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十二章 滚上来

落霞宗,战神台。

还是那片巨大广场,还是那处群山环绕,但与昔日所不同的是,三十面高耸的战神台并非百花齐放,唯有一面战台,此刻正有着两道身影,正进行着激烈的交锋。

似乎无论哪个世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都不在少数,当凌志跟着那个黄武七重的男人来到广场上时,偌大的广场早已经人满为患,他还是花费了老大劲才挤到前面。

“凌师兄,快看,华雄在那里。”盛科刚一来到人群中,就急忙朝凌志指引道。

“看到了。”

凌志有些无语的回了一句,他又不是瞎子,风狂和华雄那么大两个人站在台上,看不见才是怪事呢。

“哈哈哈,万兽山庄杀神风狂,你是娘们吗?打人都没力气?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今天必留在这台上。”

一次剧烈的碰撞过后,华雄退到一边,看着气喘如牛的风狂哈哈大笑起来。

“哼!傻牛,刚才不过是热身而已,如果你想死得快点,我成全你就是。”

风狂阴冷的看着华雄,心头却有些吃惊。

月余前的宗门大比考核,他可是亲眼目睹过华雄的整个战斗过程,原以为收拾这个莽汉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却不想,动起手来竟会如此棘手。

他的藤条武魄,靠吸食武者精血壮大自身,可谓歹毒无比,但没想到那小子一身龟壳似的厚土铠甲刚好克制了藤条武魄的刺入。

更因为本身走力修的道路,华雄一身蛮力比同境界武者高出至少一倍,自己好几次指挥藤蔓缠杀,都被他给硬生生的扯断挣脱开来。

“华雄这牲口,果然没让我失望。”

看见战台上被华雄刺得憋屈吐血的风狂,凌志的嘴角不由得高高翘起。

这小子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给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感觉,实际上精得跟个鬼似的。遥想第一次在酒楼和葛存志的遭遇,他不就是毫不犹豫领着自己跑路的吗。

像这样的人,如果说他会因为对方几句话的激将,就答应上战神台分生死,凌志是绝对不会相信的。现在既然他站到了台上,而且还答应和风狂决生死,那就表明,这牲口肯定有十足的信心,至少,他能保证自己不会被留在战神台。

现实也刚好印证了凌志的猜测,即便并不知道之前战台上发生了什么,但从刚才两人的对话可以看出,之前的战斗,风狂绝对没有占到便宜。

“风狂,你丫杀人就是靠嘴来的吗?既然你不动手,那爷爷可就不客气了!”

这个时候,华雄的声音再次从台上响起,紧接着,就看见他雄壮的身体直接朝风狂扑了过去,“霸道蛮拳!”

“去死吧!”

看到华雄一只钵盂大的拳头碾压过来,风狂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狞笑,下一瞬,只见他突然一挥手,一张黑色的巨网脱手而出,整好落在了华雄的身躯之上。

那巨网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刚刚一罩定华雄,就极限收缩起来,华雄浑身剧震,使出全身力气不停的挣扎。可饶是他如何挣扎,不仅不能挣脱巨网的桎梏,甚至连身上那金灿灿的厚土铠甲,都开始不断的裂开脱落,同时巨大的身躯,也被巨网收缩得不断的缩小。

“啊!”

华雄眼眶崩血,浑身骨骼发出“嘎吧嘎吧”炒爆豆的脆响,那是被大网收缩挤压,骨骼崩裂的声音。

趁着这个空档,风狂飞身上前,藤武魄从天而降,顺着华雄铠甲裂开的缝隙,不断的浸入他的身体,不多时,华雄整幅身躯全都被歹毒的藤蔓给包裹了结实,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具由藤蔓组成的木乃伊。

“无耻!”

凌志一声怒吼,连想也不想就朝战台上飞去,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闪过,正好拦在他的面前。

“凌志,你想要找死吗?”葛向阳嘴角带笑,目中含着无尽的讥讽。

“让开!”凌志双目骤寒,冷冷的看着葛向阳。

“战神台,即分胜负,也决生死,他们在上台之前,早已经签订了生死状,生死由命,这是整个落霞宗众人皆知的规矩,你难道想坏规矩不成?”

葛向阳连半点也不把凌志的威胁看在眼里,依旧不紧不慢的朝他说了起来。

“即分胜负,也决生死,葛向阳,你还要不要脸?既然光明正大的决斗,为什么风狂使用暗箭伤人?”

“哈哈哈,简直是笑话,你那莽汉朋友的铠甲就光明正大了?人家风狂使出自己的独门兵器捆仙网就是暗箭伤人了?凌志,你说话要不要那么搞笑?”

葛向阳哈哈大笑,随即朝台上的风狂厉声道:“风狂,别墨迹了,赶紧结果了他!”

“住手!”

凌志一声爆喝,看着葛向阳冷声道:“让他住手,你的目标是我,让我上去替他下来,否则你永远别想逼我上战神台。”

“嗯?”

