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十章 绝世刀客

“这小子是谁?”在见到方寒气定神闲的出现后,葛向阳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回葛师兄的话,此人名叫方寒,是和我们这一批一起被召入落霞宗的三十个弟子之一。”听到葛向阳的问话,风狂立刻抢着回道。

这个世界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恩怨,有纷争。

而像落霞宗这种大宗门更是如此。近万弟子中,大大小小的山头派系从来不缺。但凡每一个实力超群的内门弟子周围,总会聚拢起一大批拥护追随者。

原本,以风狂这种自视甚高者,一向很鄙视去做别人的附庸。他是天生的主角,是人群的焦点。

但自从那日见过凌志强势斩杀同属内门弟子的凌慕辰后,他就知道,以目前自己的实力,想亲手从凌志手中拿回失去的尊严,难度大过天,自少短时间不可能。

也因此,当以葛向阳为首的小圈子朝他露出招揽之意时,他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原因自然简单,双方都有着共同的目的,必杀凌志的决心都是一样的。

“和你们一批进宗门的?也是外门弟子?”

听到风狂的回答,葛向阳眼皮抽抽,目光下意识朝凌志,白冰清,方寒等人的身上再次扫过。

这现场,除他之外,虽然全都是黄武境的外门弟子,但每一个都拥有其独特的气质,凌志姑且不去说他,就是那刚到来的方寒,浑身上下也透着一股子邪气。

真是日了狗了。

什么时候天才变得如此不值钱了?

纵然,落霞宗招收门人弟子条件极为苛刻,但也不至于像他们这一批,一进来就是这么多天才吧?遥想昔日自己入门时那一批,其中能够涌现出一两个冒尖的都算极为难得。

“你叫方寒?很好,虽然你现在还是黄武境的修为,不过我看你潜力不错,怎么样?过来帮我,做我的兄弟,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

稍微的震惊过后,葛向阳就朝方寒抛出了橄榄枝。在这个物竞天择,竞争大过天的落霞宗,一个人强不算强,拥有一批坚实拥护者的整体强,那才算强。毕竟,宗门每个月的资源分配是固定的,如果想要更多的东西,那就必须做任务。

这种时候,拥有一支潜力巨大团队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你可供支配的力量越大,所能接的任务就越多,相应的,获得的好东西也就越多。

葛向阳此言一出,白冰清还没什么反应,那风狂的目光却是微微凝了起来,甚至看向方寒的目光都带着丝丝寒气。

憋屈的作他人附庸,已经有违本心,但如果在这个附庸的圈子里,自己都不能做到除主角之外的第一人,那投靠这个圈子还有什么意思?

“呵呵,葛师兄客气了,落霞宗是所有落霞宗门人共同的家,方寒既然加入了这个大家庭,那和大家自然都是亲如兄弟!”

面对葛向阳刻意表露出的招揽,方寒只是抿嘴一笑,随即就朝凌志看过去道:“凌兄,昔日一别,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不过想想也是,以凌兄如此天才人物,来这往生谷闯荡,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方兄缪赞!”

哪怕并不惧对方的阵营再多加一人,但知道姓方的小子并不是和他们一路的,凌志还是下意识松了口气。

倒不是凌志真就怕了方寒,他连揽月榜前二十的葛向阳都不怕。只是这方寒浑身上下总给人邪气凛然的感觉,如非必要,他还真不愿意和对方杠上。

“方寒,你和凌志很熟?”这个时候,那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冰清,突然开口问道。

“咦?白师姐这话什么意思?大家都是落霞宗弟子,怎么可能不熟悉?在下不仅和凌师兄很熟,和在座的风狂师兄,包括白师姐你,不同样很熟悉?”方寒打了个哈哈,但谁都知道他这话跟放屁没任何区别。

“少他妈在我面前装腔作势,姓方的,你是诚心要和我们作对吗?”风狂目露杀机,冷冷的看向方寒。

就像听不出风狂话里的威胁,方寒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风师兄何出此言?是质问方某为何来此地吗?

哦,这里我要解释下,刚才在下偶经此地,看几位师兄都在此,不由心生向往,特过来打声招呼,凌兄,葛师兄,还要白师姐,你们有什么事自己忙,不用理我,我就一过路的!”

“看戏也需要本钱,方寒,你潜力不错,将来或许有很大发展空间,希望不要自悟!”

葛向阳意有所指的朝方寒说了一句,随即再次把目光落在凌志身上,“我不欲被人说以大欺小,但自己做过的事情,终究是要还的,凌志,念你也是一个人才,自己自裁吧,这样大家脸上都好看!”

