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九十四章 堕入深渊

燕南天突然一把叫住他,“贤侄,我知道你不愿意与我们同行,这也没什么好说的,谁叫之前卓无神是非不分呢?不过此去玉京城路途遥远,哪怕你不介意,可是作为男人,你总得为自己女人考虑考虑吧?”

说着,燕南天就朝落雁投去隐晦一瞥,想看看对方听到这话会有如何表示。

然而他却注定要失望了,落雁压根就像一块木头般,从见面至今,脸上就没有流露过半分表情。

“这个……”凌志看了眼落雁,又想到昨晚上她的突发状况,心头还真有些难决。

燕南天微微一笑,突然朝着地上一拂,众人只见一道金芒闪过,随即地上就出现一艘十多米见方的小船。

燕南天指着小船道:“贤侄,这是玉京城第一炼器宗师王铭阳王师亲自炼制的飞云舟,可日行三千里,若贤侄不弃,不若就和我们一起?如贤侄还有顾虑,那老朽这里做个保证,一旦到了玉京城,你随时可以离开,老朽绝不阻拦!”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凌志自无拒绝的道理,况且他也有些急迫想要早一日去玉京城见识一番,最主要是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的老娘。

“如此,那咱们就叨扰前辈了!”

……

或者因为忌惮燕南天的威名,又或者因为飞云舟行走在云层间,一连行了数日,竟然都相安无事。

间中燕南天自是极为客气殷勤,甚至几次都隐晦提出了招揽之意,不过凌志志不在此,每每这种情况都直接婉言岔过。

几分拉拢不成,燕南天又把主意打到落雁身上,他始终对这个一直冷若冰霜的女人有些好奇。然而让他再次失望的是,比起拉拢凌志,对这女人的试探更是艰难。

那是真正的生人勿近,冷若冰窟。平日里除了对凌志稍有辞色,对任何人都是没有任何表情。

不过即便如此,燕南天始终保持着长者风度,对于凌志二人态度一如既往的热忱。莫说凌志感觉到受宠若惊,其他燕家人,诸如卓无神之流,更是把他们视着眼中钉肉中刺。

如此这般又行了数日,这一天,当一轮圆月刚刚爬上天空,远天尽头处,一座星星点点勾勒出的宏伟城池轮廓,就在视线中缓缓呈现。

玉京城,作为整个大夏王朝的王都,集合全国政商于一体,不仅占地面积极广,乃凌志生平所仅见,单是城内各色异样繁华,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因为有燕南天等人的关系,众人很顺利入了城。行走在城中大街上,虽已入夜,但各处依旧人声鼎沸,华灯溢彩,一派盛世景象。

“贤侄,你们初来乍到,现在又时值深夜,不若去燕府屈就一晚,好让老朽以尽地主之宜?”

在城中行了一阵,在一处高楼林立的十字路口,燕南天停下脚步,朝凌志发出邀请。

“是啊,凌公子,去我们燕家,我让爹好好谢谢你!”燕若水也不失时机的说了起来。

凌志虽本能的觉得不要和燕家走得太近,不过一路上人家的确都客客气气,而且就算不接受招揽,做不成主仆,但至少也用不着结成仇人吧?

稍作犹豫后,就点头允道:“如此,那凌志就再厚颜打扰了。”

“哈哈,贤侄肯去,那是咱们燕家的荣幸,怎么会打扰呢?走,咱们现在就走!”

燕南天听到凌志同意后,表现得很是激动,主动上前拉住凌志的手和他并排同行。

不多时,浩浩荡荡一行人就来到了一座宏伟宫门之外。

凌志虽出身小地方,但凌家在汴梁城绝对不小,相反,不仅不小,凌府更是整个汴梁城堪比皇宫的建筑。

然而,当来到燕府门口时,他才知道,比起眼前建筑的气派威严,凌府简直连乡下茅草篷都不算。

似乎早接到燕南天一行人归来的消息,众人刚刚来到门口,高大的朱红大门就径直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排身着统一服侍的家丁,径直站在门口,恭敬的九十度鞠躬,“欢迎二爷,小姐归来!”

看到这两排家丁,凌志目光又是一凝。

这些家丁,看起来年龄都不算太大,但他们的修为竟然全都是玄武境以上。虽然多是玄武境一二重,但窥一叶而知秋,仅是这股势力,放到汴梁城只怕都能做到横扫。

“贤侄,请!”

