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十二章 方寒的人情

“是他?”

根本不用方寒点明,那未姓长老神情一冷,随即只见他对准人群轻轻一抬手,凌志就感觉到一股伟力罩在自己身上。让他不及半分反应,整个人已经脱离众人,凌空朝着前面的空地飞去。

嘭!

一声闷响,凌志的身躯重重落在地上,抬起头,就见到一双有如深谷幽潭般深邃不见底的眸子,死死锁定在他的脸上。

霎那间,凌志便感觉自己全身再不设防,好似大庭广众之下被扒光衣服,赤.裸.裸的呈现在所有人的目光下。

“好强!”凌志心头一凛,那只看似随意撑在地上的右手掌心已经出现一枚符篆。

挪移符!

作为修真界逃生利器,破空符的简化版,挪移符虽然不具备破空符那般可以把让带得破空而去,瞬移出原地数万里的效用,但把他带离原地几百米还是能够做到的。

这也是他目前筑基期修为能够炼制的最强符纂。至于离开几百米距离,对当前的形势是否有用,总得试试才知道。总不能因为对手强,就坐以待毙,况且除了这枚挪移符外,他还有其他手段。

然而,就在这时,那盯着他看了半晌的未姓长老,却是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反而抬起头来,用越发冰冷的目光朝方寒看去,“你的意思是,刚才发出神念窥探三楼宝阁的,就是他?区区一个黄武境五重的外门弟子?”

“不不不,不是他,长老误会我的意思了!”方寒仿似被未姓长老看得有些心慌,立刻大力的摆起手来。

“那你刚才死死盯着他看是什么意思?”

“是弟子鲁莽,才会引得长老误会……”

方寒苦涩一笑,一张英俊无瑕的面容上流淌出淡淡的悲苍,“弟子是近期被召入落霞宗的三十个外门弟子之一,虽然入门时间还短,但对弟子来说,落霞宗早已经被当成了弟子的家,在即将离开这个‘家’之前,弟子就想再一次看看家里面的亲人。

而这满场同门中,唯有凌师兄,是和弟子同一天入门,所以弟子免不了多看了他两眼!”

说着,方寒朝凌志伸出一只手,语带诚挚道:“凌师兄,因为本人的鲁莽,让你遭受无妄之灾,还请凌师兄勿怪!”

他语气诚恳,态度真切,尤其是脸容上流露出的淡淡忏悔哀容,使得周围人群尽皆动容,似乎刚才的行为,真是方寒的无心之举。

但凌志的心头却在冷笑,只看这小子昔日弟子选拔大赛第一轮所获的令牌数量,就可猜出,他分明就是天性冷酷无情之辈。

将近两千枚令牌,这其中,身陨的有多少?如果他真是天性善良,顾恋同门之谊的人,又何必妄开如此杀戮?

当然,看出来是一回事,但凌志却不必亲自拆穿他。

心念一动,把那枚挪移符给收入须弥指环,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凌志顺手搭在方寒伸出“善意”的大手上,从地上一跃而起,“方兄无心之失,凌志又怎么会介意?相信长老也会原谅方兄的。”

说着,凌志似乎想起什么,脸上露出疑惑道:“对了,刚才方师弟说你要离开落霞宗,不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凌师兄……”

方寒惨然一笑,突然背转过身,朝旁边的未姓长老“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长老,请赐弟子一死!”

“嗯?”

未长老眼皮颤了颤,和旁边的白发老者交换了个眼色,旋又转头,朝方寒道:“你犯有何罪?为何一心求死?”

“弟子,罪该万死!请长老明鉴,刚才以神念窥视三楼宝阁,引起罗生门示警的,并非别人,而是弟子我!”

方寒说完,声泪俱下,已经低下了高高的头颅,“弟子天生异武魄,家族传承的星眸,在全力开启后,可穿透普通事物,看见旁人看不见的东西。

早前在二楼宝阁中,看见一个个内门师兄上三楼去观看更加高级的功法武技,更是听别的师兄说,三楼往上还有师门前辈坐镇,替门人解惑,一时间心生向往,就忍不住开启星眸,想一窥究竟,却不想……”

方寒说到这里,微微仰起头来,眉心中那一道仿似眼睛一般的淡淡印记突然闪过一道光晕,随即,只见那道印记仿佛活了一般,从中间裂开一道缝隙,竟然当真变成了一只活人的眼睛。

“星眸武魄?”

看见这道人眼般的印记,那未姓长老脸色一连数变,“你是说,之前引得罗生门示警,就是你这道星眸的缘故?”

“是的,怪只怪弟子一时贪念作祟,违犯了门规,又对上面两层的高阶武技向往之至,所以才一时糊涂,犯下大错,请长老赐弟子一死!”

