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符

第十九章 百劫金丹

古尘沙悄悄打量着,皇子们其实并未到齐。

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都不在。

这是三位跨入了道境的皇子,大皇子古恒沙镇守海疆,常年不回京城,海外千百岛屿,更有化外之民,修真之门派时时刻刻都盯着大陆,必须要强大人物来镇守。

二皇子古玄沙,前往更远之地,绘制无尽大陆地图。

三皇子古梵沙,镇守边关,和狼蛮交战。

这三位都是亲王。恒亲王,玄亲王,梵亲王。

除此之外,剩下皇子中,以七皇子最为尊贵。

七皇子古法沙,乃是皇后亲生,属于嫡系,按照规矩,这就是太子。但天符大帝不立太子,他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不过在所有皇子中,他的地位最为尊贵,超然于诸皇子之上。

因为他母亲是皇后。

皇后姓法,法家源自于中古时期,有圣人“法子”出世,制定法律,为人类行规矩之事,所谓礼法,法乃是礼之支撑。

无论什么时候,法家都是绝对的名门正宗,法家历代人才辈出,天下混乱,就会出山辅助真命天子建立秩序。

这些年天符大帝能够灭百国,统天下,多借助了法家的力量。

嫡系总是占便宜,古法沙一出生就册封为法亲王,超越了所有皇子。

眼下皇子之中,册封亲王的只有四位,就是前面三个年长的皇子加上古法沙。

其它的四皇子,五皇子,六皇子年龄比七皇子古法沙大,也不过就是郡王而已。

哪怕是十皇子骁勇善战,立下功劳,还是没有封王,眼下是震国公。

“把蛮族抬上来。”

天符大帝这时令下。

吼!吼!吼!

似怪兽巨吼,手臂粗的铁笼子被士兵推了出来,足足有数十个之多,每个笼子内都装着一个人。

这些人身穿兽皮,身材粗壮,野蛮彪悍气息扑面而来,凶狠而血腥。

他们和人一模一样,直立行走,不过气质相差很大,人文明而多礼,气息温和,他们是残忍恶毒,未曾开化。

“好强的戾气。”古尘沙也曾经见过被俘虏的蛮族,但那时候对于气机感受不深,懵懵懂懂,而现在精神敏锐,洞悉入微,才知这些蛮族的恐怖。

“这里共有四十头蛮族,都是信仰邪神虔诚者,通过献祭能够获得力量。”天符大帝道:“这些孽畜身份也颇高,是蛮族大将,其中每个孽畜都杀过我人类数百,蛮族的邪神最喜欢人类血祭,如果蛮族捉拿我们人类去献祭,往往都可以获得很强力量,而血祭别的猛兽效果就要差许多,甚至是得不到感应,这点你们要明白,蛮族是我们的人类的死敌,对他们不必有仁慈之心。”

“是!”

众多皇子都深深明白。

古尘沙这些日子熟读古书中的献祭礼法,知道想要献祭魔神获得力量,首先是要信仰魔神。而祭天就不必。

魔神是有感情的存在,有喜怒哀乐,天道就没有。

一旦信仰了魔神,本身就会被魔神所同化,不能违抗魔神的任何命令,哪怕是让你去死,你也只能速死。

这就把命运交给了别人。

关键是祭祀魔神所获得的力量并不纯洁,且多有损伤。

比如蛮族中的狼蛮,信仰狼神,他们如果杀死猛虎献祭,绝对不可能得到猛虎的全部力量,只能获得一丝,有时甚至没有,必须要献祭千百次,才可获得丁点。

如祭天就是献祭多少,获得多少,天道无私。

还有,邪神最喜欢的是人类灵魂,因为人类灵魂有智慧,光明温暖,让邪神舒服,所以蛮族千方百计要捕获人类来血祭。

这就造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至于到底什么是神,古尘沙也知道,无非是力量强大者,道境修炼到深厚之处,能呼风唤雨,开辟洞天,虚空造物。

在朝廷之中,哪怕再仁慈的文人,对于蛮族也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

“父皇说的是,古之圣人造字,蛮字乃上为亦,下为虫,意思不过是条虫。”古尘沙索性也就不再伪装,他已经揣摩透了皇上心思,要做万古一帝,属下之臣,只要有能,就会封赏:“儿臣愿意第一个上,斩杀蛮族。”

听见他这话,十八皇子古鸿沙听后,心中顿时不时滋味:“此子居然奸诈如此!”

他和古尘沙相差不大,就要成年,也要得到封赏,虽然朝廷传来消息,说会封国公,但也不过爵位和古尘沙平齐而已,此时嫉妒就油然而生。

别人获得爵位很困难,但作为皇帝的儿子,爵位就容易很多。

“看来十九读书有成,但这次斩杀蛮族不分先后。”天符大帝下令:“把这些蛮族都放入山林中,让他们逃走!众皇子随后入山追杀,谁获得的人头最多,可得到赏赐。”

说着,太监已经捧了盘子出来。

这盘子之上,有水晶瓶,瓶中有金色的丹药,云霞蒸腾,光芒闪烁。

“百劫金丹?”

