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十九章 凌志偷袭

“你……”

“好了,大家注意了,接下来开始第二轮比赛!”

这时,凌太东的声音又在人群中响了起来,“第二轮,采取无记名抽签的形势,两两捉对交手,优胜者,晋级第三轮,下面所有人排出队形,来我这里抽签!”

“等等!”

就在所有人准备听从凌太东的话排成队形时,一把冰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只见凌若心越众而出,看着人群寒声道:“第二轮,无论谁和凌志对上,都不许伤他,更不许胜他!”

“有没有搞错?大姐怎么突然保这个废物了?”

“那废物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让若心姐如此护着他?”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若心虽然恨那个废物,但他们毕竟都是同一个父亲所生,是亲姐弟,他不照顾凌志谁照顾凌志?”

人群听见凌若心的放话后,全都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若心侄女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放言保护凌志?”

评委席上,五爷凌太北看见这一幕,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上次的族会上,凌志点破了他儿子的丹田,要说现在整个凌家谁最想凌志死,当是五爷凌太北无疑。

“五弟,你有没有想过,若心侄女这么说,或者并非是要护着凌志,而是有其他打算!”老三凌太南看着凌太北淡淡笑了起来。

“其他打算?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凌太南莫测高深的说了一句,果然,这时候,演舞台上的凌若心再次开口说话了,“我早就说过,凌志,是我的,除了我,没有任何人可以处决他!”

“凌若心,你什么意思?还讲不讲规矩?”凌沧澜听到这话第一个忍不住跳了出来。

“言尽于此,你们要不要听,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凌若心一声冷哼,心头却是冷笑不已。这些废物,一个个眼高于顶,好像凌志真的是可以随意揉捏的香馍馍,殊不知,自己这样说完全就是照顾他们。

需知昔日在落霞宗,她可是亲眼看到凌志一招斩杀玄武境五重的吉山,这整个凌家后辈人数虽多,试问除了自己又有谁能够对付得了凌志?

“好了,大家都不要争了,赶紧过来抽签!”

凌太东的声音适时而起,打断了两人的争论,众人虽然心中多不满凌若心的跋扈嚣张,也只得认命的排成长队,上前抽取自己的签号。

抽签的过程极为迅速,很快五十二人就各自取得了自己的号码。

“现在大家都拿到了各自的号码,请按照顺序,自行上台,一号,和五十二号比试,二号与五十一号,我再次重申一遍,家族大比,意在选拔人才,不需分生死,一旦一方弃权认输,另一方严禁继续攻击!”

整个演舞台四周一共有八方战台,可同时容纳八组十六人比赛,在凌太东宣布了第二轮规则以后,众人纷纷按照各自的顺序走上台去。

凌志抽到是第九号签,按照第一名和最后一名对决的规矩,和他对战的是第四十四号选手。第一轮比试的前十六人里并没有他。等第一轮八组选手细数登台以后,凌志就抱臂站到一旁,静静的观看起台上的比赛来。

“废物,没想到你竟会如此好运,连凌若心都开口袒护你,不过他虽然是公认的大姐,我凌沧澜还不放在眼里,希望你能够顺利晋级第三轮,嘿嘿!”

凌沧澜抽到的是第五号签,在上台路过凌志的身旁时,张嘴朝他冷冷的讥讽起来。

“我很期待!”凌志咧嘴一笑,压根连正眼都懒得瞧他。

“哼!”

凌沧澜眼冒寒光,一直盯着凌志看了半天才朝台上走去。

凌沧澜行事嚣张狂妄,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确有狂妄的资本。

和他对战的四十八号同样是一名玄武境武者,剑武魄,战力惊人,虽然修为比凌沧澜低了两个小境界,但剑武魄本身攻击力就很强。

但没想到两人交战以后,对方几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直接被他几拳轰到地上爬不起来,最后干脆利落的开口认输。

除了凌沧澜胜得利索,凌志还注意到,高台上那个名叫凌仲的玄武四重青年,战胜对手同样很轻松,甚至连武魄都没有祭出,只是挥了挥手,对方就直接倒在了演舞台上弃权认输。

至于凌志熟悉的凌云和凌若心,抽到的号码都很靠后,第一轮却是并未上台比试。

前八组的比赛持续时间并不长,很快就轮到凌志这一轮选手上场。

凌志修为不高,但自出场开始,先后和风云人物凌若心凌沧澜杠上,事后更是大言不惭的挑衅凌沧澜,并接受对方提出的生死战要求。

他刚一走上台,立刻就吸引了无数人群的目光。

“这废物运气太差了,抽到的对手竟然是凌望,那凌望虽然只是黄武境九重修为,可是出了名的狠毒手辣,而且天性桀骜不驯,凌志落在他手里,怕是没有好下场!”

