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二十一章、一把巴豆!

第二十一章、一把巴豆!

“你是不是喜欢崔小心?”

突兀的声音响起,把正在沉思的李牧羊给吓了一大跳。

李牧羊哭笑不得地看着穿着一身粉色衣裙在自己面前扮鬼脸的妹妹,说道:“李思念,你幼稚不幼稚啊?”

李思念撇了撇嘴,不满地说道:“怎么?现在嫌弃我幼稚了?看到了小心姐姐优雅从容的气质之后就开始嫌弃我是个柴禾妞了?以前人家小心姐姐根本就不搭理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我幼稚?”

“我没有那个意思----”

“你有,你就有。你们男人就是喜新厌旧,你以为我不知道----都说长的好看的男人花心。李牧羊,没想到啊,长成你这样也花心。你出门泡妞人家妞看得到你吗?”

“------”

李牧羊知道,自己那句无心的话又伤害到了李思念脆弱的自尊心了。

不然的话,她不会一秒钟变成张牙舞爪的毒蛇。

“呀,思念的衣裙真漂亮呢,这是新买的吧?”李牧羊又开始施展‘曲线救国’的招式了。以前他每次使用这一招的时候,李思念就会缴械投降,然后被他把话题从批判李牧羊转移到称赞李思念当中。

“李牧羊,这套衣裙我已经穿了好几天,昨天晚上我还穿着到你房间来坐了半天,你的眼睛到底有没有注意到我?”李思念跳到床上,抓起一个枕头就开始拍打李牧羊的脑袋。

“我投降我投降。”李牧羊赶紧抱头认输。“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确实看到你穿这身衣裙来着,原本我就觉得你无论穿什么都好看,但是你穿这身衣裙真是特别特别的可爱----”

李思念打得更加起劲了,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个白痴,你说我可爱是什么意思?你是嫌弃我没胸没屁股是吧?你是觉得我不够成熟面相幼稚是吧?”

“------”李牧羊不敢再说话了。

他发现了,当一个女人生你的气时,你的呼吸都会被她认为在污染空气。

把脑袋蒙在被子里任由她发泄一阵子后,李牧羊才抬起头来,笑呵呵地看着她,说道:“不打了?”

“不打了。手都打酸了。”李思念把枕头丢到一边,和李牧羊并排靠在床头,随手抓起一个桂花糕咔嚓咔嚓地吃起来。

“晚上少吃一些糕点,会长胖。”李牧羊说道。

李思念眼睛一瞪,说道:“李牧羊,你什么意思?现在还敢嫌弃我胖了?”

“-------”

看到李牧羊一脸无语的模样,李思念终于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她抓了一块桂花糕塞进李牧羊的嘴巴里,说道:“哥,有时候觉得你真是丑萌丑萌的。”

“我倒是觉得你一直都很可爱。”李牧羊的嘴巴被桂花糕填满,含糊不清地说道。

“那是当然了。”李思念甩了甩刚刚洗过的秀发,得意洋洋地说道。柠檬洗水发的香味散发出来,空气里都变得酸酸甜甜的。就跟李思念的性子一样。“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李牧羊装傻。

“我问你是不是喜欢小心姐姐----”李思念表情不满地说道:“李牧羊,我告诉你,你可别给蒙混过关。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屁股还没撅起来我就知道你要拉屎----”

“我是你哥----”李牧羊郁闷地提醒着说道。

“难道我说得不是事实?”李思念翻了个白眼,反问着说道。

“-------”

李思念没有说错,她确实是看着李牧羊长大的。

因为李牧羊的身体不好,身体机能非常的脆弱。三岁的时候才能够睁开眼睛,七岁的时候才能够摇摆着走路。李思念虽然比李牧羊小两岁,但是在她都已经在地上行走自如的时候,李牧羊还像是个婴儿一般的窝在床上或者趴地上----李牧羊想要大小便的时候,都会啊啊出声,于是李思念就是第一个知道他有身体问题需要解决的人。

所以,她现在说李牧羊屁股还没有撅起来她就知道他要拉屎-----是一个让李牧羊无地自容的事实。

从小到大,很多时候他都是依靠这个比自己小上两岁的妹妹来照顾。

“快说快说。”李思念再次往李牧羊的嘴里塞了块桂花糕。她总是喜欢大把大把的塞糕点,也不管别人的嘴巴能不能接下。

“我觉得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子。”

“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啊?她一直在帮我补习功课,我心里很感激她。”

“就没有其它的情愫了吗?”

