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八十九章 你要看吗?

“一万枚灵石?”

凌志目光微凝,要知道落霞宗近千年积累,到了他手上也不过才十来万枚灵石。

这女子却是一张嘴就一万,几乎相当于落霞宗近千年积累的十分之一,她究竟是情急放嘴炮,还是那所谓玉京城燕家,真有其雄厚实力?

此时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那女子见凌志依旧坐着不动,而另外一名美得不像话的女人显然是以他为主,更是坐在马背上连半点表情都没有。

不禁越发着急起来,“求求你了,帮我一次,我真的没有骗你们,只要到了玉京城,我一定送你们每人一万枚灵石……”

“上来。”凌志不等女人把话说完,直接一手抓住她的肩头,把她从地面提溜到自己的身后坐下,随即单手一扬,半截血饮狂刀瞬间祭出。

锵!

殷红刀光席卷而出,在地面犁出一道数十米长的深渊沟壑,直接轰向了后面逼近的三名骑手。

“大胆!”

三人勃然大怒,各自朝着马肚一夹,纷纷从马上跃了起来,同时双手挥动,使出自己的兵器朝着殷红刀芒劈斩而去。

轰隆隆!

三声震耳的碰撞声过后,三人的身躯如断线风筝般朝后跌落,人还在半空,就洒下片片触目的血水。

凌志超过八龙象之力,刀道修为更是悟通奥义三重境界,虽只是简单一刀,又如何是那三名普通玄武境男人能够接得住?

“滚!”

凌志单手提刀,冷冽的杀意,随着刀锋所指,便是连空气也变得沉重窒息起来。

“可恶……”

三人脸色铁青,他们皆是玄武境中后期修为,此刻却被凌志区区一玄武境一重威慑,脸色都有些难看。

“朋友,正所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不觉得自己太霸道了吗?”

“是非只因强出头,阁下,或者你有些手段,但在没搞清楚事情缘由前,万某劝你还是不要急着趟浑水的好,免得到时候误了性命,那就不好看了,哼!”

两名玄武中期男人目光凶狠,毫不客气朝凌志呵斥起来。然而,回答他们的却是一道比之先前更加刺目绚丽的血色刀光。

随着凌志再次一挥手,就见空气中红芒一闪,两人由眉心处暴起团团血雾,转瞬间化作两具没有呼吸的尸体。

“废物!”

凌志轻哼,眸中露出深深的鄙夷。

这两人,修为已经达到玄武境五六重,实力怎么看都算不错,但他们的灵魂被吸入后,却连一龙象之力都不能增长,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你……”

唯一一名玄武境七重的长脸男子,见到凌志不仅抬手间碾死自己两名同伴,事后更是出言羞辱,脸色一下就变得涨红起来。

“既然都不愿走,那就下去陪你的两个兄弟吧!”凌志双目一寒,半截血饮狂刀缓缓提到半空,慑人锋芒凝成光华,释放出强大可怖的森寒杀意。

“等等!”

男人脸色一变,急忙扬手打断凌志道:“你要杀我没关系,不过能否听我把话说完?”

“说!”凌志点头。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身后的女人娇躯一颤,被头发遮住的面容似乎变得紧张起来。

“你知道那女人的身份吗?”

男人一指头指向凌志马背上的女人,并不等他回答,又急忙道:“她是玉京城燕家当代家主的嫡长女……”

“那有如何?”凌志冷笑,关于这女人的身份,她早就告诉过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惊奇。

“那又如何?你竟然还没明白……呃,我知道了,你并非玉京城人,所以不明白这其中的关键,好吧,我告诉你,只要是燕家的女人,特别是拥有燕家嫡亲血脉的女人,对咱们武人来说可是具备一个天大的好处。”

男人说道这里,语气不自觉变得激动了几分,“相传,只要和燕家嫡亲女人*,咱们武者的武魄就能进化,甚至出现传说中的变异,由单武魄变成未知的双武魄也不一定。

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武魄,但我可以保证,只要你立刻把那女人办了,你的武魄强度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天底下还有这般神奇的事情?”

听到男人的话后,凌志心头一动,忍不住朝身后的女人看去。

“公子,千万别听他胡扯,这根本就不是真的……”女人浑身剧震,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却又强装出一副镇定模样,极力摆手否认起来。

“哼,究竟是不是真的,只需要去玉京城随便找个人问问就知道,当然,如果阁下仍然怀疑在下的话,你可以立刻与她*,我保证你的武魄将出现一个质的飞跃,只求朋友看在我告知如此天大机缘的份上,能够饶在下一命……”

男人说完,就用期盼的眼神看向凌志,目光里带着求饶。

就在所有人都把紧张目光投向凌志时,却不想,这个时候,那一直坐在马背上,美艳得一塌糊涂,存在感却又无限接近于零的落雁,突然开口说话了。

“*,也叫*,是指雌雄动物发生性的行为,或者是植物间的雌雄生殖细胞相结合。凌志,你是否现在需要和这位小姐*?如果是,我可以帮你们营造一个合适你们*的场所,我的程序中曾提到过,人类是高等动物,不习惯如低等动物般露天……”

“你给我闭嘴!”

