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十八章 生死战

“哈哈哈,若心姐姐此言差矣,你说今日没有谁做他的庇护,难道你没看见,他是跟着自己娘亲一起来的吗?”

“这凌志,当真好生没出息,自己废物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连累他娘,既然没断奶,又何必跑年会上来丢人现眼?”

“六弟,你这个话说得就有些过了,人家带着娘来,那是打定主意找了张护身符啊,老天保佑,一会千万别让我和这家伙碰上,要不然打了小的跑出来老的,我可吃罪不起……”

众人哈哈大笑,其中固然有因为凌志过往废物形象太过深刻,是人都会忍不住踩上一脚,但更多则是为了讨好大姐头凌若心。

没看见,连大姐头都看他不顺眼,自己不跟风踩两脚,那不是太说不过去了吗?

“欺人太甚……”

叶清影双拳紧握,如水幽眸燃烧起熊熊怒火,忍不住就要上前去同一干后辈理论,这时候凌志突然上前两步,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娘,犯不着!”

“小志……”

“你要相信自己的儿子,一群连起码教养都没有的畜生,儿子还不放在眼里!”凌志摇头,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讥讽。

“大胆!”

凌沧澜蓦然转过头来,如刀目光冷冷割向凌志。他刚才一直冷眼旁观,既是不屑,亦有作为高手的骄傲。可这废物,竟然如此狂妄,一声“畜生”,分明把自己也给捎上,当真气煞人心扉,“你刚才,说谁是畜生?”

凌志冷声一笑,“谁搭腔我说谁!”

“你找死!”

“如果年会可以杀人,你今日必死!”

“好好好,我现在就请各位叔伯长辈法外开恩,允许你杀我,你可千万不要手软!”

凌沧澜双目暴突,滔天杀意冲天而起,脚步一踏,就朝凌志猛扑而去。

“够了!”

一把浑厚威严的声音突兀响起,高高的评委台上,只见凌太冲缓缓从椅子上站起,一股恐怖的气势铺天盖地朝着人群袭来,令得众人险些透不过起来。

“家族年会大比,意在选拔人才,替家族的繁荣昌盛增砖添瓦,但你们现在的表现,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大伯教训得是,不过凌志欺人太甚,沧澜恳求大伯,允许我和凌志公平一战,生死勿论!”

庞大的气势压迫下,凌沧澜虽然同样气血震荡,但眼中却出现一抹桀骜,显然被刚才凌志的一番话气得不轻。

“竖子,你难道耳朵聋了吗?刚才家主的话没听见?还不赶快向家主道歉?”

凌太冲还未开口,凌沧澜的父亲凌太东已经抢着朝他训斥起来。纵然凌志再废物,再是不招大哥喜欢,但终究是大哥的儿子,他又岂敢让凌沧澜真的伤到凌志?

然而,让凌太东没想到的是,在自己这句话出口后,凌太冲并没有任何表示,依旧淡然的看向凌沧澜道:“家族大比,每个人都有交手的机会,只要你能顺利晋级到第三关,我保证你和凌志会有一战,但是不是生死之战,你不应该问我,而要问他!”

话落,凌太冲目光直接落在凌志身上,“凌志,你可敢应战?”

“凌太冲,你太过份了……”

叶清影再也忍不住站了出来,“凌沧澜和凌志境界相差如此之远,你竟然让他们生死之战?你……”

“叶清影,你不要太放肆,刚刚是你的儿子挑衅别人在先,怎么?难道只准他说大话,不许别人发言?”

“你……”

“娘,别说了!”

凌志上前拉住还想继续开口的叶清影,冰冷的目光迎着凌太冲看了过去,“既然家主有令,凌志莫敢不从,我,凌志,应战!”

“小志不可……”

“好!凌志,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凌太冲没有废物儿子,现在我宣布,接下来的大比中,如果凌志和凌沧澜碰上,二人可以破例,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凌太冲打断叶清影的话,当即朝着四周围大声宣布起来,旋又身形一闪,退回到评委台,朝旁边的凌太东点了点头。

“不是错觉?他真的想杀我?”

看着凌太冲绝然退回去的身影,凌志心头咯噔一下,忍不住朝旁边的叶清影看了一眼,“娘……”

“小志!”

似乎猜到凌志的心思,叶清影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不过她还是走过来紧紧握了一下凌志的手掌,“小志,不要想太多,或者将来有一天你会明白,事情并非你想象的那般……”

凌志心头一跳,“母亲,你的意思是……”

“不要问,什么也不要问,小志,答应娘,无论如何,一定要活下去!”

“嗯!”凌志深深点头,果然什么也不再问,不过刚才叶清影欲语还休的一句话,让他似乎明白了许多东西。当然,那只是一个猜测,现在还不敢肯定,既然娘不说,他自然更不会去追问。

这个时候,得到授意的凌太东已经替换凌太冲来到了演武场中心,“各位都是我凌家最杰出的后辈,关于每年年末大比的规则应该清楚,我这里就不再重复了,刚才家主已经说过,年会,意在选拔人才,我希望大家以和为贵,点到为止!”

