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五十八章 如此父亲

“小兔崽子,原来是你?!”

黄东行勃然大怒,终于明白过来女儿这几天为何会如此反常,原来都是受了这个小子的蛊惑。

“你不觉得你很可怜吗?”

高头大马上的凌云,嘴角突然浮起一抹笑意。

看着面具男淡漠道:“看你的样子,和这贱人应该是认识的吧?而你今天气势汹汹而来,想来是要学别人英雄救美了,不过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愚蠢的行为,这贱人所受到的灾难,将比之前重千百倍都不止。”

话落笑容一敛,带着几分玩味的目光直直朝黄东行看了过去,“黄世伯,你女儿背夫偷汉,不守妇道,我要你立刻把她的衣服扒光,吊在你黄府门口示众!”

“什么?你说什么?”黄东行心脏抽搐,难以置信的看向凌志。

“黄东行,事到如今,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真以为我不知道吗?一心想让黄青青嫁给我,不过是想借我们凌家的势,替你黄家背锅而已,我现在就可回答你,如果没有我凌家出头,你们黄家这次必亡!”

凌云哈哈大笑,看着黄东行的目光满是讥讽嘲笑。

“你……你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东行如遭雷殛,一连说了数个“你”字,硬是把一句话说不完整。

那件事情,一直是他最大的秘密,本以为除了黄家有限几人,天底下没人会知道,却不想,凌家根本一早就知道了。

“废话,我怎么知道?你以为这汴梁城是谁的地盘?有人要闯进来搞风搞雨,我们凌家会不知道吗?”

凌云一声冷笑,“行了,别你呀我的了,按照我刚才说的那样做,扒了你女儿的衣服,把他给吊在你们黄家示众,我凌云可以承诺,当那些凶人过来之后,我保你黄家满族无忧!”

“你……你此言当真?”

黄东行大力吞了两口口水,事到如今,什么尊严脸面都是废话,如果凌云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他黄东行做一回禽兽又何妨?

“我凌云一言九鼎,另外,这也是我父亲的意思,好了,你现在回答我,究竟按不按照我的话去做?”

“我……”

黄东行犹豫了,迟疑了,玄武境实力的身躯,颤抖了。

他的双眼充血,脸皮扭曲,看向黄青青的目光复杂无比。

然而,这种迟疑,犹豫,并未持续多久,很快,他那挣扎的目光就变得坚定起来,“青青,别怪爹,爹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这个家族,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

“老爷……”

这个时候,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妇人,哭诉着过来拉住他的胳膊,“老爷,你不能这么做啊,青青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

“滚开!”

黄东行眼眶崩血,脸皮扭曲成一团,“你懂什么?亲生女儿又怎样?只要能够帮助家族渡过难关,就算马上要我死都可以!”

“不!我不让你这么做,你口口声声说家族,难道青青不是家族一员?如果家族真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大不了我们一齐奋力抵抗,就算最后实力不济,被毁家灭族,至少我们曾努力了,相信黄家的列祖列宗也不会怪罪我们的。”

“可是老爷你看自己现在做的都是什么?如果你靠欺负青青而换来家族的平安,试问即便大家都活下来了,又于心何安?”

“滚!妇道人家,你懂什么?来人,把夫人给我拉下去!”

黄东行哪里听得进去半分劝告,一巴掌挣脱夫人的钳制,通红的双眼继续朝着黄青青看了过去。

“青青,这人,你以后还认他做父亲吗?”面具男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

“呵呵,父亲?”

黄青青怅然欲泣,眼眸闪过深深的悲哀,“如此猪狗不如的畜生,就算我还认他,他又有何资格做我黄青青的父亲?”

“住口!我黄东行是什么人,还用不着你这个小贱人来评论,能够替云少泄愤,那是你的荣幸……”

黄东行再不迟疑,脚步一踏,就直朝黄青青扑了过去。

“死!”

蓦然间,一把冰寒刺骨的声音响起,人群只见一道炫丽夺目的刀光闪耀,霎那间,黄东行前冲的身形骤然停了下来,不仅脚步停下,他脸上狰狞扭曲的表情亦僵滞停顿。

下一瞬,只听“噗嗤”一声闷响,一道血光从他胸口迸射而出,他的整个人,直勾勾的朝着地上栽倒而去。

“咕噜!”

阵阵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几乎所有人都发愣的看着这一切,发愣的看着凌志,眼中出现梦幻的色彩。

堂堂汴梁城四大家族黄家家主,玄武境的大高手,竟然在这面具青年面前撑不下一刀,那面具青年究竟是谁?他的修为,又是高到何等地步?

“家主!”

“老爷!”

黄府一众人看到黄东行倒地后,第一时间从呆滞中回过神来,纷纷掏出自己的兵器朝着凌志猛扑而去。

“宰了他,他杀了家主!”

