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九十五章 窥探

作为燕家最尊贵的“客人”,燕南天给凌志二人安排的房间很豪华,不仅有一个宽敞的主卧室,另外还有四五个小间。

更让人心惊是,当第一步踏入房间时,凌志分明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天地灵气。

“这就是玉京城大富人家的手笔吗?仅仅是一个睡觉的地方,就和外面完全不同,虽然这点灵气用来修炼稍显不足,但如果常年累月住在这里,对武者的修为一定会有很多的帮助!”

凌志心头叹息,果然是天子脚下,王城之都,单单就是这间屋子的价值,已经远胜于汴梁城整个凌府了。

“公子,小姐,奴婢已经为你们备好热水,需要现在就沐浴更衣吗?”一旁的下人看着二人,躬身询问起来。

凌志修天道自然诀,如果要清洁身体,一个去尘诀或者清水诀就能搞定,不过比起这些小法术,自然还是浸在浴桶里来得享受。

“你先睡吧,我去洗澡。”

落雁的声音,从旁边适时而起,一如既往的冰冷淡漠,却听得凌志眼眶瞪圆,“你说什么?你……你要洗澡?”

话落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口气有些伤人,赶忙赔笑道:“嗯,去吧去吧,你也该洗洗了,你看你都多少天没洗澡了?浑身都臭啦……”

“你说什么?”哪怕只是机器人,但因为是机械和人脑的结合,被人当面说“脏”,落雁同样有些受不了。

“啊?没什么没什么,咦?天儿怎么黑了?哈,原来我已经睡着了,在说梦话哩……”

一头扑到大床上,张嘴就发出大大的鼾声,凌志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都尼玛两世为人了,怎么还说出这样欠抽的话?

“虚伪的人类。”落雁“冷冷”的瞥了凌志一眼,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沐浴的地方就在主卧室的隔壁,一间布置得温馨而舒适的小房间。当落雁跟着下人来到这里时,一个大大的木桶里面已经注满了热水,上面甚至铺着一层香喷喷的花瓣。

“奴婢服侍小姐宽衣!”卑女来到落雁面前,伸手就准备替她脱衣服。

“宽衣?是要帮我脱衣服吗?”落雁歪着头愣了片刻,突然指着屋外道:“洗澡是很私人的事情,我不习惯有外人在场。”

大概是那句“洗澡是很私人”的话有些奇怪,小卑女一时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抬头看见落雁冰冷的表情,赶忙告了声罪就退了出去。

“反常,真是太反常了,她不是说他是什么劳什子机器人吗?连吃饭睡觉都不用,现在怎么突然要洗澡了?”

床上,凌志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脑海里始终想着那晚上落雁反常时的表现。

一段时间以后,他突然眯了眯眼,嘴角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嘿嘿,燕儿啊,我当你是朋友才这样做的,你可不能怪我。”

浴室内,当房间只剩下落雁一个人后,她并没有立刻坐进浴桶,而是静静的站着旁边,就那么低着头沉默起来。半晌后,她突然抬起头,伸出一只手到铺满花瓣的热水中,很快,原本只是冒起徐徐热气的温水就变得沸腾起来。

轻解罗裳,露出一具能令天下任何男人为之疯狂的无瑕玉.体,落雁抬起一条腿,就那么直接朝沸腾的木桶里坐去。

“还是,没有任何感觉啊……”

摊开两条洁白的玉臂靠在木桶边缘,落雁木讷的脸上流淌过些许落寞。

这能让人类惊魂惨叫的水温,却无法温暖她金属的身躯。属于人类最高科技体现的液态金属结构,即便是上千度的岩浆炎流都能抵御,可悲的是它却无法感觉到水温的变化。

捧起一蓬沸水到脸庞,落雁对着飘落指尖的花瓣吸了吸鼻子,似乎想要尝试这独属于人家的花香。

然而失败了。

最“完美”的人类,为了能够在任何严苛的环境下生存,她从被制造出来那一刻开始,就摈弃了所有属于人类的特征,诸如呼吸,嗅觉……

可是为什么?

明明已经忘却了呼吸的滋味,心跳的频率,此刻竟然会对只有低级生物才具备的“呼吸”生出一种深深的怀念?

洗尽铅华,收起那注定不属于自己的感伤,落雁很快从木桶里走了出来。重新穿戴好他买给自己的衣服,当她再次回到房间时,凌志是真的睡着了。

均匀的呼吸,嘴角流下的长串口水,所有迹象都表明,这个自诩为朋友的男人,已经进入了只有人类才会有的甜蜜梦乡。

落雁独自走到床沿边坐下,长长的睫毛忽闪,一双漂亮的水蓝色大眼中闪过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艳羡。

睡眠,多么遥远的词汇?自己已经有多久没睡过觉了?

