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十四章、快考考我!

第十四章、快考考我!

游鱼戏水,彩鸟轻鸣。晨露滴落,有花绽放。

李牧羊今天起得很早,大清晨天蒙蒙亮就起床仍然觉得精神抖擞。这和他之前每天太阳晒屁股了再被妹妹从床上拉起来,连早餐都顾不得吃抓着一块馒头塞进书包脑袋昏昏沉沉跑到学校有着天壤之别。

做了最后一次身体检查后,大夫把他脑袋上的纱布给拆了下来。

李牧羊按了按乱如鸟巢一样的头发,看着认真端详着他头顶伤口的大夫问道:“诸葛先生,我的伤没问题了吧?”

“没问题。”诸葛大夫摇头说道。“早就没有问题了。”

“这几天辛苦诸葛先生了。”李牧羊一脸感激地说道。虽然说治病是要花钱的,但是诸葛大夫对自己确实是无微不至的照顾。李牧羊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也是一个很缺爱的人,别人的一点儿付出都能够让他感动不已。

“不辛苦。”诸葛大夫伸手拔开李牧羊的头发,问道:“我记得你的脑袋上面当时有一个口子吧?”

“应该是这样。”李牧羊点头说道。他当时被水果托盘给砸伤,脑袋上面还流了不少血。

“口子呢?”诸葛大夫问道。

“什么?”

“口子不见了。”诸葛大夫表情凝重地说道。

“----诸葛先生,口子不见了,不是证明恢复的好吗?”李牧羊吞咽了好几口口水,才强行压住了心里的不满。哪有这样的大夫啊?怎么能诅咒自己的病人不要康复呢?口子不见了,当然是因为自己病好了。难道它还能跑了不成?

“恢复是一回事儿。你脑袋上的伤原本并没有大碍,只是崔小姐要求我再三检查,所以才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可是,伤口不应该消失不见的,总该会留有疤痕才对。”诸葛大夫满脸疑惑的说道:“现在连一点儿伤疤都看不到,甚至我现在都忘记之前伤在了哪个部位----这恢复速度实在是过于惊人。”

“原来是这样。”李牧羊咧嘴笑了起来,说道:“可能是我体质好,还有诸葛先生舍得给我用好药,所以就恢复的比较快一些。”

诸葛大夫也只能接受这个解释,说道:“你今天就可以下床行走了,短期内不要过于劳损筋骨。”

李牧羊知道崔小心为了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帮忙出了医治费用的事情,也不会为了这件事情和她矫情,说道:“好的,那谢谢诸葛先生。”

诸葛大夫摆了摆手,说道:“还是不要再见了。见大夫可不是什么好事。”

送走了诸葛大夫之后,李牧羊洗了个澡,换了身准备好的干净衣服。

他的右手上面仍然包着纱布,大夫说那里受伤太重,属于洞穿伤,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拆除,不过每隔七天要换一次药。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李牧羊觉得有些陌生。

以前的自己漆黑如炭,就像是一块百分百无杂质的墨石。

现在的李牧羊感觉自己雪白了一些,不,是枯黄了一些。深邃的古铜色,看起来就像是在太阳底下爆晒过一番。

他的皮肤一如即往的好,就像是在阳光下照射流光溢彩的金属。

他对自己的这个变化非常满意,甚至想着以后每天晚上回去都要做一个药用纱布面膜-----说不定日久月累,自己身体里面的黑色素全部都被吸收掉呢?

他再次看向自己的手臂,除了肤色稍有变化之外,其它看不出任何异样。

可是,那些不平凡的事情自己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管是一拳打飞张晨还是一拳打飞黑衣杀手,这样的实力都是自己以前不具备的。

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还有一些断断续续仿佛隔了好几个世纪的模糊信息,以及让崔小心惊艳的解题方法,都是从哪里来的?

李牧羊可以用自己的人格和尊严来担保,他会的那些自己从来都没有学过。

“难道说,自己就是被命运女神选中的屠龙少年?”

想到这种可能性,李牧羊的心中当真有一点儿小激动呢。

辰时刚到,崔小心和李思念一起来到了李牧羊的房间。

李牧羊看着手拉手走进来的两人,奇怪地问道:“你们俩怎么走到一起了?”

