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七十一章 男人的碰撞

“孽畜!”

战场上,面对巨型怪物泰山压顶的一只大脚板落下,轩辕不古怡然不惧,翻手之间,一柄长剑已然落在掌心。

长剑带起无边厉芒,在空气中拖出一道恐怖的半月圆弧,直接把怪物的大脚板削掉一大半。

嗷!

怪兽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庞大身躯如座山峰般朝地面砸落。也就是同一时间,怪物挥动手臂,反手就是一拳砸向轩辕不古。

拳头如山,声威如龙。

当真犹如陨石坠落大地,怪物吃痛之下的一拳,力量何止万钧?哪怕隔着老远的凌志,亦是头皮发炸,感受到一阵阵前所未有的凝重压迫感。

然而反观轩辕不古,脸上竟不带半分惧色,“区区禽兽,也敢逞威?!”

冷笑间,如剑身躯拔地而起,快若流星,手中长剑奋力疾挥,一道道剑气长虹贯彻天地,瞬间把怪物整幅身躯给笼罩在内。

“嗷!嗷嗷!!!”

怪物嘴里发出一声声痛苦的惨嚎,身上血肉犹如雪花般片片飘落。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只怕没有人会相信,强大而恐怖的地妖兽,身高不知丈几,面对蝼蚁一般的轩辕不古,竟然连半分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不知过去多久,随着“噗通”一声巨响,怪物犹如破布袋的身躯终于重重的砸落地面。滚滚鲜血,四溅飙射,那狼头一般的狰狞头颅上,两只巨眼睁得老大,茫然、恐惧、不甘……

各种情绪,纷沓而至,似乎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怪物心中都不会明白,为何一个小小的人类,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庞大恐怖的战斗力?

“哈哈哈,痛快,当真是痛快!”

轩辕不古收剑落到地面,一阵长笑,吐出胸中滚滚浊气,这才笑着朝柳无心走来,“无心,这是一只接近地妖中阶的苍狼暴猿。

它的内丹无论是上交宗门还是拿到外面去拍卖,价值都是极高,作为这次相逢的见面礼,我就把他送给无心师妹你,希望无心你不要嫌弃!”

轩辕不古径直上前,来到怪物的狼头旁边,此刻的怪物还没有完全咽气,看到轩辕不古的靠近后,庞大身躯不断颤瑟,巨眼中出现深深的恐怖之色。

轩辕不古自不去理会怪物的心思,长剑脱手而出,直接刺在狼头的天灵盖上,很快就在怪物的脑中掏出一颗拳头大小,还带着丝丝血腥之气的内丹。

整个过程中,怪物不断的挣扎,痛苦的哀嚎响彻整片林间,但轩辕不古却始终面不改色,甚至连嘴角的盈盈笑意都未收敛半分。

虽说妖兽和人类天生就处于绝对的对立面,无论是妖兽杀人还是人类斩杀妖兽,都是无可厚非。但看到轩辕不古如此残忍手段,特别是面对怪物垂死哀嚎时那份淡定从容,柳无心还是忍不住眼角抽动,心头生出一股浓浓的戒备。

“哈哈,无心,给,送你了,希望你不要嫌弃不古这份心意。”

轩辕不古转过身来,脸上挂起温和谦逊的笑容,径直把那枚还带着血腥与热气的内丹递到柳无心面前,一脸的真挚诚恳。

“无聊!”

柳无心一声冷哼,转身就朝另一条路踏去。

“喂,无心,你干什么去?别往那边走,我跟你说,那里面很危险……等等……”

轩辕不古就似丝毫也感觉不出柳无心的冷意,犹自追了上前,很快,他又再次拦在了柳无心的前面,“无心,别闹了,就算你对我有什么误会,但你也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往生林的可怕,相信不用我说,你自己应该最清楚吧?”

“轩辕不古,你究竟要干什么?”

柳无心抬头,眼中已经燃起熊熊怒火,“我再说一次,别再跟着我,否则,我必杀你!”

看着柳无心眼中的火焰,轩辕不古叹了口气,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悲痛,“无心,我真的没想到,几年不见,你对我的成见竟然这么深,不过就算你怪我,我今日还是要跟着你!”

