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十八章 一线生机

两世为人,凌志无论是见识还是心志,都非常人所能及。早前在看见凌若心的第一眼后,他就准确判断出该下形势的严峻。再到堂上长老二话不说就朝自己发难时,他更是心沉谷底。

但天无绝人之路,每每总会在绝境中给人以一线生机,分别只是当事人能否准确把握而已。

“我天道修为虽已达筑基三重境界,但满场中人,大半皆是地武境高手,随便一人,都能轻松碾死自己,最严重是身上这根绳子,连让自己摸出挪移符的机会都没有,如此局面,我的生机,又在哪里?”

越是危险的时候,凌志反而越冷静,他甚至不再理会附着在身上的神奇绳索,目光,很是平静的在厅中众人身上一一扫过。

“那个是……落霞宗宗主慕容非凡?”

这个时候,凌志瞳孔骤缩,他突然发现,当所有被观察之人都眼露杀机时,那高居大厅上首,带着俨然气度的中年人慕容非凡,却是唯一的例外。他的眼神,很平静,但平静中,似带着几分无奈和惋惜。

“他并不想我死?或者说,要杀自己,并不是他的本意?但因为碍于某种原因,他又不得不默认这个事实,所以,在看向自己的目光时,才会隐隐带着几分无奈和惋惜?”

凌志心思电转,几乎是刹那间,他就把慕容非凡的心理分析了个七七八八,“明明不想自己死,但又不得不妥协,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他可是落霞宗宗主,无论身份修为,都是现场当之无愧的第一人,难道说是因为……”

凌志的目光突然朝场中易天行和云逸瞟去,“这两人,年纪轻轻,却身具地武境修为,来历肯定不凡,如果说现场有人能够使得慕容非凡不得不妥协,定是和这两人有关,但即便如此,慕容非凡的目光依然带着挣扎,似对这种妥协很无奈……”

凡事最怕分析,当凌志静下心来一点点抽丝破茧,那遮住眼前的迷雾突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生机,对,慕容非凡一代宗主,哪怕碍于某种原因不得不向两个小辈暂时妥协,但这种妥协,他肯定是不甘的……”

“既然你心中不甘,那我就把这种不甘放大到极点!”

凌志心思洞明,“自己接天级任务,以黄武境猎杀地妖妖丹,并成功活着回来,如此壮举,试问天下有几人能够做到?只要自己把这件事说出来,又展现出无与伦比的过人天赋,那慕容非凡身为落霞宗宗主,但凡还有一点宗主的气度,就不信会不惜才……”

“凌志,你耳朵聋了吗?我在问你话,你没听见?”

此刻,白帝城的声音再次响起,看见凌志的目光却是越发冷厉起来。他发现,此子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竟然只是在最开始时表现出了一丝惊慌,很快就冷静下来。

如此心机深沉之辈,如果给他时间成长,将来的成就会多么可怕?而清儿屡屡和他结怨,一旦此子成长起来,莫说清儿下场堪忧,甚至整个冰堡,都会因此而受连累。

“长老,凌志不明白你的意思。”凌志站直身躯,很是平静的看向白帝城。

“冥顽不灵,生为人子,不尊伦常,残忍杀兄弑弟,作为武道修行者,心不存仁,残杀无辜同道,作为落霞宗弟子,更是不顾念半分同门之谊,前后阴谋加害数名师兄弟,如此丧心病狂,猪狗不如的畜生,我落霞宗耻于有你这样的弟子!”

白帝城开口就是一连串罪状数了出来,同时不给凌志半点开口辩解的机会,“吉山,按照落霞宗门规,此子当处以何罪?”

“禀长老,论罪,当诛!”一名灰衣男子听到白帝城的问话后,立刻走了出来,此人正是白帝城口中的吉山,同时也是落霞宗内门弟子,揽月榜排名三十二的人物。除此之外,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白帝城关门弟子。

“凌志,你都听见了吗?按照你犯下的事情,本来死一万次都不足惜,但你前两宗罪状到底是在入落霞宗之前犯下,本长老就事论事,仅以你犯下残杀同门这一条判罚,你的性命就不要了!”

白帝城貌似大度的说了一句,随即看着吉山道:“吉山,你现在就上去废了他一身修为,再斩去他作恶的一双手,即刻逐出宗门,有生之年,永不可再踏足落霞宗一步!”

“弟子遵命!”

吉山恭敬应诺,径直朝凌志走去,旋又回过头来,朝白帝城犯难道:“长老,还请收了审判之绳!”

却是凌志整个身子都被白帝城抛出的绳索绑了个结结实实,吉山想要废他修为,斩他双手,在这样的情况下倒是有些难做。

白帝城闻言连想也不想,直接大手一挥,那条绳子就径直离开凌志的身子,转而飞回他的身旁,被收入袍袖之中,随即冷笑道:“凌志,但凡你还有丁点良知,我希望你自己动手,免得脏了你吉山师兄的手……”

“哈哈哈……”

不等白帝城话声落下,凌志突然放声狂笑,“好一个良知,好一个就事论事明察秋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白长老,你可真是公正严明啊!”

“大胆!”

白帝城一声暴喝,“凌志,都到了这种情况,你还想狡辩?”

“狡辩?简直是笑话,不是我做的事,我为什么要承认?”凌志连声冷笑,眼中说不出的讥讽。

“凌志,你真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没人知道吗?我问你,我弟易风,是不是你杀的?”这个时候,还不等白帝城说话,易天行已经忍不住跳了出来,“我实在不明白,我弟易风,到底和你有什么仇?为什么要下如此毒手?”

