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符

第六十六章 剑与骸骨

“这些事情的确不是我们所掌控的。”古尘沙仿佛看到天下又将大乱,局势岌岌可危,好不容易老百姓才过上十年平静日子,又会民不聊生。

但这件事到底谁对谁错,他心里还是有数。

在天符帝以前,百国割据,相互争斗,也是年年战争,水旱天灾更是层出不穷,盗匪邪魔劫财杀人,诸多教派也是吸收教徒,排除异己,搅乱礼法,简直是礼崩乐坏,乾坤混乱。

而天符朝这十年间,到处丰衣足食,盗匪绝迹,教派被毁,诗书兴盛,文风浩荡,更能尚武。

十年前,很多地方百姓吃糠咽菜就算“富裕”人家,更有地方吃草根树皮,吃泥土活活胀死,还有易子而食,吃人,吃尸体。道路上有饿殍,水里有浮尸。而十年后,哪怕再穷之家,也有白花花大米面条,稍微强点的乡绅人家,却就是顿顿有肉,奴仆都可以沾到荤腥,满面红光,而大户人家,那就是人参燕窝,鲍参翅肚,各种养气补血食材大量消耗着。豪门贵族就更不用说,灵丹妙药大量吞服。

十年前,很多人都不能出远门,哪怕离家数十里,上百里,都战战兢兢,生怕被盗匪所杀。而现在水路发达,人人都可以远行,读书的士子更是仗剑游历,饱览山水。

古尘沙还听说,天工院在研究一种东西叫钢铁路,用钢铁铺垫在地上,四通八达,却就不知道是何等东西。

这一路游历,他倒是长了许多见识,就连刘羽五人所处的小镇子,都颇为富裕,要不是因为邪教战乱,也过得幸福安宁。

国家欣欣向荣,如果再过十年,那真就是黄金时代。

古尘沙虽继承了上古祭天符诏,用史书上的话来说,就是有“天子气运”,但他却有自己见解,天子有德者居之,什么是德,就是让天下安宁,黎民越来越好。他现在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这个德行,如果他日有了这个能力,也的确能比天符大帝做得更好,他会当然不让,这才是他的理解。

历史上无数次革鼎,无数次王朝更替,都是德不配位造成的。

“对了,你刚才说到那太师闻洪居然得到了上古之神陨落骸骨,纳入自身。我这里也有具骸骨。”古尘沙也不隐瞒,突然一抓,凭空抓出来巨大箱子,两人多长,五尺来宽。

“主人居然有洞天法宝,难怪。”义明早就疑惑,现在才真正看清楚:“这可是洞天级法宝,自成洞天,只有道境三十变以上的强者才可炼制出来,是属于诸神和金仙的范畴。”

“先不管这些。”古尘沙是故意震慑义明:“你看这骸骨,还是我从你们神庙中盗出来的,谷亲王要施展什么天龙换骨术,提升自己的修为。”

“这是道境九变,琉璃玉身级别高手遗留下来的骸骨,本身蕴含极其强大的力量,谷亲王进行换骨之后,力量和提升数倍,但却不适合主人,但此骸骨也价值连城,可以拿来布置府邸,改变磁极。”义明道:“此物本身就蕴含强大之磁极变化,是我们修建神庙,用来镇宅之物,镇压在阵眼之中,磁极穿透力无与伦比,在瞬间就可击穿灵空界屏障,使得大量灵气降落下来。到时候,主人的府邸中修行的人,都会得到巨大好处,修行之速度比平常人快上数十倍。”

“原来如此,那此骸骨不知道多少豪门贵族求而不得?”古尘沙说着,再次把这骸骨放入日月祭坛的空间内,除此之外,他把那破法仙剑也扔入其中。

破法仙剑在祭坛内老老实实,一动不动,但出了祭坛,就如狂龙飞天,横冲直撞,古尘沙很恼火,不知如何去降服。

“主人,我该传授给你的都已经传授,你也完全熟悉了从凡境到道境的变化,接下来你是在山中苦练,还是出去。”义明看看四周,环境变化,山中不知岁月。

“其实我倒喜欢居住在山中,安静修道,可惜俗事繁多,不得不出去。”古尘沙站立起身。

三天三夜,使他知识大为增长,心灵圆润,可修成道境还需要沉淀。

他觉得自己如果能在山中苦修两三个月,静心沉淀,肯定能踏入道境,但时间不允许,眼下正是和蛮族征战关键时候,他在山中休整几日,倒还是允许,但如果躲着两三月不出去,那麻烦可就大了。

“走!”

他再次回到队伍休整的湖泊边,那二百四十八人都在磨练武学,个个都龙精虎猛,武功大有进步。

尤其刘羽五人,剑术再度精进,宗师气度渐渐就养得雄浑起来,甚至有参悟武学障之趋势。

“十九爷,现在我们出发?”

