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十四章 齐聚

木床上,华雄缓缓睁开眼睛,苍白如纸的脸上浮起一抹傻笑。

“啊?华雄,你醒了?别担心,凌师兄说了,你会没事的……”

“我一直就没睡。”

“什么?那你……”

华雄摇了摇头,眼角突然变得湿润起来,“盛科,你去过任务殿吗?”

“任务殿?华雄,你问这个干什么?”

“呵呵,盛科,你知道吗?我经常去任务殿,你们口中说的重塑精藤,那是天级任务,需要集齐五颗五行地妖兽的妖丹才能兑换到……”

“什么?”

盛科脸色大变,难以置信的看着华雄,“你的意思是说,凌师兄他,他……”

华雄艰难的点了点头,嘴角那抹笑容变得越发苦涩起来,“那个混蛋,这是想让我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啊,呵呵……混蛋,愚不可及的混蛋,如果你这次不能活着回来,我华雄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

往生林。

一片瘴气弥漫的丛林里,此刻的凌志正静静的蹲在一颗撑天大树上。借着重重茂密树叶的掩饰,他的目光,牢牢锁定在前面不远处一片巨大的沼泽上。

这已经是他进入往生林的三个时辰以后。这段时间以来,凌志不断的朝着密林深处奔行,通过神识观察,很容易就发现了许多气息庞大的妖兽,这其中,更不乏破坏力惊人的地妖兽。

就如现在,被他观察的那片沼泽中,看似平静的沼泽表面,实则潜伏着一头强大的绿尾贪蛇。

绿尾贪蛇五行属水,最强大的攻击手段是它一身可怕的毒液。

据传闻,哪怕是黄妖境的绿尾贪蛇,释放出的毒性就能毒死人类地武境的大高手,更不用说此刻被凌志锁定的目标,还是一头达到地妖中阶的可怕存在。

“我虽然是筑基三重修为,战力可媲美一般的玄武境后阶武者,但从这头畜生释放出的威压来看,硬碰之下绝无幸理。”

观察了一阵,凌志暗自做出对比。不过畜生终究是畜生,只要没有达到天妖级别,生出灵智,要杀它们,倒并不是没有可能。

“华雄的伤势最多还能拖两天,这片林子地妖兽不缺,但想在两天之内收集齐五颗五行地妖兽内丹却有些难,时间不等人,不能再耽搁了!”

稍微一阵迟疑后,凌志的眼中就闪过一抹坚决。随即,只见他一步踏出,整个人直朝那片沼泽上空飞去。

“畜生,给我滚出来!”

凌志一声爆喝,血饮狂刀对准沼泽就是狠狠一刀劈出。

轰隆隆!

可怕刀气划过,巨大的沼泽表面顿时出现一道数十米长的豁口。

“嘶!嘶嘶!”

恐怖的兽吼响起,几乎是同一时间,一头浑身碧绿,长达十多丈,比水桶还粗的巨蛇就从沼泽底蹿了出来。

这条绿尾贪蛇刚一出现,就大嘴一张,从口中喷出一团绿色毒液。那毒液好似带有灵性般,迎风便涨,瞬间形成一股浓烈的腥臭飓风,飞快的朝着凌志卷来。

“嗤嗤……”

这个时候,阵阵令人心颤的声音传入耳里,却是那股毒液飓风毒性太过强烈,一路所过,连空气都被腐蚀出缕缕白色的烟雾。

凌志目光微凝,哪怕和巨蛇毒物还隔着不少的距离,脑子亦渐渐变得眩晕起来。

“地妖境的绿尾贪蛇,实在太可怕了,莫说我现在还只是筑基初阶,哪怕是筑基后阶,没有趁手的法宝,碰上它一样是个死字!”

凌志更是不敢停留,顺手取出两张神行符贴在左右腿上,同时捏紧两枚挪移符以备不时之需,这才看准一个方向,发足狂奔起来。

“嘶嘶!!!”

