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二十四章、牧羊降马!

第二十四章、牧羊降马!

因为仙女爱上放牛郎的故事在神州大地广为流传,所以每一个家里养着漂亮闺女的名门贵族全都对外面的放牛郎百般提防。

李牧羊就是那个被崔燕两家提防的放牛郎。

你别看李牧羊长得黑,其实他一点儿都不蠢。

他和崔小心同学三年,虽然以前从来没有机会说话,但是崔小心的样貌气质言行举止是如何的出众他心里是清楚明白的。很早就有崔小心出身不凡背景神秘的传闻,不过那个时候的李牧羊整天晕晕沉沉,不是在睡觉就是在酝酿着睡觉,哪里有闲暇心情去关注这些无聊的事情?

他要是胆敢厚着脸皮跑去和崔小心说句话,不说班级里的老师学生会如何笑话,恐怕学校里就会出现一个更加精彩搞笑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故事版本。

兽面亭遭遇杀手袭击,他就猜到崔小心的身世不凡。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可能会遭遇那样危险的事情?

杀手可是很贵的好不好?谁没事请杀手回家只是为了杀一头猪过年?

后来他送崔小心回家,看到那辆豪华马车接送,那个身穿青袍的男人对她使用的是贵族骑士礼仪----能够拥有高阶武者作为私人骑士的,只有帝国首都那些屹立千万年而不倒的世家巨阀。

李牧羊就不得不确定一件事情,崔小心确实来历不凡,和自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所以,他并不意外燕相马今天会主动找上门来。

甚至在他的预计中,对方的反应会更加激烈一些才是。

不然的话,怎么能让他这个‘放牛郎’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知难而退呢?

“可是我想去帝都的西风大学。”李牧羊一脸坦诚地看着燕相马,说道:“我和小心约好了,我们要一起去看未名湖的落日。”

“约好了?”燕相马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他用扇子虚点着李牧羊,说道:“李牧羊,我今儿个算是发现了,你不仅仅不笨,而且还特别的好玩----你和小心约好了要一起去看未名湖的落日?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我没有。”李牧羊摇头。“我们真得约好了,不信你回去问小心。我那么辛苦的补习,一分一秒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就是因为我想去西风大学----男人要说话算话。我都说了要去西风大学,怎么能不遵守承诺呢?”

“你觉得你能够考得上吗?”燕相马抽了抽鼻子,眯着眼睛笑着。

“我不知道。”李牧羊摇头。“但是总要试试。不到最后一刻,怎么就能够放弃呢?”

“李牧羊。”燕相马‘啪’地一声甩开扇子,他的耐心也消耗地差不多了,他实在不想为了一个小人物而浪费自己的太多时间。之所以直到现在他还能够用这样的态度和他说话,是因为李牧羊毕竟救过自己的表妹,崔燕两家不是知恩不报的混蛋。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李牧羊请他吃了用井水冰镇过的西瓜。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西瓜。“刚才我还夸你是个聪明人,但是显然,你有些问题没有想明白,或者说你自己不愿意想明白。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人?”

“知道。”李牧羊点头说道。“身体有病,长相不好,学习很差,在这之前几乎一无是处的高中生。”

“中肯。”燕相马点头说道:“那你知道小心是什么样的人吗?”

李牧羊想了想,说道:“是我的朋友。”

“朋友?”燕相马咧嘴笑了笑,说道:“你们只是朋友吗?你对她就没有一点儿男女之间的情思?”

“有。”李牧羊说道。“我喜欢崔小心。这是我前几天才发现的事实。”

“所以说-----”燕相马的声音突然间变得尖酸刻薄起来,问道:“你配吗?”

“------”

“怎么?伤害到你的自尊心了?”看到李牧羊闭嘴不答,燕相来的嘴角微微地扯了扯,说道:“可是,这确实是一个谁也不能否认地事实。崔小心的身世你不知道,我也不能告诉你。但是我,燕相马,我的父亲是燕伯来,是江南城的城主,是这座城市最大的父母官-----就算崔小心是我的亲妹妹,你觉得我们家会同意让她嫁给一个身体有病长相不好学习很差一无是处的高中生吗?”

