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八十章 大祸临头

“宗主,还记得昔日九大天骄中的易天行和雪公子云逸二人,连同雄霸山庄葛州霸三人一齐进山,强势要求宗门把我交出去的事情吗?”

“原来,他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慕容非凡看着凌志,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昔日固然有白帝城自作主张的缘故,但他作为宗主,同样有难辞其咎的责任。

如果早知道凌志天赋如此过人,那日就算颇着得罪白帝城,得罪易天行和云逸的面子,也要强势力保凌志一命。

“宗主,有关于那日的情况,我想就不用凌志多说了吧?白长老身为落霞宗十二峰主之一,却不问青红皂白,为了讨好别人,连给自己门下弟子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无耻的要把弟子交出去……”

“住嘴!”白帝城哪里还敢让凌志继续说下去?只是他这句话才刚刚出口,就见慕容非凡冷然回头,“你才住嘴!”旋又看向凌志,“你接着说。”

凌志点了点头,继续道:“数日之前,我从老家回来,半途中见到我落霞宗弟子被外派门人围攻,险些处于绝境,于是拔刀救援,也因此,和一个叫飞云寨的势力结下梁子。

事后,在我带领宗门弟子回归的途中,飞云寨主从天而降,欲拿包括弟子在内的所有门人出气,当时有师兄见机得快,偷偷发出求救信号。

很幸运,当时白长老接到了信号,并及时赶到了,但不幸的是,当看见弟子在场,白长老因为上次的事情怀恨在心,直接留下弟子任由飞云寨主处置,让弟子险些就惨遭毒手,这件事,不知宗主你知否?”

“我……”

“好,我就当宗主你事先不知,但现在我说出来了,宗主你也知晓了,我不知白长老当众抛弃门下弟子的行为,按照门规,又该当何罪?”

“小畜生,你放屁……”

“你才是放屁!”

凌志一声爆喝,冷眼看向白帝城,“如果你觉得上面两件事太远了,那我说个最近的事情,就在几炷香之前,我和花雨堡发生的冲突,作为长老,你是不是应该站出来为门下弟子说话?但你又是如何做的?”

“笑话,像你这种猪狗不如的畜生,我白帝城凭什么要袒护你?”白帝城怒不可遏,如果眼神能杀人,只怕凌志早已经死了十七八回了。

凌志淡淡的摇了摇头,并不理会白帝城,而是朝着慕容非凡看过去,“宗主,你一再问我理由,如果真有什么理由,那这,就是理由,并非凌志不愿留下,而是宗门并无我立锥之地,如果我留下,或者能够得到宗主你承诺的培养,但更可能……”

话声一顿,凌志直朝白帝城看过去,“更可能,在某个漆黑的夜晚,我将横死在某个不为人知的犄角旮旯!”

慕容非凡心头叹息,对于白帝城的为人,哪怕不需凌志说这么多,他身为宗主,又何尝不了解?

可知道又能怎样?

作为老牌的十二峰主之一,白帝城在落霞宗的资格甚至比自己还要老,更甚者,如果自己动了他,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小小外门弟子动他,很可能引起其他峰主的想法。

有的时候,站得高,看得远,并非一件绝对的好事,因为你站得高,在低处望着你的人也越多,你更加要如履薄冰,不能行差踏错一步。

否则受影响的绝不是自己一人,而是会牵连到整个宗门。

“他终究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高台上,看到慕容非凡的沉默,凌志心头就叹息不已。从对方表现出的纠结,他已经能大体猜到慕容非凡的想法。

但即便如此,对方依旧选择沉默,并不愿意责罚白帝城半句。如此优柔寡断的个性,也难怪昔日轩辕不古会顺利叛出宗门。王朝四大派之中,更是以落霞宗最为垫底。

“白帝城,你还有何话可说?”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爆喝响起,让凌志没想到的是,慕容非凡经过长时间的心里斗争之后,竟然选择了向白帝城当众“开刀”。

“宗主,你不要听那小畜生血口喷人,我白帝城行的正坐得直,所做的一切,哪怕不容外人理解,但我全都是为了宗门着想……”

白帝城神色一变,却还是不吭不卑的解释起来。实在是他对眼前的宗主太了解了。

本身是个强人,却因为心头顾虑太多,终究难成气候。尤其在执掌落霞宗以后,连性格都在潜移默化中变得优柔寡断起来。

“住嘴!身为宗门长老,不为门下弟子做主,反而因为个人私仇,一再阴谋加害门下弟子,现在我以落霞宗宗主身份宣布,剥夺你长老之位,同时禁足三年,三年之内,不许你踏出白帝峰半步,你可接受?”

