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九十三章 反咬一口

“杀气?你想要杀我?”凌志目光微凝,冷冷看着卓无神。

“鸡鸣狗盗之辈,杀又如何?”卓无神一抖长枪,森冷应道。

“锵!”

半截血饮狂刀瞬间祭出,可怕殷红的血色刀光弥漫虚空,霎那间,卓无神浑身冰寒,只觉堕入一道完全由刀锋与血水组成的万丈深渊。

入目所及,再没有天,没有地,唯有那霸凌一刀,乃自刀锋上无限慑人的殷红一片。

“不!我卓无神,乃是枪神后裔,领悟枪之奥义,地武之下我为尊,你杀不了我!”

绝望中,卓无神突然睁开眼睛,手中长枪凌空一点一收,一轮刺目烈日徐徐升空,在血与刀的世界绽放出万道光芒。

轰隆隆!

狂暴的炸裂声中,满目殷红尽皆消逝,唯有一记慑人刀芒从天而降,径直斩向卓无神的眉心。

“住手!”

一把娇喝适时而起,燕若水不知何时来到两人中间,伸开双臂拦在了凌志的刀锋之前,“凌公子刀下留人!”

“你为他求情?”

凌志一声冷哼,自己被卓无神持枪威胁时她不开口,两人气势对拼时她也不开口,偏偏看见姓卓的落到下风时她跑出来喊住手了。当真是好一出奴为主,主又护奴的感人画面!

“不……不是这样的,凌公子,卓无神刚来不久,不明状况,言语冲撞了你,我替他向你赔罪!”

“小姐,你用不着求他!”

卓无神身形一错,径直闪到燕若水前面,冰冷目光直刺凌志双眸,“小畜生,你刚才竟然敢偷袭?”

“我偷袭?!”

凌志心头冷笑,根本连回都懒得回答,直接看向燕若水道:“若水小姐,还记得你的承诺吗?”

“啊?凌公子是指……”

“昨日你被黑风寨追杀,曾说过只要救你一命,就以两万枚灵石作为报答,现在你人已经活到现在,我应该算是救你一命了吧?还请小姐兑现承诺!”

凌志看着燕若水冷声道。既然对方不仁在前,他还有什么好说的?救人拿钱,天经地义,况且这还是对方承诺在先,他更不会有半分愧疚。

“我……”

燕若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哪里会不知道凌志是真生气了?本想再说两句好话,可当她看到凌志投来的冰冷眼神时,心头就止不住生出一股怨气。

她终究是来自高门望族的大小姐,之前和凌志笑脸相迎,那是形势所迫。可现在,对方明明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竟然还半点面子都不给,未免有些太过放肆。

“无神,把你储物戒指给我!”燕若水把手伸到卓无神面前,“回去后我还你!”

“小姐你……”

“快点啊,难道你怀疑我还不起两万灵石?”燕若水黛眉微蹙,语气有些不耐烦。

“小姐,不是我不给你,你应该知道,无神出门,向来没有携带灵石的习惯!”

卓无神歉意的摇了摇头,旋又看向凌志,目中露出冷意,“况且,这两人来路不明,谁知道他们和黑风寨是不是一伙的?救人一说,究竟怎么回事,怕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你说什么?”

凌志往前一步,目中闪过一道锋芒,“再说一次!”

“无神,你怕是误会了,凌公子光明磊落,怎么可能是你说的那种人?”燕若水虽然对凌志的冷酷有些来气,但基本的是非观念还是有的。

“小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可是这个江湖,永远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有时候亲眼看到的也未必是真!”

卓无神冷冷看着凌志,目中杀意始终不减半分。

“哈哈哈,什么狗屁燕家?我呸,如果没那本事,最好别张那么大的嘴,免得被天下人耻笑!”

凌志摇头大笑,又一把挽住落雁的手臂,“落雁,我们走,权当咱们瞎了眼,以后这种救人的事情,看来还是要尽量少做!”

一把冷酷的声音传来,“谁那么大胆子,敢说我玉京城燕家是狗屁?!”

说话的是一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袭金色长袍,模样看起来甚是威武,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行数十男人,每一个都双目有神,气息浑厚。

“二叔?”

看到这个中年男人出现后,燕若水眼神一亮,飞奔着就朝对方扑了过去。

“好啦好啦,你这丫头,都这么大人了,怎么做事还那么不稳重?二叔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折腾!”

中年男人笑呵呵的在燕若水背上拍了拍,目光很快朝着和卓无神对峙的凌志身上投来,“刚才是你说我燕家连狗屁都不是?”

