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十六章 三种武魄

凌志回来得很低调,照夜狮子马没有惊动任何人,但在他踏入凌府的那一刻,还是有许多下人卑女看见了。

“瞧,凌志回来了,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回来,看来一定是准备参加明天的家族年会!”

“那是,九少爷如今今非昔比,已经是堂堂落霞宗的入室弟子,落霞宗你们该听说过吧?那可是咱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这种天才人物,整个汴梁城都没有几个,现在谁还敢说他是废物?”

“天才个屁,不过是一外门弟子而已,你们还真当他有多了不起?我看啊,这次年会大比,他不参加还好,如果参加了,最后缺胳膊少腿都是有可能的。”

“怎么可能?上次我可是亲眼看见九少爷一招打败五爷的儿子……”

“五爷的儿子算个屁!凌子楚才多少修为?和咱们凌府真正的天才相比,他连提鞋都不够!”

“咦?小二黑,听你这么说,你好像知道很多内幕哦,那你说咱们凌府真正的天才是谁?”

“真正的天才多了去了,不过要论最天才,非大夫人之女若心小姐莫属!”

“另外,二爷的公子凌沧澜也不错,早几年前被暴雪老人看重,收为关门弟子,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听说这趟他也会回来参加年会,暴雪老人你们该知道吧?整个王朝都数得上号的人物,你说沧澜少爷跟随他修炼这么几年,那实力得多强大啊?”

“切,你说的什么沧澜和若心大小姐究竟有多强我不知道,不过昨天我亲眼看到三爷的公子凌云云少回来了,你们知道他现在什么修为?说出来吓死你们,玄武境三重,他可才刚满十六啊,你们说说,如此年纪如此修为,究竟算不算得上天才?”

“嗯,你们说这几个公子小姐或者都很不错,不过我以为,还有个人被你们给忽略了……”

年会大比在即,一路所过,遇到的下人几乎都在议论这件事。尽管他们声音不大,甚至还刻意避着凌志,但以凌志的耳目灵敏,又如何听不真切?

对于这些,凌志自然听过就罢,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尽快见到自己的母亲。

“我离家时,凌太冲曾许诺过,只要我顺利进入落霞宗,母亲就可以离开幽冷小筑,但是我成为落霞宗弟子都好几个月了,母亲为什么还没有搬出来?”

走过重重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当熟悉的清冷小院出现在眼前时,凌志整个人不由得一阵恍惚。

多么熟悉的画面……

幽冷的孤月下,一道清丽绝伦的身影倚月而立,手握一支晶莹剔透的玉笛,秋水般的烟眸,正一眨不眨的看着笛身。专注的目光,就仿佛,那根笛子才是世间最美好的风景。

“母亲,儿子,回来了……”

凌志冲了过去,数月的生死历练,流过血流过汗,就是未流过一滴泪。然而此刻,滚烫的热泪夺眶而出,哪怕再是两世为人,见惯生死离别,但在母亲面前,铮铮铁骨的男子亦哭的像个孩子。

叶清影收起玉笛,一把抱住凌志,早已是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冷宫的孤独,多年来的相依为命……一点点一滴滴看着儿子成长,如果有可能,她更宁愿儿子甘于平凡,做个普通人。

但长大的孩子,终有自己独立的一天。即便是母亲,也不能阻拦儿子前进的步伐,唯有紧紧抓住此刻,把儿子死死搂进怀里,深怕这短暂的相聚会是一个甜蜜的梦……

道不尽离别苦,数不尽思念难。

母子俩相拥相泣,各自聊着分离后的状况,这一聊,就是数个时辰。直到凌志肚子传来咕咕的叫声,叶清影才清醒过来,匆匆忙忙准备去给儿子煮一碗面。

“母亲,不忙,我有东西送给你……”

凌志叫住叶清影,从戒指里取出一个玉盒递过去。

“小鬼头,你是真的长大了,也知道关心母亲了哈……”

叶清影欣慰的接过儿子送的礼物,倒并不忙着打开。或者在母亲眼里,只要是儿子的孝顺,无论什么,都是天底下最珍贵的礼物。

“母亲,你就不打开看看是什么吗?”凌志看着叶清影作势欲走,立刻提醒了一句。

“好好,知道你孝顺,我就看看我儿送的什么……嗯?这……这是……回春玉果?凌志,你……”

和昔日柳无心看到这枚果子时的表情几乎如出一辙,叶清影在认出果子的名字后,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旋又合上盖子,一本正经的看向凌志,“小志,老实告诉娘,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的?我听说回春玉果的生长环境,常伴随有强大的妖兽……”

“好了,母亲,凭你儿子的本事,一个果子算什么?等将来儿子实力强大了,再珍贵的宝物我也能够赚到!”

凌志打断叶清影的声音,并没有如实回答,倒不是害怕暴露自己的情况,完全就是怕引起母亲的担忧。

“好了好了,娘不问了,知道小志最孝顺,你刚回来,先歇歇,娘去给你煮碗面……”

“等等娘,我有件事想问你!”

