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十九章 天真可笑

“此子,当真不错啊!”

面对凌志的目光,慕容非凡突然有种很羞愧的感觉。

是的,他堂堂地武境修为,面对一个黄武境弟子的目光,竟然会感觉到羞愧。

事情发展到现在,无论易天行等人说的是否属实,凌志,已经足够引起他的兴趣,不……不是兴趣,而是切切实实的欣赏。

“如果我不是落霞宗宗主,而仅仅只是一个普通峰主,哪怕得罪天下人,今日也必保此子……”

慕容非凡心头起伏,面上却始终保持沉默。世上没有如果,或者在凌志踏入这个大厅之前,事情还有些转机,又或凌志不是如此锋芒的表现,他同样可以动用点手段周旋。

可惜,现在一切都晚了,白帝城作为十二峰主之一,地位仅次于自己,可说是落霞宗中流砥柱。

在两人如此明刀实枪杠上后,如果自己还要站在凌志一方,这根本就不是现在落霞宗能够承受的后果,更遑论还附带一个柳无心。一旦自己承认凌志刚才的一番话有道理,那易云二人岂会干休?

罢了!

一个仅仅是还算不错的凌志,另一方却是十二峰主之一,再加上宗门现任第一天才,如何抉择,根本就不应该成为问题。

凌志一直注视着慕容非凡的眼睛,当看见他面对自己质问时沉默,后眸中又闪过一抹隐藏极深的无奈和歉意后,心头就一下沉入谷底。

分量不够!

自己终究还是分量不够。

时至今时,凌志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接天级任务和闯往生林的事情,这慕容非凡肯定是知道的。如此天赋,加上刚才一番有理有据,甚至逼得他下不来台的话,依旧无法改变对方的心志。

一瞬间,凌志的眼中闪过一抹自嘲。

为何如此天真?

两世为人,见过听过的东西还少吗?无论是修真界,还是这个武道的世界,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尊!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笑谈!亏自己之前还自作聪明,把一线生机着落在慕容非凡身上。

岂不知,从一开始,自己就走进了歧途。没有能够足以震慑天下人的实力,落霞宗,慕容非凡,凭什么保自己?

“愚蠢!”

看到宗主的表现,再看见凌志眼角那抹淡淡的自嘲,白帝城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小子,也未免太过天真,他难道以为,他区区一外门弟子的分量,够得上自己加上柳无心的总和吗?

“吉山,杀了这个背典忘祖的孽徒!”大局已定,白帝城倒不急于自己亲自动手了,没的辱没了身份。

“弟子遵命!”

吉山恭敬回到,转过头,嘴角挂起一抹狞笑,“凌志,你自己动手吧,省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

“这小畜生,终于伏诛了,只可惜不能手刃此贼!”易天行看到吉山朝凌志走过去后,心头生出一抹叹息。

“凌志啊凌志,要怪,就怪你不该是叶清影那个贱人的儿子,你安心的去吧,还有你那贱人母亲,在你走后,我会回去帮你好好‘照顾’的。”凌若心眼神冰冷,嘴角出现一抹淡淡的讥讽。

“向阳,存志,如果你们在天有灵,睁开眼睛看看吧,杀死你们的小贼,马上就要下去陪你们了,爹今日,也算是给你们报仇了!”葛州霸仰天长叹,老泪纵横。

“哈哈哈,以大欺小?吉山?你是白痴吗?难道你忘了葛向阳是怎么死的?”

看见吉山高傲的头颅,凌志忍不住大笑起来,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只愿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但若今日如能破此死局,他凌志发誓,以后但凡落霞宗之人,他必见一个杀一个。

“嗯?”

听见凌志这句话,吉山瞳孔骤缩,那日战神台之战,他虽没有亲眼目睹,但事后也听过不少人谣传。

但人就是那么奇怪,即便是事实,可只要没有亲眼看见,始终会存几分疑虑。

更甚者,对方如果连一个黄武境七重的蝼蚁都杀不死,那只能证明对方无能。他吉山受白帝城长老栽培多时,本身又是玄武境五重的实力,再加上满场地武境高手掠阵,他又有何惧?

“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怪不得师兄我了!天罗地网!”

