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十七章、我不接受!

第十七章、我不接受!

李牧羊之前的人生和他的肤色一样,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光彩。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崔小心主动靠近在兽面亭说要帮他补习功课时,他满心满肺的都是感激,在崔小心遭遇杀手袭击时想都不想就那么扑了过去,恨不得把自己的生命都捐献出去。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他的的成绩有了那么一点点提高,他的人生有了那么一丝丝光亮,他的心里比谁都在意,比什么都要看重。

就像是荒漠里面开出来的一朵小花,你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想要等待它能够结出丰硕的果实。结果有人走过来一脚把那朵小花给踩死,把你的希望和心中那一点光亮给掐灭,让你再次陷入更加黑暗的世界。

他的心里是如此的绝望,如此的悲愤。

看到李牧羊的表情,所有人都呆滞住了。

他们能够感受到李牧羊心中的委屈以及那难以压制的戾气,他们能够清晰地看到他脖颈上面凸起的血管和紧紧抓住毛笔的拳头。

咔嚓----

那支毛笔被他捏断,黑色墨汁四处流淌染黑手掌。

正如他所说的那般,就算你怀疑我考试作弊,那也要先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推断,而不是直接往学生的头上扣上一顶‘作弊’的大帽子。

这种诬蔑就像是用小刀在桌子上刻的‘早’字,就算把那一块挖掉抚平,多年以后还会在人的心里留下一道丑陋的伤疤。

听到李牧羊的质问,赵明珠的脸色阴沉之极。

“李牧羊,还需要证明吗?你以前是什么样的成绩你自己不清楚?我不清楚?班里的同学不清楚?几天没来就能够把考卷答成这样,你以为自己是天才?”赵明珠的语言仍然尖酸刻薄,但是说话的声音却虚弱了许多。“好,你想要证据是吧?行,我就给你证据。”

她扫瞄了一眼李牧羊四周的学生,李牧羊的同桌叫做扬军,是张晨的死党,同样是学校的蹴鞠队员。学习成绩只能算是中等,他也不可能交出这么完美的答卷。

于是,她的视线前移,看着李牧羊前面的一位女生,说道:“陈园园,把你的试卷拿过来我看看。”

陈园园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抬头看着赵明珠说道:“赵老师,我还没有做完----还有三分之一的题目没有答完。”

赵明珠眉头紧皱,陈园园是她心目中的好学生,也是李牧羊附近成绩最好的学生。连她都还有三分之一的题目没有答完,那么李牧羊自然是不可能抄袭她的。

“郑芳,你的题答完了吗?”

“老师,我还没有答完。”身材小巧的女生声音弱弱地回答着说道。生怕赵明珠责怪自己。

“陈雷----”

“老师,我的做完了。”

“拿上来我看看。”

陈雷把试卷送了上去,赵明珠满脸兴奋地打开,就像是找到了李牧羊作弊的证据。

看着看着脸就绿了起来,直接把陈雷的试卷丢了出去,骂道:“陈雷,你是猪脑袋啊?第一道大题和第三道题我都讲过无数遍,摆明了就是送分题,你到现在还给我答错,你有没有一点儿记性?你还想不想上大学了?给我拿回去重做。”

陈雷从地上捡起试卷,脸色燥红地跑回自己的座位。

赵明珠的视线扫视全场,问道:“有哪位同学的试卷做完了?还有两三题也没有关系---”

没有人应答。

“一个人都没有吗?”赵明珠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李牧羊站了起来。

他推开椅子,一步步朝着讲台走过去。

“李牧羊,你想干什么?”赵明珠厉声喝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李牧羊声音低沉地说道。

他走到讲台上去,和赵明珠并肩站在一起。

他从板桌上面没有发完的卷子中抽出一张,然后用赵明珠用来批改作业的毛笔在卷子上面开始答题。

赵明珠的眼睛瞪圆,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

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他竟然想要现场答题?