“自裁?”

凌志抬头,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葛向阳是吧?听说你好像还是什么揽月榜前二十的人物,怎么出门连脑子都不带?凭你,也配让我自裁?还是说凭你带来的这些垃圾?都给我滚,否则格杀勿论!”

“大胆!”

葛向阳怒极反笑,见过嚣张的,但他还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几乎是凌志话声落下的同一时间,一柄威风凛凛的霸刀已然出现在掌心。和他死鬼兄弟一样,作为雄霸山庄的老大,葛向阳同样身具刀武魄,战力惊人!

天空蓝的耀眼,万里天风呼啸而过,傲然卓立的葛向阳,长发与衣袂狂舞,在他取出战刀的那一刻,整个人,整片天,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他握刀的动作直若与天地和其背后澄空万里的大峡谷结合为一,本身却又充满恒古不变中千变万化的味道。

没有丝毫空隙破绽可寻,更使人感到随他这起手式而来的第一刀,必是惊天地,泣鬼神,没有开始,没有终结。

刀道至此,已达鬼神莫测的层次。

白冰清和风狂骇然变色,面对这主宰天地,浑然与天地合为一体的霸凌一刀,他们突然发现,过往一切的骄傲,自负,都显得如此可笑。

揽月榜排名十七,玄武境七重的葛向阳,竟恐怖如斯。霸刀绝世,刀未动,仅凭出鞘的气机,已然令得人失却一切抵抗之心,唯有坐以待毙,引颈就戮。

“刀武魄,至少已达领悟刀中奥义之境界,不错!”方寒目露精光,悠闲的俊脸上闪过一丝动容。

旁人不过是遭受余波,已然感受如此深刻,那被葛向阳霸凌一刀气机锁定的凌志,又会是如何感受?

没有任何瑕疵和多余的想法,就在葛向阳抽刀卓立的瞬间,凌志就感受到一股自出道以来从未有过的天地锋芒袭身。

似万刀刮体,似烈日焚身。入目所及,没有人,没有天,没有地,唯有那闪耀无尽锋锐和剔骨般可怕的刀锋海洋。

“这个葛向阳,很不错!看来这天下,还是有许多人值得重视……”

一股热血燃烧胸腔,可怕庞大的刀气威压下,凌志淡淡的吐出一口气,念头一动。

锵!

血饮狂刀飞跃掌心。

凌志的精神高度集中起来,所有的思维,所有的感知,尽数凝聚在这一刻。

时光停滞了脚步,神识冻结了空间,流动的狂风,汹涌起伏的刀威压迫,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一副静止的画面,瞬间化为永恒,刹那变为永远。

“小贼,这次看你往哪里逃!”

一把带着无尽怒火的厉喝响彻天际,下一瞬,一道炽热火龙从天而降,席卷苍茫大地,把所有人都罩入其中。

“靠!”

凌志心头吐血,任何人处于他这种境地,面对旁人连大声呼吸都可引动雷霆震怒的可怕时机,只怕都会吐血。

“走!”

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凌志倏然转身,抓起面如土色的华雄,踏步就朝数十米外奔去。

轰!

轰轰!

滚滚火龙冲击地面,天地为之震动咆哮,霎那间,什么绝世刀气,什么气机对碰,在这一刻全都变成笑话。

葛向阳一声爆喝,提刀纵横,瞬间扑出老远。于此同时,白冰清与风狂,亦相继拿出逃命的法宝,纷纷朝着四处狼狈逃窜。唯有那让人看不透的方寒,即便如此紧迫时刻,依旧显得风度翩翩,但那逃离现场的速度,却并不会比任何人慢半分。

“柳师姐?”

劫后余生的众人,看着眼前被火龙冲击出的巨大沟壑,全都目露锋芒,心脏抽紧,后背生出丝丝寒意。

“无心,怎么会是你?”

葛向阳在看清楚来人的样貌后,如刀般锋锐的脸膛面色一变,露出几分讨好的笑容。

纵是绝世刀客,但在面对这公认宗门第一人的面前,属于刀客的傲气,也不免要收敛几分。

柳无心却是直接略过众人,把目光牢牢锁定在凌志一人身上,“小贼,你倒是逃啊,我今天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柳无心,你还有完没完?”

凌志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又把华雄小心的放到地上,脸上闪过冰冷的怒容,“你要打,咱们另外约个时间,现在没空和你胡搅蛮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