摇了摇头,落雁牵过一床薄被盖在自己身上,学着凌志的模样,静静的躺在他的旁边。

随即便是……吹灯,闭眼,睡觉。

机器人当然不用睡觉,但适当的让身体各机能停止运转,这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况且……

她喜欢“睡觉”。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入,热闹的玉京城夜生活也渐渐趋于平静,处于燕家的这间客房内,就更显得安宁静怡。

突然,那早已沉沉“睡去”的凌志缓缓睁开眼睛,漆黑眸子犹如夜空中的繁星,在黑暗中闪过点点精光。

“终于让我逮住机会了,不过你放心,我并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对自己的‘朋友’了解得深些罢了!”

看着神态安详的落雁,凌志嘴角绽放出一丝得意笑容。

修习龙象吞天经,可不仅仅只有吸收人灵魂那么简单,其中还涉及诸般其他神妙手段。

诸如潜入别人灵魂获取记忆,就是手段之一。

当然,以凌志此刻的修为实力,要想强势侵入别人记忆还做不到。不过如果被“侵入”的对象完全处于睡眠无意识状态,那意义就不同了。

凌志从来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男人,既然接受了落雁,那他就会拿出十二分的诚意,全心全意面对,甚至不惜耗尽生命去守护。

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在出现了那晚的状况后,他才会迫切生出好好了解一番落雁来历的想法。

因为在乎,所以紧张,或者……好奇。

他不想有朝一日当自己醒来,那个朝夕相处的女人又开口说出不认识自己的话。

“X302号液态金属机器人,就让我好好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可怕的种族,竟然把我的落雁折磨成这样……”凌志摒住呼吸,悄然来到落雁的头顶上方,并起两根手指徐徐朝着对方太阳穴点去。

“你做什么?”

黑暗中,一双精亮的眸子打开,四目相对,落雁一贯毫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怒容。

“啊?你没睡?”凌志心脏猛抽,身躯如同被马蜂蛰了一下般猛的从床上滚落,“你怎么没睡?你这女人究竟怎么回事?没睡觉你闭什么眼睛?”

“谁说我睡觉了?还有,你还没回答我,你刚才究竟要做什么?”落雁依旧面无表情的盯着凌志问道。

“哈,原来你真的没睡啊?既然这样那就太好了。”

凌志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笑咧咧道:“你不知道,这几天我看你不吃不睡的,心头有多着急,就想趁你睡着了,用自己独门按摩手段,帮你按摩按摩,帮你舒缓一下透支的精神,嗯……不过既然你现在没睡,那看来是用不着我了……”

凌志边说,边朝屋外走去,根本不给落雁继续开口的机会,又道:“好了,既然你喜欢这张大床,我就让给你好了,我凌志可不是那种暗室偷香的登徒子,我去隔壁房睡,甭理我,晚安啦!”

话没说完,人已经火烧屁股般溜出屋去。

“帮我按摩?暗室偷香?”看着凌志消失的背影,落雁一脸迷茫,随即以她每秒几十亿次的运算能力开始演算起来,少许后,只见她嘴唇微启,徐徐吐出四个字,“莫名其妙!”

……

“哈哈,贤侄,怎么样?昨晚还睡得舒服吧?”

一大早,燕南天就领着一帮子仆人来到凌志的房间外,说是为了感谢凌志一路上对燕若水的救命之恩,今日要好好的给他接风洗尘。

凌志眼眶通红,打着哈欠道:“嗯,不错,床很软,屋里的空气也很清新……”

“咦?贤侄,看你的模样,似乎老朽来得不是时候?”

燕南天看到凌志眼中的血丝,不作痕迹的朝一旁冷漠伫立的落雁看了一眼,向凌志露出个男人都懂的表情道:“要不让贤侄你再多睡会?”

“不用不用,对了,前辈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叫我凌志就好。”凌志赶忙应道。简直是开玩笑,昨晚发生了那件事,虽然貌似人家什么也没说,但他哪里还好意思在同别人独处一室?

“嗯,既然这样,那我就叫你凌志好了,不过你也不用前辈前辈的,如果看得起燕某,就叫一声二叔吧,整个燕家后辈,都是这样叫的。”

燕南天豪爽笑道,旋又道:“凌志,宴席早已备好,另外,为了欢迎你的到来,我特意邀请了些玉京城青年才俊作陪,到时候我跟你引荐引荐,你要在玉京城发展,多结实些同伴总是好的。”

“如此,那有劳二叔了。”凌志抱拳感谢,心头却有些无语,这老头是不是有些客气得过头了?貌似自己并没说过要在玉京城发展吧?哥们这趟来完全就是为了找轩辕不古报仇来着。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随即燕南天就唤过一名下人,让他先领着凌志去宴会厅,说是自己还要去向家主请安,到时候邀请家主也来感谢凌志。

凌志也是出身世家,虽然汴梁城凌府和燕家没什么可比性,但大家族的各种臭规矩还是多少知道一些,闻言也不以为意,领着落雁就跟着下人欣然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