诸多臣子眼神都直了,对这金色丹药极其垂涎,哪怕是楼拜月也忍耐不住。

“百劫金丹,采九天落雷之劫,以金晶之华,千种灵药聚成。”天符大帝颇为感叹:“这还是当年百劫道门的上乘灵丹,乃道境强者花费数十年时间炼制才能炼制一炉出来,十分难得。想当年,百劫道人在江湖上,还和我一起剿灭过五鬼教。”

“皇上,百劫道门抗拒朝廷,居然敢刺杀朝廷大臣,天子一怒,身死道灭,罪有应得。”辟邪侯声音冷酷。

“这是往事,不必再提,朕这些年不知道灭了多少宗门道统,正派的也有,邪派的也有,都是为了天下安定,政出一门,你们这些皇子要记住了,江湖门派,仙道宗门,都是祸乱之根源。这些人和献朝余孽不同,献朝之人,毕竟也懂得治国之道,而仙道宗门不知黎明百姓秩序礼仪于何物,不服朝廷管辖。”天符大帝语气凌厉起来:“眼下有很多被朝廷剿灭的宗门都逃窜到海外,时时刻刻想要报仇,我知道你们这些皇子开府建牙,收罗人才,只要有本事都纳入囊中,说不定就有心怀不轨的宗门之人借助皇子的势力祸乱朝廷!你们回去之后,一定要查,用人要谨慎小心,如果被人告发出来,那朕也护不住你们。”

这话就说的重了。

所有皇子再次跪下。

“谨遵父皇教诲!”

“放开那些蛮族!”天符大帝挥手。

顿时就有士兵上前,用铁索猛拉,那上百个笼子轰然打开,蛮族发出震天咆哮,想要扑上来,但看见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就有些畏惧,显然一路上他们吃了不少苦头。

嗷嗷嗷嗷!

终于,其中有个蛮族撕裂身上的兽皮,露出精壮身躯,在他的胸口刺绣有狰狞狼头,血腥之气更加浓烈。

他双臂抓住铁笼子上的栏杆,猛烈一扯,居然扯断了,抓住一根铁棍作为武器,身躯飞奔,朝着中军大营奔袭而来。

蛮族也是有智慧的,这头蛮族大将知道天符大帝肯定是首领,居然做困兽之斗,要上来刺杀。

这蛮族身躯高大,冲杀过来,似千军万马都不能抵挡。

但在场的王公大臣都没任何惊慌,更没有人喊护驾,反而是众人脸上出现戏谑的神色。

“皇上,让臣来献丑。”

楼冲霄躬身。

“也好。”天符大帝允许。

楼冲霄手掌伸出,突然那冲杀过来的许多蛮族大将都凝固了,似被琥珀冻结的苍蝇,有无形气团把他们包裹,缓缓上升到半空。

“去!”

被包裹的蛮族大将上升到半空中,突然流星般投掷进了远处山林,当空掉落下来,个个落到雪地中摔得狼狈不堪。

“不错。”天符大帝赞许:“冲霄,你的这神霄炼魔罡气最近有不小进步。”

“臣这等小小修为,都是当年靠皇上指点。”楼冲霄跪下:“皇上修为才是经天纬地,与日月同辉,天地同寿,万劫不磨,哪怕是古之天子也有所不及。”

“哈哈,日月同辉,天地同寿,万劫不磨,哪里这么容易,就算是神都难免五衰之劫,身死道消。”天符大帝笑了起来:“但你这恭维发自真心,我心甚悦。”

嗷嗷嗷..........

就在天符大帝说话之间,那些蛮族纷纷朝着山林之中逃窜,不敢上前刺杀。

“你们去吧。”

天符大帝挥挥手。

“是!”

诸多皇子全部站立起身,施展身法,飞掠而去。

“法沙,你为什么不动?”天符大帝看着古法沙还站立当场,不由得问。

古法沙跪下:“儿臣已修成道境,如果出手,诸位弟弟们恐怕难以在父皇面前表现,所以儿臣不争百劫金丹。”

古法沙乃是皇后亲生,虽不是太子,其实也是太子,地位崇高,内心深处自有一份高傲在,不愿意和其它皇子恶狗抢食一样的争夺。

“也好,既然你不愿意,那也就算了。”天符大帝哪里不明白自己儿子这点小小高傲心思,不过这也都在情理之中。

“儿臣惶恐。”古法沙退到一边站立。

“高灵,给小七搬个凳子坐下。”天符大帝吩咐着,周围的贵族大臣暗暗点头,从这小小的行为就揣摩出来,七皇子还是深受宠爱。

“拜月,你也去吧。让我看看你的武功。不要怕,胆子大,赢了这些皇子不但可得到百劫金丹,我还重重有赏。”天符大帝看着楼拜月。

“是!”楼拜月也跃起,鸿鹄踏雪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