葛向阳身躯一震,双目闪过慑人锋芒。

“你也别想打主意在往生谷杀我,我保证,只要华雄死了,我将永远不会踏足往生谷半步,想想你弟弟,被我一刀硬生生抹了脖子,到头来你这个哥哥却只能看着仇人逍遥,你不觉得耻辱吗?”

葛存志当然不是凌志一刀抹的脖子,但此刻华雄危在旦夕,凌志却也顾不得那么多。

“风狂住手!”

葛向阳的反应没有让凌志失望,在听到他这番话以后,立刻朝战台上的风狂喝止了一声,同时朝上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现在,你可以上去替换你的蠢牛朋友了。”

凌志哪会犹豫,脚步一抬,已经落在了华雄的身旁,一股筑基期的真火祭出到掌心,三两下就把华雄身周的藤蔓给焚烧殆尽,“华雄,你怎么样?没事吧?”

“咳咳……”

此刻的华雄面色如土,百十斤的汉子已经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却还是强撑着笑道:“暂时还死不了,你要小心他那张网。”

“盛科,帮我照顾他!”

凌志点了点头,知道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把华雄抱起来交给台下的盛科,就重新一步步朝高台上走去。

他的动作很慢,甚至连身上也没有刻意释放出什么庞大的威压,但就是这么平淡无奇的表现,却是看得风狂眼皮一跳,心脏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葛师兄……”

眼前闪过凌志过往杀人的一幕幕,风狂终忍不住朝台下的葛向阳看去。

“你怕什么?”

葛向阳冷冰冰朝风狂看了过去,“用捆仙网,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逃不到天上去。”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风狂就知道,今日这一战他无论如何是避免不了。

索性这段时间以来,通过往深谷试炼场地,他吸收了许多黄武境中高阶武者的精血,藤武魄比从前越发强大不说,本身实力也达到了黄武境九重巅峰。再加上葛向阳交给的捆仙网,这一战未必就没有胜算。

如此这般想着,风狂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机,“凌志,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当日看你年轻,境界地,我不想跟你一般计较,不过你一再求死,今天我可不会再让你了。”

“华雄说的没错。”

凌志抬头,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你就是一娘们,只有娘们,杀人才会只用嘴。”

“你找死!”

风狂怒不可遏,单手一抬,一张大网就直直朝凌志罩落过去。

“有用吗?”

凌志冷笑,前冲的身形陡然一次转身,速度竟是快自眨眼不及,刚好与那张飞来的巨网擦身而过。同一瞬间,血饮狂刀飞速落在掌心,对准前面的风狂就是一刀劈出。

殷红的刀光穿越空间,在空气中留下一道炫目的绯红,更是带起一蓬殷红的血水迸射。

此时此刻,风狂才刚刚来得及召出藤蔓武魄加持四周,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可怕刀气不仅破开藤蔓荆棘,更是直接在他的前胸划出一道笔直的豁口,鲜血,正如决堤的洪水般,从他的胸腔狂涌而出。

风狂的一生,最喜欢的就是使用藤蔓武魄吸取武者精血,享受着观看敌人生命一点一点被剥离身体,那逐渐露出绝望时的表情。

然而,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没想到有一天,他自己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形。身体虽然被破开,然而一时间却死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鲜血不断流淌,生命的迹象不断的和自己拉开距离。

“救……救我……”

对生存的渴望,使得风狂忘记了一切,只是充满渴望的朝台下葛向阳投去求助的目光。

“废物,连个黄武境七重都对付不了,要你何用?”

葛向阳冷冷看着风狂,眼中闪过蚀骨寒意,却是连半点上台救援的动作都没有。

“你还不明白了?作为一条狗,而且还是不会咬人的狗,你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如果有来生,如果你还是要做狗,记得找个好点的主子!”

凌志看着风狂摇了摇头,心中出现一抹叹息。

这风狂,原也是个人物,可惜自从他决定投靠葛向阳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失去了强者之心!

真正的强者,无论身处何时何地,绝不能向任何人屈膝。

这个世界,或者有暂时隐忍的枭雄,但从来没有跪着的强人。

“噗通!”

风狂的身躯,终于落到了地上,激起一片尘埃,看见这一幕的台下人群,却是免不了心头惊叹,看向凌志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凌志,你很好,希望你记得自己早前说过的话!”

葛向阳脸色铁青的朝着凌志看过去道:“三日之后,我会请宗门长老做证,到时候我不希望看到有人避战!”

“你没机会了!”凌志突然笑着道。

“你说什么?”

葛向阳双目一凝,“你想反悔?”

“做下今天这种事,你认为自己还能活三天吗?”

凌志一声冷笑,随即双眸一寒,朝着葛向阳厉声道:“滚上来!”

PS:高.潮即将来临,求收藏,各种求,兄弟们给力顶起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