“好下场个屁,你之前没听见大姐头的话?谁都不可以伤这个废物,凌望再桀骜也不敢违抗大姐头的命令吧?”

“那不一定,我听说凌望连他爹的话都不愿意听,而且凌望如果真的伤了凌志,凌若心难道还真的敢把他怎么样不成?家族的长辈可都在一旁看着呢!”

“你说的也很有道理,那咱们就看看那废物的下场吧,嘿嘿!”

人群议论的同时,四十四号选手凌望已经来到了高台上。

正如别人议论的那样,这凌望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浑身却透着一股子戾气,黄武境九重修为,眼中的桀骜之气甚至比玄武境五六重的凌沧澜还要强烈。

“凌志,刚才凌若心让大家饶你一名,帮你晋级,你说我是听呢,还是不听呢?”

看到凌志来到自己对面,凌望就语带揶揄的朝他调笑起来。

凌志淡淡一笑,“那你准备怎么办?”

“自己滚下去,认输,如果让我动手,你会死得很难看!”凌望脸色一沉,细长的眸子闪过嗜血的光芒。

凌志根本连话都懒得回应,直接暴起一拳朝凌望轰了出去。

黄武境七重,可发七千石力量,但因为真元的加持之下,凌志这一拳至少不下于两万石,随便一拳击出,空气中就激荡起阵阵元气波纹。

凌望在看见这一拳之后就知道自己看错凌志了,这小子敢答应凌沧澜的生死战,并非人们想的那样胆大狂妄,而是他真的有这个本事。当即就欲祭出武魄回挡。

但凌志简单一拳不仅力量巨大,其中更包含有破灭九刀第一势只攻不守的进取之势,又哪里是区区黄武境九重的凌望能够承受?单是那恐怖无双的气势威严,就令得凌望无法动弹,更遑论有多余的动作去反抗。

嘭!

简单一拳,简单一声闷响,凌望的整个人就化作一道离弦之箭,朝着演舞台下重重落去,连半天也爬不起来。

嗤!

人群看见这一幕,无不倒抽冷气,仔细的擦拭起自己的眼睛,仿佛不相信看见的都是真的。

“怎么回事?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凌望,已经败了?”

“偷袭,那废物绝对是偷袭,凌望刚才还没出手,他就开始攻击,这不是偷袭是什么?”

“对,那废物简直太无耻了,正大光明的比武,竟然用偷袭,垃圾!”

听见底下人的议论,凌志心头冷笑不已。

这些人还真是凌家的天才,竟然连自己怎么败敌的动作都看不清楚,凌志真不知道该不该为凌府感到悲哀。

“第十八场,凌志胜!”

这个时候,场边一位充作裁判的外姓长老高声宣布了结果,就在凌志准备走下台时,那长老突然喊住他道:“你等等!”

“嗯?你有事?”凌志停住脚步,疑惑的看着对方。

“这是第一次,我可以原谅你,但不许有下次!”长老盯着凌志,眼中露出一丝冷意。

“第一次?原谅我?长老,请恕凌志听不懂你说什么。”

“听不懂?刚才擂台比武,正大光明,你竟然使用偷袭的手段,难道欺老夫年长,老眼昏花看不清楚吗?”

长老一声冷哼,脸上出现深深的不屑,“念你初犯,老夫可以既往不咎,如果再有下次,立刻取消你的参赛资格!”

“老东西,你是白痴吗?”

凌志心头吐血,没想到天底下还有如此奇葩,“你的眼睛难道长到屁股上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袭了?再说即便是偷袭又怎么样?你都说了,擂台比武,各凭本事,从双方走上擂台那一刻起,比赛就正式开始了,那偷袭二字,又从何说起?”

“放肆!”

一句老家伙,听得那长老白眉倒竖,橘皮老脸上迸起根根拇指粗的大筋,“你竟敢骂我?小畜生,你的眼里究竟还有没有一点我这个长老的存在?”

说话的同时,那长老单臂扬起,蒲扇大的巴掌当头就朝凌志脑袋狠狠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