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五十章 罪该万死

“老匹夫……”

一把愤怒的声音响起,天空中温度骤然一冷,紧接着就看见一道白色剑光闪过,径直朝着长老挥出的巴掌刺去。

“冰凌剑!是叶清影的冰凌剑!”

“嘿嘿,果然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打了小的出来老的,这废物还当真无耻!”

“话也不能那么说,你难道没看见是长老动手在先?”

“切,如果不是废物先使用偷袭手段,长老又如何会对他出手?”

人群看到叶清影突然强出头,替凌志背锅,纷纷忍不住议论起来。不过大多数人对于凌志这种每每总是靠母亲庇护的做法都很不爽,说话更是连半分客气也没有。

“叶清影,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扰乱年会秩序?”

长老盯着从远处走来的叶清影,语气带着强烈的愤慨,心头却是暗自吃惊。刚才霎那间的交手,他竟然吃了个不大不小的暗亏。哪怕自己是仓促出手,但也可看出此女的不简单。

旋又朝评委台上看去,“城主,请恕华良无能,这比赛的裁判,我实在做不下去了。”

凌太冲听见长老的话后,眼神微微凝了凝,却并未说话,只是把目光落向旁边的凌太东。按照每年一轮换的规矩,今次家族年会大比,应该由老二凌太东主持,他虽是家主,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倒不方便参言。

凌太东缓缓从自己位置上站起来,先是用眼角观察了下大哥凌太冲的表情,这才朝着台下清冷傲立的叶清影道:“嫂夫人,你这是何意?”

“何意?凌太东,你刚才难道没看见?这老匹夫要杀我儿子。”

“他要杀你儿子?也不看看自己生了个什么东西,竟然连长老都敢辱骂,如果这样都不能教训下凌志,那家族的威严何在?规矩何存?”

一把阴毒的声音响起,却是老五凌太北听见叶清影的话后,抢在凌太东之前朝叶清影训斥起来。

没有人知道,那个长老之前故意刁难凌志,实则是受了他的指使,否则以那长老玄武境中阶的眼力,又如何会看不出凌志那一拳是怎么发出的?

“多谢五爷仗义执言,不过华良身份卑微,又因为耿直的个性触怒了凌志母子,所以请二爷允许华良辞去裁判一职!”

长老华良朝高台深深弯下了腰,脸上充满着委屈。

“你当然不配再做裁判,不仅不配做裁判,甚至该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长老的话声刚刚落下,凌志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听得满场中人大摇其头,暗叹这小子太过不知事,哪怕真有自己母亲撑腰,如此跋扈嚣张,又岂能落得好下场?

“小畜生,你还敢嚣张?难道真以为没人可以治得了你吗?”凌太北拍案而起,眼中闪过森冷杀意,如果不是碍于现场形势,他几乎当即就会朝凌志动手。

“好了,老五,你先冷静点!”

凌太东朝五弟凌太北挥了挥手,又看向凌志,“凌志,其他废话我不想多说,现在给你两条路!

一,跪下向华良长老认错,你留下,继续后面的比赛,二,你拒绝,但你和你的母亲将离开现场,并且我以本次年会主持人的身份宣布,从今以后,你们母子将永不可踏入年会现场半步!”

“让我向这老匹夫道歉?而且还要跪下?凌太东,莫非你的脑袋也被驴踢了?否则如何会说出这等笑掉人大牙的话?”

“大胆!”

“大胆?你少倚老卖老,凌太东我问你,刚才我和凌望那场比赛,我究竟有没有偷袭?”

凌志说完,就冷笑着看向凌太东,他不信这凌府堂堂二爷,本次大比的主持者,也敢如华良般颠倒黑白,硬栽赃在自己头上。

但让凌志没有想到的是,在听见他这般直言逼问后,凌太东竟是冷声一笑,连半分迟疑都没有,“关于你有没有偷袭这件事,现场并非我做裁判,这件事我也不想再继续追究。

我之所以让你跪下向华良长老道歉,是因为你不知尊卑,妄言辱骂长老,凌志,这件事你承认不承认?”

“原来你让我道歉,并非是我比赛中偷袭,而是因为我辱骂了长老,在你眼中不知尊卑,所以你让我道歉,我敬爱的二叔,是这样的吗?”

凌志像是刚明白过来其中缘由,笑着再次向凌太东确认道,甚至连称呼也变成了“二叔”两个字。

“不错,正是如此!”凌太东点头,但心头却生出不好的感觉,那小畜生的笑容,为何那么古怪?

