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九十章 答应护送

“看,我看你妹,老子就算要看,也是看你光屁股的样子,靠!给我脱……”凌志脸一横,一个饿虎扑食,猛的朝着落雁扑了过去。

……

“咦?你们在聊什么?说得那么开心?”

燕若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刚清洗过的她脸上还挂着串串晶莹的水珠,肤光如雪。已经束起的长发下,露出的是一张圆圆的鹅蛋脸儿,上面有着一个小小酒窝,说话时梨涡浅笑,露出一排皓白编贝,算不上绝色,却说不出的俏皮可爱。

凌志刚和落雁闹腾一阵,尤其是那比天底下任何女人都要柔软弹性的身子,令得他的心尖儿都变得阵阵酥麻。转头又看到如此动人的一副画面,一时间竟有些出神,险些收不回目光来。

“嗯?”

这个时候,燕若水的眉头突然微微皱了一下,凌志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赶忙道:“你真的没受什么伤吧?如果没事的话,那我们就此别过,如果有缘,说不定将来在玉京城还能碰到。”

凌志说完就欲离开。如果是没有之前那个玄武境后期男人的一通话,他还可以邀燕若水同行。然而现在,只看那女人貌似无邪的外表下,实则掩着深深的戒备,凌志就再没有与她同行的兴趣。

他凌志是要追寻强者之路,但他有自己的道。哪怕燕若水真如之前男人说的那么金贵,除非别人自愿,否则他凌志又岂会因为区区武魄进化而辣手摧花,误了自己本心?

“啊?你要走?等等,你等等好吗?”

看见凌志转身就要走,燕若水顿时就有些慌了神,也顾不得再故作矜持,赶忙一把拉住他胳膊:“你救了我,可是我承诺给你的一万灵石还没兑现呢……”

“不必!”

凌志摆手,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我救人,不是为了灵石。”

“那我也必须给你!”

燕若水眸中闪过一丝怒意,抓住凌志的手就是不愿意松开,却见凌志完全理都不理,又急忙叫住他道:“你给我站住!”

“嗯?”凌志蓦然转身,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燕若水赶忙赔笑道:“对不起,刚才我的语气有些不对,我向你道歉,凌公子,我就是想请问下,你们是不是也去玉京城?可不可以带我一起?”

“带你?你的麻烦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燕若水听到凌志的话后脸色就有些难看。

半晌之后才道:“我实话说吧,我的护卫全都被杀光了,而刚才你杀死的三个人不过只是黑风寨打头阵的,为了得到我,他们一定还会派出其他人来,所以我希望凌大哥你可以一路护送我去玉京城!”

说完见凌志还有些迟疑,又道:“你放心,占用不了你太多时间,最多三日,三日后我父兄派来接应我的人应该就会赶到,到时候我必定完成诺言,送你们每人一万枚灵石。”

凌志不想带燕若水一起主要就是怕对方误会自己会有什么企图,至于说间中什么黑风寨的威胁他倒是不惧。

因为修习龙象吞天经的关系,他现在巴不得多碰到些人,杀的人越多,那他的实力就增进得越快。

“既然燕姑娘信得过凌某,那就一起同行吧!”

“凌公子放心,我们燕家虽然不算什么豪门望族,但在玉京城还是能够说上几句话,虽然我不知道凌公子去玉京城干什么,不过只要是在玉京城,公子以后遇见任何麻烦,都可以来找我们燕家!”

燕若水说这话时透着一股强烈的自信,仿佛她再不是什么身陷绝境的弱女子,而是独霸一方的枭雄霸主。

凌志看着那道曼妙的身影,漆黑眸子中突然闪过一抹意味深长之意,“这燕京城燕家,看来势力不小,就是不知比上轩辕不古,又孰强孰弱?……不管了,先把善缘结下,假以时日,未必对我就不是一个助力!”

官道宽阔,三人如此这般一路前行,却是半天也看不见一道人影。

眼见天已渐黑,凌志正准备寻个避风的地方休整下来,突然看到落雁骑着马靠了过来,“凌志!”

“干什么?”凌志现在是真有些怕了和这女人说话,完全就不在一个位面,简直跟鸡同鸭讲没什么区别。

“有人来了!”落雁指了指天空,一脸淡漠的朝凌志道。

“哈哈哈,若水小姐,没想到这么快咱们又见面了!”

几乎是落雁话声刚刚落下的同时,天空中突然降下一片“阴云”,却是一头双翅展开近百米的巨鹰从天而降。

在巨鹰宽阔的背脊上,一行男人高高伫立,正瞪着冰冷的眸子朝下方的燕若水看来。

“若水小姐,我黑风寨好心好意请你去做客,你不答应也就算了,竟然还辣手杀人,这是否有违江湖之道?还是说,若水小姐自诩为是燕京城燕家之女,完全可以不把我黑风寨放眼里了?”

一把男人厚重的声音,刺破层层罡风,从天空遥遥传了下来,清晰的落进地面三人的耳中。

“黑风寨的人?”

凌志目光微凝,望着天空越来越近的巨鹰,眼中闪过一道锋芒。

那些鹰背上的男人,不仅散发出的气息和之前被自己所杀三人皆无二样,最让人可气是,他们不仅望着燕若水的目光透着银邪,看向落雁的目光,更是毫不掩饰的赤裸与贪婪。

别看凌志平时对落雁好似一幅意见大过天的模样,实则早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现在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如此亵渎觊觎,他岂有不生气的道理?

