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符

第二十八章 同坐一船

那公公宣读完两道旨意,等两人起来,便躬身下去:“恭喜了,月符郡主,十九殿下,这次出门肯定能办好差,旗开得胜。”

“王公公客气了。”楼拜月掏出个瓶子,“这是在上古天子虚遗留古地中发现的小玩意儿,公公拿去补身体最适合不过。”

“那老奴就笑纳了。”王公公开始准备推辞,但听见是上古天子虚古地中发现的东西,立刻眉开眼笑,收了下来。

古尘沙知道,这王公公是大人物,在六宫中和高灵齐名。

大总管高灵跟随在天符大帝身边,处理秘密事情,气质阴沉诡秘,如同大帝影子,而这王公公则是处理六宫中的大小明面上事情,气质和善慈祥,两人一明一暗,一阴一阳,完美保持着皇宫运转。

对于这王公公,哪怕是古法沙都不敢随意得罪。

古尘沙并没有给礼物,他现在一穷二白,送东西也是自取其辱,万万不能和楼拜月的财大气粗相比。

王公公也不在乎这些,依旧慈眉善目:“老奴传了旨意那就回去交代。”

“公公慢走。”楼拜月点头,等王公公走后,她便道:“十九殿下,既然我们接了差事,三日之内就必须要离京,这趟差事可不好办,我听说献州那边除了有献朝余孽暗中布局,更有蛮族细作企图搅乱局面,不但如此,许多邪魔妖孽也想乘着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搅乱天下,获得大权,采集魂魄,炼制魔宝,修行魔法。”

大战一起,无数人要血染沙场,那些死亡之灵魂,煞气,冤魂,都是邪魔最好的养料。

古尘沙杀猛兽祭天,就知道,上苍做的是等价交换,你拿灵魂献给上苍,获得上苍恩赐,等于是做买卖。

灵魂,是种能量。

是一切生机的源泉,人没有了灵魂,就会腐烂,有了灵魂,生机就会运转,生长处于完美的平衡。

“这趟差事该怎么办?我是没有主意的,一切唯你马首是瞻。”古尘沙想了想,“我毫无办差经验,很多东西都要学习,还希望你多多指教。”

“很好,那今晚你回去收拾下,带上些得力随从。事不宜迟,明早我们就出发,走水路。”楼拜月立刻定下来规矩。

“我也觉得甚好。”古尘沙得赶紧回去,把这件事情定下来。

他知道,此行绝对不简单,稍有不慎,就会大祸临头。

十皇子府邸,依旧在那纯铜大殿深处,古震沙闭目修行,毛孔中喷射出来雷鸣般气息,他腹内深处,更是气流运转,龙吟虎啸,鬼哭神嚎。

良久之后,他猛的睁开眼睛,狠狠一拳击在地面,纯铜地面顿时出现了龟裂的痕迹。

“可惜,只差一点,那么一点点,就能把雷龙意志降服,打破武学障,成就道境。”古震沙站立起来,身体似乎又高大了些。

“十殿下似不必如此着急,欲速而不达,雷龙血脉刚猛霸道,其中蕴含的意志也是天地不怕,纵横三界。想要降服其中的那缕意志绝非易事,不过一旦降服,却也就比普通道境要厉害数倍。”

此时,在这纯铜大殿内还有个人,是位中年壮汉,身穿宽大长袍,头上缠绕白布,风格类似南方烟瘴之地打扮。

这中年壮汉似在指点古震沙练功,显然是府中最重要的首席长老客卿。

“蚩先生,承蒙你指点,我最近修为精进不少。”十皇子古震沙虽然性情暴烈,对此人却甚是客气:“可惜我始终不能把鬼王经和斩雷劲彻底融合在一起。”

“十殿下不必客气,助你是我份内之事,你已通过祖巫骨板的承认,只要更进一步,沟通巫之真谛,就可成为我们上古巫道的少主,到时候我还是你属下。还有,殿下也不必为我巫道有戒心,巫之道,乃上古自然之道,也是天道一部分,和神无关。所谓是过去,现在,未来。过去之道,就是巫道,所谓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现在之道,就是人道,所谓是仁义礼法,道德文章。也就是掌握祭天符诏的古天子。至于未来之道,却就不知是什么了。”蚩先生叹息:“巫道,天道之中代表过去,虽已消散在历史尘埃中,但必需有人继承,否则天道就不会完全。希望你能成为继承者。我看天下之间,大劫将至,殿下若不能掌握过去之巫道,恐有陨落之危。”