凌志满头黑线,这女人都在说些什么?自己是他么在考虑什么**的事情吗?靠,自己是那种人吗?再说就算自己真想了,以他凌志两世为人的经验,还他娘需要她一个女人来教?

“你的情绪很激动,凌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激动,不过作为朋友,我必须提醒你,易怒伤肝,你必须学会控制情绪,让自己时常处于冷静之中……”

落雁听见凌志的呵斥后,眼中就出现了一丝疑惑。难道自己的解释是错误的?

“我……”

凌志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平生第一次,他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怀疑。让这*娘们跟着自己,真的是正确的吗?

“嗯,好,我冷静,行了吧?那么落雁,我也求求你,以后,在我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也请你老人家闭上尊口,行吗?我的女、王、大、人?!”

“女王大人”四个字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别说是落雁,就是现场另外一男一女,听见这几个字也忍不住心头发寒,牙齿发酸。

“好吧,既然你要求,那我不说话就是,不过如果你以后有需要……”

“行行,有需要我会说,我会告诉你老人家的,落雁,女王大人,那么现在,你可以闭嘴了吗?”

凌志恶狠狠的看了落雁一眼,转过头来时才发现,无论是坐在自己背后的女人,还是那站在地上的玄武境后期男人,全都目光呆滞,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自己。

“咳咳……”

凌志感觉老脸有些挂不住,咳嗽了半晌才朝那男子问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仅限于第一次,另外,我还要提醒你,燕家到她这一代,只有她燕若水这么一根独苗,其他全都是男性子孙,如果你想要,最好把握住机会,这江湖上,觊觎燕若水处子之身的男人可不少!”

男人说完,就朝凌志拱了拱手,“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不知朋友能否放我一条生路?你放心,今日之事,我保证不会向外吐出半个字。”

“你走吧!”

凌志点了点头,示意男人可以离开了。

男人深深看了凌志一眼,似乎生怕他反悔,当即运集起浑身元气,转身就朝道路旁的灌木丛钻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天空中陡然间划过一道殷红,男人急冲的身形顿时僵在当场,徐徐转身,带着怨毒的目光看向凌志,“你……骗人……”

话落暴起一团血雾,直勾勾朝着地上栽倒下去。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燕若水,不知公子高姓大名?”看到男人倒地伏诛,燕若水眼角微微抽搐了下,旋又拢了拢自己蓬乱的头发,朝凌志道起谢来。不过眉宇间却隐隐含着几许担忧。

“我叫凌志。”

凌志自我介绍道,又看了眼旁边的落雁,终究还是没有开口介绍对方认识,只是平静的朝着燕若水问道:“你没事吧?我看你身上很多地方都在流血!”

“没事没事,就是一些皮外伤而已,我自己能处理……”

燕若水反应强烈,一个劲的摇手,说完后才发现自己语气有些过头,当即脸色就红了起来。

“我记得前面不远处有个水潭,不如我带你去那边清洗一下,对了,你有衣服换吗?如果没有,我让落雁给你找一套……”

凌志就似看不见燕若水脸上的尴尬,语气淡漠的朝她问道。倒不是他有什么图谋,实在是这女人浑身衣服多处破烂,此刻大片大片白花花的肌肤都露在外面,就这样和他同乘一匹马,终究有些惹眼。

“不用了,我有,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燕若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状况“有碍观瞻”,越发的脸红不止,匆匆向凌志道了声谢后就独自朝前面一处水潭走去。

“凌志,你不过去吗?”

就在燕若水刚刚离开后,落雁就眨了眨眼,朝凌志走了过来。

“过去?过哪里去?”凌志面色一愣。

“你刚才让她去水潭洗澡,难道不是为了偷看她吗?”

落雁转头看着凌志,亮晶晶的眸子似噙着一抹笑意,“人类中有很多奇怪的男性都喜欢观看女人的身体,借此刺激自己的男性荷尔蒙激素分泌,你不是……”

“我……我我我……”凌志无语。

“嗯,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的话也没关系,我可以帮你!”

落雁忽闪着大眼看向凌志,随即伸出一只洁白柔荑到她的面前,“我可以把她洗澡的影响传输过来,你要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