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八十四章 半路狙杀

凌志说的是事实,那日车子夫让他发誓,他同样没有答应,但他不发誓,并不代表他就不会那么去做。他是修过天道的人,深谙誓言的厉害性。

有时候哪怕你全心全意去做一件事,但天意弄人,也可能因为种种意外而无法达成预期目标。而如果你因为这件事而发誓,那就算违背誓言,在心中留下间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慕容非凡看着凌志,庞大的威压释放开来,直接朝凌志身上碾压而去,“凌志,你真不同意继承宗主之位?”

凌志不动如山,任由那股气势不断冲击身体,脸上却连半点表情变化都没有,“如果宗主你有意,凌志当然愿意接受,并且可以保证,将来有一天,必定重建落霞宗山门。”

“保证,你如何保证?”

凌志看着慕容非凡,一字一顿道:“以吾人格保证!”

“但你为何连一个誓言都不愿发?”

慕容非凡死死看着凌志,却见凌志怡然不惧,清澈的目光竟然直直的朝他迎了过来,那其中,是坚定,连半分躲闪都没有。

“罢了,凌志,我只希望将来你不要忘记今天说过的话!”

半晌的对峙后,慕容非凡发出一声叹息,把那枚玉扳指递到凌志面前,“这枚戒指,代表着落霞宗宗主身份,只要是宗门之人,见戒指如见宗主本人,现我将戒指传给他,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落霞宗第十五代宗主!”

凌志脸容一肃,赶忙伸手恭敬的接过。

“凌志,无论你发誓与否,但现在你已经是落霞宗宗主了,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忘记今天,不要忘记那些陨落的同门,更不要忘记你曾答应过的事!”

慕容非凡说完最后看了凌志一眼,目中含着浓浓的鼓励与期盼,随即转身就欲离开。

“宗主……”

凌志心头一紧,一把抓住慕容非凡的胳膊,“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

慕容非凡露出一个苍然的笑容,“身为落霞宗当代宗主,门人弟子都还在受苦难,我又如何忍心自己一个人躲起来苟活?”

“可你现在回去是送死!”

“送死?”

慕容非凡面色一震,目中闪过一道精光,“就算是死,我也要和宗门死在一起,凌志,记住自己的话,好自为之,我去了!”

话声落下,慕容非凡再不由凌志分说,两道金色羽翼一展,刮起一道强烈的飓风,瞬间冲破云霄,逐渐消失在凌志的视线之中。

“宗主……”

望着慕容非凡渐渐远去的身影,凌志的眼角,滚落两行热泪。

在这之前,他一直觉得慕容非凡是懦弱,是优柔寡断,哪怕实力不俗,但并不配称为一名合格的宗门之主。

然而刚才,当他看到对*然决然的返回,哪怕明知是死的前提下。一瞬间,慕容非凡的形象,在他心中无限拔高起来。

或许,未到那个高度,永远不会了解其中的艰难。当慕容非凡继承宗主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把全部精力和所有心神放在了如何发扬振兴宗门的目标上,为了这个大前提,一切的隐忍,包容,又算得了什么?

凌志不是感性的人,上一世的修真经历,也容不得他太多感性。

在目送慕容非凡离开不久,他就收拾情怀,寻了个僻静的地方盘膝而坐,静静的疗起伤来。

之前被白帝城偷袭,不仅肩骨碎裂,连内在经脉也碎了许多,如果再不治疗,很可能会变成永久性伤害。

两个时辰后。

凌志从打坐中睁开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从地上站了起来。经过这段时间自然诀的运转,他的伤势已经痊愈。

说起来他的伤势能够恢复得如此之快,还要多亏了那枚宗门戒指。

在疗伤之前,凌志稍微查看了下,里面的确有各种功法武技,天材地宝无数,但最让人感兴趣还是其中一大堆灵石,粗略一数,怕不下十万枚。

这个数字如果放在上一世修真界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此刻的凌志来说,不异于一笔“巨款”。

但在最开始的欢喜过后,凌志又很快冷静下来。他答应过慕容非凡,将来必定重建落霞宗,那这些灵石可不能任由他随意挥霍。当然,取出一些疗伤还是可以的。

“现在伤势已经痊愈,往回走是不可能,之前宗主也说过,唯一的生路只能是这片往生林,但生路在何方?难不成要我穿透整片往生林,去到王朝的另一方?”

看着前方漆黑幽深的密林,凌志心头不禁微微有些打怵。

他虽数次进入过往生林,但严格说起来并未深入,而只是在外围而已。因为他曾听人说起过,在遥远不知凡几的往生林深处,很可能会有着天妖兽的存在。

天妖兽,多么恐怖的名字,不仅已经相当于人类天武境强者,而且还可化形为人类。甚至连人类引以为傲的智商,天妖兽同样不会缺少半分。

凌志有自信能够在地妖兽的手中逃走性命,但对于已经化形为人的天妖兽,他根本就连半分把握都没有。

“慕容宗主花如此代价给我铺就的一条生路,哪怕前路再是凶险,无论如何,始终得闯一闯才行!”

凌志在原地吃了些东西,感觉到身体状况差不多恢复以后,就径直站了起来,朝前面的黑森林迈步走去。

往生林的确很危险,到处都是要人命的荆棘毒虫,各类飞禽猛兽更是多不知凡几。幸运的是凌志具备神识,每每总能够先一步发现危机而避过。

转眼间数天时间过去,凌志虽然感觉有些疲惫,但致命的危机硬是连一次都没碰上过。

“如果我继续保持这样的速度下去,最迟半年,一定能够穿过这片森林,只希望后面别碰到天妖才好!”

这一天,凌志再次凭借神识偷偷穿过一只地妖兽的领地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数日来神识全开,而他偏偏还只是筑基三重的修为,精神早就吃不住。

“不行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的识海很可能会破碎掉,必须先休息一阵,等精神恢复后再走!”

如此这般想着,凌志看准前面一棵数十丈高的大树,身形一起,就朝着树梢上攀登而去。

不多时,他顺利来到这颗大树的一个分叉上,随即又用神识简单在四周围扫视一圈。当发现并没有什么强大的生物在附近后,赶忙取出两枚灵石握在掌心,瞬间沉浸入自然诀的修炼当中。

然而此刻的凌志却不知道,就在离他前面大约十来里的地方,在一片高耸的峭壁旁,两道人影歪坐在地上,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

“老三,你说这都大半个月过去了,真的会有人从这里路过吗?”

“怎么?你敢怀疑侯爷的决定?侯爷可是亲自出马请王朝钦天监的天机老人推衍过,落霞宗必有漏网之鱼从这个方向逃走!”

“不不,侯爷神机妙算,我怎么敢质疑侯爷的决定?只是我觉得吧,咱们已经在这里守了这么久,连个鬼影子都没碰到,倒是强大的妖兽出现不少,或者那小子真的逃出来了,但也有可能被某个地妖兽吞肚子里了?”

“还真有这种可能,毕竟听侯爷说那小子只是玄武境修为,不仅实力给咱们提鞋都不够,而且又不像咱们具有躲避妖兽探视的地兵法器……咦?老三,你看什么呢?”

老三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把手指向了身后方,“老二,感觉到什么没有?对,就是那里,好浓厚的灵气……不对,是有人在用灵石练功……”

两人眼神碰到一起,不等老三的话说完,两人身形暴起,化作两道疾驰的流光,瞬间朝着身后密林纵深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