“此话怎讲?”古震沙毛骨悚然,他知蚩先生修为高深,甚能窥视天机,而且背后有无与伦比庞大势力,自己当年能够剿灭五鬼宗,获得鬼王经,都是此人相助,否则早就死了。

五鬼宗不过是继承了巫道的皮毛,所谓是巫鬼之术。

“每个大时代,都会有无穷劫数。上古巫道终结,人道兴起,不知陨落了多少神魔妖祖,那是延续了数千年的争斗,不停的战斗,无数虚空为之崩塌,无数的种族为之灭绝,在血与火的争斗中,人之文明诞生了,仁义道德礼法诞生了,弱肉强食的巫道成为邪道,所以历朝历代都对巫蛊之术深恶痛绝。”蚩先生坐下来,沉醉在上古的历史中,沧桑之感油然而生:“而现在,我感觉到了未来世的开启,现在世的结束,因为天符大帝的想法,让我觉得恐怖,他有可能就是开启未来世的关键人物,到时候,仁义道德礼法崩溃,整个世间迎来翻天覆地变化,天道踏入未来。至于究竟是什么,我却就不知了。天符大帝的修为远胜于我,甚至要摧毁整个巫道残留都算不了什么。”

“天道的过去世,就是弱肉强食血淋淋的巫道,现在世就是仁义道德礼法规矩。未来世是什么?难道就是父皇想要的么?”古震沙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他的父亲,天符大帝:“不管如何,这些事情都轮不到我想,先冲击道境,顺便让古尘沙那小子万劫不复!”

尘国公府。

古尘沙和龙雨云正商量大事。

“想不到,天符大帝居然这么快就让你办差,这次是大机会,献朝之地高手众多,都一心复国,你是献朝皇室血脉,有激活了巨灵神血脉,恐怕到时会有很多高手归附你,你的羽翼很快就会丰满起来。”龙雨云似抓住了什么机会。

“也未必是好事,各种野心之辈都想利用我,到时麻烦缠身,身不由己。”古尘沙可不认为是机会。

“没有麻烦哪来成就?风险越大回报越大。”龙雨云道:“楼拜月说明天走水路,既然如此,我给你准备条大楼船,我们龙剑岛的武士就成为你的亲兵,这样也有威势一些。”

“万万不可。”古尘沙连忙拒绝:“我还是坐楼拜月的铁甲战舰比较好,我刚刚开府建牙,就弄出这么大阵势,那朝野上下有心人还不立刻攻击我,这样,你如果想和我做成大事,先带人去献州打听各种情报,到时候我们再联络?”

“你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不过这样出门办差,自己没有势力,怕是无法树立威信,而且处处制肘。还有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楼拜月监视之中,这样也不好。”龙雨云也看出来许多弊端。

如果是以前,古尘沙祭天符诏在身,打死也不会坐楼拜月的船,但现在祭天符诏化为空间祭坛隐藏在他脑海深处,浑身上下就没任何秘密,却就能再次扮猪吃虎一把。

“此事我自有主张。”古尘沙当然不会透露很多秘密给龙雨云,对方也绝非善类,现在是合作,最多只能信任三分。

“那好,我就带高手去献州布局。”龙雨云脸上有玩味的笑容:“大战将起,献州乃混乱之地,我龙剑岛也可在其中寻觅诸多良机。”

清晨,运河上的雾气还未散去。

一艘铁甲战舰停留在码头边,漆黑沉沉,似浮出水面的巨鲨,许多高手甲士把物资搬运到船上,那些甲士全身都笼罩在皮甲中,那皮甲似乎会随着环境的颜色而改变,完美融合进入周围。

在船舱内,楼拜月听着属下汇报。

“郡主,都准备妥当,府邸中高手都穿上幻蛇皮甲,准备了天工院制造的秘密武器,连发火符枪,数十人一起开火,哪怕是道境一变都要死在这火符枪之下,天工院最新制造,还没流传,属于绝对秘密。”那个属下是个刀疤脸大汉,浑身有无穷无尽精力,是明显的武道宗师,却跪在楼拜月面前毕恭毕敬。

“刀奴,你在我楼家也有二十年了吧。”楼拜月问道。

“是,郡主,二十年前我是江湖上横刀门掌门,做了不法之事,被朝廷斩首,是国公把我解救出来,从此之后,甘愿为奴,绝无二心。”刀奴跪下不敢抬头。

“你的忠心我知道,当年你横刀门在献州倒有些气候,这次带上你主要是轻车熟路。”楼拜月道:“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奴才早有安排。”刀奴退了下去。

这时,有个高瘦的男子进来也跪下:“郡主,剑奴有事情禀报,那十九殿下过来了,孤身一人,未带随从。”

“哦?”楼拜月倒是有些惊讶:“他连身边的小太监都没带个?请他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