“二叔”说话的语气很轻松,但听在凌志耳中却不异于雷霆炸响。

这世上总有些人,并不需要刻意做作,但他们随意一个眼神笑容,却都能引起别人极大的震撼与压迫。

这中年人无疑就是其中一员。姑且不说他燕家二爷的身份,单是他地武境中阶的实力,在整个大夏王朝都算有数的高手。试问天下又有几人能够在他目光逼视下无动于衷?

凌志自不是别人,虽然慑于男人的威风,但还不至于让他连说过的话都不敢承认,当即点头应诺,“不错,是我说的!”

听到凌志的回答后,这中年男子眼睛一眯,庞大的气势狂卷而出,直直朝着凌志碾压而去。

凌志心头冷笑,不过是一个地武境而已,竟然也想仅凭气势将他压制的不能动弹,岂不知这种行为有多可笑?

不过还不等他有任何动作,燕若水突然走上前来,一把拉住男人的胳膊道:“二叔,你干什么?一来就欺负人?”

“小姐,你还帮助这小人说话?”卓无神脸色一沉,有些不满的看向燕若水,“难道你不相信我之前说的话?”

“咦……”

就在这时,燕南天突然心头一凛,目光死死朝凌志旁边的落雁看去。

过来这么久,他竟然直到这一刻,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存在。最奇怪是这女人还生得如此美貌,即便是他那滩古井之水,也忍不住荡起层层波澜。

然而她就那么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出尘的气质绝佳的容颜,无论哪一方面都应该成为人群注视的焦点,令他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否则怎会没看到她。

如此隐藏气息的手段,当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比之自己堂堂地武境中阶的修为似乎都更胜一筹。

又是仔细一番打量,燕南天心头更惊。

他竟发现此女并不似自己想象的那般隐藏气息,而是压根就没有半分气息。就如一棵树,一块石头,不仅修为半分看不透,甚至如果不是用眼睛去看,连这个人究竟是死是活都无法判断。

“二叔,你究竟听不听人家说话?”

见到燕南天一看见落雁就转不过目光,燕若水心头就有些不悦,当即用力推了推他的身体。

“啊?啊哈哈,若水,你刚才说什么?对了,这两位是你的朋友?还没介绍二叔认识呢!”燕南天人老成精,在感觉看不透落雁底细后,说话就再没有那么强硬。

燕若水虽气凌志的不识抬举,不过心肠倒未必有多歹毒,不过是高门望族的大小姐脾气泛滥。

此刻听二叔问起,当即就巴拉巴拉把如何遇到凌志,乃自对方两次出手救她性命的事情讲了出来。

“原来两位是若水的救命恩人啊?老夫刚才一时情急,误会了贤侄,还请贤侄恕罪,老夫代表整个燕家,向两位道谢了!”

燕南天听完燕若水的讲述后,抱拳就朝凌志深深一拜。

“二爷,他们未必有小姐说的那么好!”卓无神见到燕南天竟然如此礼遇凌志,当即就反驳起来。

“你闭嘴!”

燕南天一声呵斥,又招手朝燕若水道:“若水,还不过来感谢救命恩人?”

经过燕南天这一番打岔,燕若水心中对于凌志的些许不满早就烟消云散,闻言也走上前来朝凌志深深一揖:“凌公子,若水再次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对了,现在我二叔来了,我马上叫他把两万枚灵石给你……”

“若水,你这孩子是怎么说话的?”

燕南天脸一黑,“我燕家之所以能够屹立玉京城数百年不倒,靠的是什么?那是义气,现在两位贤侄对咱们如此大恩,怎么可以这么就轻易打发了?”

说着径直往前,亲昵的拉住凌志的手,“贤侄,我刚刚听若水说,你们似乎也欲去玉京城,不如和我等同行?等去了玉京城,也好让老朽聊表谢意!”

“不必了!”

凌志吃软不吃硬,本是一肚子气,然而在燕南天不计较身份亲自赔罪之后,就再也生不出气来,但心中总有些芥蒂,和他们同行却是不愿意。

“不识抬举!”卓无神闻言又是一句冷笑。

“闭嘴!”

眼蓝天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单手一拂,取出一枚戒指递过去,“贤侄,这里面有五万枚灵石,权当老朽一点心意,还望贤侄笑纳。”

“前辈,用不着这么多……”凌志赶忙摆手,如果说刚才他只是气消了,那么此刻燕南天表现出的豪爽已经赢得了他的好感。

“哈哈,多的部分就当老朽送给贤侄的见面礼,你就收下吧!”

“这个……”

“长者赐,不可辞!怎么?或者你认为我侄女就值区区两万灵石?”见凌志执意不受,燕南天就故意绷着脸说道。

“好吧,既然前辈盛意,那晚辈就却之不恭了,多谢前辈,晚辈告辞了!”

凌志收起戒指,再次道谢后,就准备牵着落雁离开。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