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符

第二十七章 皇家书库

皇家书库所处地并不在皇宫内,而是皇宫东方的园林中。

那次发现“祭天符诏”的地方,并不是皇家真正的书库,只不过是对方废弃书籍之地。真正有价值的书籍,都收藏在皇家园林秘库深处。

“十九爷,您可是稀客。我来给你带路吧。”在园林中,有几个太监跟随在古尘沙身边,毕恭毕敬,态度大不一样。

十九皇子受封尘国公,得到天符大帝重视的消息传得比风还快,这个浪尖上太监也不敢得罪。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个皇家书库园林,果真是天下藏书尽在其中。”古尘沙观察四周,发现层层叠叠的宫宇大殿,都贴着金箔,镶嵌翠玉,悬挂明珠,无数的太监宫女在其中打扫,看守。

“十九爷,每座大殿都有分类,有经,史,子,集,天文,地理,人文,气候,秘闻,世家,农,兵,儒,佛,道...........三十六种。这些爷都可以随意翻阅,唯独有武功修行,那些高级的经典,必须要请旨,才可进入密室借阅,不知爷想看哪些?”

“我不看武功,看看历史,礼仪类的吧。”古尘沙挥挥手:“你们可以离去,不用跟着我。”

“是。”

上古祭祀之法,是属于历史和礼仪的记载。

进入大殿中,高达十丈的书架让人头晕目眩,不知多少卷书层层摆放,许多太监宫女在其中整天打扫。

有个书架,专门是整个大殿书的目录。

光是目录,就有上百本。

古尘沙拿起来翻看,漫不经心,并不着急。

半个时辰后,他才根据目录,取了本上古天子史,细细翻看起来。

上古天子史是记载诸多天子的事迹,上古流传下来的真实记录,十分浩瀚,古尘沙以前读的那些都是零碎片段,远远没有皇家书库中记录的那么详细。

上古诸多天子,哪天干了什么事情,经历过什么战争,怎么举行祭祀,细节都描绘得清清楚楚。

他一本本读下去,又翻看上古礼仪,其中更假装读了很多闲书,直到天黑,才开始寻找自己要找的东西。

“嗯?道德丹!”他心脏砰砰跳,发现关键之东西。

在上古天子史中记载这样一段:“天子羽雕刻阴阳玉盘,铭刻图形,可聚日月之精。然以白虎,黑蛇,黄龟,青狐,赤鹰五凶兽之魂,激发五行以天子之气祭祀上苍,可得道德丹。此丹乃开道养德之丹。若凡境修炼登峰造极,到了武学障,吞服下去,就能踏入道境..........”

道德丹!

居然还有这种丹药,让到了武学障的宗师破除障碍,修到道境。

“又是天子之气为根基。”古尘沙知道,这书里面记载了种种祭祀之法,但最核心的还是天子之气,日月之精,五行凶兽之魂只不过是改变性质。

“靠丹药之力踏入道境,终非好事,我要以自己意志,突破武学障。不过我自己不用,可以拿来培养下属,甚至交换宝贝,如果有一枚道德丹,那恐怕人人豁出性命都会换取。”古尘沙心想,他目光看下去,突又是一跳!发现了更为震撼的祭祀。

“古天子刑以人血,蓍草燃灯,杀人魂以祭祀,可得天露。天露之水,人皆可服用,加速修行,洗涤污秽,通经强脉,扩充穴窍,壮大潜能,提升极限,能解万毒,有种种不可思议之妙用...........”古尘沙看到这里,猛惊:“杀人祭祀?非仁者所为。”说着,他再次看下去。

“杀人祭天,需杀大奸大恶之人,大恶之人,人面兽心,此等禽兽,杀一人救百人,惩恶而扬善,扫除天地恶气,自可得天露奖赏。”

看到这段,古尘沙点头:“原来是杀大奸大恶之人,此种人身上就有煞气恶气邪气戾气凶气缠绕在灵魂之中,把此种灵魂献祭给天,是为天地之间扫除障碍,甘露之泉就降临下来了。”

他又想起来那些蛮族大将,个个凶神恶煞,骨子里面就是残忍血腥,关键还被邪神所迷惑,杀人吃人,如杀他们祭祀,却就是占据大义,获得天露。

天露这东西不能提升境界,但可以提升潜能极限。

比如一个武士,他的最大力量也就是拉住烈马,但如果服用了天露,他的力量可以增加一倍,甚至更多,但却不能成为武学大师。

“对了,楼拜月虽未踏入道境,却超越了极限,是不是服用了天露一般的东西?”古尘沙突然想到。

楼拜月的实力,远远超过宗师,就算修炼了日月炼的古尘沙都比不上,没有服用天才地宝那才怪。

当然这也是他修炼时日太短。

如果他修炼日月炼十年,乃至于数十年,那么体内的经络,血液,都会得到强化,修成日月龙身,哪怕不踏入道境,却也就远超楼拜月了。

“天黑了,你还在这里看书?”古尘沙看得正入神,忽有所感,抬起头来,大殿门口进来个女子。

楼拜月。

她又换了身衣服,淡青色,不施粉黛,面如凝脂,浑身上下都有洁净的气质,带来的是阵阵清风,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亲近之心。以前的她,孤傲高冷,让人敬而远之,不敢靠近,而现在却气质改变,平和悠远绵绵。

