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符

第七十章 边关集市 三更

进入驿馆安顿好,让麾下所有将士卸下铠甲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放松上床休息,古尘沙就带着义明,刘羽等六人出来闲逛。

这边关集市非常之大,到处都是店铺,哪怕是夜晚都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个接着一个商队运送货物,还有民间的武林人士镖师看守,各种酒楼,妓馆热闹非凡,彻夜欢愉,和京城相比又是不同气氛,还要热闹,鲜活,火辣辣。

烈酒,美女,刀口舔血,财富,野蛮,都聚集在边关集市之中。

散步之间,古尘沙觉得前所未有轻松,想起大半年前,自己孤零零在宫墙中小房间内韬光养晦,忍辱负重,睡梦中就觉自己毫无希望但仍旧暗中苦读书籍,勤练武功,可收获甚微。直到得了祭天符诏,先获得熊狼蟒大力,修炼天子封神术,一举成为武学宗师,受封国公,开府建牙,来到献州开始发迹,杀死四大魔头,蛮兵元帅,获取天露,招揽手下,最后连蛮族神使都设计降服,可谓大运旺盛,势不可挡。

但越是这样,他越不敢放肆,心中时时刻刻自省,看德能否配得上祭天符诏这神器。

神器有德者居之。

“这些日子,我倒未做坏事,救一镇百姓上万人,斩邪魔,杀蛮兵,倒是收取破法仙剑和无信夺心符似有瑕疵,但都是尘家来对付我,我自保反抗,迫不得已。尘剑风也放他回去,细细想来,也问心无愧。”古尘沙自幼读书,觉得最为修身就是一日三省,每做一件事,都要反省,看看是否问心无愧,这样就渐渐养成大德,可成大器。

把自己的所作所为都细细品味着,反省对错,有错以后改之。

渐渐的,他信心坚定起来,体内气血活泼,周身运转,暖流和清凉相互流淌,竟然成为阴阳二循环,日月交替,白昼黑夜。

“主人,你在这里突破不好。若有人打扰,就会走火入魔,再也无法寸进。”就在此时,耳边传来声音,把他惊醒,却是义明,打断他的思维。

“我刚才是要突破了?”古尘沙回过神来:“倒有些忘形了,我不过是有些感悟,想不到居然魂魄协调,引起震荡,造成自身磁极变化,多谢你提醒,要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突破最怕人打扰,这集市中人多眼杂,藏龙卧虎,出现骚乱那极其麻烦。

“突破境界最好不要一鼓作气,而是循序渐进,慢慢试探,多次试探之后,最终圆满。就如你们大永朝的天工院研究新式玩意儿,都要经过千百次实验。一次性突破,往往不稳固。”义明再次指点。

“原来如此,治大国如烹小鲜,修炼虽说要勇猛精进,但那是平时。而在要紧关头,就要用春风化雨,滴水穿石的耐心,百炼钢化绕指柔。”古尘沙顿时明白。

从凡境到道境,是天人突破的一关,切不可莽撞,在这个关口多徘徊,反复试探,可以多熟悉灵魂和灵气界相互交感的滋味,对于以后修行大有好处。

“主人这番领悟已奠定道基。”义明赞许:“其实凡境武学宗师上面,还有武学障,突破武学障,就要先奠定道基,道基打得越雄浑,以后成就越大。目前我来看,楼拜月奠定的道基最为雄浑,其实她的修为,早在五年前,就可突破道境,直到最近才进行突破,可见积蓄多么深厚。”

“五年前就可突破!忍了这么久?”古尘沙惊骇,不过转念一想,也就理所当然,这应该是天符大帝的指点:“父皇连大屠神法都传给了她,应该会有许多暗中教诲,不过父皇居然让她和我亲近,其中关节值得玩味。”

“主人,有人注意到我们了。”义明突然望向远处。

远处大路上来了队马车,前后数十辆,中间一辆车非常华丽,居然用铁香木雕琢而成,此木坚硬如铁,香如幽兰,小块都价值不菲,车轮上包裹着厚厚的皮革,行走在路上根本不会有震动。

车很大,前面是五匹马并列。

周围更是随从众多,每个都身穿墨绿色铠甲,不似精铁,倒像是玉。

这数十辆马车和随从起码加起来近乎五百人,如此阵势,却没有人敢打主意。

边关集市鱼龙混杂,各种大型商队来来往往,其中杀人越货,黑吃黑从不少见,虽然朝廷严厉打击,不过财帛动人心,利令智昏的狂徒从古至今都不少,眼下这个车队招摇过市而不怕,要么是无知,要么就是有绝对力量。

“这车队之中,有道境强者。”义明闭着眼睛:“似乎不止一个,第一辆车中,第七辆车,第十五辆,第二十四辆,第三十六辆,都有道境坐镇,最中央的那辆车,是个女子,修为极高,甚至还在楼拜月之上,只是实战能力,未必就比得上楼拜月。”

“楼拜月的实战能力到底多强?她现在是道境二变九牛二虎,难道可以战胜第三变铜皮铁骨之强者?”

