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符

第十六章 日月变

从山中回来,大雪还在下着,遍地江山都是洁白无瑕,这时节就算六部皇宫也各自放假,官员小吏也围炉烤火,古尘沙从山中回来也未遇到阻碍,就在自己小房间中闭门沉思武学,同时让小义子出门和龙雨云的人联络。

小义子遵命出门,这片小房间就他单独盘坐,听着雪声和自己呼吸,感觉天地陡然安静下来,再次进入玄之又玄的境界。

呼吸推动,感受身体内部,有丝丝的气在旋转,流转在周身百穴之中。

他用日月炼的内息之法,熬炼躯体,观察经脉,发现在经脉许多地方,都郁结有不少强大药力并未化开。

“原来我献祭获得的力量,还有服用的龙津丹药力居然有如此之多遗留在经脉中,若不是日月炼的修行之法神奇,恐怕这些力量就会消散了。”古尘沙长长吸口气再体内经脉流转,把那些药力都汇聚于丹田小腹之中。

渐渐的,他小腹有些微微发福,似乎脂肪生长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猛的睁开眼睛,觉得小腹坚硬如铁,掀开衣服一看,上面居然长出来密密麻麻的鳞片。

“日月龙鳞!”古尘沙大喜过望:“日月炼果然奇妙,修炼到高明之处,可把多余的能量变化为日月龙鳞,到时候就算陷入绝地,也能凭这日月龙鳞分解,供给身体所需。”

熊在秋天大吃大喝,把体内的营养化为脂肪,然后冬眠,整个冬天就可以凭借脂肪提供的能量不吃不喝。

而日月炼就是把体内多余的生命能量储存起来,化为不知道比脂肪高级多少的日月龙鳞,每片日月龙鳞都可以维持一月的生命所需。

眼下古尘沙小腹足足数十枚日月龙鳞,也就是说他可以几年都不吃不喝,仍旧谈笑风生,潇洒自如。

而且这些日月龙鳞防御非常之高,能抵御刀剑斧劈,甚至是内劲伤害,如果密布全身,几可比得上道境第三变,铜皮铁骨中的铜皮。

当然,如果密密麻麻把日月龙鳞遍布全身,那看起来就不像人了,在太古时代不算什么,很多天子龙首人身,人首龙身,甚至三头六臂都有,但现在却就不行。

所以古尘沙最多就是把小腹,还有一些不显露的重要穴道用多余的营养练成日月龙鳞了。

他现在的武功已经到极限,就算服用再多的丹药,献祭再多的猛兽,也会积郁在经脉中,反而是阻碍,最后造成病情,反而为祸,把多余的力量化为日月龙鳞储存起来,这样就可以不食人烟火,摄入过多的杂质,那是最好。

把经脉中多余的药力营养化为了日月龙鳞之后,他只感觉浑身舒畅。功力又进一层。

“可惜,我的肉体是足够了,精神还差得远。看来真的要去战场上生死搏杀,在生死中徘徊领悟。”古尘沙知道自己的弱点,那就是实战太少,尤其是生死实战。

他听见脚步声,推开门,就看小义子刚进来。

小义子走的时候,脚步飘忽不定,如在莲叶上起舞,轻盈好看,如烟如柳,显然是学到了门绝学。

“爷,我这两天已经和你说的那个龙雨云联系上了,她为爷在城外运河边上早准备好了套庄园,还培养批高手为爷所用,她自己坐镇其中,着手收集情报。另外,还教了套武功,少阴寒冰功,说是最适合我学习。”

“你演练试试?”

“爷,等我先把东西给你。龙雨云说你要的东西就在其中。”小义子拿出来包袱。

古尘沙抓过来打开,就是道明黄圣旨,浓郁天子之气在其中流转,旁人感觉不到,但对于修炼“天子封神术”的他来说,却有厚重冲击感。

这是天符大帝颁布的,那更为有效果。

“妙哉。”古尘沙抓住圣旨走进内屋,“小义子,你看着外面,不准任何人进来。”

“知道!”

屋内。

古尘沙拿出“祭天符诏”,又把这圣旨燃烧,滴入自己鲜血,以圣旨中的天子之气来献祭上苍。

嗡............

满屋都是清光闪耀,这次在他脑海中出现的光影更加强烈,无数的玄奥意念,武学道理接踵而来。

浩瀚意志贯彻心田。

“日月同辉二式,日月变。日月之变,不出其中,阴阳之转,不出其理............”

第二式,乃是日月变。

日月同辉有十式,古尘沙熟悉了“日月炼”,第一式是炼神,第二式日月变却就是身法契合日月,气血,穴窍,经络随着日月经行的轨迹,从而使得自己的魂和魄和日月的光辉一般。衍生千万武学,模拟无穷变化。

日月之变,莫不在其中。

尤其此式,能够隐藏修为,变化多段,模拟天下武功为自己所用。

魂为月,魄为日。

魂魄合一,日月为明,普照大千,无所不能。

自身的光辉和日月辉煌一样,那是何等的伟大?

