌妹李思念。

她把背上的书包一甩,书包朝那团黑影砸去。

然后她一拳轰出。

啪啪啪----

无数拳影在空中闪烁。

后面的拳印推动着前面的拳印,然后那一长排拳印连接在一起,化作一股汹涌无匹的力道朝着黑影轰去。

破拳!

《破体术》的第一招,以拳之力,引自然之力。拳印相叠,以力破力。

砰----

黑雾被击散,变成一朵朵细碎的黑云向四周飞散。

乌鸦的身体倒飞原地,满脸惊骇地看着气喘吁吁胸脯起伏不定的李思念。

“这是破拳?你竟然会使《破体术》的破拳?”乌鸦声音嘶哑,眼睛死死地盯着李思念,说道:“紫阳道人是你什么人?”

“那是我师父。”李思念声音清脆地答道。她想既然这个坏蛋知道自己的师父,那就证明自己的师父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如果能够用师父的名头把他给吓跑就再好不过了。

“原来是紫阳老道的徒弟,今天还真是失礼了。”乌鸦冷冷说道:“不过,你只学到这么一点儿皮毛,怕是没办法挡我杀人吧?小姑娘,我劝你最好让开,不然的话,紫阳老道就要痛失爱徒了----”

“休想伤我哥哥。”李思念寸步不让,态度坚决地说道:“你敢杀他,我就要杀你。”

“小姑娘,你杀过人吗?”乌鸦大笑。“杀人是一桩艺术,不是张嘴说说就可以做到的----你有没有感觉到,你的声音都在颤抖?”

“总会有第一次。”李思念说道。“杀他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你死了很多人会拍手称快------你想被那些敌视你的人嘲笑吗?”

“你在威胁我?”

“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

(PS:月底了,有票票的都送给老柳啊,毕竟老柳都已经那么老了。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