燕南天朝凌志扬了扬手,示意二人同行。

凌志两世为人,这点规矩还是知道,自是谦让一番,落后半个身形。

燕府的外面看起来已经不小,里面却更显高门大族的气派。院内有园,园内有院,亭台楼阁,林木深深,各种假山流水更是应接不暇。

“贤侄,现在天色已晚,不若先休息一晚,明日我再备好酒菜给贤侄接风洗尘?”

亲自带人把凌志二人领到一处别致的庭院外,燕南天朝凌志二人笑着问道。

“前辈不必如此客气,我们随便对付一晚就行!”

“凌大哥,还有燕姐姐,你们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们在城里到处转转!”燕若水也笑着朝两人招呼。

简单寒暄一番后,当凌志和落雁在下人的陪同下进入院子以后,刚刚还满面笑容的燕南天突然脸色一沉,眼中闪过一抹极为隐晦的森寒,随即朝旁边的燕若水道:“若水,你跟我来一趟,我们现在就去见你爹。”

……

一间豪华的厅堂内。

“爹,女儿回来了。”

“大哥!”

燕南天和燕若水看着上首一名威严的老者,相继恭敬的打起招呼。

“回来了就好,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快坐。”

老者朝着二人点了点头,又笑着朝燕若水道:“你这丫头,让你不要出去偏不听,这次可把爹着急坏了,快过来爹看看,瘦了没有。”

“爹,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燕若水笑呵呵的来到老者身边,又亲手给他泡上一杯茶。

三人随意聊了一阵后,燕南天突然沉声道:“大哥,这次出门,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小弟发现了些有趣的东西。”

“哦?说来听听。”都是自家兄弟,老二虽然说得轻松,但老者如何听不出他的潜台词?

“嗯,我觉得这事还是由若水说来更明白点,若水,你就把如何遇见凌志二人的情况给你爹说一下吧。”

燕若水闻声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但看见爹爹和二叔一脸认真的表情,倒也没想那么多,当即一五一十的把经过说了一遍。

“你是说,那个叫凌志的小辈,仅仅只有玄武境一重修为,但战力甚至可媲美卓无神?”听完女儿的讲述后,老者立刻出声询问起来。

“嗯,虽然他们没有认真比过,不过我觉得无神一定不会是他对手。”燕若水道。

老者问:“还有那个名叫落雁的女子,你当真亲眼看见他杀死寇臣的?”

燕若水点头,“是的,女儿的确亲眼所居,而且只是一招就把寇臣宰杀……”

“大哥,我想若水应该没有说假话,那个女人的深浅,连我都看不透,她完全就像没有气息的活物,如果不是用眼睛,根本就感觉不到她的存在!”燕南天连忙接过话题道。

“还有这回事?”

老者的眉头顿时纠在了一起。随着老者的沉默,房间的气氛也渐渐变得压抑起来。

“爹爹,二叔,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他们可都是女儿的救命恩人……”燕若水看气氛有些不对,当即就提出抗议。

“哼!爹教过你多少次了?出生咱们这样的家庭,最忌感情用事,你就那么敢肯定他们不是别有用心?”

“爹,怎么会?当时的情况你不清楚……”

“行了,这事你不用插嘴,爹自有安排。”

老者挥了挥手,又朝老二看过去道:“老二,你是什么意思?”

“就算是再天赋异禀的人,可他们年纪摆在那里呢,大哥你想想,燕缺侄儿作为九大天骄之一,在他们那个年龄,可有这份修为战力?”

燕南天顿了顿,又看了眼大哥的脸色,继续道:“所以我觉得,这两人很可能都有大秘密。”

“有秘密是肯定的,不过你不是说那个女的修为连你都看不透……”

“大哥,我觉得你多虑了,看不透修为,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修为比咱们高,二是修习了一种高深的功法,刻意隐藏了自己气息,那女子才多大年纪?就算已经是地武境修为,最多不过初阶,所以我以为……”

说道这里,燕南天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我已经不止一次向他们表露了招揽之意,但既然两人都不识相,那就怪不得咱们燕家,如此人才,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别人得到!”

“老二说得不错,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就没必要留他们在世上!”老者点头,脸上同样闪过森寒冷芒。

“可是,他们救过女儿的命……”燕若水忍不住道。

“糊涂!他要是真有心,那就不会向你开口要两万灵石了,哼!我们燕家的灵石,又岂是这么好拿的?若水,这件事你不用管,交给你二叔处理好了!”

燕南天当即站起身,朝老者抱拳道:“大哥放心,就算他们骨头再硬,我也一定会让他们跪下来给大哥你舔.脚趾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