方寒的脸上,充满了悔恨,说着直起脖子,闭上眼,一副视死如归的大义模样。

现场突然变得沉寂起来。

人群全都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安静的看着方寒,看着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未姓长老二人。

之前,在听方寒说出原因之时,很多人心头都生出不满。毕竟,因为方寒的举动,险些连累众人被搜魂,但现在,看见方寒那一副真心悔过,勇于承担的模样,又心生不忍。

“这方寒,了不起!”

凌志站在旁边,看着方寒,心头突然生出一股寒意。哪怕至今为止,他都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替自己背过,但只看他此刻表现出的心性,此人一定不简单。

因为哪怕他把所有可能都算计在内,演技更是超越最精湛的戏子,可他的生死,到底掌握在未姓长老的一念之间。

谁敢保证,在知道事情真相后,对方是惜才原谅他,还是会认为他破坏挑衅了门规,进而一手处决他?

“好,好好,哈哈哈,没想到落霞宗这次竟然会收到如此天才卓越的弟子,敢作敢为,勇于担当!”

就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气氛中,那未姓长老突然抚掌长笑,亲自把方寒给扶了起来,“起来!你虽然坏了门规,却是无心之失,而你的行为,在老夫看来,不过是一名武者对于更高层力量再正常不过的追求而已,好,此子不错,老夫今日便原谅你了!”

“啊?长老,你的意思是不怪罪弟子了?”方寒闻言大喜,忍不住激动的问道。

“你既拥有旁人不具备的能力,想要凭此窥探更高层的武技,当属常人之心,但最难得是,你知错就改,还勇于承担。

如果老夫再怪罪于你,那就有些不近人情了,不过,今后再不可以如此,三四楼毕竟是内门弟子才能踏入,你想要进去,我希望你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堂堂正正的踏入!”

“是,弟子知错,弟子以后一定努力修炼,争取早一日踏入内门弟子之列!”方寒见机得快,赶忙抱拳承诺道。

“好,无论是天资还是人品都是上上之选,落霞宗能有你这样的弟子,是宗门之幸,老夫现在虽然不能让你上三四楼阅览内门弟子典籍,不过以后修炼时遇到任何疑问,你来落霞宗后山永望峰找我,老夫承诺,可以替你解惑!”

未姓长老说完,又朝面前一众人群道:“今日之事,大家当引以为戒,宗门不是无情之地,只要你拥有足够的天资,宗门是会大力培养的,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话落,再次朝方寒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随即只见未姓长老身形一闪,转眼间消失在了人群的眼底。

“靠,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违犯了门规不仅没受到任何处罚,反而还因此得到未长老的看重!”

“未长老生为十二名峰主之一,地位仅次于宗主和太上长老,他刚才那番话,无异于承认收那小子为关门弟子,真是没天理,不就是拥有一双偷.窥之眼吗?怎么老子就没这么好运气?”

未长老离场后,现场人群纷纷议论起来,看向方寒的目光更是免不了羡慕嫉妒恨。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很不错!”看见现场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凌志来到方寒面前,淡淡的笑了起来。

“错!”

刚刚还一脸激动的方寒,突然笑容一敛,看着凌志一字一顿道:“凌兄,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对我抱有成见,不过如果我告诉你,刚才在下的举动,全都是为了替凌兄你解围,不知凌兄信不信我?”

“替我解围?你什么意思?”凌志目光一凝,深深的看着方寒。神念无影无形,不到地级修为,根本就不能发现,这小子凭什么那么肯定是自己做的?

“哈哈哈,凌兄还真是有意思!”

方寒一阵大笑,指了指自己眉宇间那道淡淡的人眼印记,“此事就此作罢,凌兄大可放心,方某不会向任何人泄露哪怕半个字。

还有,无论凌兄承不承认,今日你欠我一个人情,我相信凌兄是光明磊落之人,假以时日,如果方某真有求到你那一天,希望你不要拒绝才好!”

言罢笑着离开。

“星眸?他是通过星眸探查到我的神识?”凌志看着方寒消失的背影,心头久久无法平静,“果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以为自己的神识很隐秘,但这个世界奇异武魄层出不穷,看来以后当更加注意才是……

不过,这小子今天玩这一出,究竟是什么原因?难不成他真的只是为了让自己欠他一个人情?”

凌志心头很是不解,但又不得不承认,虽然今日对他并非必死之局。可对方总算是帮了自己一把,如果假以时日,当姓方的真求到自己,还真不可能视而不见。

人群散尽,凌志却并没有随众人离开。

他想起了早前方寒貌似提醒,又貌似威胁警告的话。自己多日来每天都泡在宝阁中,却偏偏没有在外面习练过任何一种宗门武技功法,长此以往,难免会遭到有心人的注意。

这样想着,凌志又转身朝宝阁走去,这一次,他想认认真真的挑一部武技习练。掩人耳目是一方面,更关键是,在没有解开雷劫之谜的情况下,随着周遭人群修为一天天加深,他能够依靠修真手段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少。

很可能,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只能凭借武道手段和天下人争雄。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认真修炼一部武技功法,对此刻的他都是有助益的。