“大屠神法号称杀伐第一,当年我们蛮族天狼神就吃了大亏,连建造的神国都被打破,最后还是摩诃神暗中出手,才抵挡住大屠神法之攻击,这是神谕之中透露出来信息。”义明回忆:“当然楼拜月连万分之一威力都没有,却可不可小视,起码可以轻易战胜三变强者,甚至四变都可以拼杀而不落下风。”

“大屠神法是杀招,不知和我日月杀比起来如何?”古尘沙暗做比较,日月杀能让自己在凡境武宗就杀死道境二变老魔头,这种跨越幅度也是惊人,如果有机会,他倒想试试大屠神法威力,也许对天子封神术有全新领悟。

天符大帝肯定也对这门武学有所了解,所以才自创大屠神法,天子封神,他就屠神。

“话又说回来,这车队是哪家贵族?六个道境在车队之中,如此阵容,只有千年世家才比得上吧。”古尘沙问:“义明,你见多识广,这是哪家的车队?”

“风格似是海外,那些武士身穿墨绿铠甲,却是墨翡血玉,长期穿戴盘玩,会吸收人体的血气培养,玉越来越灵动,同时玉中的精华也会反输人体,滋养筋脉。”义明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应该是海外宝玉国的车队。”

“宝玉国,那个专门产玉的岛国,比龙剑岛大上许多,国力也颇为强盛,只是最近被老大的舰队逼迫得厉害,年年要上供。”古尘沙皱眉:“老大这些年逼迫海外诸国,收刮无数宝贝和人才,虽说也给朝廷,其实大部分都中饱私囊,势力越来越大。这宝玉国的人可能被逼得没办法,来永朝投靠其它皇子,走龙雨云的路。这次皇子都要聚集承天关,也不知道里面的人和哪个皇子接洽。”

海外诸国十分富庶,龙剑岛只不过是其中较小的,只敢称岛,不敢称国。

宝玉国敢称国登基,就自有他强大之处。

车队进入了集市中一处大客栈。

古尘沙也不在意,继续逛街,领略这边关风情。

就在此时,有个男子匆忙而来,到了古尘沙面前,微微拱手:“十九殿下,我家小姐有请,希望能赏光。”

“你家小姐是?”古尘沙问。

“刚才十九爷已经见过了。”这男子不卑不亢,已然知道古尘沙身份。

“带路。”古尘沙也就不再多问。

那男子再次拱手,转身就走。

一行人进入那家大客栈中,这客栈内部十分曲折幽静,很是古典,假山,花园层层叠叠,显然经过风水大师静心设计,其中也没有喧嚣,显然只接待贵客,做大生意。

“小姐就在内楼,只希望十九爷一人前往。”男子就在内楼前站住。

“客随主便。”古尘沙挥手:“义明,刘羽,你们就等在这里。”

“是,主人。”

“是,王爷。”

古尘沙推开门,走上楼梯,只觉小楼内气息无比清纯,似大地回春,泥土清香,充满生机,整座楼都是个阵法,聚灵阵,而且这阵颇为奇妙,比一般聚灵阵效果还要强。他见过蛮族神庙中的聚灵阵,却不如小楼强大。

他上到二楼,就见个女子在弹琴,琴声很细,如诉如泣,小楼外根本听不见,五指拨弄琴弦,就让人看到海上礁石坐着美人,花好月圆,让人陶醉。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女子低头吟诗:“此诗乃天符大帝所做,雄才大略,万古一帝,我宝玉国早想归附,奈何奸臣当道,欺压良善,不知十九爷能否禀报皇上,允许我们宝玉国成为大永之州,为朝廷世世代代守土。”

“姑娘不知是宝玉国哪位公主。”古尘沙连忙拱手。

“我排行第七,玉寒露。”女子抬起头来,只觉玲珑秀巧,柔弱蹁跹,让人说不出的爱怜。

到此为止,古尘沙对三个女子较为深刻,楼拜月强势犀利,锋芒毕露,权倾朝野,用巾帼英豪也不过为。龙雨云则是精打细算,利益至上,擅长谋略,让人看不透。而此女则是柔弱,大家闺秀,深藏绣阁,自顾自怜。

但通过义明的探查和自己感觉,此女修为极高,只怕是道境三变,甚至四变之人。

“原来是七公主。”古尘沙再行一礼,在礼仪方面他从小受过严格教育,最近他也在一日三省,磨练气质,修养德行,争取配得上祭天符诏的部分力量:“宝玉国我读古之典籍,令人神往,七公主人也似玉雕,气质脱俗,今日能得见,可谓是快事。若公主有所请求,但凡我能办到,必定不会推辞。”

“十九殿下的事迹我也听说过,能忍辱负重,一飞冲天,可谓天将降大任,必先苦其筋骨。”七公主玉寒露手微伸,就有侍女奉上茶来。

..................................

“好久没有爆发更新了,这几天爆发一次,今天三更,明天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