看到眼前蝼蚁一般卑微的人类不仅没有被自己喷出的毒雾吞噬,反而还敢逃跑,绿尾贪蛇彻底怒了。血盆大口发出震天的怒吼,根本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蛇尾一摆,就朝凌志飞扑而去。

别看绿尾贪蛇身体庞大,似有些笨拙,但速度却是奇快。奔行的过程中,犹如一股移动的龙卷风,山石草木尽皆化为齑粉。

即便凌志借助两张神行符的威势,和它的距离也在不断拉近。

但凌志既然诚心挑衅,又岂会没点准备?根本不等绿尾贪蛇太过靠近,直接捏碎一枚挪移符,瞬间闪过数百米之外。

那绿尾贪蛇见此一幕,庞大的倒三角脑袋微微扬起,似没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当它再一次寻找到凌志的身影后,又是一阵飓风刮起,继续朝凌志追击过去。

如此这般,每当即将被贪蛇追上时,凌志都会使出同样的手段。

转眼间半天时间过去,一人一蛇追追停停,在往生林中闹出惊天动静,令得无数低阶妖兽鸡飞狗跳,纷纷朝着四处逃窜不停。

就在这时,连续追击了许久,恨不得吞食凌志而后快的绿尾贪蛇,在又一次掠过一处山峰后,却是突兀的停下了身形。

即便凌志就停在它前面百米处,绿尾贪蛇也只是瞪着阴冷的眸子看着凌志,并不再继续前进分毫。

原来,无论是妖兽还是普通野兽,都拥有极为强烈的领土意识。越是强大的妖兽,对自己的“领地”看得就越重。

之前绿尾贪蛇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在丛林里穿梭,皆因为那片领土乃是它自己的领地。

而经过大半天极限追逃,一人一蛇已经渐渐离开了属于绿尾贪蛇的领土范围,在往前去,那就是另一位不输于它的地妖兽领地。

哪怕现在并没有看见另一位“王”的出现,可绿尾贪蛇还是不敢,或者说不愿继续往前。

不过凌志耗费老大的劲,又岂会让这畜生如愿?

就在绿尾贪蛇看了凌志一阵,不甘的打起退堂鼓时,凌志突然脸色一寒,对准绿尾贪蛇就是狠狠一刀劈来。

锵锵锵!

殷红的刀光落在绿尾贪蛇外部的鳞甲上,发出阵阵金属摩擦的声音,造成的伤害无限接近于零。

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动作,却使得打退堂鼓的绿尾贪蛇彻底愤怒了,“嘶嘶嘶!!!”

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吼声过后,绿尾贪蛇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跨出”了自己领地,再一次朝着凌志追击而去。

“畜生!”

凌志冷笑,心头却乐开了花,反手又是数张神行符贴到脚上,随即朝着事先设计好的路线而去。

“吼!吼吼!”

没过去多久,一阵野兽的嘶吼响起,声震云霄,庞大的威压碾压天地,不仅令得凌志神情剧震,连背后紧追不舍的绿尾贪蛇,庞大的身躯也不由得滞了片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阴影落下,紧接着就看见一头暴猿从天而降,瞪着一双暴戾嗜血的眸子,直直朝绿尾贪蛇扑了过去。

一山不容二虎!

强大如地妖兽,各自拥有的领地都是用无数鲜血换回来的,现在这条绿尾贪蛇因为凌志的刻意挑衅引诱,而闯入“邻居”家中,那暴猿不发怒才是怪事了。

很快,两头同样强大的地妖兽就斗在了一起。

凌志捏碎一枚挪移符闪过一旁,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后,又赶忙从戒指里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大量爆生草出来点燃。