“不会。”李牧羊很是肯定地回答着说道。

“那么,让一切回到原点,你还是你,小心也还是小心----你收下这个盒子,然后游手好闲四处转圈等待江南大学的录取通知,在明天小心再次来给你补课的时候,你告诉她说你学不进去了,你想放弃。这样是不是最聪明的选择?”

“是。”李牧羊说道。

“那我们这算是谈妥了?”

“我有一点儿不明白。”李牧羊说道。

“什么地方不明白?”

“我并没有说要追求崔小心。”李牧羊沉声说道:“我只是喜欢她,感觉自己有一点儿喜欢她,可是,我并没有说现在就要追求她-----我只是想着和她做朋友,即便是最普通的朋友。我会努力,竭尽所能用尽我全身的力气。如果我能够和她一起考进西风大学,这自然是我的幸运。如果考不上,我也能够接受这样的命运。”

“我会让自己变得优秀,让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匹配小心的优秀。让她对我刮目相看,让她也对我产生那么一点点的喜欢。我比你们更加清楚,我不配----我配不上她。但是,这并不是我要和小心绝交的理由。如果我能够给她幸福,我会请求她接受我的感情。如果我觉得我做不到,我在她面前的时候永远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她,那么----我也会真诚地祝福她能够另遇良人。我想,小心在找到她的夫君以前,也会需要一些朋友。是不是?”

“小心是一个很固执的女生,她认准的事情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包括我的补习。她觉得我还有希望,还可以努力地拼搏一次。所以我也要跟着她一起努力一起拼搏----十几年来,我从来没有这么强烈地想要做成一件事情。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告诉小心说我要放弃呢?”

燕相马沉吟良久,看着李牧羊说道:“几乎要被你说服了----可是,如果你坚持的话,可能你会输掉一切。西风大学你去不了,江南大学你也同样去不了,你一无所有,那个时候,你以为你还能够和小心有任何的可能性吗?”

“如果我现在告诉崔小心说我要放弃,我们还会有任何的可能性吗?”

“至少你有江南大学。”

“可是,我想要去的是西风大学。”

“你看看,这样就没法谈了。”燕相马笑着说道。

咔嚓----

燕相马手里的纸扇一甩,竟然从那铁制的骨架里面出现了一根根锋利的尖刺。

那些尖刺闪发出黑光,就像是被剧毒浸泡过一般。

“此扇名为打龙脊。削铁如泥,专断人筋骨,家里的老人告诉我说就是龙的脊梁都可以打断。”燕相马说话的时候,那把骨架漆黑犹如墨铁一般地扇子在他的手指间旋转如飞。劲风呼啸,一团白色的光芒在四周闪耀。

嚓----

扇柄和面前的青金石桌接触,桌子的一角就那么干脆利落地被削掉了一块。

嚓----

再次接触一次,那青石桌子的一块金石又被削掉了。

啪----

燕相马收起扇面握在手心,一脸笑意地看着李牧羊,说道:“你看看,我也可以换一种方式和你谈判。但是,我们是文化人,是有名望的贵族-----那些流氓混混的手段我是使不出来的。所以,您再考虑考虑?”

“好厉害。”李牧羊眼冒金光地看着燕相马手里的打龙脊铁扇,说道:“削铁如泥,切石头如切豆腐,表哥这把扇子实在是太厉害了。”

燕相马是他见过的第二高手,和上次见到的杀手乌鸦一样的强大存在。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到有人使出这种超出常人的能力,他的身体就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情绪的召唤。

燕相马对李牧羊的反应很满意,说道:“你这瘦胳膊瘦腿的,要是往你身上打上这么一下,怕是全身的骨头都要打散了架子吧?这样的事情,我燕相马是做不出来的。所以,牧羊也要好自为之才好。和和气气的,平平安安的,多好?”

李牧羊的右手握住桌子的一角,只见他脸色微红,眼神红光迷漫。一片微褐色的鱼鳞鳞片出现在他的手背上面,鳞片上面有云雾翻滚,惊雷纵横。

丹田处猛地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就那么硬生生地从青金石桌上面掰下来一大块石头。

他摇了摇头,对着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燕相马说道:“还是表哥厉害一些,你看我用手掰的石头就没有你用扇子切得那么齐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