正如赵明珠所想的那样,李牧羊就那样站在她的身边,身体微微前俯,在那张空白试卷上面一道道地解答起来。

刷刷刷----

笔头游动,他的手腕几乎很少抬起来。

一道又一道的问题被他攻克,试卷的空白部份被他一点点的填满。

教室里鸦雀无声。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答题,甚至没有人的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看着讲台上面专注答题的李牧羊,他们将要见证奇迹,也将要见证李牧羊的清白。

下课铃声响起,没有人出去,课堂继续。

当李牧羊把最后一道题做完时,仅仅只是用了三十几分钟的时间。因为这些题目他回答过一遍,不用再次思考。

再一次把试卷交到赵明珠手里,说道:“你再看看。”

赵明珠机械地接过试卷,却是眼神迷惑地看着李牧羊。

这个大家眼里的废物学生,当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管他接下来上交这份试卷是对是错,就凭他勇敢地站起来反击,大步走到讲台上面当着全班学生的面答题----就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胆怯、懦弱、迷糊,几乎与事无争又没有任何存在感的学生了。

“当然,你或许会说因为我之前抄过一遍,所以已经把那些答案牢记在心里-----”李牧羊眼神犀利地盯着赵明珠,声音里面有着难以释怀的恨意,说道:“为了避免这样的指责,有很多题目我已经更换了一种答法。还请赵老师看仔细一些,看看前后两分试卷有什么不同。”

哗----

教室里再次变得乱糟糟的起来。

“什么?他说好多题目已经换了一种解题方法?”

“不可能吧?李牧羊他吃了神丹了------不然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这小子不会是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吧?以前故意考差,为的就是麻痹我们,等到文试来临时才决定一鸣惊人-----”

--------

赵明珠没有理会班级里面的议论,视线终于回落到手里的试卷上面。

一道题一道题的看下去,一个个答案出现在眼帘,然后和心里的答案互相对照。

李牧羊没有撒谎,有很多种问题确实更换了一种答法。分不清哪种更好,但是答案都是她心中的标准答案。

仍然和前面那份试卷一样,有两处问题下面留着空白。那是他不会作答的部份。

这样的成绩,这样的能力,就是班级里的第一名崔小心也不一定可以做到。

已经可以肯定,李牧羊没有作弊,这份试卷和前面那份试卷都是李牧羊自己做的。

赵明珠抓着那份试卷,就像是抓着一把烧红的火炭。

她的表情多变,终于艰难地挤出一幅笑脸出来,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说道:“不错,李牧羊没有作弊,这次的试卷确实是你自己作答的-----进步很明显,要继续保持。”

赵明珠抬头看了看台下,说道:“李牧羊,你下去吧。其它同学还要继续考试呢。”

“赵老师-----”李牧羊站在赵明珠的面前不走。

“什么?”赵明珠猛然抬头,眼神里有凶光闪烁。她已经证明了他的清白,难道这个家伙还想要得寸进尺不成?

“你教书多年,从来都没有向学生道歉过吧?”李牧羊出声问道。

空气如凝固了一般,每个学生都觉得自己的后脖颈凉嗖嗖的。

他们觉得李牧羊一定疯了,竟然敢让学校有名的古板老巫婆向自己道歉。

“你想说什么?”赵明珠的手掌握成拳头,李牧羊刚刚作答的那份试卷被她捏成坚硬的纸团。

“如果没有的话----”李牧羊直视着赵明珠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那就从我开始吧。”

“李牧羊-----”

“难道赵老师觉得,你做的这些事情,你说的那些话,对一个学生的伤害连一声对不起都换不来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向学校反应今天的事情,我会向礼部控诉老师对我的诬蔑和侮辱-----”

赵明珠眼睛死死地盯着李牧羊,说道:“李牧羊,你确定要这样?”

“是的,老师。我很确定。”

“好,我向你道歉,我刚才说错了话,我不应该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凭主观认识说你作弊----李牧羊,对不起。”赵明珠声音嘶哑地说道。

这是她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也是她从来没想过要做的事情。

“我没有作弊。”李牧羊对班级里面的学生说道。

“---------”

李牧羊又转身看着赵明珠,说道:“我不接受。”

“什么?”

“我说------赵老师的道歉我不接受。”李牧羊再次说道。

他走下讲台,朝着自己的座位走了过去。

他把桌子上的书本笔墨以及喝水的杯子全都装进书包里,然后提着一个鼓鼓的大包朝着教室外面走去。

这一次,他的脊背挺地直直的,如傲立山谷的寒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