爆生草属于低级灵草,对武者并没有什么用。但爆生草点燃后升起的烟雾,却能刺激生灵的神智,使得吸入烟雾的生灵性情发狂发癫,心生暴戾。

之前凌志一番设计,虽然引得两头地妖火拼在一起,可谁也不敢保证这两头庞然大物一定会死斗到底。

但有了这些爆生草以后,以两头畜生那低得可怜的智商,凌志毫不怀疑自己最后做渔翁成功的可能性。

然而,就在凌志自以为算无遗策,只等最后采摘胜利果实时,却不知,一名不速之客,此刻正朝着落霞宗的方向疾驰而去。他更不知道的是,随着这名不速之客的到来,他将迎来出道至今,最为严重可怕的一次危机。

……

日上中天,澄空万里。

延绵的群山之间,一记剑虹绝尘,直冲向云遮雾绕的高空。那是一柄绝世之剑,在剑的前端,豁然傲立着一名如剑般挺拔不羁的青衣男子。

此人身材欣长,眉目英挺,脸部轮廓似刀砍斧劈,最使人过目难忘是那双半眯的黑色幽眸。

如深渊,似寒星,即便穿梭于罡风环绕的云层之间,亦如黑夜中璀璨繁星,释放出犹若绝世剑客般深邃可怕的剑芒。

“嗯?”

就在剑虹刚刚破开一片云层之际,那绝世傲立的青衣男子突然眉头一皱,半眯的眸子骤然睁开,比剑更加锋利的唇角上勾起一抹冷笑。

一声鹰唳,划破长空。远处,碧蓝如洗的浩瀚虚空中,一点寒芒闪耀,不多时幻化出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

鹰目如电,迅猛如雷,在云层里拖出一道长长的白色气浪,转瞬间与剑虹平行。

“哈哈哈,易兄,昔日一别,没想到风采更胜往昔!”

一把粗狂豪放的声音从鹰背上响起,原来,在那只雄鹰的背脊上,还站得有一男一女两道人影。

其中女子身姿婀娜,容貌倾城,一袭白衣,配合身周缭绕云层烟霞,颇有几分仙子出尘的味道。

而男子,同样生得俊朗不凡。一袭深蓝色长袍,随风轻扬,身材高大雄武,偏偏面相唇红齿白,却又不使人感到突兀,反而有种男性阳刚和女性阴柔完美结合的极度协调感。

“原来是飘雪山庄的雪公子,易某有礼了。”

那剑虹上的青衣男子看见鹰背上的两人后,一双剑眸微微凝了下,旋又恢复如常。

带着淡淡疑惑道:“云逸兄,你这是寄情山水,带着弟妹出来云游来了?”说罢朝鹰背上的女子瞥了一眼。

“哈哈哈,易兄见笑了,我哪有如此好命,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师父新收的弟子,凌若心,同时也是我的师妹,若心,这位是无极宗的首徒,威震大夏的九大天骄之一,易天行易师兄。”

那女子听见云逸的介绍后,朝剑虹上的男子微微一拱手,“原来是大夏王朝九大天骄之一,无极宗的易天行易师兄,小女子凌若心,见过易师兄。”

“若心师妹客气了,要说威震大夏,你的师兄雪公子,那才是真正的威震天下,昔日玉京城的王朝大比,云逸兄会尽天下英雄,可是令易某好生开了一次眼界。”

“得了吧易天行,你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当年你我交手,整整三日夜,可是胜负未分,你称赞我,何不是在自夸呢?哈哈哈……”

雪公子一声长啸,突然正容道:“昔日一别经年,观易兄你气度俨然,只怕修为更胜往昔,不知何时有幸能与易兄再次切磋一番?”

易天行淡淡一笑,“雪公子有此雅兴,易某自然求之不得,不过今日在下去落霞宗有些私事,如果雪公子真有心,咱们约定改日再战不迟……”

“咦?易兄,你也是去落霞宗吗?这却是巧了,我和师妹这趟出门,也是去落霞宗,不知易兄此去落霞宗……”

雪公子一句话没说完,突然脸色一变,随即抬头朝远处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