没有日月,焉能有万物?没有日月之变,焉能有万种武学?

“好!”良久之后,古尘沙睁开了眼睛,脸上出现狂喜的神色:“日月变这式武学却是隐藏气息,深藏不露,只要练成了,谁都难以察觉出自身的气息,除此之外,更有养气,藏气,隐气,匿气,育气,变气,化气之功能。我用此变模拟巨灵劲,威力更加巨大,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他运转起来了“日月变”此式,果然身上的气息就闪烁不定,晦暗不明。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古尘沙笑了起来:“我现在一身武功,已经是宗师绝顶,但无法施展,否则就会被人抓住弊端,但现在,我以日月变之神功,模拟巨灵血脉,一样可力大无穷,这样对外就可以宣称,我是百年之中激发巨灵血脉的第一人,对于朝廷的价值也就大了。”

当下,他闭目沉思,日月变这式绝学在体内运转,按照巨灵劲的修行方法,突然之间,四肢百骸中衍生出来了冥冥大力。

“巨灵血脉,最初凝聚,四肢百骸力大无穷,催动脏腑,吐气如雷,劲如巨浪........”这是巨灵神功经文中的记载。

现在古尘沙运日月变来模拟,简直是天衣无缝,真假难辨。

巨灵神功乃上古绝学,一旦激发巨灵血脉,威力无穷,远超各种武学,但“天子封神术”的品级,却又远远超过巨灵神功,模拟起来巨灵神血脉,不但无人可分辨真假,威力更是比原本的巨灵血脉还要大得多。

“恭喜爷的修为更增一层。”看见古尘沙从房间内出来,小义子震惊起来:“爷,你才进入这会儿,就练成了什么神功绝学,我觉得你似乎气如深渊,根本看不出深浅。”

“倒是有很大领悟。”古尘沙问:“对了,龙雨云打听到了楼拜月的什么消息没有?此女虽奉皇上之命和我亲近,但骨子里却看不起我,甚至有害我之意,我在未修炼成道境之前,得要防备她之阴谋,能够知己知彼那是最好。”

“这是记录的资料,爷请看。”小义子拿出来账本似的东西,翻开后,密密麻麻记载着京城各大宗室府邸最近活动,如哪家去哪家串门了,在府邸中设宴款待谁。

“龙剑岛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居然在京城有如此庞大势力?”古尘沙触目惊心,翻看到楼拜月的消息,就只一条“十皇子古震沙邀楼拜月去府邸小聚,楼拜月以闭关修炼拒绝。”

“楼拜月倒会避嫌,父皇让她亲近我,立刻就和十皇子表面上拉开距离。”古尘沙对于那些勾心斗角之事看得清楚。

“那现在怎么办?”小义子眼珠子转动:“爷的武功进步我想肯定瞒不过京城中那些皇子的耳目,以前爷没实力,他们都不会故意针对,但现在爷修为如此高深,恐怕就会...........”

“这个我早有准备,那些皇子公卿个个都不是善良之辈,肯定早就知道我苦练武功,阴谋就会接踵而来,所以我才会想办法离开京城,到边关去和妖蛮交手生死搏杀,只要给我足够时间,就能成长起来。”古尘沙突然挥出一拳,没有丝毫风声,但空气好像牛油一般被切开,随后发出砰的闷响,又合拢起来,似大坝截断水流。

小义子看见这拳,难过得差点吐血。

“我拳劲威力居然如此神奇?”古尘沙自己都吃惊,这是用日月变的劲力出拳,普通拳法都化腐朽为神奇,那高深武学还了得?

“嗯,有人来了。”他还想指点小义子拳法,耳朵稍微动弹,很远之地有细碎的声音传过来。

咯吱咯吱........不一会儿几个太监踩着雪地到院子门口,为首的太监扯着嗓子呼喊:“有旨意,十九皇子接旨。”

“儿臣接旨。”

古尘沙微惊,连忙伏倒在院中雪地里,而小义子则是跪在走廊旁边。

那太监南面站立:“上谕:今日下午乘雪狩猎,所有皇子速速赶到南山猎场聚会,我要考教你们的武功。”太监宣读的是天符大帝的口谕。

“儿臣领命。”古尘沙接过这折子,站起身来:“我这就准备下,小义子,拿钱给公公买酒。”

“好呢。”小义子拿出一张纸钞递过来。

那太监本欲推辞,但发现那是百元大钞,又惊又喜,立刻紧紧攥在手里。

百元大钞能购买数头壮牛,也等于是这些太监一年俸禄,太监自然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