凌志一把拉住叶清影,语带严肃道:“我记得,在我离开时,那人承诺过,如果我能够顺利加入落霞宗,娘你就不用蜗居在这幽冷小筑……”

“小志……”

叶清影素手轻抬,柔柔的在凌志的额头拍了一记,“是娘自己要求的,这么多年下来,娘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可是……”

“没有可是,小志,难道你希望娘每天去和那两个贱妇共处,尔虞我诈不得安宁吗?”

叶清影说得很洒脱,至少在凌志看来,她是真的没有半分怨言。

好吧,既然是母亲自己的选择,那作为人子,凌志唯有遵从。不过,每当看见母亲一个人时的萧瑟与孤寂,凌志的心中还是会忍不住难受。

“母亲,我……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犹豫片刻,凌志问道。

“咦?你是娘这辈子世上最亲近的人,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娘,关于那个人,你是不是真的已经对他失望……”

“小志,娘不想提起他!”

叶清影面色一冷,阻止了凌志继续往下说,“娘这辈子有你这么一个儿子陪着,已经很满足了,答应娘,以后不许再在娘面前提起他,好吗?”

看见叶清影决绝的面容,凌志轻轻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此刻他脑海里突然闪过昔日在城主府议事大厅时的场景。

那时候,在听见自己觉醒武魄之后,作为一名父亲,那人不仅没有露出半分喜悦,反而朝自己释放出强烈的杀意。

“那种杀意,是如此的强烈,虎毒尚且不食子,可他,竟然想杀我?究竟是此人天性凉薄,还是这其中,隐藏着某种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凌志猜不透,他也不想去猜,既然母亲不愿意提起那人,他更不会对此人有半分感觉。

“小志,娘问你,你这次急忙赶回来,是为了参加明天的家族年会吗?”隔了良久,叶清影朝凌志问了起来。

“嗯。”凌志点头。

“为什么?”叶清影看着凌志,眼中透着疑惑,“是为了娘吗?小志,我已经告诉过你,娘在这里住得很好……”

“不,不全是为了娘!”

凌志摇头,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天空高悬的明月,眼中,闪过一抹慑人锋锐,“儿子只是希望,这个天下,将不会再有人说娘生了个废物,住在这里,是娘自己的选择,而非娘被迫的选择……”

“小志,娘求你,不要参加,好吗?”叶清影突然来到凌志的身旁,充满渴望的看着凌志。

“为什么?娘,你是对儿子没信心吗?”凌志摇头,现如今他不单天道晋级筑基三重,武道黄武七重,更是领悟修成破灭九刀第一势,自问同辈之间罕逢敌手,区区一个凌府年会,又有何惧?

但叶清影显然不知道这些,听见凌志拒绝得那么快,只是更加担心的看向凌志,“小志,你如今也是黄武境后阶了,许多修行上的事情,想你应该听说过,娘问你,你听过双武魄吗?”

“双武魄?”

凌志眉头一皱。这个名字,他当然听说过。九州大陆,武魄是凡人进击武道的敲门砖,但凡觉醒武魄者,皆可称上天宠儿。

但上天并非绝对公平的。正如有人出生就是皇子皇孙,有人生下来却只能乞讨为生。具体到武魄觉醒者也是同样。

有些人一生都不可能觉醒武魄,而有的人不仅从小武魄觉醒,而且被上天恩宠的身体,还不止包含一种武魄,甚至直接觉醒两种乃自两种以上的武魄。

这种人,就是所谓的天才,不仅天赋异禀,修炼速度远超同阶,同等境界中,战力亦是同辈数倍不止。至少,落霞宗门人弟子余万,凌志还不曾听说谁具备双武魄。

“娘,你的意思是,凌府和我同辈中,有人身具双武魄?”

叶清影凝重的点了点头。

“是谁?”

“凌若心!”

“是她?她有双武魄?”

凌志心头一怔,难怪说昔日堂堂九大天骄之一的雪公子会为了她亲自登临落霞宗要人,更是听她自我介绍,飞雪山庄庄主都亲自收她为关门弟子。原来这女人天赋竟然如此之高,身具双武魄。

然而,这时候却见叶清影摇了摇头,“不是双武魄,而是三种武魄……”

“什么?三种武魄?怎么可能?”

凌志是真的被震惊了。两种武魄觉醒者,已经是万中无一,那三种武魄觉醒者,又会如何的惊才绝艳?

“娘,那你知道她究竟是哪三种武魄吗?”

叶清影再次摇头,“不知道,事实上整个凌府,只怕除了那人和她母亲紫罗以外,就没人知道,所以小志,你现在知道娘让你别参加大比的原因了吧?

你在落霞宗斩杀凌慕辰的事情娘也听说过,就因为这件事,二夫人红菱已经拜托紫罗,务必让凌若心取你性命……”

“娘,你不用说了!”

凌志蓦然转过身来,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寒光,“相信我,即便是三武魄,以孩儿如今的实力,纵然不敌,她要想伤到我亦不可能,所以,明天的年会,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参加的!”

看到凌志豪放自信的身影,叶清影美眸连闪。

转过身,她又取出那根剔透玲珑的玉笛,青葱玉指缓缓抚摸过笛身,眼神突然变得迷离起来,“你看到了吗?咱们的小志,真的已经长大了……”

……

PS: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