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十六章、言语杀人!

第十六章、言语杀人!

作弊!

任何了解李牧羊一贯成绩再看到这张试卷的人都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以前的李牧羊除了能够把最简单的题目给胡乱填填之外,其它的部份几乎都是空白状态。可是,这一次交上来的卷子不仅仅大部份都做完了,而且更糟糕的是竟然全都做对了。

要知道,赵明珠之前嘴上说这次的题型不难,都是以前做过的,可是她心里很清楚,这一次摸底考试的题目相当有难度,甚至她还特别设置了几道文试常用的陷阱题。

李牧羊就连陷阱题也都完美地解答了,他给出来的答案甚至比自己心目中装着的正确答案还要更加正确一些。

这不是作弊是什么?难道不学无术的李牧羊比自己这个从业二十年的老师还要更加渊博一些?

现在正是考试时间,大多数同学正在争分夺秒伏案答题。除了在李牧羊交卷的时候,他们抬头打量了一眼鼻孔发出嗤之以鼻的声音之外,其它时候只能把精力放在自己的试卷上面。他们现在连嘲笑李牧羊的功夫都没有。

这一次的题目很难,这一次的题量很大,除了自暴自弃的李牧羊之外,他们一时半会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解答完的。

就连班级里面的第一名崔小心也是刚刚答完最后一道题,把笔搁在桌子上开始检查试卷。

听到赵明珠那一声怒吼后,所有人全都惊愕地抬头看向了讲台。

哗啦----

赵明珠用屁股把椅子顶开,抓着李牧羊的试卷站了起来,眼睛凶恶地盯着李牧羊,喝道:“李牧羊,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听到赵明珠的质问,所有人的视线又一致转移到了李牧羊的脸上。

他们满脸的幸灾乐祸,心想,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样全班人都知道-------不,整个复兴中学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作弊又有什么意义?

再说,二十分和三十分有什么区别?

只有崔小心一人神态悠然地检查自己的试卷,都没有朝着这份热闹看上一眼。这样的结果她早就已经预料到了。

李牧羊已经重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抬头看着赵明珠说道:“赵老师,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你不明白?”赵明珠冷笑出声。“你怎么会不明白?你答的所有问题全都对了,你给我一个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全都对了吗?”李牧羊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心里悬着的那块大石也落了下来。有很多问题他在解答的时候感觉自己见过,但是那份记忆又很遥远模糊,他自己也不能够确定自己是不是答对了----现在赵明珠老师说全都对了,那就证明这次自己可以考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了。

“李牧羊-----”赵明珠抓起戒尺,又想敲击讲台桌板了。但是想起自己上次把戒尺敲断的事故,她又强行忍下了这样的野蛮行径。她实在不愿意再让自己的名字和李牧羊联系在一起了。“我让你给我一个解释,你以为这样避而不答我就会放过你?”

“老师-----”李牧羊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说道:“我只是答对了问题而已,为什么需要给你解释?解释什么?因为我努力了,所以我答对了?”

“啪-----”

赵明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厉声喝道:“李牧羊,你当我们全都是白痴吗?这次的试卷是我出的,题型是我选的,到底有多少难度我比谁都清楚----你不仅仅提前半个时辰交卷,而且四十八道题目全部解答,每一道解答的题目全部正确。”

赵明珠扫视了全班同学一眼,语带嘲讽地问道:“你们相信吗?反正我是没办法相信。”

哗----

全场哗然!

“不会吧?李牧羊竟然答了四十八道的题目?我一刻都没有松懈,还有一半没有做完呢-----”

“全部正确?他这是骗鬼玩呢?以他的成绩怎么可能?”

“这家伙真是傻得冒泡,就算是作弊也要故意错上几题啊,没有一点儿作战经验-----”

-------

崔小心终于抬头看向讲台,秀气的眉毛微微拧起,就像是被窗外的清风吹皱。

打量了一番李牧羊的表情,再一次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赵老师----”李牧羊坐在椅子上面,原本瘦弱的身板挺得笔直。在这一刻,那些一直忽略他样貌或者对他的长相已经有了固定认知的同学才发现,李牧羊好像长高了一些,身板结实了一些,就连肤色也没有之前那般黑得发亮。

他变成了一个古铜色皮肤的少年,眸如星辰,唇如樱花,墨玉一般的长发用雪白色丝带束起来,容光焕发,神采飞扬。他竟然已不再是之前那个被他们羞辱打击的畸形怪物。

一棵枯萎的树苗突然间开出了新芽,竟然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一刻,李牧羊的表情无比的严肃,就像是在说着一桩天大的事情。对一个学生来说,被老师冤枉考试作弊,本来不就是天大的事情吗?

“你的学生回答对了问题,和以前相比----他有了很大的进步,作为他的老师,你不应当为他感到高兴吗?”

“如果是勤奋努力地学习,一步一个脚印取得这样的进步和成绩,我自然会替他高兴。但是,那个学生是靠作弊抄袭取得这样的进步和成绩,我除了对他的学习态度失望之外,还会对他的人品失望----在我看来,这样的学生才真正地无药可救了。我为有这样的学生感到羞耻。”

赵明珠已经决定了,把他赶出去。通过这次作弊事件把他赶出去。她不想再让他留在教室,不想让这个害群之马再影响其它同学的学习。现在距离文试满打满算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和她的学生们要充分地利用好这短暂的时间,不能再为这个废物动气或者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赶出去!

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赵明珠反而安静了下来,摆了摆手,说道:“李牧羊,你也不用说了。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去学校藏书阁等着吧。一会儿会有处理结果。现在是考试时间,不要打扰其它同学答卷。”

“赵老师-----”李牧羊的眼眶有一丝红润,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地沙哑。那是气愤,那是委屈,那是被人冤枉无可诉说的寒冷。

从小到大,除了父母和妹妹,没有人亲近他,没有人爱护他,没有人突然冲上来搭着他的肩膀说‘兄弟放学一起去蹴鞠’。

他总是一个人,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人。全世界都站在他的对立面,站在远处对着他指指点点说:你们看,那是个怪物。

他不是怪物,他只是一个孩子,是一个少年人。

他也渴望朋友,渴望被人认同。渴望上课的时候有人给他传纸条,渴望放学的时候有人搭着他的肩膀和他一起吃绿豆糕-----甚至那些学生传纸条的人选都刻意把他避开,好像他摸了一下那张纸条里面的字迹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他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这么残酷对待?这对他不公平。

“赵老师-----”李牧羊倔强地仰着脸,那样就不会让那在眼眶里汇集而成的泪滴滑落下来。不然的话,那些家伙就会说快看啊李牧羊哭了我们班的那个黑炭哭了------

李牧羊从来都没有哭过,既使是被那些人按在地上强行骑羊的时候也没有哭过。

这是他唯一能够为维护自己尊严做到的事情。

“赵老师,就算是你怀疑我考试作弊,是不是应该先进行考核确认,然后再做出这种诛心的结论?”李牧羊看着赵明珠,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句话------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李牧羊的声音凝噎,他担心自己说不下去了,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下去了:“赵老师,你这是要杀了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