“昨天晚上我们约过啊。”李思念一幅‘你是个白痴’的鄙视表情。“我们约好了今天一起来陪你去学校。”

李牧羊苦笑,说道:“我就是好奇的问一下而已,你用得着这么得意吗?我都收拾好了,是直接去学校吧?”

“当然。”李思念点头说道。“快要文试了,你可不能再旷课了。万一老天不长眼,所有的题目都让你蒙对了呢?你想想,就连雷都能劈中你,这种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崔小心眼神古怪地看着李思念,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李思念以为崔小心是在责怪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打击哥哥的信心,甩了甩她的手,说道:“小心姐姐不要担心,我和哥哥这样说话都已经习惯了----他的扛打击能力超强的。你要不要试试?”

“-------”

看到崔小心不愿意试,李思念就对着李牧羊招了招手,说道:“走吧,去学校。”

然后,她一脸傲娇地拉着崔小心的手就走了出去。

李牧羊无奈,只得自己把书包和几个水果给提起来跟在她们的身后。

“喂,我还是个病人好不好?我的脑袋受伤了,一只手包着纱布,你们都不帮忙解决一些负担吗?”李牧羊叫喊着说道。

李思念转身,从李牧羊手里的水果袋里面摘了一根香蕉,说道:“你是我最喜欢的哥哥,我当然要帮你解决负担了----我吃一根香蕉。”

崔小心就从水果袋里取了一个苹果,对着李牧羊晃了晃,说道:“我也帮忙了哦。”

“------”

李牧羊家距离复兴中学并不远,三人说说笑笑很快就走到了。

现在正是学生的入校时间,李牧羊带着李思念和崔小心这两个绝色美人出现在人潮中还是相当地引人瞩目的。毕竟,他们三人同为校园的风云人物,而且形象差异又是如此巨大,想要不引起围观是不现实的。

“天啊,那个家伙不是我们学校的黑炭吗?她身边的那两个女子是谁?”

“啊,我的女神-----崔小心怎么和那个废物走到了一起?”

“李思念不会谈恋爱了吧?我的心要碎了-----”

------

那些学子对着李牧羊和李思念崔小心三人指指点点,崔小心和李思念的爱慕者都伤心欲绝。

“你傻啊?”有聪明人在中间帮忙辩解。“李思念是李牧羊的妹妹,是亲妹妹,他们俩人怎么可能谈恋爱呢?”

“啊?李思念不是那个混蛋的女朋友,实在是太好了-----”

“当然不是,李牧羊的女朋友只有崔小心一个人------这是李牧羊的妹妹亲口说的,听说这段时间他们经常在一起呢,我只说给你听,你可不要说出去----”

“------”

李思念看了一眼汹涌的人群,突然间有些心虚起来,说道:“哥哥,小心姐姐,快要上课了,我就不送你们去教室了----”

她对着两人摆了摆手,迅速地消失在人群中间。

李牧羊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满脸笑意,对着崔小心说道:“不要在意,她就是这样风风火的脾气-------”

“没关系的。”崔小心笑着说道。“我明白她的性子。”

“天啊,你们看到没有,女神在笑-----”

“难道传闻是真的?崔小心当真和李牧羊在谈恋爱?”

“有可能,听说李牧羊被老师赶出去的时候,崔小心还追出去了呢-----”

------

李牧羊和崔小心并肩走进教室的时候,引起了班级里面的轰动。

看着走在一起说说笑笑的两人,所有人都有种呆若木鸡的感觉。

张晨正在和一群朋友打闹,教室里突然间诡异的安静下来,他也忍不住回头张望。

“李牧羊,你还敢回来?我以为你怕文试出糗索性提前让自己从学校滚蛋了呢。反正你参加不参加考试都一个结果。”

李牧羊把书包和水果袋放在自己的桌子上,然后一步步走到张晨的面前。

“你想干嘛?”张晨眼神畏惧。自从上次游湖事件发生后,他就开始害怕李牧羊的拳头。

“考考我。”李牧羊一字一顿地说道。

“什么?”张晨满脸错愕地看着他。

“考考我-----”李牧羊说道。他随手抽”了一个课本丢给张晨,说道:“你快考考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