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十三章 破灭九刀

再次来到宝阁,门口坐守的白发老者看见他去而复返,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倒并未多言,只是提醒道:“你之前已经在上面呆了半个时辰,今日总共还剩下半个时辰时间,时间到了后,自己出来!”

“是!”凌志拱手回道,转身进入宝阁。

宝阁一二层摆放了许多黄级武技功法,连玄级也有少量,因为现在的他本身还具备筑基期的修为,凌志暂时不准备修炼这些低阶武道功法,而是专供武技。

“我使用的是血饮狂刀,虽然用其他兵器也无所谓,但这把刀跟随我多年,已经用习惯了,最好是选择一部刀法武技!”

心头暗下计较,凌志顿时放开神识,在楼层里所有功法上一一扫过。他知道,只要不把神识探入三楼往上,在这一二层,神识还是可以随便使用的,而且比用眼睛来看更加节省时间精力。

“鼓瑟终极指,适合音律武魄者修习!”

“铁骨霓虹拳,黄级功法,修成后一身筋骨可化成钢筋铁骨,走力修的武者修炼能增幅自身一千到五千石的力量。”

“寒冰剑典,玄级功法,适合冰寒类武魄者修炼……”

凌志神识从一本本武技中扫过,只看总纲介绍,其中倒不乏大威力高等级的武技,可是总感觉差了点意思。

两世为人,凌志当然知道,武技等级未必需要多强,合适自己的,才是最厉害的。

“嗯?”

就在这时,他突然眼前一亮,脚步一跨,已经来到一方书架面前,两眼放光的看着面前一本薄薄的古卷。

“破灭九刀!由昔日大夏王朝第一用刀高手,独孤灭世所创,以无招胜有招,杀仇寇,败英杰,打遍天下无敌手。一刀出,鬼神惊,生平欲求一对手让自己回守一招而不可得!”

霸气!

一生中竟然连一个能够让他回挡一招的对手都未碰到,无论对方是不是吹牛,仅仅是简介,已经看得凌志热血沸腾,当即捧起薄卷,小心的翻开第一页。

破灭九刀要旨:

一刀破万法,共分三式,分别为破兵式、破掌式、破气式!

修炼者,必具备惊才绝艳的悟性,由低到高,又分三重境界,一:只攻不守,勇猛精进,视天下人为无物。

听起来似乎很狂妄,但那并非是不知死活的傻大胆,而是要那种强者之心,万般皆下品,唯有我独尊的霸道心志。

第二重:只守不攻:他强任他强,狂风拂山岗,他狂任他狂,明月照大江!

这一重,讲求的同样是心智,无悲无喜,亦并非单纯的防御,而是天下之大,已无人能伤及自己,守也是攻,攻也是收!

第三重:不守不攻:随性所欲,念之所致,刀意纵横,破灭天下!据说修成第三重境界,已经近乎于无招胜有招,手中无刀,心中有刀,一念生出,山河破碎,万法不存!

听起来霸道绝伦,不过可惜,这部《破灭九刀》终究是摆放在一二楼,供外门弟子学习的黄级武技,更令凌志有些无语的是,整本刀诀,只能修炼到第一重,只攻不守,从第二重往后,无论是心法武技,都缺失了。

但就算是这样,凌志还是决定就选这本了。无论是前世今生,凌志实际上已经养成一种习惯,不喜技巧,好蛮力破天。

这破灭九刀第一重,只攻不守,无异于正契合了他这个心性,而且修成后还能破掉世间一切兵器功法,他不修炼才是怪事。

“咦?你选这一本?”

当看见凌志摆放在面前的《破灭九刀》功诀时,门口老头眼中露出了深深的诧异。

“怎么?前辈,这本功法不可以借阅吗?”凌志脸上一愣。

“当然可以,事实上这本功法严格来说,绝不可以用黄级来评定,甚至已经超越了很多地级武技,但本身残缺,而且对于修炼者的悟性要求奇高。

我也不怕告诉你,在落霞宗的历史中,曾经有无数弟子选择修炼过,不过最终的结果不仅是半点成绩也没有,最后更是弄得许多人走火入魔,变成废人!”

说到这里,老者严肃的看了凌志一眼,“虽然宗门没有说不允许弟子修炼,不过我个人建议,你最好还是选择另外一本,莫要受武技简介上那些虚言所蛊惑。”

“原来其中还有这么多门道!”

听了老者的讲述,凌志目光微微凝了下,但同时也激起了胸中热血,随即他毫不犹豫的朝老者道:“前辈帮忙登记吧,弟子就选他了!”

看见凌志一意孤行,老者也不好再说其他,只是看向凌志的目光多了几分惋惜,“好,一月之内,无论修成修不成,这本武技必须归还!”

“谢前辈指点,弟子告辞!”凌志说着,朝老者深深一揖,随即拿着功诀转身离开。

“又是一个自信冲昏头脑的狂徒!哎,罢了罢了,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是他自己不听劝,却是怪不得老头我……”看着凌志离开的方向,老者一声长叹。

……

落霞宗外山,一座插云巨峰之巅。

一座座耸立的嶙峋怪石上,只见一道白衣飘飘,手持一柄雪亮长刀,在怪石与怪石、山峰与山峰来回,不断的腾挪纵横,时而挥出一刀,爆出撑天巨响。

蓦地,但见人影突然收刀傲立于一块剑形怪石之上,微闭的双眼,似在沉思。倏然间,当他眼皮开启,一道精芒如闪电般迸射而出,随即只见他双手持刀,对准眼前的虚空轻轻一划拉。

锵!

