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十一章 上战神台

“你说什么?敢再说一次?”

柳无心柳眉倒竖。出场自今,虽然她对众人都毫不假以辞色,但哪个人不对他客客气气,恭敬有加?这小子脑袋莫非被门夹了?竟然敢说出如此狂妄之言?甚至还说什么另约个时间?

就凭他,也配?到时候莫不是又仗着王级符纂逃窜,那自己还到哪里去找人?

“无心,原来你也是为这个小子而来?简直太好了,哈哈哈!”

原本还有些摸不透柳无心来意的葛向阳,在听见她和凌志的一番对话后,简直乐开了花,“杀机焉用牛刀?无心,这小子残忍嗜杀,把他交给我好了,你放心,我一定让这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无心你大大出一口气!哈哈哈……”

“闭嘴!”

葛向阳笑声未落,突然看到柳无心一脸冰寒的看了过来,“你是谁啊?”

“啊?我……”

“无心无心,这两个字也是你叫的?我跟你很熟?”

“可是……”

“你是觉得自己天下无敌,还是认为可以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无心……呃,柳师姐,葛某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我要收拾一个外门弟子,还需要你替我出头?滚!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葛向阳看着柳无心,连自杀的心都有了,这尼玛还真是自作自受,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可惜,就算心头再不甘,他葛向阳还没强大到敢和柳无心作对的地步。在对方逼人的目光注视下,终究还是选择了低头,朝凌志投去杀人的一瞥,“凌志,今天我给柳师姐面子,不跟你计较,如果你还有明天,我会亲自找你的!”

“我等你!”凌志笑道。

“哼!咱们走!”

葛向阳最后再看了凌志一眼,直接转身就走,连和柳无心打声招呼都没有。在葛向阳离开后,那风狂和白冰清自然不可能继续留下,亦都纷纷朝凌志投来杀意一瞥,随即转身离开。

“既然凌兄和柳师姐有私事解决,那方某就不打扰了,凌兄,还要柳师姐,方某告辞!”

方寒不知何时来到近前,朝两人相继拱了拱手,又若有深意的看了凌志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闹哄哄的场面转眼间就只剩下三个人。

华雄之前突破的关键时刻,被白冰清冰武魄偷袭,受了重伤,此刻依旧神志不清,脸如土色,软软的爬在地上。

凌志在扫了一眼柳无心后,竟似完全当她不存在,大模大样的坐到华雄的背后,双手抵在他背心,就这么替他疗起伤来。

再说柳无心,在看见凌志表现出如此大胆的举动后,一双美眸连连流转,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出奇的并没有马上动手,只是在旁边冷眼旁观着。

时间缓缓流逝。

不知过去多久,当凌志自然诀真元在华雄体内循环往复了数个周天以后,华雄的脸色总算渐渐恢复人色,神智亦重新回到大脑。

“凌志,哥哥今天算是栽了,可惜连累了你!”

看着凌志额头浸出的淡淡汗珠,华雄摇头苦笑起来,随即又拿眼神朝柳无心看过去。

柳无心一声冷哼,却是看也不看华雄一眼,只是朝着凌志说道:“你的事情,都办完了吧?”

凌志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道:“柳无心,你应该不是乘人之危的人吧?”

“少拿言语挤兑我,我要杀的人是你,别人我没兴趣!”

柳无心冷冷一笑,说罢突然一扬手,坐在凌志旁边的华雄突然感觉到一股大力落在身上,随即整个人直接朝远处飘落而去,人在半空,却是忍不住回头道:“凌志,你千万当心啊,那婆娘手辣得很……啊……”

惨叫声起,人已经落到了数百米之外。

“你放心,我不过是暂时让他闭上那张臭嘴而已。”

看见凌志难看的脸色,柳无心不咸不淡的解释了句,旋即脸色一寒,“凌志,现在咱们可以好好算算账了,对了,你别想再用那种符纂逃跑,如果你走了,我保证你的兄弟不会好过。”

“威胁我?”

凌志心头一凛,双目直视柳无心的眼睛,直到对方被看得心头火气时,突然放声大笑道:“女人,你这是在开玩笑吧?我不相信你是那种人。”

“你可以试试!”

柳无心神色冰冷,脸上连半分表情也看不出。

“好,左右是个痛快,既然你一心想要我的命,那咱们就一次解决吧!”

凌志神情一肃,血饮狂刀瞬间祭出,扬手就是一刀劈了过来,“破兵式!”

“米粒之光,也放光华,净火焚天!”

柳无心一声冷笑,抬手就是一片火海挥了出去,然而就在这一刻,刚才还神气活现的凌志,连同那挥出的殷红一刀,突然变得淡薄起来。

直到她的净火即将完全燃烧到凌志的身上时,和过往无数次的经历一样。只见一道光芒闪过,凌志的整个人突兀的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女人,我兄弟就麻烦你照顾了,他重伤未愈,记得帮我送他回外山啊,哈哈哈……”

“小贼!鼠辈!无耻……”

柳无心仰天怒吼,一贯冷静的面庞亦变得难看起来。

这混蛋,竟然吃定了自己不会拿他兄弟怎么样,简直可恨至极点。

可惜气归气,柳无心还真如凌志猜测的那般,她堂堂落霞宗弟子第一人,又岂会是趁人之危,拿人要挟的小人?

但,那可恶的小贼,当真可恨,不狠狠教训他一顿,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三日后。

凌志一个人躺在自己居住的小屋里。

三日以来他寸步未出,倒不是害怕葛向阳和柳无心的报复,而是他想起了那晚上自己“顿悟”的经历。

这三日来,他几乎所有时间全都用在了天道的修炼上,然而可惜的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那种顿悟始终再未出现过。

终于,在今天,又一次从自然诀的修炼中醒来,凌志无奈的发现一个事实,顿悟,真的如修行者传言的那般,全凭机缘,强求,是得不来的。

“已经闷在房里三天,该出去透透气了,也不知华雄那牲口怎么样了。”

起身活动了下身体,凌志就准备出外面去看看。值得一提的是,三日前他动用老手段从柳无心手底下溜走,那女人暴怒归暴怒,倒并没有真拿华雄出气。

不但如此,她甚至还交代一个外门弟子把华雄给送回了自己的住处,只不过那人临走时留下一句话,说是凌志如果不想永远做缩头乌龟,最好主动去清风崖找她。

“缩头乌龟?哼,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最多半年,不,最多三个月,一旦我天道修为达到筑基中期,你又能奈我何?”

凌志心头冷笑,不知不觉间,他对那个有底线的狠毒娘们似乎并不如从前那么记恨,甚至每每想到对方被自己气得吐血的场景,还会忍不住发笑。

“咦?”

就在这个时候,凌志脸色一变,“什么人?”

“凌师兄,请问凌志师兄在家吗?”

一把焦急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声音陌生,倒是听不出什么恶意。

“你是?”凌志踏步而出,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黄武境七重的年轻男子。

“原来凌师兄在家,简直太好了,快,你快跟我走……”男子说完,抓起凌志的胳膊就朝外扯。

“等等,你究竟是谁?要带我去哪里?”凌志挣脱他的胳膊问道。

男子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急糊涂了,什么都没有说,赶忙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大声道:“凌师兄,来不及了,咱们边走边说吧,我是华雄的朋友,半个时辰之前,风狂和白冰清突然找上门来,言语挤兑华师兄,那风狂更是不惜出口辱及华师兄的家人。

华师兄一时不受激,就答应了和他们上战神台决斗的条件,我过来时他们已经签订好了生死状,现在只怕早就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