吉山一声冷哼,下一瞬,只见他大手一挥,脱手就是一团金光熠熠的金丝出现。这团金线刚一出现在上空,突然诡异的四散开来,化成了无穷无尽的金光,将凌志所在的空间四面八方从头至脚全都牢牢的罩入其中。

但凡上揽月榜的内门弟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独门绝技。葛向阳是奥义之刀,而这吉山,则是拥有一件地级神兵,乾坤金线。配合他独门武魄,施展出来的天罗地网绝技,即便是玄武境后阶的武者都忌惮三分。

这也是他明知凌志不好对付,却同样敢上前硬拼的原因。

“凌志死定了,这吉山,乃是白帝城关门弟子,本身实力已经不俗,在加上白帝城亲手送给他的乾坤金线,凌志即便再厉害也逃不过这一招。”

“早就听说吉山的武魄很神奇,是一种类似空间束缚的异武魄,没想到威力如此巨大,即便没有那乾坤金线,只怕单凭武魄,凌志也不可能逃过。”

吉山一出手,场中诸人目光都下意识的凝了起来,尤其是宗主慕容非凡和长老未明海,更是心头叹息。

然,就在这时,原本被金光罩定的大厅中央,突然生出一道殷红的刀光,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那刀光突然一闪,瞬间裂开成三十六道刀气。

刀气连绵不绝,一气呵成,好似专门对付这天罗地网而生。每一次划过空间,都斩在金光闪耀的天罗地网最薄弱处。

“破兵式!”

一声低喝,那三十六道刀气在四周围肆虐一周后,突然凝聚成一道,最后化作血色的红光,“轰”的一声破开天地,更是斩碎那片金色桎梏。

噗嗤!

几乎在红色刀气破开金色地网的瞬间,吉山就张嘴喷出一口鲜血,重重的朝着身后地面砸去。于此同时,人群就看见一人一刀,傲然卓立,气机引动长袍猎猎作响,然他的目光,却又是那样的深邃而不羁。

“天罗地网?以大欺小?就凭你这小孩子玩意,我实在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你如此大胆!”凌志看着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吉山,嘴角扬起傲然的微笑。

“破兵式……刚才那一刀……”

慕容非凡死死看着凌志,看着他手上那柄刀,目光突然暴起一团精光,“刀之真谛,这是独孤灭世的破灭九刀,必须领悟刀中真谛才能发挥,……怎么可能?他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如此年轻就领悟出刀之真谛来?”

现场不乏高明之辈,在看见凌志一刀之威后,哪怕强如易天行云逸等人,都下意识的凝了下目光。

他们当然不是被这一刀给震慑住了,只是和慕容非凡一样,不敢相信这惊才绝艳的一刀,竟会是凌志这样的人使出来。

“这小杂种实力竟然高明到了这种地步?”

凌若心面色微变,但旋又恢复正常,“不过也仅此而已,奇银技巧,终究是外物,武技修炼再厉害,没有强大的武魄修为,同样是个死!”

她有自傲的本钱,因为她的武魄独特,哪怕是师尊,都蔚为惊叹,九大天骄之一的师兄云逸,更是放下脸皮苦苦追求与她。

“畜生!”

这个时候,白帝城挟怒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一条黑绳,从天而起,伴随着地武境凝若实质的强大威压,瞬间朝凌志的身躯落下。

“破兵式!”

凌志目露锋芒,血饮狂刀卷起一阵阵可怕强大的刀纹,风狂的朝绳子砍去。

出刀的霎那间,凌志已精准的观察出绳子的薄弱点。然而,实力的差距,并非武技通玄就能弥补。还不等他一刀斩在绳子上,那条黑绳已经先一步附着在他的身上。

和之前进入大殿时同样的情况发生,绳子刚一沾身,就如灵蛇般缠绕上整幅身躯,随即快速收紧,随着他挣扎力度的大小而逐渐变得紧锁。

“连执法的师兄都敢伤害,今日势必不能留你!”

白帝城怒吼一声,一只强悍的元气大手凭空升起,当头朝着凌志脑袋拍下。狂暴的威压,凌厉的破空之声,让人丝毫不怀疑,只要这一下落实,凌志再厉害也只能化作一堆碎肉。

“净火焚天!”

一把清冷的声音突兀响起,于此同时,一片焚烧天地的火云,如怒海狂涛般涌入大厅,正好挡在那片落下的大手印之上。

轰!

嘭嘭!

恐怖的元气爆炸,整个大厅都在摇晃起来,好在房中众人皆是实力不俗之辈。在看见火云和大手碰撞的同时,纷纷挥出体内元气,把爆炸的威势挤压控制到最小的范围内。

但即便如此,当爆炸的余威过后,整个大厅也出现多处崩坏,屋顶更是直接被破开一道天窗。

“柳无心,你干什么?”

白帝城一阵气血翻滚,脸上神色急剧变化,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倾城女子怒声呵斥起来。

柳无心同样脸色惨白,甚至连嘴角都淌下一丝殷红的血迹,但她却是不闻不顾,甚至连慕容非凡这个宗主都不加理会,直接来到易天行和云逸面前,寒声道:“我听说你们要挑战我?柳无心,应战!”

“嗯?”

就在这个时候,凌志突然脸色一变,目光直直朝着厅门看去,眼中出现一抹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