“易风是他弟弟?那这人岂不是易天行,九大天骄之一?”

凌志目光一凝,难怪之前看这小子修为如此之高,原来他竟然是易天行。

“凌志,你不用狡辩,我问你,五叔的儿子,凌子楚,不过是和你普通切磋,是不是被你废掉丹田?还有二娘的儿子凌慕辰,你的哥哥,是不是被你残忍杀害?”易天行的声音刚落,凌若心就看向凌志冷声质问道。

“还有我儿葛存志葛向阳,难道不是被你这畜生阴谋杀害?”葛州霸亦是忍不住跳出来质问道。

“罪无可恕,简直就是罪无可恕,我落霞宗清清白白,为何会有你这样的孽畜?凌志,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有话说?”看到几个苦主自己主动跳出来,白帝城心头大喜。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凌志没话说,只能认罪伏诛时,却见凌志又是一阵大笑,“哈哈哈,可笑,当真是可笑,我凌志来到这个世界十数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可笑的笑话,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放肆!凌志,你简直太放肆了,事实俱在你都还不承认,我可以想象你平时的为人究竟是怎样,吉山,不用理他,立刻动手……”

“且慢!”

凌志面色一沉,灼灼的目光直视白帝城,“白长老,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你口口声声说的事实,不知是什么?难道,就是他们几个不知所谓的人刚才说的那一通不知所谓的话吗?”

“伶牙俐齿,易天行堂堂九大天骄之一,凌若心贤侄女身为飞雪山庄高徒,葛兄更是雄霸山庄庄主,他们的话,岂能有假?”

凌志一声冷笑,“哦?就因为他们身份地位比我高,所以你就认定他们不会说谎?但白长老,你不要忘了,他们身份再高,也不是我落霞宗之人,而我凌志,才是货真价实的落霞宗弟子。

他们说的你就信,而我这个落霞宗弟子的话,你不经半分调查一律否认。白长老,我想问问,你究竟是无极宗的长老,飞雪山庄长老,雄霸山庄的长老,还是我落霞宗的长老?”

“大逆不道,你简直大逆不道,竟然连我这个长老的话都敢顶撞……”白帝城怒不可遏,万想不到凌志竟然敢如此跟自己说话。偏偏对方还句句诛心,让他根本无法辩驳。

“大逆不道?白长老,你听信别人谗言,连基本的调查取证都不做,一心要置我于死地,连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我凌志?

我不过是为自己辩解两句,如此再正常不过的行为,请问尊敬的白长老,这又大逆到什么地方?不道到什么地方?”

凌志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甚至忍不住大吼起来,“或者说,别人欺辱落霞宗弟子,不管对方说的是否属实,只要是身份尊崇,咱们落霞宗弟子就只有认罪伏诛一条路可走?”

说到这,凌志突然仰头朝上首慕容非凡看过去,“宗主,凌志想问你几问题,不知行不行?”

“大胆,宗主什么身份?岂是你这畜生可以随意问话的?吉山,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废了他……”

“等等!”这个时候,慕容非凡突然挥手打断白帝城的咆哮,面无表情的看向凌志道:“你要问我什么问题?”

凌志点头,朝慕容非凡恭敬的抱了抱拳道:“落霞宗,究竟还是不是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

慕容非凡神情一怔,身上突然涌起一股强大的威严,“落霞宗传承数千年,创派历史比王朝建立的时间还长,自然是四大宗门之一。”

“既如此,那凌志斗胆再问宗主,既然是堂堂四大宗门之一,为何门下弟子可以任由别人欺凌?

今日易天行等人联袂而来,言之凿凿的要置弟子于死地,姑且不论他们所言是否属实,但白长老作为落霞宗长老,本应该站在弟子一方,却根本连个给弟子开口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一心站在易天行等人的立场,如此行径,未免太过令人费解?

我这里想请问宗主,究竟是白长老本来就是宗门内奸,所以才毫不顾忌门人弟子死活,还是这根本就是落霞宗的传统,只要是来人身份高贵,就可罔顾事实,任由门人弟子给人打杀?”

“大胆!”

白帝城脸色发黑,凌冽可怕的威压升起,猛然朝凌志压迫过来,“凌志,你还说自己不是丧心病狂?不仅污蔑老夫,甚至还挑衅宗门尊严,今日若不诛你,落霞宗只怕将永无宁日!”

“污蔑?白长老,你敢说我说的不是事实?”凌志冷笑,面对白帝城释放的杀意连半点也不惧。

“畜生,你杀死自己大哥凌慕辰,许多人都亲眼目睹,难道你敢做不敢认吗?”凌若心上前一步,冷冷看着凌志道。

“凌志,你敢否认,我弟易风不是葬于你之手?”易天行目露锋芒,恨不得立刻动手宰了凌志。

“猪狗不如的畜生,我两个儿子难道不是你杀的?当日落霞宗可不止一个人亲眼看见!我儿本本分分,没招谁没惹谁,究竟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让你下如此毒手?”葛州霸亦不甘寂寞的跳起来骂道。

“都给我闭嘴!”

凌志连连冷笑,“我现在跟你们说话了吗?宗主,我只问一个问题,作为落霞宗宗主,长老,在没有任何铁证的情况下,你们究竟是相信外人,还是信自己宗门弟子?”

话落,凌志灼灼的目光直视慕容非凡,只等他一个抉择。

PS:骚瑞,更新晚了,是我的罪,大伙海涵!继续求收藏投票支持!第二更还是六点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