“你踏入了道境?”古尘沙脸色大变。

“眼力不错。”楼拜月轻描淡写,“若是得到百劫金丹还不能突破,那我又有何颜面再修成下去?”

“突破道境乃是心灵气质精神魂魄发生蜕变,和丹药关系不大。”古尘沙试探性问。

“的确,借助丹药的突破,不算突破。”楼拜月倒是认同,“不过上古有道德丹,可打破武学障,这也是事实,你今天来到这里读史书,是不是想学习祭神之法?”

“我随便看看而已。”古尘沙察觉楼拜月越来越深沉,心生警惕,此女绝不是善类,虽这几次有维护自己迹象,但总观其言行,恐怕是敌非有:“你今天也来看书么?”

“不,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楼拜月挥挥手,那些收拾的太监远远退开,按照道理她无权命令皇家园林中的太监,可现在满朝野都知道她乃天符大帝红人,大帝对她的宠爱甚至超过任何皇子,哪个敢得罪她?

古尘沙静静听她讲叙。

“皇上命我辅助你招揽献朝余孽,同时安抚献朝子民的心,这件事必须要做出功绩来。”楼拜月早有谋算:“你也知道,还有三个月,就春暖花开,我朝大军远征蛮族,彻底犁庭扫穴。而大军之驻扎根基之地,就是献州。这地方民风彪悍,巨灵神香火浓郁,家家户户都朝拜,更有许多神庙,皇上给我密旨,让我们先去巡查地方,安抚黎民,同时剿灭邪魔,三个月时间,给大军个稳固后方。”

古尘沙一听就明白了。

这的确是重中之重。

献州,就是以前的大献帝国,被灭国后划入大永王朝,成为献州。

献帝国和蛮族接壤,也常年和蛮族征战,所以民风彪悍无比,民众不崇尚礼法而崇尚力量,正因为如此,巨灵神的信仰至今无法被灭。

献国的位置非常重要,为了把这块地方变成抗蛮基地,天符大帝也不敢强行毁庙灭神,只能安抚。

古尘沙是献朝公主之子,最近又“激活了巨灵神血脉”,派他前去巡查,安抚民心,那是最好。

只要在这几个月内把献州安抚好,免得大军驻扎之时闹事,屯兵稳固,等一举灭蛮之后,自可把巨灵神的信仰连根拔去。

古尘沙的政治觉悟不低,立刻明白此点。

同时他也明白了,这次是自己大好机会,不说建功立业,而是跨出樊笼,龙归大海,在京城无数双眼睛时时刻刻盯着,根本没有拓展空间。

楼拜月看见他面色凝重,若有所思,便知此人已领悟要点,心中暗惊:“我给他巨灵神功之时,还觉得他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未曾料到他短短时日就脱胎换骨,连老十都可抗衡。看来他身上还有许多秘密,也未必就如我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这样的话,圣旨应该很快就会下来。”古尘沙道:“巡游献州,筹备粮草,安抚地方这些是国之大事,我们要先做准备才好。”

话音刚落,在殿外就传来声音:“有旨意,楼拜月,古尘沙接旨。”

一群太监簇拥进来,为首的太监浓眉大眼,很是祥和,其它的太监也手捧圣旨等器物。

古尘沙和楼拜月连忙跪下。

“上谕,着楼拜月,古尘沙二人前往献州,筹备大军粮草,安抚地方,检阅军队,扑灭纠察蛮族细作,防止妖魔作乱。赐钦差令牌,宝剑,龙旗。”那太监宣旨之后,又拿出一道圣旨:“奉天符诏,楼拜月办差屡有功绩,虽不是宗室侄女,然朕不拘一格降人才,特册为月符郡主。”

“什么?册封郡主?那不是爵位和她父亲楼冲霄一样了?”古尘沙心中又是震:“父皇如此层层加恩,到底是什么意思?哪怕再宠爱之人,这样加恩也算是过了些,恐引起朝野非议。”

郡主只有宗室之女才可加封。

按照道理,皇帝女儿若得到赏识,就可册封为公主,而亲王之女,可加封为郡主。现在楼拜月为外姓,加封为郡主,却就是破天荒之大事。

但天符大帝的圣旨谁都不敢反抗,只能“谢主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