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十三章 踏入绝地

葛向阳的目光变得比刀锋还要犀利,似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凌志所在的战台,“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上去?你知道自己这句话代表的什么意思吗?”

“葛向阳,不必装腔作势,你没有听错,对,今天,现在,此时此刻,我,凌志,正式向你葛向阳提出挑战,上战神台,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嘶!

底下的人群,在听见凌志的这句话后,无不倒抽冷气,像看白痴一般看向凌志。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竟然要向葛师兄提出挑战?”

“一个黄武境七重的外门弟子,另一个却是玄武境七重,而且还是揽月榜排名十七的大高手,这不是找死吗?”

“是啊,他以为杀了风狂,就有资格和葛师兄叫板了吗?那风狂,根本给葛师兄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切,这还有什么不好明白的?你们之前没听葛师兄说吗?三日后要正式找凌志决斗,反正是个死,还不如把事情搞得壮烈点,说不定还能因为这股压迫而临场突破,不过我看也悬,两人相差如此大的境界,那凌志就算突破,最后也是个死!”

……

“好好好,凌志,我葛向阳承认,之前小看了你,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就凭你刚才的一番话,已经值得我出手了!”

葛向阳践起沉重的步伐,缓缓朝战神台上走去,嘴角噙着一抹自信的微笑,“你虽然只是一个小小黄武境七重的蝼蚁,不过作为你成功激怒我的代价,我可以承诺,等会的战斗,我将拿出全部的实力,把你当同阶对手看待,凌志,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那凌志死定了,葛师兄玄武境七重,肉身强大,真气外放,可以形成强大的气罡,而黄武境,就算拥有再多的底牌,始终还是停留在淬炼肉身的程度,现在葛师兄把他当同阶对手看待,只怕他连点骨头渣都不会剩下。”

台下人群听见葛向阳的话后,又是一阵议论纷纷,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好凌志。

“如果你的嘴和你的刀一样厉害,我敢保证,在揽月榜的排名,你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凌志不动如山,看向葛向阳的目光连半分变化也没有。

“伶牙俐齿,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葛向阳一声冷笑,几乎是凌志话声落下的同时,一柄霸刀已经擒在手中,同时单手一翻,霸凌无双的一刀已经朝凌志猛劈而去。

一道肉眼可见的璀璨刀光在空中出现,这道刀光犹如破开云层的闪电,瞬间释放出烈日般刺目光华。

“刀道奥义,这就是叔叔说的刀道奥义吗?这葛向阳,还真是强啊……”

一直默默站在人群中的白冰清,看见葛向阳随手劈出的一刀后,眼神不禁微微凝了起来,她虽不擅用刀,但也知道,像这种一刀劈出天地异像,乃是刀道即将大成的征兆。

一旦凌志被这如烈日的一道刀意锁定,即便他有三头六臂,今日也誓难幸免。

“破兵式!”

面对如此璀璨可怕的刀中奥义,凌志却是丝毫不惧,血饮狂刀劈出的同时,瞬间在空气中裂开出七七四十九道殷红刀芒,这些刀芒倏然间形成了一张凌厉刀网。

锵!

烈日刀光和殷红刀幕巨网瞬间碰撞在一起,溅起一道道可怕凌厉的破空之声。

想象中烈日刀以点破面的场景并没有发现,葛向阳挥出的一刀不仅没有破开凌志的刀网,更是在和刀网碰撞的瞬间,直接破碎成虚无。

但他终究是玄武境七重的大高手,在烈日刀光破碎的霎那间,他集聚元气,反手又是一刀挥了出去。

这新出现的一刀,无视所有空间阻隔,直接幻化成无数的刀芒利箭轰向了凌志。

“你也配用刀!”

凌志目露讥讽,根本连动都懒得动,独孤灭世创造出的破灭九刀,起意就是破尽世间万法。

自己虽然只是领悟了第一重第一势,但“破兵式”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

任你手中的霸刀耍得比花儿还好看,但自己应运而生的“破刀式”,又岂是那么容易破解?

此时此刻,他早前挥出的刀网,在将葛向阳的烈日刀光粉碎后,并未消散,反而急剧旋转起来,将对方新劈出的一刀无数刀芒利箭给细数轰击绞杀,乃自粉碎成虚无。

葛向阳脸色骤变,直如一蓬凉水由头浇下,浑身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清晰的感受到,凌志随手挥出的刀光巨网,论元气浑厚度,明明比不上自己的烈日刀气,但偏偏如打蛇七寸的世间最高明猎人,每每总能找到他刀中奥义的薄弱之处,进而干脆利落施予绞杀。

就是这么一愣神之间,凌志轰出的殷红刀网已经骤然收缩于一点,形成了一道堪比雷霆闪电的殷红刀气,直直的对准自己前胸划来。

“不!”