说到这里,凌太东的目光分别朝凌志凌沧澜看了一眼,“你们二人虽然得了家主允许,可以进行生死之战,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尽量克制!好了,下面我宣布,凌家年会大比,正式开始,所有人,全部上演舞台!”

凌太东说完,就径直朝演舞台边缘走去。随即得到吩咐的所有凌家后辈纷纷跃上高台,总共一百零四人,倒是把偌大的演舞台占了大半。

“大比第一轮,考验的是你们的心志,毅力,等下在我喊开始后,将会取出战魂锣敲响,直到你们中间淘汰掉一半为止。

这里我只有一点要提醒你们,家主年会,每年都会举行,今年不行,明年还可以重新来过,如果等会实在受不了,不要硬撑,我不希望在我宣布结束之后,出现经脉震断,内腹受伤的情况发生!”

凌太冲说完后,单手一拂,一面看起来锈迹斑斑的铜锣就出现在手中。

“这个是……”

凌志的目光,第一时间就朝那面锣看去,双目不由得微微一凝。那竟然是一件真器,而且等级还不低。

按照修真界法宝,灵、真、道等级的花费,真器已经达到第二批次,虽然铜锣只是一件下品真器,可在这武道的世界出现,也殊为难得。要知道哪怕是上一世的修真界,许多金丹修士使用的法宝也只是真器级别。

“难道,这个武者世界,并非独立存在,而是和上一世的修真界,有着某种联系?”

看见那件下品真器铜锣后,凌志很自然就朝这方面猜测起来,就在这时,只听“当!”的一声巨响,一股无形音波,带着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压,闪电般朝演舞台上的众人袭来。

那声浪好似并非通过空气传播,而是直接传进人群的心脏,只是很普通的一下锣响,凌志就感觉到体内气血阵阵翻滚,耳膜似要被震裂一般。

晃眼看去,难受的并不止他一人,周围所有人,几乎全都脸皮一震,有几个定力不足者,甚至张嘴喷出一小口鲜血。

所幸来参加年会大比的人都是凌家这一辈佼佼者,仅仅是第一声锣响,倒并没有人放弃退出。

“当!”

转瞬间,又是一声锣鼓声传来。这一次的响声,比之第一次越发来得猛烈,似乎连空气都出现了阵阵可怕的震荡。凌志心沉丹田,自然诀默默运作,一股精纯的真元瞬间流遍四肢百骸,那因为震波震荡而起的不适感顿时消弭于无形。

再次晃眼朝其他人看去,这一次终于有人承受不住,连连喷出数口鲜血之后,直接朝演舞台下面落去。

“很好,看来这一年当中,你们的努力都没有白费,大家注意了,我要继续敲锣了!”

看见连续两声锣鼓响起后,只要五六个人被震下场,凌太东嘴角浮起满意的笑容,随即单手连敲。

“当当当!”

一连三声刺破空气的锣鼓声起,这次不是感觉,而是虚空当中真的出现阵阵可怕的爆响,随之而起则是数声惨叫发出,一连近二十人扛不住,纷纷朝台下落去。

凌志有真元护体,虽然不至于承受不住,但也感觉到气血一阵翻滚。他刻意抬头朝人群看去,发现留下的人虽然许多都脸色苍白酱紫,但其中诸如凌若心凌沧澜等人,还是神色如此,似乎并未受到半分影响。

“凌家这一辈中,看来的确有些人才,如果我不修天道,倒未必能和他们争锋!”

凌志看着那些神色如此的同辈,眼中闪过一道锋锐,这些人,严格说起都是他的兄弟姐妹,但世态炎凉,却没有任何一人把他当过亲人,甚至欲杀之而后快者都不知凡几。

“当当当当当!”

连续五声锣鼓响起,大地震动,天地色变,当这一轮锣鼓敲响后,演舞台上的惨叫接连不断的发出,一个个凌家后辈如下饺子般朝高台上落去,即便强如凌若心凌沧澜等人,脸色都变了变,露出一丝苍白。

“好!不错,看到你们能够坚持到现在,我心甚慰,家族有了你们,何愁不兴旺昌盛!”

第四轮锣鼓过后,凌太东停下了动作,倒不是他怜惜这些后辈,而是因为刚才的一阵锣鼓过后,淘汰掉的人已经去了一半,同时也意味着第一轮正式结束。

“凌志,没想到我倒是小看你了,像你这种垃圾,竟然能够顶住第一轮不被淘汰,不过这样正好,接下来的比赛中,我就可以陪你好好玩玩了!”

第一轮刚结束,凌沧澜就跨步来到他面前,朝他大声讥讽起来。

凌志冷冷一笑,“我说过,今日你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