“杀死他,替家主报仇!”

怒吼连连,杀气冲天。

数十人一起攻击,哪怕其中大多数都是黄武境中后期,但这么多人加在一起,所产生的攻击效果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

“敢杀我黄家家主,给我去死吧!”

无数叫嚣谩骂中,突然又是一声爆喝响起,随即就看见从黄家大宅闪出一道人影,手提长枪,速度快若闪电,霸道一枪直直朝着面具男胸口刺去。

“当心!”

黄青青脸色大变,心头瞬间沉入谷底,哪怕对方听到自己的提醒,在如此多黄家人的联手攻击,特别是最后跑出来这个男人的配合下,他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住?

事实的确如此,这最后从黄家冲出来的男人名叫黄天霸,乃是黄东行所收义子。天生嗜战好斗,年龄不过比自己大两岁,但已经是玄武境五重的高手,同时也是整个黄府修为最高者。

就在黄青青愣神的霎那,只见黄天霸霸绝苍生的一枪,刺破空气,无视空间阻隔,直接挑在了凌志的胸口之上,“叮”的一声脆响,令得无数黄家之人都露出了笑容。

这黄天霸,还真是厉害,不枉家主把他当成传人培养,一出手,就结果了那恶贼,替家主报了大仇。

然而,想象中枪头入肉的声音并没有发出,只见面具男整个人不动如山,甚至连身躯,都未晃动一下。

怎么回事?

没事?那畜生竟然没事?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看清,原来,就在黄天霸枪头刺中面具男的前一刻,此人手提的宝刀先一步上撩,刚好挡在了那霸道枪头的锋锐之巅。

“啊!!!死!!我要你死!!!”

黄天霸仰天长啸,单手猛挥,枪头拖出一道枪花,再次狠狠朝凌志的胸口刺去,“畜生,给我死!”

“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成全你好了!”

面具男声音淡漠,下一瞬,就看见他叩着宝刀的手掌微微一翻,手中宝刀快速落下,在空气中拖出一道刺目刀光。

刀光刚一出现在虚空,又快速裂开成无穷无尽的刀光波纹,瞬间把所有朝他攻击的黄家之人全都给覆盖在内。

噗嗤噗嗤!

声声闷响,鲜血在同一时刻如决堤洪水般飙射而出,霎那间,天地间血肉横飞,杀气四溅。

包括黄天霸在内,所有朝面具男攻击的黄家人,在这同一时间,全都双腿一曲,软软的朝地上栽倒下去。

“死了?一刀,所有人,全都死了?”

“刚才那一刀,好快,好可怕!”

人群看着倒地的众人尸体,心头狂震,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尤其是那些刚才迟疑着并未上前的黄家人,更是心有余悸,看着面具男的目光犹如看向一个恶魔。

“是你?凌志小畜生,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哈哈哈!”

凌云看着面具男,脸上出现风狂的大笑,“骗不了我的,你刚才那一刀我见过,就算你换了刀,以为我就认你不出吗?凌志,小畜生,没想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偏闯进来,哈哈哈!”

“凌志?云少说这人是凌志?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凌志是谁啊?我听着怎么有些耳熟?”

“呸,凌志你都不知道吗?城主府赫赫有名的九少爷……”

“哈,我知道了,就是那个废物九少啊?咦,不是说他不修武道吗?怎么会如此厉害?”

人群听到凌云的话后,全都朝面具男投去好奇的目光。

“原来,你还有点脑子嘛,竟然认出了我!”

面具男淡淡一笑,缓缓摘下面具,露出一张英俊中带着几分青涩的脸,不是凌志还会有谁?

只听他看着凌云道:“凌云,忘记我在年会上说的话了吗?但凡凌家中人,我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少他妈在那里吹大气,凌志,既然今天你来了,那就别想离开,黑旗卫何在?”

嗖嗖嗖!

阵阵破空之声,随着凌云的一番大吼,突兀的响彻众人耳际。

转瞬间,人群就看见一道道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诡异的来到人群之前。冷冽的气势,似连空气都欲冻结,把凌志给牢牢的包围在中间。

“黄东行,你这条老狗,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就在这时,突然又是一把森冷凶悍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天空中就刮起阵阵刺人眼皮的飓风。

下一刻,伴随着飓风刮来,一共十二道身影,犹如刚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瞬息间降落在人群中间。

不同于凌府黑旗卫黑衣黑裤的打扮,这十二个人全身都笼罩在一个类似黑布袋的袍子中,唯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看起来神秘而阴森。

“咦?竟然是你这个叛徒?”

十二道人影刚刚一降下,其中一人的目光就径直落在凌志身上,双目之中,闪过慑人心魄的锋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