绝望中,葛向阳使出浑身解数,玄武七重的元气,全都聚集在双手中,对准那聚集一点的殷红刀幕猛然劈斩而出。

“破兵式!”

如同索命梵音,这个时候,凌志伫立不动的身体,再一次动了。同样是简单一刀挥出,然而却又精准的找出他刀中弱点,殷红刀光从间隙处划过,终于精准无比的落在他的胸膛。

噗嗤!

一道滚烫嫣红的血水飙射,葛向阳整个人化作泥胎雕塑,身躯僵硬,两眼笔直的朝着凌志看去。

败了!

堂堂玄武境七重,掌握了刀中奥义的葛向阳,竟然败了,不仅败了,而且败得还是如此彻底。

那凌志,前后出手不过两次,刀中元气似也稀松平常,可就是这样平常的刀法,不单破掉葛向阳威风绝世的霸气刀法,更是干脆利落的把其斩杀于刀下。

如此手段,如此实力,此人,真的还是一名黄武境的外面弟子吗?

……

于此同时,位于落霞宗十二峰之一,一处用木材简答搭建而成的木屋中,一名白发老者豁然睁开双目,浑黄苍老的眼眸闪过一道如剑精芒。

“破灭九刀,破兵式……竟然真有人能够练成?此子,不错……”

老人神叨叨的说完这句话后,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又转而躺倒旁边的凉椅上,恢复成之前闭眼假寐的悠闲姿态。

如果此刻凌志在此,一定会认出,这个突然醒来自言自语的老人,不是别人,正是昔日弟子入门大比盛会的主持人,戊剑,戊长老。

……

一刀斩杀葛向阳,看着四下里人群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凌志心头根本没有半分得意。

本身已经是筑基三重修为,又修习了破灭九刀第一式,破兵式的他,如果连个葛向阳都对付不了,那他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好了。

“凌师兄,快来看看华雄,他快不行了!”

此刻,盛科抱着华雄的身躯,朝凌志焦急的呼唤起来。

“回去再说!”

凌志一步跨出落到台下,从盛科手中接过华雄,一股浓厚的真元渡了进去,随即扯开脚步,飞快的朝外山住处走去。

两个时辰后,凌志的小屋外。

“凌师兄,华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危险?”

自从战神台回来之后,凌志就把盛科支出屋外守着,而自己则运转自然诀,帮华雄疗起伤来。

可惜,即便他的自然诀本身就对疗伤方面有很大的作用,可惜两个时辰的忙活,也仅仅只是稳住了华雄的外伤,对于他本质的伤害却是连半分作用都没有。

“华雄之前被风狂的藤蔓武魄包裹,不仅勒断了他全身骨骼,连全身大部分精血也给吸收走,现在想救他,单凭外部手段已经很难见效了。”看见盛科一脸担忧的模样,凌志朝他解释起来。

“啊?那华雄不是……不是……”

“你放心,虽然我暂时治不好他,不过短时间内他也死不了,只是……”

说道这里,凌志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现在有一株重塑精藤就好了,重塑精藤不仅能够补充武者气血,还能增加武者十年的寿元……”

凌志也只是想想而已,重塑精藤贵为六级灵草,即便是上一世的修真界也极为难寻,更莫说是现在的武者世界了。

“咦?凌师兄,你刚才说的重塑灵藤,是不是任务殿里面的天级任务,重塑宝藤?”听到凌志的自语后,盛科突然两眼放光的问了起来。

“天级任务?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宗门有这种灵草?”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依稀记得任务殿好像有这个任务……喂,凌师兄,你干什么去?”

“帮我照顾华雄,我去任务殿看看,很快回来!”

……

半个时辰后,凌志默默的走出任务殿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落霞宗任务殿他还是第一次踏足,没想到里面还真有重塑精藤这种灵草。

任务殿的任务按照难度,分为天地人三个层次,天级任务难度最高,人级最次。而获得重塑精藤的任务,正是位居天级第三,并且常年无人问津,其难度可想而知。

按照上面的介绍,想获得一株重塑精藤,必须集齐金木水火土五行妖兽,而且还必须达到地妖兽等级的内丹。

地妖兽,已经相当于人类地武境的大高手,而地武境,像落霞宗这种四大宗门之一,最强者也不过如此。

“华雄,如果这次我能够活着回来,一定要你陪老子喝个痛快!”

并没有犹豫多久,凌志眼中就露出一抹坚决,随即毅然转身,朝着落霞宗后山而去。

落霞宗后山有着一片极为广博的原始丛林,名为往生林。里面不仅各种瘴气毒虫无数,高等级的妖兽也是层出不穷。以往就算是宗门弟子进入历练,也只能在外围行走。

但这次凌志的目标是五行地妖兽的内丹,哪怕他拥有两世为人的经历和各种修真手段,也不敢说此行就一定能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