“你以为我不敢对你出手?”

“不,无心,你误会了,我是怕你有危险啊,刚才那只苍狼暴猿你也看见了,这还是往生林的外围,如果进入里面了,还不知道会碰到多可怕的东西,试问师兄我又如何忍心亲眼看你去死?”

“滚!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无心,我……”

“我让你滚,你没听见?”

柳无心面色骤寒,一只素手轻轻扬起,指尖燃烧起一团刺目的火苗,“别逼我,否则休怪我净火无情!”

轩辕不古脸色很难看,是真的难看。他没想到自己都如此低姿态了,这臭女人竟然会说出如此绝情的话。

在他印象中,哪怕自己真的和落霞宗有什么间隙,但她至少应该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吧?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再次见面,她的态度突然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臭女人,对宗门的感情就那么深?难道自己昔日多年的努力付出,全都白费了吗?

不甘!

“不!她是我的,今生今世,这辈子都是我的!”

轩辕不古心头咆哮,如水的幽眸中渐渐闪过寒意。既然好说不行,那就用强吧,哪怕因此而损失一些效用。但她的红丸,自己早十多年前就已经预定,无论如何不能落在别人手中。

“无心,看来我们之间真的有什么误会,既然你不肯听我解释,那为兄只有用自己的方式……嗯?什么人?滚出来!”

轩辕不古话没说完,突然脸色一变,紧接着,只见他单手一扬,一道剑芒,如电闪流星般射出,径直刺向旁边一蓬茂盛的荆棘丛中。

“哈哈哈,我凌志活了十几年,脸皮厚的男人见过,如你这般没脸没皮的男人今生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一阵大笑,冲天而起,伴随着笑声而起,是一道人影。瞬间冲破荆棘藤蔓,避过凌厉剑芒,在空中划出一个诡异的弧线,径直落在了两人身前。

“你找死!”

轩辕不古勃然大怒,长剑一横,就准备朝凌志再次攻来,然而这是,柳无心的身形快速移动,瞬间拦在了凌志的面前,“轩辕,你敢动他!”

“你要护他?”

轩辕不古说完这句话,突然心头一动,抬望眼,却只见柳无心神情凝重,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尤其是她眼眸中的担忧之色,甚至比早前怪物突然出现时还要来得强烈。

“你在担心?呵呵,无心,你在担心他?”

嘴里发出两声悲凉的叹息,哪怕再是无情之人,昔日看着她一点一滴成长,陪她渡过每一个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若说心中没有半点情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

否则,以他轩辕不古的骄傲,又岂会对一名女子如此低三下气?甚至决定用强时,语气亦不忍说得太重。

旋又回过神来,瞥了柳无心背后的凌志一眼,暗说莫不是自己误会了?那小子,不过玄武境一重修为而已,莫说比上自己,就算是和无心师妹也差了不知一筹,当即带着三分希翼道:“无心,他是谁?你为何要如此袒护他?”

“他是谁你没资格知道,我也没必要告诉你,轩辕不古,我早已经说过,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还念在昔日旧情的份上,立刻滚!”

轩辕不古如遭雷击,后退了两步,满脸不能置信,“无心,是因为这个男人,对吗?你拒绝我,全都是因为那个废物男人?”

“住嘴,不许你说他是废物,凌志也不是废物!”柳无心脸色一沉,目光变得愈发的冰寒。

“女人,承蒙夸奖,谢了!”

身后,听到这句话的凌志嘴唇一咧,对着她的耳垂边轻轻哈气道,“嗯,既然你如此看好我,现在是不是该让一让?你不觉得,这件事交给男人处理更合适?”

“小贼,你给我闭嘴!”

耳垂感受到凌志嘴里哈出的热气,那是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柳无心只感觉心头怪怪的,但也知道是凌志故意搞怪,忍不住朝他狠狠盯了一眼,“都这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谁?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轩辕不古,大夏王朝九大天骄之一!”

凌志的脸上愣怔了数息,突然轻轻拍了拍柳无心的香肩,示意她朝后面站一些。

“废物,把你的脏手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