“李思念----我们现在还是学生,学生的天职就是好好学习,你想到哪里去了?思想很不纯洁哦。”

李思念一脸鄙夷,瞪着哥哥李牧羊说道:“李牧羊,你幼稚不幼稚啊?你自己照照镜子,先不说比你实际年龄老上十几岁的面相,就是5、6岁的小朋友都知道找男女朋友了,你却告诉我说学生的天职就是学习?”

“-------”

“说不说?”

“我对她确实挺有好感的。”李牧羊脸色燥红,不好意思地说道。李思念是他最亲密的人,也是他的妹妹,以前他有什么心事都会讲给她听。但是这一次却有一种不太一样的感觉,这是一种他以前从来都没有涉及过,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涉及的情感领域。

“那就是喜欢了?”

“你说是那就是吧。”

“不是我说是那就是,是你得告诉我是不是。你不说你喜欢,我怎么帮你追到小心姐姐让她成为你的女朋友?”李思念一脸无奈地说道。

李牧羊的眼神亮了起来,说道:“真的?你能够帮我追到小心?”

“不能。”李思念回答得干脆利落。

“------”

“哥-----”李思念又抓了一块桂花糕要往李牧羊的嘴巴里喂,李牧羊摇头拒绝。

“给我吃。”不由分说,硬是把桂花糕给塞进李牧羊的嘴巴里。

“为什么---非要让我吃这个?”李牧羊嘴里咀嚼着桂花糕,很是痛苦地说道。“是你告诉我说晚上吃糕点会长胖的。”

“对啊。”李牧羊认真地点头。“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所以你吃的时候我才好心陪你吃一点点啊。”李思念一幅我全都是为了你的兄妹情深模样。“就算是真的会长胖,想到有人和我一样,心里的罪恶感也会小上许多呢。”

“------”

“哥,我就是想和你谈谈小心姐姐的事情。”李思念把糕点托盘靠在床头柜上,把脑袋靠在李牧羊的肩膀上面,说道:“你说小心姐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不是说过了吗?是一个很好的人啊。”

“是啊。她真是一个很好的人啊,可惜就是太好了。”李思念叹息着说道。

“------”李牧羊明白李思念的意思。崔小心是一个很好的人,遗憾的是她太好了。

“先不说她的容貌气质,单是她的谈吐举止,还有时不时展示出来的贵族礼仪,我们就大概猜到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她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甚至我在和她聊天的时候还特意打听过,她不是江南人,是帝都人,等到这次文试结束,她就要回到天都了。回到真正属于她的地方。”

“哥,我知道你喜欢小心姐姐,因为我看得出来,这段时间是你十几年来最开心笑容也最多的时候。以前我耗费心思地想要帮你补习功课,可是每次你都是昏昏欲睡,但是小心姐姐却能够让你的学习成绩迅速拔高----”

“思念,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

“哥,我知道的。”李思念打断了李牧羊的话,说道:“我知道你不想伤害我,不想说是我不如小心姐姐。其实我不在意这个,小心姐姐能够帮到你,我能够看到你的学习成绩快速提高,我的心里只有高兴没有对小心姐姐的丝毫妒忌-----还有,你离开学校的事情起因我也听说了。你说的那句话成为学校学生嘴里的口头语----”

“什么?”李牧羊一脸茫然。“我说了什么话?”

“我不接受。”李思念眼神灼灼地盯着自己的哥哥。她没想到这个整天被人欺负的家伙也能够有这么坚毅和倔强的一面,听到事情的经过和哥哥的处理方式时,李思念激动的热泪盈眶,然后趁着午休的时候溜进教师办公室在赵明珠老师喝茶的杯子里丢了一把巴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