一道殷红刺目的刀光出现,在刀光正前方,一块耸立的石林上,有着一条斑斓大蛇盘绕,正瞪着阴冷的眸子死死看向那飞驰而来的刀光。

斑斓大蛇其形如山,头生双角,脸似磨盘,身具五彩斑斓的鳞甲,乃是一条达到玄级后阶的妖兽

霎时,刀光临近,原本正常的一刀,突然爆发出烈日般夺目的光彩,在即将劈中斑斓大蛇蛇头的前一瞬,骤然间加速,在虚空中拖出一道弯弯的弧度,瞬间劈斩在大蛇后背一隆起处。

轰隆隆!

震天的爆炸声响起,原本缠绕在石林上的斑斓大蛇,因为这一刀,而化作了齑粉,漫天血雨四溅飙射,给虚空染上一层殷红。

“原来是这样!”

看着眼前化成齑粉的大蛇,凌志抿了抿嘴,脸上闪过一丝明悟。

这已经是他修炼《破灭九刀》的第十五个日头。半个月来,他风雨无阻,除了吃饭休息的时间以外,全都用在了这部功诀上。

原本他以为,这部功诀再逆天,仅仅只是第一重,以他筑基期的修为,想要炼成也不困难。

直到修炼后他方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与其说修习刀诀的要旨是悟性,还不如说是灵魂的强大!

那看似只有一招的破兵式,实则暗含诸般变化,并非简单一刀,而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近乎无穷无尽的刀势暗含其中。完全凭借那无穷无尽的变化刀势,料敌先机,一招毙敌。

就如刚才那条斑斓大蛇,如果是未学习破灭九刀之前,凭借那孽畜周身鳞甲,凌志一刀就算能劈死对方,也万不能把其劈成血雨齑粉。

但因为正确领悟出破灭九刀第一势,破兵式的真谛,在出刀的霎那间,凭借刀光中无穷变幻,凌志很自然就判断出,整条大蛇,最要害的地方不是头部,亦不是所谓七寸之地,而是它背后隆起的软骨。

这才一刀建功,威力无穷。

难怪以前许多人修炼这本刀诀最后都要走火入魔,如果凌志不是从修真界走来,本身已经是筑基期修为,灵魂强大,光是那蕴含在一招刀势中无穷无尽的变化延伸,已经会让他心身俱疲,凌乱不堪。

总算凌志不是旁人,半月的修炼,特别是神识的存在,更是帮了他大忙,让他渐渐掌握了第一重的一些要旨。

他在修炼时,试着把神识切割成许多份,又把每一份都附着在挥出的刀光之上,承受着旁人难以想象的剜心切肤之痛。终于,在刚才,让他炼成了《破灭九刀》上面的第一重第一势,破兵式。

这也就意味着,从今以后,任何人手持任何兵器,凌志只要使出这一招,对方基本上就没有还手之力。

当然,这并非绝对,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世界,绝对的力量可以碾压一切,凌志所谓的破兵式,大概也就能够欺负欺负同阶,或者比自己稍微高一二个小境界的人。再高,还是得看本身的武魄,真元的多寡。

大约,如果能够炼成破灭九刀第二式,破掌式,或者第三式,破气式,或许可以无视对方境界和真元浑厚度。

“破灭九刀已经炼成第一势,短时间要炼成后面的估计不现实,而且武道的修为,也因为这半个月刻苦不断的修习,从黄武境五重而晋级到黄武境六重,但修真境界依旧停留在筑基期一重。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雷劫,将来能否晋级金丹期,不过天道修行,重在日积月累的坚持,却是不能断!”

随手给自己打出一个清水诀,洗去一身尘埃,又从须弥指环中取出一套衣服换上,凌志极目远眺,想要在附近寻找一片灵气充裕的地方。

因为属于修真方面的功法《自然诀》,对于灵气的吸收极为看重。如果有灵石直接供应当然最好,但现在既然条件不允许,那就只有最原始的方法,吸收天地间的散落的天地灵气以供吐纳修行。

半个时辰后,凌志已经远远离开之前修炼破灭九刀时的山峰,进而来到一处更为苍翠耸立的群山脚下。

“这座山峰,虽然比起上一世修真界的灵气要稀薄许多,但比我之前所在却要浓厚无比,如果能在上面呼吸吐纳,对我修真境界的提升一定有很大的帮助!”

站在一处山脚下,凌志神识放开,随即看准一座树木格外茂盛苍翠的山峰,疾驰而去。那座山峰上面并非荒无人烟,其中好似还有其他人在修炼,不过这没有关系,山峰巨大,多一个人,影响应该不大。

“咦?我没有看错吧?刚才好像有人从这里上山了!”

“的确,看他身上的衣服,好像还是一名外门弟子。”

“你说什么?外门弟子?那不是找死吗?他难道不知道这座山峰是无心师姐的专属修炼场?”

“哈哈哈,看那小子的境界不高,应该是刚入门不久,可能还不懂规矩,这下有好戏看了,无心师姐最忌别人去她打扰她的修炼,咱们别走,一会看看这小子究竟怎么收场,哈哈哈……”

就在凌志刚刚才朝着山峰登去不久,底下一些落霞宗的弟子见此一幕,纷纷议论起来,其中许多人脸上都带着幸灾乐祸,似乎巴不得凌志被修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