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九章、舍生忘死!

第九章、舍生忘死!

嚓!

锋刃割破皮肉的声音清脆悦耳,就像是清风翻动树叶的声音。

乌鸦是一个杀手,而且是一个高手。所以他从来都不会失手。

一尺多长的水果刀刺进肉里,然后没有任何阻拦的向前推进,直至刀柄位置停止。

他一刀刺穿了李牧羊的手掌!

“我他妈的-----”乌鸦在心里骂道:“我怎么会刺穿那个黑炭的手掌呢?”

他懊恼地想着,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他已经用水果托盘砸在那个混蛋小子的脑袋上,按照他的预估,那家伙应该头破血流的倒地不起才对。

他那一刀瞄准的目标也是崔小心的脖子,因为只有她才值得杀手乌鸦亲自出手。普通人的血只会玷污他的手掌和衣服。

他是一个很挑剔的杀手!

可是,他手里的水果刀怎么就偏偏刺进了那个废物少年的手心里?这不是他想要的幸福。

皮肉破裂之处,鲜血顺着刀刃汹涌渗出。

直到那鲜红的血水落入眼前,李牧羊才能够确定自己挡下了那一刀。

他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得意地说道:“我挡下来了-----”

他竟然没有感觉到疼痛,整个人还沉溺在自己替崔小心挡了一刀救下崔小心一条性命的喜悦之中。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就像是乌鸦不知道自己那一刀为什么会刺进他的手掌一般。

他就是那样毫不犹豫地扑了上来,伸手朝着乌鸦手里的那把匕首抓了过去。

然后,匕首就到了他的手里。

哦,不,是手心里。

李牧羊不明白这其中的问题关键,但是,乌鸦是懂得的。

正如他之前所看到的那样,李牧羊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是一个情绪稍微激动一些就气喘吁吁额头出汗的废物家伙。

可是,他是乌鸦,是鸟王,是帝国排名前二十的杀手。按照他对自己的定位,至少是应该进前十的强势人物。

他那一刀用的是‘樱花斩’,一刀刺出,会旋转出一个仿若樱花花瓣的飞旋,然后在目标本体上面雕刻出一朵樱花出来。

那个时候,因为他的速度太快,动作又过于敏捷,甚至对方还没有感觉到身体上面的疼痛。直到有细微的血丝从那些伤口处分泌出来,那朵樱花才真正地大功告成呈像出来。

他对自己的樱花落有信心,他更对自已出手的速度有信心。

可是,怎么就是被这样一个废物少年把刀子给抓在了手里?

“我挡下来了。”

听到李牧羊的话,乌鸦更是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挑衅。这是自己杀手生涯之中最大的耻辱。

“你挡不下来。”乌鸦声音冰冷地说道。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把那把水果刀从李牧羊的手心给拔了出来。

嚓----

刀子出来了,同时带出来的还有大股的鲜血。

直到这个时候,李牧羊才发出因为疼痛而惨呼的声音。

他的手掌中间出现一个孔洞,那个孔洞就像是正在释放出痛苦的黑洞,把他的整个身体都吞噬进无尽苦难的地狱里面。

因为过于疼痛,李牧羊的身体都在一阵阵的抽搐。

嚓-----

乌鸦再次出刀朝着崔小心的脖颈刺去,仍然用得是他最喜欢也最有审美情趣的‘樱花斩’。

嚓----

李牧羊的身体再次前扑,又一次把乌鸦手里的匕首给抓在了手里。

“咯噔----”

乌鸦的心脏猛地一跳,瞳孔胀大满脸惊恐地盯着李牧羊。

如果说第一次是运气,是偶然。但是第二次又是怎么回事儿?

这一次他特意加快了速度,而且对李牧羊已经有了极重的防备,他仍然破解了自己的樱花落,把自己的匕首抓在了手心-----虽然是很愚蠢地用自己的手掌来拦截匕首的锋锐。

但是,这已经足够引发乌鸦的怀疑:这小子不会是个隐世高人吧?或者说是隐世高人的弟子?

早就听说帝国的江南城屹立千万年而不倒,一直保持着热闹繁华的盛世景象。藏龙卧虎,底蕴深厚。难道说----自己就不小心碰到了这么一个?

“李牧羊-----”崔小心惊呼出声。抓起面前的茶杯就朝着乌鸦的脸上砸了过去。

乌鸦一拂衣袖,那泼出来的碧水水渍竟然就化作一团热气而凭空消失。碧水茶杯被劲气抽了回去,转变方向朝着崔小心的身体砸了过去。

从行刺到现在,这一幕电光火石间发生。快得让旁边的客人们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咔嚓----

直到茶杯砸在墙壁上摔得粉碎,那些客人们才惊呼着想要逃跑。

“杀人了,杀人了-----”

“报官,快去叫捕快-----”

“别杀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嘴角有一颗紫色的痔-----”

------

“找死。”乌鸦被崔小心的反击给激怒了。

他被那具貌不起眼----好吧,不得不承认,李牧羊还是黑得很耀眼的。被那样一个废物家伙连续两次拦截下樱花斩已经觉得很受侮辱了,就连自己的狙杀目标也开始做出激烈的反抗动作。这让他很难接受。

他是一个杀手,他也是一个艺术家。

他喜欢自己的工作,他希望自己杀人的时候对方没有任何痛苦,甚至在停止呼吸前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被杀了-----他希望他们的脸上还保持着笑容。他对自己的专业水准要求很苛刻,但是今天的出师不利已经完全破坏掉了他心中的美感。

他后悔自己今天出门工作的时候没有看一眼黄历,不然的话他一定会选择一个更适合的时间。如果他稍微看上那么一眼的话,帝国黄历上面一定写着:今日忌杀人。

乌鸦低声喝道,他身上的兽面亭侍者制服无风激荡,他手里的小小匕首竟然爆涨出一米多长的白色气芒。

那把匕首变成了一米多长的巨剑,然后他举着巨剑朝着崔小心劈了过去。

一气劈华山!

他要把崔小心给劈成两半。

如果那个废物少年胆敢再次伸手拦截的话,他要把那个白痴小子也一样的劈成两半。

这一次,他开始期待李牧羊舍身而出了。

一刀斩二人,就当是斩了那位千金大小姐同时搭送的一个零头。

不然的话,没有人会关心那样一个家伙的死活。

他也根本就不配死在自己的刀下。

“你不能杀她。”李牧羊嘶声吼道。

他的眼睛血红,双眼瞳孔再一次被那红云包裹。

他那只被洞穿的右手手背上面再一次生出鳞片状的物体,只不过比在落日湖时要更加的清晰厚实一些。落日湖之时还是透明状态,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但是这一次却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里面有着灰色的色素在沉甸,有细小的云彩和电纹在鳞片上面飞舞奔腾。

李牧羊觉得自己的心里充满了暴戾之气,就像是有人抢走了自己最宝贝的东西。

他想要发泄,想要毁灭。

想要摧毁眼前这个卑鄙渺小的人类。

李牧羊一拳轰出。

他的拳头朝着那一尺多长的白色剑芒轰出。

嚯-----

白光闪烁,剑气弥漫。

整个兽面亭都受到这大力碰撞的劲气所摧残,客人的茶杯被吹飞,桌子四腿齐断轰然倒地。吧台架子上的茶杯、瓷器掉落在地上纷纷破碎,篮框里面各种各样新鲜的水果也倾倒在地上四处跳跃翻滚。

砰-----

乌鸦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吧台厚实的橡木柜子上面,喉咙一甜,嘴角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你他妈的-----”他指着正处于狂暴状态的李牧羊破口大骂:“被设定成百分百空手接白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