“宗主,我……”

“白帝城,你究竟是否接受?”慕容非凡一声冷哼,庞大的气势铺天盖地朝着白帝城压迫而去。

白帝城顿时就感觉到呼吸一滞,浑身发凉,知道已经触及到慕容非凡的底线,心中虽不甘,却也只得强低头道:“白帝城,领罚!”

“凌志,如此处置,你可满意?”慕容非凡抬头看向凌志,目光中满含期待。

凌志心头再次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这慕容宗主,看来真是做宗主做太久了,连武人基本的血性都忘记了。

白帝城几次险些要了他的命,最后换来的结果竟然只是禁足三年,暂时剥夺长老之位,连宗门都没有逐出去。而慕容非凡竟然还好意思问自己是否满意?

或者在他心中,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毕竟比起自己,白帝城已经是近乎门派最顶层的存在,两人间地位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都不止。

可惜,这并非凌志要的结果,“宗主深明大义,凌志感激涕零,就此别过,希望来日还有再见之时……”

凌志拱了拱手,再不愿留下待半息时间。

心中虽有些失落,但对于宗门最终没有选择他,倒并未太过介怀。

武者的时间,说到底还是强者为尊,如果道理有用的话,那还要修炼各种武技,苦苦变强做什么?

“等等……”

慕容非凡脸色一沉,难以置信的看着凌志,“你竟然还是要走?难道,对我刚才的处理依旧不满意?”

“哈哈哈!当然不满意了,姓白的老匹夫都要人家的命了,你竟然只是不痛不痒的责备两句,换作是我,同样不会满意,慕容非凡,你这个宗主究竟是怎么当的?一把年纪难道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高亢嚣张的声音从天而降,听得无数人勃然变色,纷纷抬头朝着头顶看去。

蔚蓝色的天空中,一道金光闪过,蓦然变大。

轰隆一声,狂风席卷,遮天蔽日,一艘万桅龙船,由远及近,瞬间出现在众人头顶,投下一片广博的阴影。

凌志目光一凝,抬眼望去,正对上一双凌厉深邃的幽瞳,似深渊如大海,又若广博无垠的星辰宇宙,竟看不见瞳孔中半分属于生灵的情感和生趣。

霎那间,凌志浑身汗毛倒竖,肌肉绷紧,双目闪过熠熠精光,“轩辕不古!”

无边杀气,席卷而来,有若苍茫大海中怒卷的波涛,压得无数人脸色剧变,浑似睁不开眼。

相比较于凌志和对方那点恩怨,落霞宗与轩辕不古更是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之不尽。

“叛徒,你还敢回来?”

慕容非凡一声爆喝,双目圆睁,额头上暴起根根青筋,眼中的杀意似欲凝若实质。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本侯代太子巡视,区区落霞宗,又如何来不得?”

轩辕不古压根连看也不看凌志一眼,直接朝着慕容非凡一众落霞宗高层讥讽起来。

话落突然单手一挥,取出一张金光闪闪的王榜,朝着四下大声道:“传王上令谕,今有落霞宗一干逆贼,大逆不道,获血刀帝兵,而不知敬献王庭,实乃包藏祸心,预谋不轨,论罪当诛!

现命战天侯轩辕不古,携王师羽林卫全权负责,但凡落霞宗者,皆听从战天侯安排处置!”

轩辕不古念完收起王榜,看着台下一众呆若木鸡的落霞宗众人道:“慕容非凡,你都听见了?本侯现在给你一炷香时间,立刻交出从血刀成员处获得的八件帝兵,敬献王上,否则后果自负!羽林卫准备!”

话声方落,庞大的楼船上,近万身着金光明铠的羽林卫士兵,迈着整齐步伐,纷纷来到甲板,每人手中都擒着一张金鳞圣胎弓。搭箭上弦,上万支锐利箭锋直直瞄准向战神广场上每一名成员。

霎那间,恐怖的杀气弥漫整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