“二叔果然公正严明,大公无私,不过我需要说明一点,我之所以出言辱骂华良这个老匹夫,并非我不知尊卑,相反,正是为了维护家族脸面尊严,所以我才不得不出言辱骂他,如果我实力够强,我甚至要动手杀了他……”

“莫名其妙,小畜生,你以为这样胡搅蛮缠,就能蒙混过关,免受惩罚吗?”凌太北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话说得震天响。

“凌太北,我尊重你,所以叫你一声五叔,如若不然,你同样该万死!”凌志一声冷笑,看向凌太北的目光要那么不屑就那么不屑。

“小畜生你……”

“够了!”

凌太东拍了拍桌子,再次看向凌志,“这是你最后一次开口辩解的机会,如果刚才那句话你不能给出合理的解释,按照族规,你将承受废掉修为,面壁十年的惩罚!”

“完了,凌志这小畜生这下完了,二爷看来是动了真怒!”

“要我说,就是这小杂种活该,谁让他如此嚣张了?以为带了自己老娘来就可胡作非为,却不知,评委台上无论哪个爷都可以轻松置他们于死地!”

“嘘,别说了,那小杂种要说话了!”

……

“哈哈哈,二叔还是那么公正无私,不过在我开口解释之前,想请教二叔一个问题,不知二叔能否同意?”凌志笑着朝凌太东问道。

“你说。”凌太东冷笑点头。

“如果有人在公众场合肆意辱骂咱们凌府的家主,而且这个人还是凌家位高权重……”凌志故意朝华良看了一眼,“诸如长老,或者是和二叔你相同地位的人,不知该当何罪?”

“这小子,是想吓唬我吗?”

凌太东心头冷笑,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凌太冲,道:“大哥作为家族的大家长,一家之主,不仅是我们整个凌家的后盾,庇护神,更是我们整个凌家最核心,最值得尊敬的人。

任何凌家之人,无论职位高低,胆敢当众辱骂家主者,轻则三刀六眼,逐出家族,严重者,当场就地正法亦无不可!凌志,不知我这样回答你可满意?”

凌志点头,“感谢二叔的回答,你的答案我很满意,看来,我刚才辱骂华良长老的行为,还是太轻了,不过怪只怪我实力有限,否则,我恨不能手刃此老贼……”

“小畜生,你不要欺人太甚,士可杀不可辱,就算你是城主的儿子,难道以为可以一手遮天吗?”一再被凌志提起“老匹夫老贼”的称呼,华良终忍不住爆喝起来。

“你给我闭嘴,刚才二叔都说了,像你这种老贼,就该三刀六眼,逐出凌家,你现在还有脸嚣张?”

“凌志,我什么时候说过华长老要被逐出家族了?你不要歪曲事实……”

“咦?二叔,不是你说的辱骂家主轻则三刀六眼,逐出凌家,重则就地正法吗?这老贼口口声声辱骂家主也就是我父亲是畜生,难道不该遭受这种惩罚?”凌志看向凌太东,满眼都是疑惑。

“小畜生你放屁,我什么时候骂了家主?”华良眼眶充血,恨不得一口吞了凌志。

“你看你看,刚刚不就又骂了一次?”

“我什么时候……”

“小畜生骂谁?”

“小畜生自然是骂你……”

“哈哈哈!”

华良刚一说完,人群中立刻暴起一阵大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凌志给阴了一招。正是怒不可遏时,凌志接下来的一番话却令的他浑身剧震,满腔的怒火更是被瞬间浇熄。

“姑且不论你刚才自称小畜生的不孝之举,你口口声声骂我是小畜生,那我倒是好奇了,如果我是小畜生,那我的父亲,家主又算什么?”

凌志当然不会认凌太冲做父亲,不过这种环境下,那老匹夫又从来没有开口为他说过一句话,他并不介意扯起这张虎皮拉拉大旗。

“你……我我……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华良如遭雷殛,吭哧着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几个意思?”

凌志步步紧逼,“还是说,你原本就是想辱骂家主老畜生?”

“不,胡说,我只是骂你,根本没有辱骂家主的意思……”

“哈,这就奇了怪了,你是当满场凌家中人都是白痴吗?听不出你话中的意思?常言道虎父无犬子,我即是小畜生,那小畜生的父亲,又是什么?别你呀我的,痛快点,直接回答我!”

“我……我我……”

华良怔怔的看着凌志,看着评委台,看着底下无数的凌家后辈,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丑。这小畜生,当真是伶牙俐齿,言语犀利可比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