“对!”古尘沙下令,这些战士也都军法严谨,跟随在后面,快速行走,静寂无声,向大山之外走去。

这次是前往茶县。

桃县大爆炸,所有蛮兵都做鸟兽散,但茶县和安县还有大量的蛮兵盘踞,神庙也在修建,甚至还有蛮族神使的存在。

三皇子让古尘沙去先探路,一是防备他抢夺桃县的财宝,二是让他试探试探,做送死鬼。

古尘沙哪里会上当,吞掉财宝遁入山中练兵修行。

这队人马速度飞快,丝毫不受丛林阻扰,哪怕在无路的原始森林中,也能日行数百里。

只一日时间,就来到茶县附近的大路上。

路上居然到处都是血迹,还有扯破的皮甲,遗弃的箭矢,死亡的马匹,断裂的刀剑,看来.经过极其惨烈战斗,但尸体都消失不见,却是被人打扫过战场。

“站住!”

就在古尘沙这队人马靠近之时,远处骑兵斥候游弋而来,发出大吼,同时号角之声响彻起来。

“居然不是蛮兵?而是我大永朝士兵,难道茶县居然被攻占了?这么快?蛮族使者,蛮族元帅呢?”古尘沙心思灵动,大吼:“打我的旗,报名号!”

立刻刘羽五人把尘国公的旗帜打出来,高声呼喊:“我们是十九殿下,尘国公的军队,你们是哪位属下。”

“稍等,我去通报。”

为首骑兵斥候立刻回去,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又回来,大声呼喝:“钦差月符郡主有请十九殿下去县中。”

“楼拜月来了?是她击溃的?”古尘沙微愣,却也不多说,直接带人进入县城。

这里县城完好无缺,只是地面上仍旧血迹斑斑,神庙也修建得雄伟壮阔,堪比行宫。

古尘沙走入其中,沿途就看见许多士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有的身上还穿角蛟铠,每个士兵精气神都圆满,煞气直冲头顶。

“穿角蛟铠的都是楼拜月的兵,其它却就是老三,或者老十的兵了吧。”他暗暗观察,走入庙堂中。

果然神庙大殿中有数人。

坐在中间主帅位置的是楼拜月,十皇子古震沙,三皇子古梵沙。

看见古尘沙进来,三皇子猛拍桌子:“老十九,你耽误战机,该当何罪!我让你作为先锋,进攻茶县,你跑到哪里去了?这是临阵脱逃。”

“临阵脱逃,按照军法是要处斩,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月符郡主,你是钦差大臣,有如朕亲临的牌子,等于父皇亲自驾临,面对这种情况,你不能不有所表示吧。”十皇子阴测测的说着。

“来人,把蛮族元帅尸体抬上来。”古尘沙早料到有此局面,拍拍手。

几个麾下士兵便把近乎两人高的蛮族元帅尸体抬了进来,他微笑着:“诸位,我路上带队进攻茶县,正好遇到前来救援桃县的蛮族元帅和大军,于是拼命战斗,终于把蛮兵杀散,同时追杀此帅,在山中追了三天三夜,几番争斗,才把他击杀,此事我已让巨石侯麾下将军写信汇报,不知月符郡主收到没有。”

“我已收到,但不相信,要等亲自检验。”楼拜月走下来,仔细检查这蛮族元帅尸体,脸上出现诧异之色:“果是蛮族元帅,道境三变铜皮铁骨,你居然可以杀死他?”

楼拜月知道,道境二变九牛二虎和三变铜皮铁骨之间差距,简直就是分水岭。古尘沙虽可杀死四大老魔头,但遇到蛮族元帅,还是死路一条。

“眼下尸体就在这里,不是我杀的,难道还是他自杀?”古尘沙反问,“如此一来,我不但无过,还有大功。月符郡主秉公处理,想必会如实奏给父皇。”

“这是自然,大家都坐下吧。”楼拜月眼扫四周,“老十九刚来,还不熟悉情况,我就再说一遍,当下三县已经完全收复,但跑了三个蛮族神使,两个蛮族元帅,还有些骨干,其它大军则被我们斩首大半,其它遁入山林逃窜,剩下的就是派高手追捕,已不成气候。”

“原来老三,老十,楼拜月连一个元帅都没有杀死?三个蛮族神使,其中库卡塔变成义明,另外两个逃走。”古尘沙心中已经明白,这次自己功劳最大,不说别的,四个老魔头,加上蛮族元帅,就远远超过老三和老十。

不过可惜的是,三县收复,这茶县和安县的库房肯定是被楼拜月,十皇子和三皇子瓜分,喝汤都轮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