“黑风寨,就是黑风寨的人,没想到他们来得如此之快,而且一次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看着越飞越低的巨鹰,燕若水脸色惨白,忍不住朝凌志的身躯靠拢了几分,“凌公子,这次是我预估不足,怕是要连累公子了……”

“如果来的都是猪,人再多又有何惧?”凌志持刀在手,迎着天空一群鹰隼目光,嘴角勾起冷笑。

“常闻玉京城燕家的女人是花中极品,不仅对武人的武魄大有滋养裨益,最销.魂是那神秘幽深的元牝之门,那滋味,嘿嘿,燕若水,如果你愿意跟我,老夫可以破例饶你一条性命,并让你天天享受人间极乐,哈哈哈……”

“寇臣,虽然我并不计较你和她来第一次,但你这个如意算盘怕是要失算了,嘿嘿……”

“哦?王青,此话怎讲?”

“你难道没看到她旁边那小白脸吗?啧啧,话说这小子也不知哪世修来的福气,竟然一拖二,不仅能够获得若水仙子的青睐,你看另外那名仙子,无论姿色气质,更是在燕若水之上,如果能让我快活一回,哪怕减寿十年都愿意,哈哈哈……”

“喂,底下两个女人,你们都听见我师兄的话了吗?还不快快脱光衣服让大爷们看看?我师兄看得起你们,那是你们的福气,否则若让我们动手,那可不光服侍我师兄一个人那么简单了,哈哈哈,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一阵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落雁自是听得面无表情,然而燕若水却是脸皮通红,浑身气得直发抖。

“既然各位如此有雅兴,那就让凌某来陪你们玩玩!”

凌志一声长笑,一道御风诀打在腿上,身形拔地而起,双手把持血饮狂刀,八龙象之力毫无顾忌运集与双臂之间,对准头顶的巨鹰就是狠狠一刀划了下去。

“这小子想干什么?”

“区区一个玄武境一重的垃圾,他是准备送死吗?”

“当心!”

鹰背上,早前当先出声调笑的寇臣突然脸色一变,朝着四下爆喝起来。

凌志看似随意的一刀,却似蕴含毁天灭地之能,殷红刺目的刀光,亦如夜幕中撕裂黑暗的雷霆闪电,刚一挥出,竟让众人睁不开眼来。

“滚!”

一把刺破苍穹的狂暴声音响起,下一秒,就见一道恐怖巨锤凭空生出,硬生生朝着凌冽刀芒轰击而去

轰隆隆!

狂暴的撞击声震天响起,天空中刮起阵阵可怕的元气飓风。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飞临半空的凌志身躯再一次动了。

却见他双腿骤然朝下一踩,脚底发出一阵诡异的音爆之声,借助这番冲力,凌志身形一闪,已经蹿上宽阔的鹰背之上。

根本连看也不看寇臣一眼,凌志单手一拂,直接把半截血饮狂刀插入鹰背之上,同时双拳发力,八龙象之力犹如决堤大海中的汪洋,狂猛的朝四肢百骸,奇经八脉冲击而来。

“吼!吼吼!”

凌志仰天怒吼,声震云霄,双拳骤然一握,发出“嘭嘭”刺耳爆响,下一瞬,两只铁拳化作夺命之锤,瞬间扑入人群。

“哼,你以为发神经我就会怕你吗?”一名玄武境八重的男人见到如此一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抡起手中狼牙棒就朝凌志头顶砸去。

“滚!”

凌志一拳轰出,一声炸裂之声滚滚传出,那玄武境八重男子当即喷出一口鲜血,化作一支离弦之箭般射出鹰背范围,直直朝着地面跌落下去。

“好!”

一拳轰死一名玄武八重,凌志再次双拳猛抡,在身周舞出一阵拳罡波纹。

当真是碰着及伤,挨着即死,所过之处,别说一合之将,甚至连稍微能够格挡他一下的人都没有。

随着不断有人死去,越来越多的灵魂被自动吸纳入体。凌志的力量亦是越来越强,越来越大。

不多时,他的力量就从八龙象之力提升到九龙象之力往上,最多再吸收三两个玄武境武者灵魂,他就能顺利晋升龙象吞天经第二重,拥有十龙象之力。

“嘭!”

又是一拳过去,硬碰硬砸死一名敌人后,凌志习惯性转身,寻找新的对手,却发现,偌大的鹰背上,唯有那手举大锤的寇臣还活着,除此之外,竟然全都是麻麻一片的尸体。

他竟然在如此短时间内,把黑风寨一干精锐全都给毙于拳下。

“畜生,我要活剐了你!”

寇臣乃是黑风寨的二当家,地武境二重修为,走的同样是力修道路,一身伟力石破天惊,当配合手中武魄惊天锤时,威势更是非凡。

巨锤落下,天地色变,似乎连空间都被无形压缩,刚刚回过神来的凌志,瞳孔无限放大,眼睁睁看着巨锤在视线中越放越大,竟然来不及做出半分反应!

“小心!”

这个时候,突然一把带着焦急的呼唤在耳旁响起,凌志蓦然抬头,只感觉眼前一花,落雁的人影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

“跟我走!”

一只纤弱却又有力的素手顺势穿过凌志的腰,同一瞬间,就看见落雁突然转身,单臂朝前,两根青葱玉指对准寇臣的胸口微微一点。

下一瞬,只听“撕啦”一声轻响,两道红色的射线从玉指冒出,闪电般钻入寇臣的胸口,冒起两团白色的烟雾后,又从寇臣的背后飞出,直至射线飞入黑暗,最后消失不见。

也就是这个时候,恐怖的大锤落下,却再不含半分力道,因为那控制大锤武魄的人,已经目光涣散,脸容呆滞,软软的朝地面栽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